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北平篇(第一集) 解放前夕

         
        CCTV.com  2009年09月25日 08:32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張廉云 旁白

        1923年我出生在北京的南苑,小時候一直是過著隨軍的生活,到過不少的地方。到了我8歲的時候,就在北京定居了。1935年的時候我們家搬到了府右街椅子胡同的一個大宅院里。當時是小孩啊,特別地高興。我們買了新房子了,這個院子有假山、蓮花池,還有3棵棗樹,我們有時候早晨起來上那吃棗兒去,在我少年的時候,過著非常愉快、幸福的生活。

        這美好的一切都在1940年發生了改變。1940年的516,我的父親張自忠先生將軍犧牲在了抗日前線,3個月后,我的母親也撒手人寰。那一年,我17歲。

         

        張自忠將軍的女兒  張廉云

        原來家庭很幸福,有父親、母親。這個時候我就思索,寫什么呢?寫國仇家恨,覺著自己突然大了。在思索我今后怎么做,我要做成什么樣的人?就在想,一定要做一個愛國的、有志氣的,為父親、為國家報仇的,這樣一個人。

         

        張廉云 旁白

        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前夕,我已經是一名中共地下黨員了,我家的老宅子也已經被改建成了自忠小學。根據上級的指示,我在這里以教書作為掩護做一些地下工作。也就是在這里,我迎來了北平的解放。時光輾轉60年,如今這里早已物是人非,但是我依然會時;貋,因為在這里有一段60年前的難忘記憶。

         

        18日凌晨3時,北平的大多數人都還在睡夢中,周圍一片寂靜。突然,從何思源的家中傳來兩聲巨響,何思源的二女兒當場被炸死,他本人以及夫人、大女兒和兩個兒子都被炸傷,一家五口被送進了醫院。

         

        時任北平市和平談判首席代表的何思源,為促進北平市和平解放積極奔走,卻因此遭到了暗害?此茮]有硝煙的北平城,國共兩黨的斗爭其實異常激烈。

         

        194811月初遼沈戰役結束后,全國的軍事形勢發生了根本變化,人民解放軍不但在質量上早已占有優勢,而且在數量上也已經占有優勢。

         

        劉波

        中國革命戰爭的形勢,簡單地說就變為敵弱我強這種形勢,就是此前中國革命戰爭,長期以來沒有的一個好時機,隨著遼沈戰役在1948112結束時,我軍和國民黨軍隊的比例發生了徹底地改變。我們在解放戰爭前的時候只有127萬軍隊,而國民黨當時是430軍隊,而打完了遼沈戰役之后,我軍的實力已經發展到300萬,而國民黨軍隊呢,已經下降到290萬,這是對我們非常有利的,我軍在歷史上第一次人數上超過了國民黨軍隊。

         

        19481129深夜,平津戰役的炮火在河北省張家口打響。而此時的傅作義判斷解放軍對張家口的進攻只是一次局部行動,東北野戰軍主力尚未入關。殊不知毛澤東已經命令東北野戰軍放棄休整,秘密入關。

         

        采訪

        那是晝夜地奔襲,奔向北平,在沈陽只住了兩個晚上。開始就是急行軍,晝夜地奔襲北平來了。

         

        采訪

        要取捷徑,就是取小道,要快就要走哪個路。而且要求夜行,拂曉休,嚴禁燈火、嚴格保密,任何人不準張揚。

         

        采訪

        部隊也沒有很好地修整,那個時候天就冷了,也沒補充,也沒換棉衣。

         

        采訪

        是秘密進的,進的辦法就是早晨起來我們睡覺,起床以后,夜里邊行軍。進關以后,就保不了密了,老百姓到處敲鑼打鼓歡迎、慰問。這兄弟部隊會合了,百萬大軍直奔天津和北平。

         

        嘉賓

        那時候為了保持軍隊的秘密行動,所以采取晝伏夜行,而且不走山海關,走長城冷僻的一些關口,像喜峰口、龍口、古北口,從這里秘密進關。白天睡覺,晚上起來走。這樣子,等到我們進了關,一到了玉田一帶,傅作義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

         

        而此時作為國民黨軍隊在華北的最高統帥傅作義,錯誤地認為:東北野戰軍在遼沈大戰后至少需要休整3個月到半年左右才可能入關作戰。于是他采取了“暫時固守華北,擴充實力,保持?、陸上兩條通路,以觀時局變化”的方針。他將60萬人收縮在以北平、天津為中心,東起灤縣,西至張家口長達500公里的鐵路線上,擺成一字長陣。然而他沒有料到,正是這種精心布局,切斷了他的一切后路。

         

        采訪

        傅作義的一字長蛇陣是一個致命的弱點,這個弱點主要體現在,他把他的部隊從北平往西,一直到張家口,主要是布的傅系的部隊。從北平往東,一直到塘沽,主要布置的是蔣系的中央軍。這個布置就表明他一旦戰事不利,主力將逃往他的老巢綏遠,然后他指揮不動的中央軍呢,可以由海上塘沽逃到南方去,這個部署給毛澤東提供了機會,給我軍提供了機會。

         

        采訪

        參加平津戰役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行動神速地切斷了傅南逃、西撤的通路,并把傅的部隊分別包圍在北平、天津、張家口、新寶安、塘沽等地,毛澤東以超人的膽識對傅作義軍事集團采取了“滯留華北、分割包圍、就地殲滅”的戰略方針!

         

        同一時間,雙方和平談判的帷幕已經悄然拉開。千年古都北平的命運,將會在這場硝煙與爭奪,交鋒與謀和之中會走向何方呢?

         

        曾經是六朝古都的北平城,是一座與眾不同的城市,它的恢宏大氣在世界上具有獨特的韻味。孫中山曾經說過:“北京是中國首都,如有攻占,那么,登高一呼,應者云集,是為上策!

         

        如何使北平這個六朝古都免于戰火的毀壞,老百姓免受戰爭的創傷,和平解放無疑是最佳選擇方式。但是,設想和現實之間還有很大的距離,和平解放北平無疑是一個異常艱難的過程。

         

        在這個過程中,北平的地下黨組織鉤織了一張地下工作網,進行了一場精彩的紅色地下暗戰,在促成北平的和平解放過程中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而這張地下工作網中的2000多名地下黨員,成為北平和平解放的隱身英雄。他們的領導就是劉仁,當時的北平地下黨員如今說起他來依然充滿了感情。

         

        采訪

        他經手上萬名干部,基本上都記得,這個人有很大特點,善于跟知識分子打交道,他有自己的魅力,也很吸引人的。

         

        采訪

        就是一個怯老桿,戴一草帽子,穿一個對襟衣裳,他完全跟老百姓一樣,一點兒特別的都沒有。而且說出來那話來,哎呀,我都忘不了。

         

        采訪

        跟他說話,你不能說大概我覺得,你有什么根據啊,他非常反對大概。

         

        北平地下黨在以劉仁為部長的華北局城工部的領導下,遵照中共中央“隱蔽精干,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的地下工作方針,在北京已經陸續建立了學委、工委、鐵委、平委、文委等地下黨的領導機構,各條戰線的地下斗爭全面進行著。

         

        張廉云 旁白

        我也根據地下黨組織的命令,隱蔽在自忠小學里。父親犧牲前經常跟我們講,他的遺產不會留給我們,希望我和哥哥長大后能依靠自己的能力生活。所以在1948年的春天,我們就把放在我名下的老宅子辦成了自忠小學。自忠小學表面上看與普通小學沒什么兩樣,但是在內部,共產黨員已經占到了一定的比例,我也是學校里的地下黨員之一,但是我對其他的人究竟誰是地下黨員并不知情。

         

        張自忠將軍的女兒  張廉云

        這些老師啊,后來不說有8個黨員嘛,我是一個,我有一個同學叫(李子昆)是一個,再有就是齊校長他們幾位,互相不橫著聯系,誰也不管誰,那會兒有挺嚴格的紀律。我開始呢,就是什么也不做。

         

        和我一樣隱蔽在北平的地下黨員,根據城工部的指示各自執行著的任務,這其中就有我的老朋友潘基。

         

        潘基老人已經過了耄耋之年了,她們家的3個姐妹當年都是地下黨員,在不同的城市進行著地下斗爭,現在她們每年都會聚在一起,回憶當年的點點滴滴。雖然如今潘基老人的語言表達有一些障礙,但是回想起當年在北平所從事的地下工作,她的話語似乎流利了許多。

         

        采訪

        記者:那個三姨,您還記得解放前,1948年底,那個時候您主要干嗎?

            三姐:記得。

            記者:您說您主要做什么嗎?

            三姐:做地下工作,抄錄一些工作。

            五姐:做地下工作,抄文件。

        三姐:往解放區送,抄那個小褂上,白小褂,用米汁,拿那個毛筆,往上寫,都寫滿了。

         

        在這場暗戰中,最重要的爭取對象就是北平和平解放的關鍵人物——華北“剿總”司令傅作義。此時對他的爭取工作也全面鋪開。傅作義作為國民黨著名將領,曾經在抗日戰場上屢見奇功。1947年底,傅作義出任華北“剿總”司令,他手握4個兵團、12個軍和60萬重兵,坐鎮北平,掌控華北,達到了一生權利的頂峰。所以,讓傅作義此時交出軍隊,放下武器,無論是對一個國民黨著名將領,還是對一個掌握軍政實權的封疆大吏,無疑都是一個艱難的抉擇。

         

        傅作義在陷于絕境的情況下,有可能通過談判促成北平的和平解放,黨中央決定與傅作義進行和談。指示北平地下黨要通過各種途徑,爭取傅作義放下武器,與共產黨進行和平談判。為了使傅作義盡快坐到談判桌前來,北平地下黨派出了一位身份特殊的地下黨員,去做傅作義的工作,她就是傅作義的女兒傅冬菊。

         

        傅冬菊,抗戰時期在重慶和西南聯大是就從事進步活動,后來在天津《大公報》工作時,參加了地下黨組織。194811月,北平地下黨將傅冬菊從天津調回北平,做她父親的工作,了解傅作義的動態。

         

        傅作義的女兒  傅冬菊 

        我爸老說我是小孩,好象你什么都不懂,不過有一點,我在我父親面前什么都可以講,他不阻攔我,他只是說你在外面別給我惹事。

         

        在北平地下黨用各種辦法做傅作義工作的同時,人民解放軍以100萬兵力的優勢解放了北平的周邊地區,將傅作義統領的25萬國民黨軍隊包圍在北平城內,并且切斷了北平與天津之間的聯系。迫于形勢的壓力,19481215,傅作義第一次派出代表與中共平津前線司令部談判,但是由于傅作義方面提出組織華北聯合政府、保留軍隊等許多無理要求,第一次談判宣告失敗。

         

        而這時的國民黨要員們開始向臺灣逃竄,此時在北平城內爭奪物資、資金,特別是爭奪重要的工廠、學校成為了國共雙方的又一場較量。194810月,國民黨政府看到大勢已去,就策劃將北平的一些大專院校緊急遷往南方國民黨政府統治區,架空北平城。

         

        北京大學這所聞名于世界的高等學府,是國民黨急欲南遷的重點院校之一。北京大學地下黨組織利用學生辦的《北大清華聯合報》等進步報刊,從各個角度闡述不能南遷的理由。

         

        高漢

        當時每周、每半個月有一個時事評論,這個時事評論都是我們根據解放區的廣播寫的,所以對國民黨很不利。還有解放軍的軍事斗爭,跟前線打仗的情況,還有就是我們學生的一些思想,比如說我暑假回南方去,我在南方看到了什么東西,這里邊都寫在里頭。這樣就是把很多的在南方國民黨統治區里邊許多的事情都被揭露出來了,對他們很不利的,確實是這樣,這樣就是辦了6期之后,它也被封了。

         

        與此同時,徐悲鴻擔任校長的北平藝專也收到了南京教育部要求南遷的急電,還專門匯來了一筆應變費專供學校南遷之用。和其他各校一樣,北平藝專的地下黨立即組織進步師生展開了一場保護學校,反對南遷的斗爭。

         

        徐悲鴻夫人  廖靜文

        當時悲鴻就召集北平藝專的教授、學生、工人、職員開會,商量北平藝專走不走,搬不搬家?當時北平藝專的地下黨,支部書記是悲鴻的一個學生,畫畫得很好,是油畫系的學生,叫候一民,他經常與悲鴻溝通,所以在開會以前,就做好了工作。

         

        國立北平藝專學生、地下黨員  侯一民

        我當時也是地下黨的負責人,怎么對待南遷的這個舉動?那么我們就是發動群眾,進行一場全校性的大辯論。

         

        徐悲鴻夫人  廖靜文

        布置了大家發言,所以在開會的時候,大家都不贊成北平藝專南遷,都說我們都不走。并且決定,把教育部寄的那筆南遷的費用,都買糧食。

         

        國立北平藝專學生、地下黨員  侯一民

        同時在全校的師生大會上,南遷的這件事情,就被否決了。

         

        徐悲鴻校務會議明確提出不遷校的主張,經過激烈的辯論,正式通過了不遷校的決議,并決定將南京匯來的應變費分發給學生會和教職工用作購買糧食,為保護學校迎接解放做準備。

         

        北平藝專成功地留在了北平,而此時的北京大學經過一個多月的反抗和游行,終于在校務會議上做出了不遷校的決定。伴隨南遷北京大學、北平藝專的圖謀宣告破產,其他院校也紛紛效仿,作出了不遷校的決定。

         

        采訪

        國民黨想把北平的一些重要的物資、人員、學校、工廠南遷,而我們的北平地下組織,做了大量的工作,反對國民黨的這個南遷計劃,這個做得非常好,國民黨最后主要是靠打和和談來解決了北平問題。所以,地下黨的這些功績,不容易顯露出來,但是他們的功勞是很大的。

         

        此時和平談判還沒有取得成功,所以北平的民主黨派和各方面進步人士積極推動和平解放進程。當時已經卸任的北平市市長何思源憑借他與傅作義以及各方人脈的深厚關系,為北平的和平解放奔走呼吁。19491月,天津戰事吃緊,國民黨要人紛紛南逃,何思源卻特地從南京返回北平,他說“北平是我的家,北平人是我的老朋友,我要為和平解放做一點事情!

         

        而此時國民黨特務已經注意到何思源正在為和平奔走,于是他們研究了暗殺何思源的行動方案,在何思源的家安放了炸彈。他的長女不幸身亡,何思源被炸傷。但是這并沒有能夠阻擋何思源為爭取北平的和平解放所做出的努力,他積極發動的“和平運動”成為北平和平解放這幅美麗圖畫中一抹絢麗的色彩。

         

        1982年何思源去世,有一幅挽聯這樣追思他的功績“智仁勇千秋定論,贏得古都解放,甘愿九死為和平!

         

        同一時間,平津前線指揮部的軍事行動開始顯現威力,194812227,河北省的新保安區,幾顆解放軍的信號彈劃破了黎明的靜寂,剎時間槍炮密布、煙火彌漫。東北野戰軍僅用10個小時就將傅作義引以為傲的精銳35軍全殲。傅作義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半輩子辛苦積累下來的本錢,在幾天之內化為烏有了。于是在194918,國共雙方開始了第二次談判。

         

        而此時北平城內的局勢也十分混亂,由于北平被圍,市民們普遍顯露出了希望和平,不要戰爭的愿望。

         

        采訪

        北京市內是挺困難的。北京市內圍著城,到處是垃圾,糧食天天在漲錢,有錢也買不到糧食。今天看有一點棒子面來了,大家就都去排隊就搶了,糧食運不進來,垃圾弄不出去,當時北京也是很困難的,確實很困難。

         

        采訪

        北京人當然不希望打,覺得北京是一個福地,是一個皇城,多少代皇帝都在這,北京不會打,老百姓都是,老百姓期盼著不打。

         

        雖然北平城內的老百姓希望能早日看到和談的成功,使生活走上正常的軌道。但是第二次和平談判,還是由于傅作義的猶豫不定而宣告失敗。雖然形勢的發展已經使傅作義沒有了太多發動戰爭的本錢,但是即將開始的第三次和談最終能否取得成功還是未知數,北平的局勢還處于武力解決與和平解決的膠著狀態中,如何保護古都北平成為了重中之重。

         

        張廉云 旁白

        當時我們也都知道在和傅作義進行和平談判,但是究竟能不能談成我們并不了解。這時候根據上級的命令,我依然在自忠小學里,像往常一樣教書、上課。但是北平城外時而響起的槍聲,卻讓我的內心充滿了擔心,這座古城究竟會怎樣呢?

        那會啊也打炮,打炮的時候震得窗戶都響,后來炮也不打了,我們就等著,等著和平解放。

        在期盼和不安中,我就這樣等待著,同時我也在想,組織上會交給我一些什么樣的任務呢?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