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北平篇(第三集) 記憶與重生

         
        CCTV.com  2009年09月25日 08:43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張廉云  旁白

        我今年86歲了,從童年到老年過了80多個春節,大多數的春節都已經成為淡淡的回憶了,甚至有的都記不起來了。但是1949年的春節,卻成為了我永遠抹不去的記憶,因為在那一年的大年初三,解放軍接管了北平,北平解放了。

        那一年,我26歲,在我父親張自忠將軍犧牲在抗日前線后的第9個年頭,北平獲得了新生,而我作為一名中共地下黨員,同時也是北平的一個普通市民,見證了北平的解放,似乎也替我的父親看到了一個新生的北平。

         

        張自忠將軍之女  張廉云

        那時候高興得不得了啊,“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區的人民好喜歡”,我們就在學校里頭唱歌什么的,帶著學生們,那時候真是這樣高興得不得了,滿懷激情來迎接解放軍。

         

        這是紀錄電影《北平入城式》中解放軍入城的畫面,人們興高采烈,解放軍和北平市民的情緒都非常高漲。

         

        今天的西直門是北京車水馬龍的交通樞紐,這里已經找不到一點當年的痕跡了。這是當年的西直門,1949131解放軍與國民黨的防務交接就在這里進行。

         

        “解放軍下午一點鐘進城”,這是1949131日上午傳遍北平城的消息。

         

        就在北平城的市民為下午解放軍進城奔走相告的時候,東北野戰軍第四縱隊121師正在西直門與傅作義部隊進行防務交接。

         

        當時的東北第四野戰軍第四縱隊121師政委莫文驊在回憶錄中這樣寫道:1949131,是平津戰役勝利結束的日子,也是北平人民永遠不能忘記的一天。這天,我帶領121師的干部和戰士,從西直門進入北平,與原在城內值勤的傅軍交接防務。

         

        這是歷史性的一刻,國民黨哨兵交出防地,解放軍接過北平的防務,這一交一接標志著千年古都從此走向一個新的時代。

         

        防務交接順利完成后,人民解放軍開始入城了,大部分解放軍來到北京城還是第一次,北京城究竟給了他們什么樣的印象呢?

         

        采訪

        我們到金鑾殿,參觀故宮時要求很嚴,在里面皇帝的寶座不準坐,我們三營營長他說這個座位不準坐,他說皇上能坐,我試試坐坐,結果回去批評了他一頓。但那時候都確實是很高興的。

         

        李華

        我在東北打仗50多天,老百姓都跑了,50多天我沒見過女的,全都是光腦瓜禿子,更不要說我進到什么大城市里頭,什么熱鬧的地方了。所以,一進到北京,看到了天安門,印象當中古老的城市,我能進到這兒來,能打到這兒來,能解放這兒,那我確實很興奮。

         

        久盼和平的北平市民看到人民解放軍進入北平城,心情非常激動,直到今天回憶起來,仿佛當年的歡迎場面還在眼前。

         

        徐悲鴻夫人  廖靜文

        我記得當時天氣很冷,各個大學,各個團,各個機關團體都組織歡迎隊伍,去迎接解放軍進城。我當時也跑到北平藝專的隊伍里面去,高聲喊口號,歡迎共產黨、歡迎解放軍。那時候北平冬天還很冷,刮著很大的風,但是大家心里都很熱,也不覺得冷,這天就是很難忘的一天。

         

        1949131,在解放軍進入北平城的同時,國民黨的部隊還在繼續外撤,到指定地點接受改編,入城的解放軍和出城的國民黨相遇時會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景呢?

         

        時任攝影助理  蘇忠義

        因為我要拍電影,要走在前面拍鏡頭,在路上碰到了國民黨傅作義的軍隊,大約一個團已經正在撤離,他們在路上搭起了鍋灶在做飯,我們在車上互相間打招呼。我在想,如果是前幾天入城這個場面,那只有刀槍相見了,哪會有招手互相致意呢?

         

        194923,農歷正月初六,東北野戰軍舉行盛大的進駐北平入城式。毛澤東在七屆二中全會上指出:北平入城式是兩年半戰爭的總結,北平解放是全國打出來的,入城式是全部解放軍的入城式。

         

        23這一天,解放軍入城式定于上午10點鐘正式開始,在解放軍還沒有入城之前,街上已經有很多的人了。

         

        采訪

        在解放軍沒來的時候,大家集合后就在那唱歌,我還記得那時候,“我們的隊伍來了,浩浩蕩蕩一馬長江,我們的隊伍來了,窮人翻身,老百姓做了主人”,大家高興極了,解放軍頭車到了,大家跳起來,歡呼啊,跳躍啊,“中國解放軍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毛主席萬歲!”大家都很高興,幾乎都掉眼淚了,那會就挺激動的,挺好。

         

        正陽門箭樓,內城九門中唯一箭樓開門洞的城門,600年來專走龍車鳳輦。今天,她是商業中心,北京記憶中的標志。這座佇立在北京前門大街的古老建筑,如今依然煥發出古樸莊嚴的色彩。194923,平津前線司令部領導人登上了箭樓,檢閱入城部隊。

         

        時任攝影助理  周振聲

        我在北京這幾十年,一過前門箭樓就回頭看前門箭樓的主席臺,很窄的那個東西,上面那個臺不寬,底下承重的東西就是這么厚一塊水泥板,然后有幾根柱子搭到外面。那天在上邊站滿了人,像林彪、羅容桓、聶容臻……民主人士這天組織都上了前門箭樓了,大家互相打了招呼,握手聊天很熱鬧。

         

        23上午10點,由機械化部隊、摩托化步兵部隊炮兵、坦克兵、騎兵、步兵等組成強大陣容的解放軍從永定門進入了北平城。這些老先生當年都還是中學生,給他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們最初見到解放軍的那一刻。

         

        原北平中學生

        唱的,敲鑼打鼓的合成一片,然后還有軍樂隊。沒見過,騎兵倍兒齊,都帶著皮帽子,特別是大炮車,威武雄壯,那個勁頭可真不一樣,咱們第一次見軍隊。

         

        時任攝影助理  李振羽

        特別是青年學生,上到大炮上面往上去寫字,另外好象還有人往自己背上寫字,各種各樣的情況都有。

         

        在解放軍行進的沿途站滿了熱情的北平市民,當年坐上坦克的學生如今還記憶猶新。

         

        原北平學生  王昭鉞

        當時我看見那個炮車上已經有的學生坐上了,我們那時候都是年輕啊,看有人上去了,咱們也上去吧,我們周圍有幾個同學也就上去了,車上的解放軍都非常和藹,沒有把我們趕下去,我們就坐了一會兒。

         

        當時還是北平八中學生的李英威可是扭秧歌的主角,現在說起來還是很興奮。

         

        原北平八中學生  李英威

        一聽解放了,扭秧歌,我們同學也積極,就練,不會學吧,現學,后來這扭的,看來我很努力,我打頭。當時我們扭秧歌,誰也不怕累,扭一段歇會兒,因為打鑼鼓也在那兒敲敲打打的,所以從粱家園,就現在的虎坊橋那個地方,一直扭到珠市口再奔前門大街,這一段夠長的,喊口號,嗓子都喊不出來了,那會兒大家是怎么想,解放了,窮學生解放了,怎么的,那么一個心情。

         

        北京大學教授  謝龍

        老百姓的心態都是一致的,為什么這么由衷地歡迎歡呼,是發自內心。為什么大多數都自發來參加,不是說湊湊熱鬧,是真正由衷地感謝共產黨,感謝解放軍保護了北京城,保護了老百姓。

         

        1949212,20多萬民眾在天安門廣場集會,市長葉劍英以及各界代表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熱烈慶祝北平和平解放。

         

        1949325,北平西苑機場舉行了盛大的閱兵式,迎接黨中央毛主席等領導人進入北平。傅作義也站在歡迎的人群中,毛澤東握著他的手說,你做了一件大好事,人民是不會忘記你的。日后,傅作義成為了新中國的第一任水利部部長。

         

        作為近現代中國政治和文化的中心,北京在風云激蕩、波瀾迭興的20世紀中葉,成為了中國歷史的落腳點和歸宿,全國各地的精英文化匯聚于此,在這里碰撞、交融。當中國革命取得偉大勝利的時候,中共中央決定把新中國的首都定在北京。這個保留了元大都時代的城市格局,雄闊壯美的古城迎接了歷史撒向它的萬道霞光。

         

        在慶祝北平和平解放的大會上,北平市市長葉劍英說,北平軍管時期要肅清一切潛伏的殘余反革命勢力,系統建立人民的革命政權,接受一切公共機關、產業和物資,建立人民民主的正常秩序。

         

        北平即將成為新中國的政治中心,因此接管北平,影響重大。這是對中國共產黨從革命黨轉變為執政黨的一個重要考驗,這一步走好了,對其他已解放和未解放的城市都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這也是第一次在全國人民和全世界面前公開展現人民解放軍的威武英姿和共產黨人的蓬勃朝氣。所以,共產黨人如何接管北平,成為了人們關注的重點。

         

        高漢老人今年81歲了,畢業于北京大學的他每天都要寫些東西,在筆墨書香中安享著晚年。1949年,是高漢最為忙碌,同時也是讓他終生難忘的一年。曾經在北京做地下工作的他在19492月跟隨解放軍又重新回到了北平,他作為鄧拓的行政秘書,為接管北平緊張地工作。

         

        原地下工作者  高漢

        當時接管的要求,就是最要緊的事情: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必須每個人都遵守。其余,對所有接管的單位,嚴格地執行優待政策,不能他們說留下什么人怎么樣,這個不行,使他們很安心在那個地方,這個是要嚴格遵守的。

         

        當接管人員剛到被接管單位時,看到的是一種什么情景呢?

         

        采訪

        他們逃跑,因為特別急,飛機不允許他們帶很多行李,所以他們的皮箱全扔在那個地方,走的是很匆忙,皮箱里打開什么衣服、銀元……什么都有,他們就來不及帶走。電線都不收,好多電線橫七豎八還在那扔著。

         

        為了使接管迅速、順利,負責接管的工作人員忙碌程度是可以想象的。

         

        采訪

        接管為什么要那么快,就是怕他們把資本弄走了,所以接管的工作節奏非?,基本這個告一段落,馬上就第二個,第三個,有的是同時進行。所以大家伙誰都不分日夜,也沒有什么上下班,吃了飯就開始,就是這樣子,基本是這種情緒。這種情緒是及其高昂,因為你接管等于把北京打開了,我們接管了北京,而且知道北京是今后的首都,那個情緒是高昂,難以描述。

         

        北平的接管工作非常順利,在短短的幾個月之內,出色完成了接管任務,受到中央的肯定。194941,劉少奇在北平市委會議上總結說:北平頭一個階段是接管,現在已經過去,秩序未受到大的破壞,大體已安靜下來。

         

        1949110,斯大林致電毛澤東,希望中共不要直接拒絕同南京國民政府和平的談判,建議中共采取有條件地與國民黨進行和談的迂回策略,以爭取政治上的主動權。毛澤東接受了斯大林的建議,開啟和平談判。于是在194941,南京國民政府派代表團抵達北平開始談判。半個月后,在中共的極大讓步下,416,南京政府代表團將雙方達成的《國內和平協定》送給蔣介石,蔣介石大罵國民黨首席談判張治中“文白無能,喪權辱國”,斷然拒絕和平協議。于是在1949421,人民解放軍全線渡江,423,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宣告南京國民政府在大陸統治的覆滅。

         

        而此時的北平,民主人士和各界代表已經應邀陸續到達,與中國共產黨共商建國大計。1949619,毛澤東在雙清別墅親自寫信給宋慶齡,滿懷激情地告訴她,“中國人民革命歷盡艱辛,中先生遺志迄今始告實現,至祈先生命駕北來,參加這一人民歷史偉大的事業,并對于如何建設新中國予以指導!彼螒c齡到達前門火車站時,毛澤東、朱德、周恩來早已在車站等候迎接。共產黨人對民主人士表達出的敬意,極大地匯聚了全國的人心。

         

        張廉云  旁白

        在民主人士陸續來到北平時候,我已經根據上級的指示,秘密加入了民革,成為了交叉黨員,從而利用我的家庭背景幫助黨做統戰工作。

         

        張自忠將軍之女  張廉云

        我一聽李德全來了,我們稱馮玉祥夫人,跟她挺熟的。在重慶讀書的時候,常常去看他們,我就去找了李德全,我跟她說,我參加了民革了,她說好,你參加了民革,她就帶著我,到屋里邊看,我記得當時有好多的民主人士,都住在北京飯店。

        民革不知道我是黨員,后來民革知道了,民革說她是黨員,這樣的話呢,不是讓我多做工作嘛,我可真是多做了,后來我在民革,一下干了18年啊,我退休的時候都是70多歲了,我這一下多做了這么多年的工作。

         

        今天幸福生活在這座城市里的人們,對60年前的那些讓這座古都保存完整,同時又讓這座城市獲得重生的人們不會有太多的記憶。但是只要是知道這一段歷史的人們,都會深深地記住1949年。這一年,不僅成為北京,同時也成為其它有著同樣經歷的城市一個永遠的記憶。

         

        此時,剛解放不久的北平,堆積的垃圾不少于60萬噸,如何能讓天安門成為一個整潔的廣場。19498月召開的第一屆北平市各界代表會議上,作出了整修天安門和天安門廣場的計劃,而在60年前101日的前夕,生活在北平這個剛剛解放不久的城市中的人們,在短短的幾十天就將城內的60萬噸垃圾清除干凈,用實際行動迎接開國大典的到來。

         

        1949101,開國大典在北京天安門舉行,經歷過這一歷史性時刻的人們興奮的心情是不言而欲的。

         

        原地下工作者  高漢

        那就甭提了,從接管北京開始,一直到開國大典,整個人都處在一種非常高的那種熱情當中,所有人,據我的觀測都是這樣,大家伙是最高興的。你想一個新的國家建立起來,打仗打了幾十年,不就是為這事嘛,所以大家都非常非常興奮。

         

        1949101這一天,雖然開國大典定于下午3點正式開始,但是人們很早就從四面八方涌向天安門,10月的北京已經有了些許涼意,但是這些并沒有減少人們去天安門參加慶典的熱情。

         

        采訪

        我們在開國大典的時候,我記得是打著旗子,組織者之一在前面,到天安門,還沒有到天安門,大雨傾盆,那個時候我們的隊伍整齊極了,誰也不散,就在那淋著,這樣等著。我覺得特別的奇怪,游行快開始的時候,晴天了,雨過天晴了。

         

        而此時等待檢閱的部隊已經早早地來到了指定地點,等待接受檢閱。有著1978匹戰馬的騎兵受閱隊伍,隨著指揮員的口令,像一片飄動的地毯經過天安門接受檢閱。這些年輕的騎兵為了這一刻,在受閱前發生了動人的一幕。

         

        采訪

        閱兵的部隊,很早就已經到了天安門了,因為他不可能等下午3點鐘開始閱兵時才到,早就在那了。我一早就去天安門了,我看見騎兵拿棉花把馬蹄上的灰都擦掉,真是感動人。那個馬都從戰場上風塵仆仆地回來,戰士們每人都從身上掏出棉花來,把每一只馬蹄都擦亮,可見戰士對于閱兵這件事是多么誠心誠意,要不然怎么會把馬蹄擦亮,雖然馬蹄走起來,不會被人看到,但是他的心在那啊。

         

        而在天安門城樓下的觀禮臺上,坐滿了各界代表人士,當年東北野戰軍38113師政治部主任李欣在觀禮臺上巧遇了他早年的一個同鄉。

         

        采訪

        并排坐著一個名字叫金漢典的人,我當初中一年級學生的時候聽過這個名字,在我們家鄉,就聽他做過反共演說,當時他好象在云南隊伍,和朱老總是同學,給我們講的是反共演說。我對他說,金老先生我20年以前,聽說您在我們附近,跟我們學生講話。他一下子想起來不對,給我抱拳說慚愧啊,慚愧,這個很有意思。過去的敵人,后來成了朋友了。

         

        在天安門城樓上,站滿了各界代表。文教界代表在北平和平解放期間堅決留在北平的文教界代表徐悲鴻也被邀請上了天安門,和毛澤東主席見了面。

         

        徐悲鴻夫人  廖靜文

        開國大典悲鴻也被邀請上了天安門,和毛主席一起檢閱群眾和軍隊。悲鴻在天安門城樓上跟毛主席見了面,也握了手。毛主席還問他,你的學校辦得怎么樣了,非常關心他。

         

        1949101下午3點整,毛澤東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莊嚴宣布“中國人民從此站立起來了”。

         

        是啊,那么多年過去了,中國也從貧窮落后走到了今天的輝煌,回首60年前那365個日子里,一座座城市被滾滾的革命洪流所改變,每個人都經歷了大時代的洗禮,這一切伴隨著日新月異的60年,成為了人們心中永恒的記憶。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