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成渝篇(第一集)聲北擊南

         
        CCTV.com  2009年09月24日 11:30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劉波

         

        國防大學成都籍教員  劉波(獨白)

        乘坐T7次列車,再次踏上歸鄉之路,這次的我卻是以一個軍事研究者的身份,去追尋60年前西南戰役的光輝歷程。

        在這場戰役中,我的故鄉成都,和它的近鄰重慶相繼獲得解放,F在想想:如此重要的一段歷史,過去的我卻并不了解,還好,這趟旅程卻給了我一個機會,去看看那些記憶中的風景是否依然美麗?那些繁榮的景象究竟從何而來?

        這就是秦嶺,當年賀老總帶著18兵團從這里打過去,拽住胡宗南的尾巴一路窮追猛打。

        乘坐T7次列車,我將經西安、過寶雞、下秦嶺、奔綿陽,最后抵達天府之國成都,這條軌跡也正是60年前,賀龍元帥率領十八兵團等部進攻四川的路線。

        不過據說也曾有那么幾個月,賀老總率領的部隊一直無法突破國民黨位于川北的秦嶺防線。負責川北防御的蔣介石愛將胡宗南,還因此洋洋得意地向上司“報捷”。

         

        1949101,這一句話宣告了新時代來臨。不過,像這樣歡快的畫面卻并不完整,在遙遠的大西南,人們仍處在蔣介石的反動統治下。而在這片地區的中央,這塊桑葉似的區域,就是控制西南諸省的穴位所在。

         

        但古人云“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治蜀后治!睆谋B愤\動到辛亥革命,從二次革命到抗日戰爭,四川向來難以征服。

         

        然而,在毛澤東和我中央軍委的精心設計下,一個以在成都平原聚殲國民黨所剩90萬大軍為目的的大迂回大包圍戰略已然形成。

         

        劉伯承

         

        屆時,將由我軍三位身經百戰的川中名將協作出擊:劉伯承、鄧小平率領的第二野戰軍擔任主力,從位于四川東面的湘鄂之地直出貴州,挺進四川宜賓、瀘州、重慶一線,先堵住川境敵軍退往云南的道路,切斷他們與廣西白崇禧集團的聯系;同時由賀龍指揮第一野戰軍第18兵團等部在北線川陜邊境積極吸引,抑留胡宗南集團于秦嶺地區,待第二野戰軍將川境敵軍退往云南的道路切斷后,即迅速占領川北及成都地區,然后兩部協力包圍川境敵軍于成都平原予以聚殲。然而,要完成如此長距離的迂回包圍談何容易?

         

        國防大學成都籍教員  劉波

        要讓我們的二野的主力3兵團和5兵團,能秘密隱蔽地進入湘西和鄂西,這個是關鍵。怎么能讓它秘密地進入呢?這么龐大的部隊,有50萬部隊之多,這樣中共中央就想了一個很好的招,聲東擊西,或者我們叫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以川北賀龍部發起佯攻吸引國民黨軍主力,而我二野軍隊乘機從敵人防衛較弱的川東攻入,這就是所謂大迂回大包圍的第一步:聲東擊西,更貼切的說法應該是:聲北擊南。

         

        劉宗寬之子 劉同凡

         

        原國民黨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副參謀長劉宗寬之子  劉同凡

        大家都在估計,都在猜測,到底共產黨會從什么方向進西南。

         

        1949年南京解放,象征著國民黨政權已經被瓦解。之后,蔣介石政府暫居廣州,卻已開始謀劃如東南失守后遷往西南的退路。這時,曾支撐它贏得抗戰勝利的陪都重慶,再次成為蔣介石等人策劃西南防御的大本營。

         

        824,蔣介石攜長子蔣經國,國防部最高委員會第二處處長黃少谷等政府大員從臺灣飛到重慶,準備召開會議,討論西南防御部署問題。西南軍政長官公署負責人張群,命令自己的得力助手,代理參謀長劉宗寬草擬一份防御計劃,供蔣介石參詳。

         

        原國民黨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副參謀長劉宗寬之子  劉同凡

        這個部署就把共產黨解放軍進攻的方向估計為北方,當時他在制了一張大圖,然后分析了形勢,就是首先是湖南、湖北地勢險要,不適于大兵團作戰,然后就說北方首先有隴海鐵路可以運送大部隊,再加上共產黨他絕不會先去新疆,他一定會先去西南,因為歷史上三國伐楚就是這樣走的,他就是引經據典,然后就說川陜公路和(鍍因平)這兩條一定是共產黨的進攻方向

         

        劉同凡的父親劉宗寬,原是西北軍楊虎城部下。他先后畢業于黃埔軍校第三期,陸軍大學特二期,是國民黨軍官中少有的“身披黃馬褂,頭戴綠帽子”的高級軍事人才。西安事變時已對蔣介石深感不滿的他,曾因兩次拒絕蔣介石的提攜而被陷害入獄,直至抗戰爆發后,才被保釋出獄。

         

        1946年內戰打響,重慶行營長官張群任命他為參謀處處長。其后,又任命他為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副參謀長,代行參謀長職務。他平時為人低調、工作勤懇,深得張群信任。因此,張群放心地將草擬防御計劃的重任交給他。但令張群意想不到的是:此時的劉宗寬早已是中國農工民主黨黨員,家中正住著我第二野戰軍李達參謀長派來的情報人員。

         

        原國民黨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副參謀長劉宗寬之子   劉同凡

        他知道蔣介石不信任他,當時有一個二野的情報員房顯志在家里,他們兩個商量了之后就決定,因為胡宗南是蔣介石的親信嘛,那么就利用胡宗南這層關系,因為他和胡宗南的副參謀長沈策比較熟,然后有一次他就去找了沈策。就說現在這個情況報告請你來做,因為整個報告對你有利,而且胡長官蔣介石比較信任他,沈策一聽求之不得。

         

        這天的報告,沈策說來條理清楚,言之鑿鑿,蔣介石對他以川北防御為重點的結論倍加贊賞。然而,興奮之余,沈策卻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已經成為共產黨手中的一枚棋子。

         

        194910月中旬,廣州失守后,國民黨政府再次遷入陪都重慶。

         

        這里原本是并不發達的內陸城市,自抗日戰爭爆發后,從華東、華北、中原地區內遷的人潮和資源,卻讓它迅速蛻變為西南部最大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也從此背負起更為沉重的歷史責任。

         

        然而能夠再次回到這里,有完備的城防建設和良好的工業基礎可以依持,這無疑讓蔣介石松了一口氣。他開始不斷向部下灌輸:割據西南,建都重慶,等待國際局勢變化,伺機反攻的計劃。

         

        余時亮

         

        原川東地下黨領導人   余時亮

        蔣介石到了重慶,他就想依托四川、云南、貴州、西康為依托,以重慶為指揮中心,進行垂死掙扎。同時我們也知道國民黨潰敗的時候,主要屠殺、破壞,所以在重慶市迎接解放,那是黎明前的黑暗了,斗爭特別艱巨。

         

        為了盡快拯救西南人民于水火之中,參加完開國大典后,劉伯承和鄧小平立即率領二野指揮機關和第三兵團,從南京經徐州北上,擺出了即將西進陜西,從川北入川的架勢。

         

        陰法唐

         

        原第二野戰軍1835155團團長  陰法唐

        從徐州到鄭州,那個時候舉行了儀式,最熱鬧的歡送儀式。到了鄭州又舉行歡送儀式,歡送二野的部隊向西行。但是從整個過程來看,必須向南走,到武漢,內部開了一個歡送會。叫蔣介石他不清楚,讓他以為是往西走了,實際上我們不是向西向南,轉了大圈子,我們向南走。

         

        賀龍叩關,劉宗寬報告,盛大的歡送儀式,我方里應外合、誘敵之計已經做足。

         

        此時,國民黨軍隊的防御重點已經鎖定川北而我二野主力部隊則秘密進入湘西和鄂西隨時準備從川東打響進軍西南的第一槍。

         

        國防大學成都籍教員  劉波(獨白)

        重慶與成都,雖風俗相通,卻又截然不同,一座山巒起伏,一座一馬平川,一座民風彪悍,一座性情溫軟,一座以工業重鎮著稱,一座以歷史文化揚名。然而在戰亂年代,前者似乎比后者更容易成為斗爭的中心。

         

        二野進軍

         

        1949111日,從鄭州出來后便銷聲匿跡的二野主力和四野一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敵人意想不到的,也是其大西南防線最薄弱的川黔部分,發起攻擊。

         

          康錫裼

         

        原第二野戰軍機關   康錫裼

        敵人迷迷糊糊,暈暈乎乎地,把解放軍突然的到來,拿他們的部隊,我們的俘虜來講,這就是神兵天將,你們怎么搞的,根本沒想到從這兒來,連領導都沒,怎么一下來了這么多大批正規軍。

         

        10日之內,我軍連續解放了鎮遠、三穗、秀山、酉陽、恩施等城,矛頭直指重慶。而這個薄弱地區的形成,也正是劉宗寬的手筆。

         

        原國民黨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副參謀長劉宗寬之子   劉同凡

        當時他設立了一個叫做川湘黔三省的一個綏靖司令部,但是沒有國民黨的正規軍,他部署下的就是貴陽,貴州和重慶,就是四川的兩個省的保安團,但是名以上看起來就是有一個部署在那。

         

        而北面賀龍、周士第率領的18兵團等部,則發起秦嶺戰役,實行戰略佯動,將國民黨最精銳的部隊胡宗南集團牽制在川北防線。

         

        馮志誠

         

        原第一野戰軍18兵團60180539團作戰參謀   馮志誠

        又要打,還不能打得太狠了,要適可而止,這個就指揮藝術。

         

        而重慶市內,余時亮等地下黨人也在積極地做著迎接解放的準備。

         

        原川東地下黨領導人   余時亮

        由挺進報印發毛澤東的目前形勢,我們的任務,土地法大綱,以后,就是10月以后就專門印發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組織各條戰線的同志學習。

         

        此時我各部隊輕裝前進,每日以百里以上的驚人速度,從川東人煙罕至的地方,一路披荊斬棘、跋山涉水,晝夜不停。

         

        原第二野戰軍隨軍攝影師   龍慶云

        打泡了以后怎么辦,就得找針穿上以后,把那個泡穿開,穿開以后擱個頭發,它就不疼了,要不然你就疼,走不了,走路就疼得很厲害。但是經過這一階段以后,這個腳就好了,練出來了。

         

        原第二野戰軍機關   康錫裼

        走著路就睡覺,你撞我,我撞你,你腦袋撞他背包,有的時候刺刀都不敢上刺刀,上刺刀怕碰著后面。

         

        1115,我軍從左翼對敵實施戰略迂回的五兵團,在擊退敵方何紹周兵團的抵抗后,迅速攻占貴陽市,一方面切斷了廣西白崇禧部與重慶的聯系,為我軍解放廣西創造條件,一方面也堵住了國民黨軍向云南南逃之路。

         

        11月下旬,我二野三兵團等部待左翼部隊到達川南后,從彭水和白馬等地分別突破烏江,在南川地區殲滅了宋希濂、羅廣文主力三萬余人,直逼重慶。曾經的抗日名將宋希濂眼看抵抗無望,竟然下令切斷與重慶方面的一切聯系,私自帶領殘部向著云貴邊境拼命逃竄。

         

        原國民黨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副參謀長劉宗寬之子   劉同凡

        當時所有的情報都找不到宋希濂了,蔣介石大叫要槍斃宋希濂,聯絡不上了,當時蔣介石想的就是如果重慶守不了,四川守不了,就退守云南,然后等待國際援助。但是貴陽已被占領/貴陽一占領重慶就很緊張了,所以蔣介石當時就有個所謂的重慶保衛戰。當時就命令這個西南補給區的司令丘淵,命令他馬上調八百輛汽車,星夜趕到漢中,平原那一帶,就是川北那一帶,調運胡宗南的第一軍到重慶布防。

         

        1127,毛澤東給在前線指揮的劉伯承、鄧小平發去電報:蔣介石已令胡宗南將其第3軍以汽車輸送到重慶。二野要注意吸引更多國民黨軍據守重慶,而后聚而殲之。因為蔣介石自己就在重慶,是否可能打一個像聚殲湯恩伯于上海那樣的好仗?針對這份電報,劉鄧二人仔細分析了前線迅猛發展的戰局變化,和重慶城內的緊急情況,卻繼而提出了反對意見。

         

             國防大學成都籍教員   劉波

           重慶是座紅色的城市,紅紅的辣椒、紅紅的火鍋再加上重慶人火火的性格,火火的生活,當然,最不能遺忘的還有紅巖精神。我是讀著小說《紅巖》長大的一代,我深深地敬佩著那些,犧牲在黎明到來前一刻的英烈們!

         

        重慶紅巖革命歷史博物館館長   厲華

        101號到大屠殺1127號,整整57天,在這個過程當中,首先渣滓洞、白公館的難友們,聽到新中國成立了,是非常的興奮。有的在想我今后出去以后當老師,有的想我今后出去以后當演員,有的想我出去以后回家去孝順父母,各種對自己未來得設計都作出了

         

        重慶紅巖革命歷史博物館館長   厲華

        1127號,蔣介石下令對渣滓洞、白公館的人進行屠殺。從下午四點鐘下達命令,六點鐘開始執行,一直到28號的凌晨兩點多鐘,由分批屠殺到最后集體屠殺,渣滓洞、白公館整個331個人遇害。

        在重慶解放的前的十幾個小時,關在重慶新世界監獄的三十多名政治犯,最后又被押到白公館后山,后面的松林坡進行屠殺。那么這批烈士基本上是已經看見了重慶解放的曙光,幾乎是迎著勝利的槍聲,最后走向刑場。烈士在刑場上所高呼的,讓勝利來臨的時候,我們愉快地交換一個微笑。

         

        解放前的重慶

         

        除了屠殺革命者,蔣介石自11月中旬起便令中統毛人鳳制定破壞重慶的計劃。指示他一旦情況突變,就必須在撤離前摧毀重慶各兵工廠、水電廠、鋼鐵廠、飛機場、廣播大廈、軍械總庫,以及通往重慶的各郊區大橋。

         

        重慶紅巖革命歷史博物館館長   厲華

        在大屠殺大爆破的過程中,像21兵工廠、28兵工廠、29兵工廠,這幾個兵工廠里面有些地下黨員,就自發地利用這個護城隊來與國民黨特務進行斗爭。

         

        原川東地下黨領導人   余時亮

        那就一面組織工人,把那個安雷管的特務包圍起來,跟他談判。拖延他的時間,一面就由工人(吳昆山)帶領工人把這個一百四十幾包炸藥,就運出廠外,甩到嘉陵江,這樣子把這個21兵工廠保護下來。21兵工廠保護下來,不但工廠保護下來了,現在的長安汽車廠,而且保護了江北區那一帶的老百姓的生命財產。

         

        重慶鋼鐵集團是有著百年歷史的特大型鋼鐵聯合企業。其前身為洋務運動時期張之洞所創辦的漢陽鐵廠?箲饡r期內遷入重慶后,被設立為國民黨軍政部兵工署第二十九兵工廠,主要為兵器制造提供鋼材。解放前夕,它也淪為特務們破壞的重點。

         

        被特務破壞的第二十九兵工廠

         

        原二十九兵工廠第七制造所工人  王洪榮

        破壞廠,我們怎么辦呢?我們當時在那是叫29兵工廠第7制造所,那是10個大軋輥,軋鋼軌的軋輥,20多噸,把門堵了。每一個工人啊,包括鍛工長的,包括鉚焊的那些,都跑到這里來,因為那個房子比較緊湊,就是比較緊湊。每一個帶個槍,帶個鋼釬,有兩公尺多的鋼釬拿起,一個是保衛廠,一個是怕來抓人。

         

        原二十九兵工廠第七制造所工人   李興榮

        到了第二天早上,忽然得到了消息,就是統統結束,這廠的工人統統結束工廠,只準出不準進,這不曉得是什么道理,就是七、八點鐘的時候爆炸了。那時候爆炸,我們有幾個工人在路上撤出的時候,就轉回去了,那里邊有地下黨員,地下黨員就是帶頭來搬運炸藥,在搬運炸藥過程當中,就犧牲了。

         

        劉伯承和鄧小平對重慶城內斗爭已有所耳聞,因此,他們針對毛澤東提出緩攻重慶的看法提出反對意見。他們認為:如果能在長江南岸殲滅羅廣文殘部,那么重慶周邊守敵已不多,蔣介石勢必棄城之余,自然不會再調援兵前來;而重慶城內情況危急,我軍應考慮早點奪取重慶,以使其工業不受大的破壞,便于今后依托重慶供應大軍,經營全川。很快,毛澤東復電:請依情況發展酌定之。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   楊天石

        到了11月28日,蔣介石就覺得重慶已經沒有辦法保守了,這個重慶的丟失就是一兩天的事情。那么蔣介石在蓮亭呢,寫了一段叫反省錄蔣介石喜歡反省,他每周有一次反省,這個有的叫本周反省錄,每月他有一次反省叫本月反省錄。

         

        即將失去曾帶給他至高榮譽與反攻希望的陪都重慶,蔣介石在反省錄中透露了自己“情何以堪”,想以身殉國的心情。然而,許多的牽掛卻又讓他眷戀不去,終于還是決定苦撐下去。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   楊天石

        但是他又想,他說啊,說現在還不到我殉國的時候。他說現在大陸還有殘破之西南,還有一個殘缺不全的,一個殘破的西南。還有完整之臺澎,有很完整的臺灣和澎湖在那個地方,他說只要我一息尚存,那么我還要奮斗,好象黨國就有再造的希望,再有復興的希望,所以他說他不能死。

         

        就在蔣介石收拾好心情后的第二天,1129,我軍已經攻陷了重慶近郊的南溫泉,而胡宗南的救援部隊剛到便被吞沒。這天,一直陪伴在父親左右的蔣經國在日記中記錄了當日的緊張局勢:上午10時,林園后面已槍聲大作,我只好向父報告實情,希望早離此危險地區……乃決定赴機場宿營。途中為車輛阻塞了三次,無法前進,父親不得已,乃下車步行。通過后改乘吉普車前進,午夜始達機場,即登中美號夜宿。

         

        蔣介石乘坐中美號離開重慶

         

        1130凌晨天剛亮,中美號載著蔣介石一行離開重慶白市驛機場,向著川西重鎮成都飛去,而我軍部隊此時距離機場不過10里之遙。

         

        121,當解放軍進入重慶時,一座經過各界人士共同努力而保存完好的山城展現在眼前。余時亮等地下黨人和熱情的民眾一起,幸福地歡笑著。

         

        原川東地下黨領導人   余時亮

        每人都做了小紙旗子,沿途歡呼,沿途高呼毛主席萬歲,共產黨萬歲,歡迎解放軍,解放軍萬歲。

         

        原二十九兵工廠第七制造所工人   李興榮

        軍代表來了以后,給我們講,講課。講二萬五千里長征,講猴子變人,進化論,簡單地一些東西,給我們灌輸一些東西講,那時候好高興,高興得很。

         

        今日重慶解放碑

         

        國防大學成都籍教員  劉波(獨白)

        照片中的建筑,現在仍是重慶的標志。幾乎人人都知道它叫解放碑,但卻許多人不知道它的來歷?谷諔馉帟r,這座名叫“精神堡壘”的建筑,直到19491130才決定改建成現在這個樣子。名字的更替往往象征新生,這座飽經風霜的豐碑也的確見證了這個城市的重生。

         

        有人說,重慶是座幸運的城市,戰爭從來無法減損她的美麗。然而,在離它不遠的平原上,又將是怎樣的命運在等待著那座千年古城!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