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北平篇(第二集) 保護古都

         
        CCTV.com  2009年09月25日 08:37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張廉云  旁白

        在對未來的不斷揣測和期盼中,北平市民迎來了1949年的新年。新年前后的北平,和平談判還沒有取得成功,局勢仍然十分緊張。犧牲在抗日前線的我的父親張自忠將軍離開我已經將近9個年頭了,我想如果他還活著,這種情景也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而我作為地下黨員根據上級的指示,依然在自忠小學里繼續教書。而城外時而響起的槍炮聲,讓我對北平城的安危充滿了擔心。

         

        張自忠將軍之女  張廉云

        那會兒也打炮,打炮的時候震得窗戶都響,后來炮也不打了,就是,我們就等著,就等著和平解放。

         

        1949年,是解放戰爭的最后一年,全國形勢發生了根本變化。在這一年新年的早晨,正當北平的市民們還在睡夢中的時候。北平城外的平津戰場上,已經有了振奮人心的消息。

         

        194917,在河北省平山縣的西柏坡村,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的一次重要會議正在緊張地進行。這次政治局會議通過了毛澤東起草的《目前形勢和黨在1949年的任務》的決議,明確提出了黨在1949年里要完成的各項任務。這次會議上,毛澤東及時提出了值得全黨注意的問題:第一是不要被勝利沖昏頭腦;第二就是必須將革命進行到底,不容妥協。

         

        不久,各個部隊油印、鉛印的報紙上,都用鮮紅的套紅,刊登了一篇文章——《將革命進行到底》。1949年的這個新年,標志著古老的中國將從慢慢長夜中走出,隨即揭開的將是一個嶄新的世紀。

         

        為了解放一座完整無損的千年文化古都,中共中央在平津戰役之初就把和平解放北平作為一項重要的政策。從194812月中旬起,人民解放軍平津前線司令部已經就和平解決平津問題,與傅作義派出的代表進行過多次談判。1949114,毛澤東發表《關于時局的聲明》,提出與南京國民黨政府及其任何地方政府和軍事集團進行和平談判的“八項條件”。

         

        然而,國民黨軍隊卻脅持北平城內的200萬民眾作“肉票”,將眾多的文化古跡當作戰爭工事。和平遲遲不至,北平成為一座危城——雙方的炮火可能在剎那間將千年古都化為廢墟。第二次談判的失敗,讓圍城之內的民眾再也不愿坐等和平的到來,他們奮起響應中國共產黨的八項和平主張。這當中,有人秘密的參與了北平和平談判,有人冒死發起和平運動,也有人為了保護古城而費勁心力。

         

        南遷大專院校失敗以后,國民政府又拋出“搶救平津學術教育界知名人士”的計劃,此時在北平城內爭奪人才成為國共雙方的又一場較量。所謂的“搶救對象”包括各院校管所行政負責人、中央研究院院士和知名學者教授。而北平地下黨則積極展開斗爭,挽留知識分子等文化名流留在北平。

         

        194812月初,國民黨派了兩架專機飛抵北平,敦促“搶救”對象南下。其中重要的一位就是當時北平藝專的校長,國畫大師徐悲鴻。

         

        徐悲鴻是中國著名的畫家,他不僅在中西繪畫上都有著很高的藝術成就,創作過許多著名作品。他還是正直的愛國知識分子,在抗日戰爭期間,他將所有的藝術作品義賣,捐獻給抗戰?箲饎倮,徐悲鴻擔任北平藝專的校長,但是他對國民黨的專制獨裁發動內戰十分失望,進而他寄希望于共產黨和解放區。正是由于徐悲鴻的特殊身份,所以他的去留也成為了敏感問題。為了讓徐悲鴻能夠離開北平,國民黨給他許諾了不少好處。

         

        徐悲鴻夫人  廖靜文

        國民黨來電話,說悲鴻如果到南方去,可以給他一筆錢到印度去開畫展。但是悲鴻跟我說,去開畫展很好,但是不能現在去,只能以后去。所以國民黨的威脅利誘,對悲鴻都沒有產生作用,他就是堅決留在北平。

         

        國立北平藝專學生、地下黨員  侯一民

        給我們的任務一個是保住學校,一個是保住徐悲鴻。所謂保住徐悲鴻,不是保他一個人,徐悲鴻率領下的整個美術隊伍。

         

        北平解放前夕的一個夜晚,著名劇作家田漢接受黨中央的委派,從解放區秘密進入北平,探望多年的老朋友徐悲鴻。地下黨員侯一民根據上級指示安派田漢和徐悲鴻見面。

         

        國立北平藝專學生、地下黨員  侯一民

        在這個時候,上級黨通知我,田漢到到北平來要見徐悲鴻,你來安排讓他們見面。

         

        徐悲鴻夫人  廖靜文

        悲鴻特別高興,就跟他談。田漢說我是從解放區來的,我來以前見到了毛主席和周恩來。他說毛主席和周恩來都要我帶信向你問好,并且囑咐你一定要留在北平,不要走。

         

        國立北平藝專學生、地下黨員  侯一民

        但是這個時候,徐悲鴻的態度我們已經知道得很具體了,那個時候,我們每天要派一些人,一些進步藝術青年聯盟的盟員,在徐悲鴻家日夜巡邏,怕他出事。

         

        徐悲鴻感到異常激動和驚喜,他沒有想到毛主席和周恩來在指揮全國戰爭之際還惦念著北平的文化界。徐悲鴻這時立即想到了齊白石老人,齊白石老人是著名的國畫大師,而且與悲鴻有著深厚的情誼,這時白石老人正受到國民黨的恐嚇,正準備全家離開北平。

         

        國立北平藝專學生、地下黨員  侯一民

        有人告訴他,共產黨要殺的有錢人的名單里有他。齊白石是一生很清苦,大家都說他那個鑰匙串在腰帶上,錢攢著不肯花。徐悲鴻跟他關系最好,其實在當時的北平,齊白石說他唯一的知己就是徐悲鴻,徐悲鴻的話他最相信。

         

        第二天,徐悲鴻就在妻子的陪同下急急趕往齊白石的寓所,希望能夠勸說齊白石老人留在北平。

         

        徐悲鴻夫人  廖靜文

        我們告訴齊白石不要走,他說我不走,共產黨來了不會殺我?悲鴻說當然不會,共產黨很重視文化名人,我們都不走。要是北京亂,我們就把你接到學校去住,我跟悲鴻也到學校住,沒有危險,你不要坐飛機走。你到外面去,一個人人生地不熟,那才危險呢,跟他講了以后,齊白石最相信悲鴻的,齊白石就不走了。

         

        北平地下黨為新中國建設留住了一大批有學識、有專長、有經驗的寶貴人才。1949年春夏之交,在一次有許多教授和民主人士參加的招待會之前,周恩來聽取北平地下黨領導人劉仁的匯報后,幽默地說到:你把教授們都留下來了,一個也不肯給蔣介石,難怪有人說你名叫“留人”呀!

         

        張廉云  旁白

        1948年底,北平的和平談判還沒有成功,我根據地下黨的指示繼續在自忠小學教書,同時上級給我交代了任務。

         

        張自忠將軍之女  張廉云

        上級指示我買了一個收音機,晚上收聽解放區的廣播,記錄下來教給上級。

         

        張廉云  旁白

        收聽廣播這個任務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它能讓我們及時收聽到解放區的消息,也能了解一些北平城內的情況。在我的記憶中,60年前的北平,雖然沒有現在的高樓林立、車水馬龍,但是也古跡繁多,充滿文化韻味。各界文化名流都在想法設法保護這個千年古都,保護那些雕梁畫棟的建筑,和藏在那些建筑中不為人知的珍寶。此時的北平,雖然沒有受到炮火的襲擊,但是那些藏身于城內的國寶,卻處在另外一種危險之中。

         

        194810月份,國民黨政府已經深深感到它的統治快走到盡頭了,于是一道緊急命令發到了當時故宮博物館的館長馬衡的辦公桌前,要求他將北平故宮博物院的文物精品編制一份名單并配以詳細說明,準備裝箱分批空運南京,與南京故宮分院的文物一起遷往臺灣。北平博物院的珍寶究竟是運往臺灣,還是留在北平,這個難題擺在了馬蘅的面前。

         

        抗日戰爭中,為了保護故宮文物免遭外族劫掠,國民政府曾將故宮的珍品文物從北平運往南京,七七事變后又組織南遷文物緊急向西南后方疏散。那時,時任故宮博物院院長的馬衡和他的同仁們帶著16724箱珍貴文物跋山涉水、險象環生?箲饎倮,馬蘅又率領員工將分藏在四川各地的文物全部運回南京。在這場輾轉萬里、曠古絕今的“文物長征”中,國寶竟無一失落、無一被盜。

         

        而這一次,面對國民政府的命令,馬蘅卻做出了相反的抉擇。

         

        194811月底,平津戰役的炮火已經打響。黨中央在平津戰役之初就做好了兩手準備,包圍北平,或可和談。此時,國民政府正頻頻來函來電,催令故宮博物館館長馬衡南飛并空運故宮珍品文物去臺灣。馬衡則總以“對待珍貴文物,著急不得”來回應國民政府的催促。同時要求整理文物名冊館員工作一定要細致,不要著急。

         

        北平解放前,國民黨曾在東西長安街拆卸牌樓,計劃用長安街路面做跑道起降飛機,用以運輸文物。結果在馬衡的一再拖延下,機場尚未啟用。北平已經解放了,故宮文物一箱也未能運出。同時馬蘅還通過他在解放區的兒子馬彥祥了解中國共產黨保護文化的政策,于是決定留下來為新中國服務。

         

        和平解放后,北平市軍管會正式接管故宮后,宣布馬蘅繼續擔任院長,全體職員原職留任,故宮內的珍寶則擺脫了再一次的遷徙,安全地留在了故宮。

         

        就在故宮國寶受到遷移危機的時候,如何使北平的古老建筑免受戰火的毀壞也成為重要問題。遠在解放區的毛澤東辦公室墻上,一張用紅筆圈圈點點的戰事地圖十分醒目,地圖上標注的都是今日北京城引以為傲的文物古建。而這張地圖的繪制者正是著名的建筑學家梁思成。

         

        梁思成,我國著名的建筑史學家,抗戰的6年中,他夫人林徽因曾走遍華北十余省、百余縣,對2000多處古跡遺存和文物進行勘測研究,使一大批重要的古建筑和古文物見諸世人。在眾多的文化古城中,梁思成一直對北平情有獨鐘。

         

        而此時,194812月,北平城已經被人民解放軍團團包圍。由于秘密進行的談判一直存在不確定性,武力解決北平的可能性直到1949年元月中旬還沒有完全取消,如何在圍和攻兩種方案里保護這座歷史悠久的城市,一直是黨中央所關注的問題。為了避免眾多文物古建毀于炮火,有一天深夜,有兩位解放軍干部找到了建筑學家梁思城。

         

        梁思成被中共保護文物的誠意感動得熱淚盈眶,他說想不到共產黨如此珍視文物,竟做了他原來一直擔心而又不敢奢求的大事。于是,梁思成和夫人林徽因連夜用紅筆在軍用地圖上圈下了北平重要的古建筑。梁思成夫婦還為中共中央和解放軍編印一本《全國重要文物建筑簡目》,以供在解放各個城市和地方時使用。梁思成擔當這件大事,以最快的速度就編印了出來,分發給各路解放大軍。梁思成夫婦連夜圈點禁止炮轟圖一事,則成為了保護民族文化遺產的永久佳話。

         

        由于談判還沒有取得最后的成功,中國人民解放軍還在做著武力解放北平的準備,而梁思成所繪的禁止炮轟圖,則把北平的損壞程度降到最低,為此平津前線指揮部給部隊下發了通知。

         

        采訪

        上級的指示要求我們打這座城市,一方面要把敵人消滅,但是要想辦法把這座城市保存下來。這是我們中國古代的文化,好不容易到現在,我們不能把它破壞了,這不行。而且有嚴格的紀律,出現問題的話,你要負責任,戰士們都知道。但是,大家都知道北京是我們多少年的都市,我們這一打,如果打爛了,太可惜了。另外,城里的統治階級有錯,老百姓沒錯,所以我們不要傷人,不要隨便破壞古跡。打了后,將來要追究責任,這個都很嚴的。

         

        采訪

        我們無論在遇到什么情況下,盡量地不對著文物來開火,寧可部隊暫時留下來不打,也要注意這件事,對保護北平的文物,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雖然北平還沒有解放,北平的四郊已經迎來了黎明的曙光。194812月,東北野戰軍入關后,同華北野戰軍協同作戰,先后占領了北平的郊區,西南工礦區陸續解放,回到了人民的手中。雖然對北平這座古城采取了保護措施,但是如何維護城內的穩定,是保證北平和平解放的重要基礎。

         

        1216,解放軍接管了石景山工廠區,迅疾成立了以廠方技師以及工會參加的軍管會共同管理,組織復工。石景山發電廠擔負著北平城內和四郊的電力供應任務,解放了的工人克服困難,迅速恢復了生產。于17日部分恢復了供電,從27日開始向尚未解放的北平城內進行送電,保障市民的正常生活,為接管工作做好了準備。

         

        采訪

        但是還給北京送電,共產黨八路軍說,咱們一定要這樣,因為那邊沒有解放,我們要給老百姓送電,還保持著城里面是大放光明的。

         

        一方面保證北平城內市民的生活和社會的安定,同時黨中央也加快了促進和談的進程。1948年的10月到12月,為了能使和平談判獲得成功,北平地下黨從多方面作傅作義的工作。有一位老人在國共三次談判的短短85天的時間里,與傅作義會晤了34次之多,他就是傅作義的老師劉后同。

         

        在劉后同老人留下的83篇日記和北平古城和平紀略中,記錄了他勸說傅作義的詳細經過。關鍵時刻,劉后同與地下黨多次交換意見,奉勸傅作義與共產黨和平談判。和平協議達成后,劉后同“悄然身退”返回了天津。因為長時間操勞、思慮和焦急,劉后同的右眼失明了。北平和平解放后,他被人們譽為“和平老人”。

         

        許多中共地下黨員在傅作義身邊默默地做著工作。有一位地下黨員在和談中起了關鍵作用,他就是閆又文。

         

        中共中央社會部一室主任  羅青長

        閻又文同志是這個時候,也就是1938年的時候他在傅的部隊,又有點才華,筆桿子特別行,是傅作義的小老鄉,幫他搞文字工作。1938年以后,從一個小職員一直到進北平的時候,做政治部副主任,閻又文對傅作義在軍事上的一舉一動都了如指掌,他為中央提供了傅作義大量的軍事情報,并在和平談判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采訪

        應當講,閻又文遵守中央抗日戰爭時期制定的精干隱蔽政策是很成功的,因此對于和平解放北平,對于中央中央軍委了解傅作義的動態是做了很大貢獻的。生前他沒有講,甚至生前共產黨員身份都沒有公開。

         

        由于工作的需要,閆又文到1963年去世時,也沒有公開自己的身份,在臨終前只向他的妻子說了六個字“有困難找組織”。

         

        19491月上旬,平津前線吃緊,傅作義感到情況緊急,于1949113再度派代表出城進行第三次談判。為了使他徹底放棄幻想,斷絕他的南逃之路。在第三次談判開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1949114,解放軍對天津守敵發動總攻,經過29個小時的激戰,全殲守敵13萬余人,活捉陳長捷,解放了天津。迫于解放軍的強大壓力,以及在共產黨政策的感召下,傅作義終于痛下決心,請來鄧寶珊作為全權代表,第三次談判終于有了轉機。

         

        鄧寶珊(1894——1968  國民黨華北剿總副司令)

        在整個和平談判中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被當時報紙喻為開啟北平和平的鑰匙。

         

        鄧寶珊之女  鄧團子

        有一天晚上,他跟我說:今天晚上我要出城去,很嚴肅,他從來對我都是很喜歡,好象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說你一定要在你房間電話邊守著,你不能說我出城,要保密,這關系國家大事。

         

        鄧寶珊是共產黨與傅作義都很信任的人物,他早年曾與共產黨有很深的交往,而且與傅作義同屬西北軍,是和談的最佳人選。

         

        鄧寶珊之女  鄧團子

        所以傅作義下定決心,在他自己思想矛盾激化的時候,還是請寶珊來,他跟共產黨那么多年的交往,深知共產黨。同時共產黨也知道他,這樣彼此信任好,他就痛下決心才用飛機把我父親接來,他確實是跟我父親表示想和了。

         

        1949119,雙方正式簽署了《關于北平和平解決問題》的協議書,1949120,傅作義終于接受了平津前線司令部提出的條件,同意接受人民解放軍的和平改編。至此,北平和平解放成為定局。

         

        和平談判的成功創造了解放戰爭史上著名的“北平方式”,北平的和平解放使200萬人民的生命財產免遭炮火的摧殘,無數珍貴的文化遺產避免了戰火的破壞,北平這座舉世聞名的千年古都完整無損地回到了人民的手中。1949131,人民解放軍進入北平城,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張自忠將軍之女  張廉云

        我們知道解放了,說是解放軍要進城,我們在學校里邊說去迎迎解放軍?粗莻路口上,還是站著軍隊,是傅作義的軍隊,可是這邊,就是什么戴愛蓮,這些人在那跳舞、唱歌,那個北大四院的學生,在那跟他們聯歡。我們也在那啊,那時候興奮得不得了,他們在那聯歡,說解放軍來了,等我們的聯歡會完了以后再回來,站崗的已經換成解放軍了。

         

        張廉云  旁白

        北平終于要解放了,那時候,真是高興得不得了,在北平我和大家一起迎來了解放,迎來了北平這座古城的新生。而我這時候根據上級的指示并沒有公開我的黨員身份,上級還會給我什么樣的任務呢?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