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初上切換臺——兼談新影《名段欣賞》欄目初創
        文/蕭宏道

         
        CCTV.com  2013年04月23日 15:12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本文作者(中)與演員趙葆秀、主持人白燕升合影

        本文作者(左)與演員王蓉蓉在拍攝現場

        那是1996年,新影剛剛“整建制”并入中央電視臺,我們開始承擔戲曲頻道(當時稱為“戲曲音樂頻道”)《名段欣賞》節目的錄制工作!睹涡蕾p》作為中央電視臺的一檔欄目,在新影接手之前已經播出一段時間了,當時的節目內容大多是從以往直播過的舞臺演出的資料帶上截取片段,再經過必要的編輯加工,送交播出的。承擔該節目選編制作的是北京廣播學院(今改名中國傳媒大學)等單位,劇種以京劇名段為主選。節目播出以來,受到廣大戲迷、票友的歡迎和喜愛。由于節目的主體內容大部分來源于“舞臺實況”,燈光效果、音響質量以至鏡頭的選編都受到一定的局限,滿足不了觀眾對“名家名段”這一藝術定位的審美要求,影響播出效果。

        新影接手該節目制作后,想賦予《名段欣賞》一個全新的面貌,提高名家名段的藝術質量。廠領導把這個任務交給了“戲曲藝術部”。當時的戲曲藝術部每年要完成電影局下達的兩部35毫米戲曲藝術片的攝制任務,藝術創作力量較強,又擁有服、化、道和燈光、舞美等全套人馬,拍攝藝術類節目是輕車熟路,具有豐富的經驗。

         

         

        我們正式接手《名段欣賞》節目制作是19964月。在戲曲藝術部王永宏主任的領導下開始籌備。根據觀眾反映,我們摒棄從資料帶選編節目,決定重新遴選節目,進行先期錄音,而后在攝影棚內放音對口型拍攝。這樣,既可以保證節目的聲音質量,又可以靈活地拍攝鏡頭,再配以精心設計的燈光和舞美,相信能達到戲曲藝術片的播出效果,把《名段欣賞》節目提高一大步!

        創作原則確定之后,開始實施的第一步就遇到了拍攝場地的難題。當時新影沒有攝影棚,到外面去租棚經費又不允許,有人提出到大食堂拍攝,經現場考察,大食堂面積可以,但高度不夠,連燈光都支不起來。廠內能提供給我們拍攝使用的場地只有一個面積約八十平米的演播室,而且還缺少必要的燈光、幕布。這間演播室原來是錄制紀錄片解說的配音室,后經改建而成的。

        廠領導的意見很明確:困難你們自己想辦法解決;節目一定要做好;廠里給予必要的協調。三句話就定了“終身”。

        萬事開頭難。戲曲藝術部全體動員分頭準備,我們從大禮堂借了幕布掛起來,道具美術部門翻倉庫對舊景片重新改造利用,王永宏主任和照明工作室領導協調燈光設備和人員配備,技術部門調試攝錄器材,導演和制片部門聯系劇團挑選演員、確定節目……經過十多天的準備,第一批入選的演員開始進棚錄音了。他(她)們是王蓉蓉、馮志效、李崇善、陳志清、王樹芳、陳峻杰、趙葆秀、李玉芙等,對戲曲觀眾來說都是有份量的著名演員。每位演員錄制了兩期節目的唱腔。錄音師吳承本同志,對錄制音樂、戲曲有豐富的經驗,他對話筒的位置配備,混成時的音響層次都頗有獨到之處,演員們聽了回放之后,紛紛索要音帶。之后陸續又請來杜鵬、陳琪、張學津、王玉珍、閻桂祥、鄧沐偉、張萍等各行當各流派的一線藝術家來參加錄音。

        在唱腔音樂帶錄制完成后,就開始進攝影棚拍攝了,F場架設了三、四臺攝像機,攝像師們各持一臺,怎么拍,機位如何設置都靜候導演的指令。我的位置就在機房的切換臺前,準備多機切換,一次性完成節目的拍攝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嘗試。

        新影是專業拍攝紀錄片的老廠,多年來我們習慣了在剪輯臺上進行深思熟慮的編輯工作,反復琢磨,直到滿意為止。在拍攝戲曲藝術片時,不但有事先做好的分鏡頭劇本,更可以在剪輯臺上進行二度創作。而如今我將面對與以往全然不同的、陌生的也是全新的創作方法。首次坐在切換臺前,我想的是第一個鏡頭該從什么景別開始?唱腔中的過門音樂怎么處理?拍攝時演員表演失誤怎么辦?帶著這許多問號去要求演員走場(正式拍攝前,演員隨音樂的預演)。正是走場給了我靈感、時間和機會,幾遍走場之后,鏡頭的順序基本已在我的腦中形成。我按下按鈕,紅燈亮,鈴聲響,發出進入錄制的信號指令。我的思想高度集中,調動著幾臺攝像機的拍攝,同時我要關注演員的表演和口型,要注意字幕員跟機是否合適,要觀察燈光效果的變化是否正確,還要控制著畫面不能穿幫……思想緊張的程度甚至有人在身旁說一句話都會對我形成干擾。幸虧有黃琦同志的幫助及陳敏同志對機房設備性能熟悉,字幕跟得很準確及時,才使得整個錄制工作逐漸順暢起來,至今我仍然很感謝他(她)們對我的支持和幫助。后來我就在拍攝前先做“功課”——反復聽唱腔錄音帶,以至有些經典唱段都耳熟能詳,鏡頭的設計自然也就了然于胸了。再后來,我在切換臺上開始使用一些特技了,用來豐富演員的表演。盡管拍攝的只是一段唱腔一個片段,也盡可能地調動影視表現的特殊手段和技巧,盡力突破舞臺的“三面墻”而借用“第四面墻”。改變戲曲表演中傳統的“上場門”、“下場門”。比如根據劇情,演員可以從攝像機兩側通過,動作性強的劇目,甚至可以設計演員從攝像機上方躍進躍出,充分地調動畫面的空間感,使節目的拍攝更具有影視的特點。

         

         

        初期拍攝的《名段欣賞》節目,一直就是在那十平方米的演播室內完成的。為了克服場地的高度和縱深的不足,我們也想了不少辦法。記得有一次在拍攝京劇《趙氏孤兒》中程嬰的一段唱,演員在演唱中有揮鞭擊打公孫杵臼的身段表演,我把“擊堂”設計在演播室的對角線上,這樣既解決了畫面的縱深,更便于拍攝全景畫面。

        現場切換最困難的當屬抓拍人物特寫鏡頭。戲曲節目的特寫鏡頭一般來說都是在音樂節奏強烈的出場或“亮相”,某些戲用道具有時也需要用特寫來加以強調。而在切換臺上抓拍特寫鏡頭時往往由于光線問題或是角度問題成功率很低。后來索性把需要拍特寫的地方單獨拍攝,用最講究的光線、最佳的角度單機拍攝,在后期制作時插編進去,增強藝術效果,提高可視性。實踐證明,《名段欣賞》節目采用現場切換加必要的補拍的方法,既保證了拍攝速度又不失藝術質量,這種方法延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現場切換的創作方法,考驗著導演的藝術感覺,這種感覺首先來自導演的審美修養,其次來自演員的表演與導演的設計相互碰撞出的“火花”,是導演意圖與演員表演的融合與默契。

        從現場多機切換的拍攝到后期編輯的精心制作,《名段欣賞》的節目質量在不斷地提高,這當中有成功的喜悅更有失誤的教訓,令我至今難忘。記得我曾拍過京劇《探皇陵》的唱段,是由北京京劇院花臉演員陳峻杰扮演懷抱銅錘的定國公徐延昭。演員扮完戲、走完場,在即將開拍時,突然發現道具銅錘忘記帶來,回劇團去取已經來不及了。演員很無奈,問導演怎么辦?我想一個道具的缺失不會影響演唱吧,于是就斷然決定按時拍攝,事后也沒再去多想此事。節目播出后不久,總編室轉來一封觀眾來信,對徐延昭沒有抱銅錘提出質疑,認為這種對藝術不嚴謹的態度在戲曲演出中是不能允許的!這封來信的批評意見對我產生了震動。之后不久,有一次拍攝京劇《望兒樓》扮演竇太貞的老旦演員李鳴巖發現有一件戲服帶錯了(戲曲界講究“寧穿破,不穿錯”,這是多年來約定成俗的鐵板原則),演員要求劇團更換戲服,而我則吸取了“銅錘”的教訓,寧可等幾小時也不能以錯就錯。這已經是十多年前的舊事了,今天提起仍是對自己的訓勉。

        日月如梭,斗轉星移。在新影六十周年華誕之際,回首往事感慨有余。我們這一代人早已離開影視創作的第一線,當年和我一起“初上切換臺”的老同志中,有些已經離開了我們,我深深懷念和他們一同合作的日子。如今,許多具有較高學歷、較深藝術造詣的年青人成為新影隊伍里的“新鮮血液”,戲曲藝術部如今也鍛煉出一支優秀的青年創作團隊,擔綱起許多重要的影視創作任務,制作出一批又一批深受觀眾喜愛的戲曲音樂節目。我作為一名新影的老兵,祝愿青年朋友們不斷成長,祝福新影明天更加燦爛輝煌!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集團戲曲節目部原導演)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