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成渝篇(第二集)川康變色

         
        CCTV.com  2009年09月24日 12:36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2009727 成都火車站

        國防大學成都籍教員  劉波(獨白)

        我中學的時候在這個地方跑步,就是沿著這條路,從人民公園的門口走(東正恩街),(正恩街)這個還記得住,后來的街就記不住了,現在變化太大了。

         

        劉波

         

        我叫劉波,是國防大學的教師。雖然我出生的地方離成都市區還有一段距離,但對于這座城市,我已熟悉至極。我愛它的歷史悠長,也愛它的詩情畫意。然而從軍事研究的角度來看,成都和重慶截然不同,后者易守難攻,前者則易攻難守。正因如此,我并不情愿去想象,六十年前那個充滿肅殺之氣的“錦繡之城”。

         

        建造于兩千年前的水利工程——都江堰,長久地滋潤著這座古城。于是,成都便以天府之國的優美姿態,在川中矗立了千年。然而,隨著19491130,蔣介石的專機降落在成都新津機場,一場熊熊戰火也被引向了這片靜謐的土地。

         

        楊天石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   楊天石

        他還想利用成都這個地區再跟解放軍進行一次決戰。那么他的依靠力量,當然就是從川北前線匆匆忙忙撤下來的胡宗南的部隊,另外還加上國民黨的一些其他部隊。

         

        胡宗南,黃埔軍校一期學員,也是黃埔畢業生在國民黨軍中的第一位軍長,第一位兵團總指揮,第一位集團軍總司令和第一位戰區司令長官,極受蔣介石的器重,人稱“天子門生第一人”。解放戰爭中,在國民黨主力被一一擊潰后,唯有他的部隊還在勉力維持著最后的風光。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   楊天石

        這支部隊是一支養精蓄銳沒有經過內戰磨煉的一支部隊,別的部隊在三大戰役里面都打得七零八落,那么胡宗南的部隊四十萬人,應該說不僅是精銳,而且很完整。

         

        川康起義將領 劉文輝和鄧錫侯

         

        194911月,全國大部分地區已經解放,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劉伯承、鄧小平指揮的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戰軍主力,從國民黨軍防御最薄弱的川東長驅直入,重慶解放。而一直被賀龍、周士第,利用佯攻戰略吸引在川北秦嶺一帶的胡宗南部,這才在蔣介石的一再催促下,向成都平原撤退。除此之外,為了組織所謂的“成都會戰”,四川、西康兩省的軍界實力派:劉文輝、鄧錫侯、潘文華,也成為蔣介石急需拉攏的對象。

         

        國防大學成都籍教員   劉波

        川康的將領看上去人不多,而且兵力也不大,但是他們具有的地位很重要。

         

        鄧錫侯之子鄧宇民

         

        原國民黨西南長官公署副長官、鄧錫侯之子   鄧宇民

        他們一直都是地方實力派,在四川,在川康那么多年他們三個人,他們群眾的基礎,他的影響基礎。

         

        三人中,潘文華兵力不多,但曾擔任成都市長和重慶市長的他,在四川政軍兩界頗有威望。

         

            而鄧錫侯的95軍,正駐扎在成都市區和周邊。劉文輝則身為如今已經消失了的西南省份——西康省政府主席,其24軍駐防如今川西及西藏東部一帶,以雅安、西昌為中心,另外還扼守著從成都到西康的交通要道。

         

        國防大學成都籍教員  劉波

        西康省雖然是窮,但是位置很重要。因為這個位置,他就是說占據著蔣介石的部隊,包括胡宗南的部隊西逃然后南下,到云南的主要的通道。

         

        劉文輝所率領的國民革命軍第24軍,曾是四川最強大的軍事力量。然而,在1932年爆發的四川二劉之戰中,劉文輝惜敗于受蔣介石支持的侄兒劉湘,被迫轉移至西康,勵精圖治,大力發展教育。

         

        抗戰爆發后,四川省主席劉湘帶病請纓,出川抗日,不久病逝于抗日前線。其間,鄧錫侯擔任劉湘副手,為抗日川軍副總司令兼第一縱隊司令,他作戰勇猛,多次以身犯險。在此期間,鄧錫侯曾多次與朱德會晤,并請朱德給川軍將領講解抗日形勢和游擊戰術問題。這些活動,不但進一步激發了鄧錫侯的愛國熱情,也增強了他對共產黨的了解。

         

        抗戰結束后,鄧錫候回到四川主持川康軍務。不久,解放戰爭爆發,蔣介石對四川人力物力予取予求,卻遭到了鄧錫侯的堅決拒絕。

         

        原國民黨西南長官公署副長官、鄧錫侯之子   鄧宇民

        先生說先生說了抗戰勝利以后,就讓我們四川人民修整幾年,也就是說減免賦稅,因為抗戰消耗很大了,就修整。那現在才幾年啊,你這是48年,現在才幾年,又要這個。那么那個人說要壯丁,沒有。那么你壯丁不給,那你給點糧食,糧食也沒有。為什么?因為糧食四川人民要吃。

         

        不久以后,蔣介石以心腹王陵基取代了鄧錫侯四川省政府主席的職務,從此川康將領與國民黨中央的矛盾日益激化。

         

        劉元彥當時還是成都華西大學的一名學生,受學校中進步勢力的影響,原本打算出國深造的他決定留下來從事革命事業,而他的第一項重要任務,就是勸說他的父親劉文輝起義。

         

        川康起義將領劉文輝之子劉元彥

         

        原國民黨西康省政府主席、劉文輝之子   劉元彥

        這個事情不能夠有第三者在那,母親我都要,我都不能讓她在面前。父親這個跟我母親完全不在的時候很少啊,另外他客人很多,那我們談話的機會就很少,就找什么時候?就找他吃早點的時候。

         

        在劉元彥和他的兄弟姐妹眼中,慈父嚴母,是童年最幸福的回憶。但是他深知:父親身為國民革命軍的高級將領,三十多年來均是為國民黨效力。所以,在勸說父親起義的這件事上,劉元彥毫無把握。

         

        原國民黨西康省政府主席、劉文輝之子   劉元彥

        談的話我也是毫無把握的,但是我估計不是有大問題的。但是他贊不贊成聯不聯系這是另外一回事。但是跟他一談,他說他們早有人在這,我就大吃一驚,怎么早有人在這呢?他就跟我講,就是說總理派的人42年就到雅安了,這些等等就說我平時看的東西,原來是王少春在那錄取這個新華社的電訊給他看的。

         

        原來早在抗日戰爭時期,劉文輝便已經與我黨周恩來等人秘密來往。周恩來曾向他建議:為方便我黨與他建立聯系,可以在西康省政府駐地雅安市架設電臺,劉文輝欣然同意。于是地下黨員王少春被派往雅安,代表我黨中央與劉文輝單線聯系。在這樣與我黨相交了七年以后,劉文輝起義已是蓄勢待發。

         

        原國民黨西康省政府主席、劉文輝之子  劉元彥

        他起義的打算是更早一點,從(王少春)跟他做工作之后就有這個打算,但是具體的軍事安排是48年冬天。

         

        19499月,劉文輝再次給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來去電稱:“年來受蔣壓迫日甚,積怨難言,處境困難。今已與鄧錫侯、潘文華約好,決定站在人民立場。今后如何行動,請予指示!敝芏鱽砹⒓椿仉姡骸按筌娦袑⑽髡,希積極準備,相機配合,不宜過早行動,招致不必要的損失”。然而,何時才是起義的最佳時機?他們又怎樣才能從蔣介石的掌控中逃出生天?

         

        國防大學成都籍教員  劉波(獨白)

        為了制作這個有關城市解放的系列,我采訪了許多西南戰役的親歷者。在他們的講述中,戰火是那么炙熱而又義無反顧地向著成都襲來,讓我無法不去想象:這座城市看似離紛爭如此遠,卻曾離戰火如此近!

         

        1949年底,自重慶解放之后,我二野部隊繼續向成都方向進擊。而原本在秦嶺一帶擔任誘敵任務的賀龍率領第十八兵團,則尾隨向南撤退的胡宗南部隊,開始翻越白雪皚皚的秦嶺山脈。

         

        原第一野戰軍18兵團60180539團作戰參謀   馮志誠

        我們突破秦嶺的時候,才知道一個戰役戰略的目的,為什么要這么打,為什么要狠打,就是要等二野和他們剛才這個,能不能到達,所以說我們打完留壩縣以后,還待了三天不能前進,為什么不能前進,前進早了,敵人跑了,后面不能切斷他了。所以我們一營在留壩縣沒有軍裝,沒有背包,凍了三天。

         

        二野作戰

         

        解放重慶后的兩三天,也許是這場戰役最為焦灼的一段時間。無論敵我都在調整攻守步伐,為最后的決戰蓄勢待發。而胡宗南似乎已經發現我軍動向,南逃之時也為我軍設置了重重障礙。

         

        18軍追擊中路過被敵人炸斷的橋

         

        原第一野戰軍18兵團60180539團作戰參謀   馮志誠

        敵人把橋破壞,路破壞,怎么樣追上敵人,我們建立工兵營,組織工兵營專門維修道路,搶修橋梁,沒有工兵營我們發展,那是很慢的。

         

        而蔣介石剛到成都,立即召集張群、胡宗南、王陵基,以及劉文輝、鄧錫候等川康將領開會。鑒于成都易攻難守,他計劃將部隊集中在成都和川西平原,與我軍進行“成都會戰”;同時將政府遷云南,西昌設大本營,爭取美援等待國際形勢的變化再行反攻。這個計劃中,處處需要西康省的配合,劉文輝不得不從雅安回到成都的劉公館與蔣介石周旋。

         

        原國民黨西康省政府主席、劉文輝之子   劉元彥

        他準備去的時候,很多人都不同意他去,包括我那個地下黨的同志。那個時候是在雅安以我父親的秘書,私人秘書的身份住在雅安的,他也不同意,也反對。你去了,如果他把我父親一扣留,那這個起義就成問題了,但這個也有道理。但是我父親說,如果不去這個禍事,就是這種禍很快就會到來。

         

        此時我軍尚未完成對成都的合圍,而川康將領兵力不足,力量分散,根本無法與逐漸云集于川西平原的蔣介石中央軍分庭抗禮。

         

        原國民黨西康省政府主席、劉文輝之子   劉元彥

        24軍只有兩個師,而且從成都的郊區一直到康定,到西昌、到雅安,都有24軍的部隊,總共才2個師嘛。

         

        原國民黨西南長官公署副長官、鄧錫侯之子   鄧宇民

        的確他們是很艱難的。因為起義時間沒有選好,你要是提前很可能被消滅是不是,人家還有四十萬軍隊在那,你要是延后那么這影響又不大。

         

        然而,隨著我解放大軍步步逼近,起義時機日漸成熟,而蔣介石對川康將領的疑心也越來越重。

         

        原國民黨西康省政府主席、劉文輝之子   劉元彥

        蔣介石到我家里來看我父親,但是這個也是很有那個的,很有講究的。他就是先派警衛隊,沒有通知說是他要來,就先到我們家里來布上他的部隊了,然后他才來的。

         

        為了促使川康將領專心抵抗,蔣介石甚至請來與他們私交甚篤的同鄉,人稱“華陽相伯”的國民黨元老張群充當說客。

         

        原國民黨西康省政府主席、劉文輝之子   劉元彥

        最初張群做工作就讓我母親到臺灣去,后來我父親就推辭了,說身體不好等等,后來說那就我去,要我去,到香港也行,這就退了一步。而且就派了一個財政部長叫什么名字啊,就財政部長也來了一次,就是說知道你們在香港沒錢,我這有支票,你們要去我可以,也給推辭了。

         

        原國民黨西南長官公署副長官、鄧錫侯之子   鄧宇民

        為了使你安心在那跟他打仗,幫他打仗,那么你就把家里面人送走,我保證用飛機把你送走,全家都送走,是不是,你好安心在這打仗。

         

        不久,蔣介石又提出讓劉文輝、鄧錫候與胡宗南合署辦公,美其名曰共同指揮,而實際上卻想將川康將領牢牢監控起來。

         

        原國民黨西康省政府主席、劉文輝之子   劉元彥

        他的那幾個將領,還有張群,就到我家吃晚飯。就談這個問題,是不是合署辦公,是不是共同來指揮部隊,來抗擊共軍。我父親說那這個事情我們都知道嘛,你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指揮到你的部隊呢,我的部隊你也指揮不了,就這樣談了一晚上,吃了飯,最后沒結果,又過一天,就是這樣的。

         

        此時成都已是風聲鶴唳、人心惶惶,蔣經國在日記中寫道:地方政府無能,成都社會風氣比重慶更為復雜,街頭巷尾構筑無用之木柵,真是自欺欺人。此時,他并不知道:這些木柵本來就不是為了防共所設。

         

        成都地方史專家 王宗力

         

        成都地方史專家   王宗力

        成都市一個民眾自衛總隊,有一個省會警察局,有這么些人,就是長期的工作,已經被策反過來,就負責這個安全,比如說他們做了些什么事兒,還做了一個在成都市一些主要街道,設置柵欄,就是防止散兵,或者胡宗南兵團的運輸車輛通過,打著旗號就是自保,實際上起著一個保護城市的作用。

         

        老成都

         

        對于成都這座商業城市,蔣介石似乎并不像對待重慶那樣急于破壞。而且即將逼近的決戰時刻讓他高度緊張,他等待著胡宗南主力全速回撤。我這方面,賀龍于123收到劉伯承、鄧小平拍來的電報:刻我十一、十二軍及四野之四十七軍均已渡江,十軍3日可能已到合江邊,五兵團之十六軍6日可到滬州南岸叫一八軍跟進,因此,在胡宗南部署未定時,我十八兵團及劉金軒部可加快速度前進,形成南北鉗形攻勢,最為有利。讀罷電報,賀龍如釋重負,立即發布命令:“我們出發”!

         

        國防大學成都籍教員  劉波(獨白)

        在軍校的時候,我們也曾進行過急行軍的訓練。那時我們每天要是能走上六七十里路程,便是十分值得驕傲的成績。但是和六十年前,每天都得在極其惡劣的自然條件下,走上120里、140,甚至180里的革命前輩們比起來,我不得不感到慚愧。

         

        12月初開始,我十八兵團的將士們開始用自己的雙腿,挑戰從秦嶺至成都,長達一千多里的艱難路程。

         

        尚素云

         

        原第一野戰軍18兵團宣傳隊   尚素云

        我就要拽著馬尾巴走了,就這么走。走到后來的時候,趕到秦嶺了,我們文工團的馬也給凍死了,凍死了以后,我們的東西,整個團里的東西,都沒東西馱,趕快找馬馱,才把這些東西,將就這樣馱到秦嶺,但是有的人也死在秦嶺了,我們有的同志犧牲在秦嶺了。我們的馬也死在秦嶺了,我拽著那個馬尾巴,它死了。

         

        馮志誠

         

        原第一野戰軍18兵團60180539團作戰參謀   馮志誠

        我們突破秦嶺以后,沿嘉陵江前進,嘉陵江就是沿著穿山公路,先進的地方,我那時候你看多困難,走著走著路都睡著了,那個公路邊有樹枝,一撞,才醒了,要不是這個樹,到了嘉陵江里去了,想一想我還是幸運。

         

        在惡劣的自然環境中快速插入,分隔打亂敵人部署,業已成為我軍在西南戰役中表現出的顯著特點。而敵人在疲于奔命之后放棄抵抗,也成為本次戰役中屢見不鮮的花絮。

         

         康錫裼

         

        原第二野戰軍宣傳部   康錫裼

        追過去一停,說我們是解放軍,請大家繳械,結果戰士都把槍繳了,因為他也跑得累得要死了,巴不得找個地方休息了,繳槍更好,俘虜就俘虜吧,反正聽天由命了。

         

        我軍俘虜的敵軍

         

        在各方面軍快速包抄之下,我中央軍委預先策劃的大包圍圈即將合圍,國民黨數十萬殘余軍逐漸被壓縮于成都平原。而蔣介石除了繼續督促胡宗南等部向西突圍外,對川康將領的掌控也愈加嚴厲,偏偏此時與劉文輝、鄧錫候私交甚篤,一直為二人擔當保護傘的張群,也必須離開成都,去云南為國民政府的下一步搬遷探路。

         

        原國民黨西康省政府主席、劉文輝之子   劉元彥

        我父親就對他說你走了會不會開玩笑啊,開玩笑的意思把我扣起來之類的,張群說不會,但是就是你還是自己好好掌握這些事情吧。

         

        原國民黨西南長官公署副長官、鄧錫侯之子   鄧宇民

        他走他知道先生可能不走,因此他就把他的座車,就相當于現在四川省的第一號,一號車小牌照,就是軍警縣都不擋,通行無阻的那種車,送給先生,就是你方便。

         

        他原話就是說我和蔣先生關系很深,但是我的母親不愿意走,當時他母親已經八十多歲了,所以我把老母親托給你,我父親當時很激動,因為我父親認為他說這個話的意思就是他是個孝子。

         

        自張群走后,成都城防司令也更換為胡宗南的親信盛文,劉文輝與鄧錫候預感到危險即將來臨。

         

        原國民黨西南長官公署副長官、鄧錫侯之子   鄧宇民

        他們是大概6號就接到了這個電話,說是7號下午四點鐘蔣先生要在北教場就是中央軍校,現在的成都軍區司令部那個地方,就是要會見他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   楊天石

        劉鄧兩個人覺得蔣介石侍從士給他們談話,讓他們見蔣,懷疑蔣要動手,也要扣他們,所以他們也很緊張。所以他們兩個人就用蔣介石自己的話,要托詞不來,找了個借口不去見蔣。

         

        原國民黨西南長官公署副長官、鄧錫侯之子   鄧宇民

        那么就是先生和劉先生商量了一下,就是說去不得,這個恐怕是鴻門宴,去了以后就把你扣留了,對不對,那怎么辦?三十六計只有走為上計。

         

        127前后,劉文輝和鄧錫候開始為逃出成都作準備,陸續將家中親人送往預先想好的地方躲避。

         

        原國民黨西康省政府主席、劉文輝之子   劉元彥

        晚上我們就把我母親跟老伴還有孩子送走,我妹妹都送到原來準備好的地方。

         

        原國民黨西南長官公署副長官、鄧錫侯之子   鄧宇民

        我就跟我母親還有我妹妹,還一個妹妹,我們就躲到我外爺家里面去了,就在我外爺那個柴房,那個時候人是燒柴的,不是燒蜂窩煤的,在柴房里面就堆著些柴,必用的那些柴,就在那個柴房下面挖了一個地道,我們就躲在那。

         

        為怕禍及家人,也怕人多引起注意,準備逃離的劉文輝和鄧錫候均輕車簡從,向著城外進發。

         

        原國民黨西南長官公署副長官、鄧錫侯之子   鄧宇民

        他也不能大張旗鼓地帶大隊人馬走,因為公館周圍都是特務埋在那兒,就是觀察你的動向,所以我父親就坐了一個車子,這一個車還是張群主席送給我父親的,就是說有了這個車方便,就是我們現在的小牌照,就坐了這個車,因為我父親喜歡打獵,就拿了一個獵槍,雙筒的,裝著是出北門。

         

        原國民黨西康省政府主席、劉文輝之子   劉元彥

        他就怕他出城啊,有這個特務或者是胡宗南的什么在那檢查站搞他。就讓汽車空車出城,說是接客人,他從城墻缺口走出去。他那個時候身體很不好,因為他有氣喘病,那個感冒了又累,那就喘得很厲害,警衛員就扶著他出去的時候,就走得很累。

         

        劉文輝與鄧錫候會合后,迅速轉往鄧錫候95軍駐地之一的彭縣龍興寺,而潘文華雖身患重病,卻仍派來代表,與二人及此時匯集到這里的我黨代表和四川各界民主人士,共同商議籌備起義之事。但是,蔣介石知曉二人行蹤后,仍多次派人前來游說鄧錫候回心轉意。

         

        成都地方史專家   王宗力

        每天就是少則兩三撥,多則三五撥,但是也就那幾天吧,就是不斷地有人來找鄧錫侯談話,都不知道談的什么,連劉文輝都不知道。

         

        原國民黨西南長官公署副長官、鄧錫侯之子   鄧宇民

        因為他們知道在成都起義這個范圍里頭,主要是95軍的部隊,先生的部隊在雅安,在現在的雅安,很遠。所以先生的部隊是他的大兒子潘清州帶著,還在重慶(酉陽)那邊,還沒有過來。

         

        此時,鄧錫候的95軍仍大多處于胡宗南部隊的包圍中,這令他躊躇萬分,只怕一旦宣布起義,后果難以想象,因此還在與蔣介石的說客周旋。地下黨人胡春浦不得不向鄧錫候親信陳離將軍提出這樣一個建議。

         

        成都地方史專家   王宗力

        胡春浦建議陳離一個小組代鄧錫侯接待來客,既減少鄧錫侯不斷有人來接談他的這種疲勞吧,實際上是分割,隔離開。

         

        正在這時,云南方面傳來消息:國民黨云南省政府主席盧漢扣押張群一行,于9日通電宣布起義。10日早晨,成都國民黨政府截獲一封由盧漢發給劉文輝的電報。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   楊天石

        說咱們四川將領聯合起來要扣留蔣介石,這是129號。所以在這個情況底下,胡宗南他們就勸蔣介石,說你趕快走吧。這個還有一個插曲了,胡宗南建議蔣介石從后門走,情況很危險啊。據蔣介石自己講,我是堂堂正正的一個總裁,我怎么能從后門走呢?所以他和蔣經國是從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的正門走出去的。

         

        國防大學成都籍教員  劉波

        這里是成都市保存著最完整的一段城墻和一個城門洞,1991年我出差到這里的時候看到了這個城墻,我知道國民黨當時的黃埔軍校就位于這里,蔣介石的公館也在這里,后來我通過翻閱成都戰役的資料,進一步發現194912月當成都戰役即將打響的時候,解放軍的多路大軍逼近成都,這個時候蔣介石就倉皇地從這里逃出,到機場坐上了飛機,飛到臺灣,從此再也沒有回到大陸。

         

        這段錄像是蔣介石從成都鳳凰山機場起飛后,在大陸上空留下的最后一段影像資料。從他凝望舷窗外的動作,我們也許還能揣摩出他心中難以名狀的復雜滋味。

         

        國防大學成都籍教員  劉波(獨白)

        1210這天,蔣經國在日記中寫道:父親返臺之日,即劉文輝、鄧錫候公開通電附共之時。此次身臨虎穴,比西安事變時尤為危險,禍福之間,不容一發。

        劉文輝、鄧錫候、潘文華起義,不但使川康變色,使蔣介石的“成都會戰”失去了地方軍的重要支持,而且為許多后來者樹立了榜樣,拉開了國民黨殘余部隊由內而外、迅速崩潰的序幕。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