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上海篇(第三集)上海的黎明

         
        CCTV.com  2009年09月24日 09:38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我的獨白

        這是六十年前我們攝影隊的照片,郝玉生是攝影師,我和盛玉增是助理。

        現在歲數大了,常翻翻這些老照片,回憶年輕的時候。

        這張是上海剛解放我和盛玉增在上海興亞酒樓樓頂照的,后面是帶尖的小閣樓,就是郵電大樓頂上。

        那個小塔樓曾是國民黨守軍的一個火力點,封鎖著蘇州河,曾給人民解放軍造成很大傷亡。

         

        1949512上海戰役開戰以來,人民解放軍在上海外圍的攻勢節節勝利,湯恩伯從市抽調了三個軍增援外圍,城內兵力已見空虛,在指揮部一直關注戰局發展的粟裕見攻城時機已經成熟,即向中央軍委總前委請示,520中央軍委毛澤東來電“只要軍事條件許可你們即可總攻上!。

         

        521三野指揮部發出向上?偣裘,所屬部隊向大上海發起了全面進攻,進攻前夜,上海四周炮聲隆隆。

         

        擔負進攻市區任務的有軍長聶鳳智指揮下的三野27軍。聶鳳智英勇善戰,在濟南戰役中指揮部隊率先沖入濟南內城,其屬下九縱73團獲“濟南第一團”光榮稱號。王濟生原來是這個團的政治部主任。

         

        王濟生

         

        原濟南第一團政治部主任   王濟生

        當時來講的話,華東首長陳毅老總,他就專門挑了27軍打上海的市區,這個為什么呢,就是27軍相比來講它紀律好,它遵守命令的堅決和執行紀律的嚴肅,這一點是有傳統的,所以這個任務就交給27軍,打上海市區不準用炮,打上海來講不準用炸藥。

         

        我們攝影隊也是跟著二十七軍進上海的,一路攻占了虹橋,徐家匯、靜安寺推進到市區,進展十分順利。

         

        523,叫嚷要與上海共存亡的蔣介石聞訊從復興島乘泰康號軍艦逃往舟山。湯恩伯也把司令部從市區遷到吳淞。

         

        周振聲

         

        時為東北電影制片廠攝影助理   周振聲   81

        一到上海我們的印象就特別深,那時候在外圍沒進上海呢,就有這方面宣傳,告訴大家上海的地下黨組織得非常嚴密,各個工廠保衛得特別好,我們進到上海,雖然在戰爭的情況下,上海在蘇北區打得也很歷害。上海馬路上燈火通明,我到上海已經是半夜了,但是馬路上燈特別亮,一盞燈都沒有滅過。南京路、淮海路那一帶根本沒有戰事,那就是蘇州河北岸。

         

        高鵬

         

        原九縱7726連機槍班長   高鵬 

        國民黨那個時候他的部隊都全部撤到蘇州河以北、蘇州河以南,只要進了市區以后,他很快就逃跑了。

         

        蘇州河

         

        蘇州河是一條橫貫上海市區的河流,它把上海分為南北兩部分,河面上有大大小小許多座橋,連接著市區兩岸,如今橋上終日車水馬龍,行人與車輛川流不息,走在橋上的人們很難想象60年前這些橋卻成為解放軍攻城部隊的攔路虎和死亡陷阱。

         

        在蘇州河北岸,敵人憑借一些高大建筑,構筑工事,居高臨下組成密集的火力網,封鎖了橋面、河面,使橫渡萬里長江都不在話下的27軍被阻在小小蘇州河南岸。

         

        黎清

         

        原總前委參謀   黎清

        我們有規定在郊區打你可以用炮,炮兵、炸藥都可以用,你可以放開打,但是進了市區你就不能用重炮,不能用炸藥,那這就要保全(上海),是不是,這樣我們就多付出了代價,我們要多犧牲一些同志了。

         

        大炮,被譽為戰爭之神,自古以來就是戰爭中攻城攏寨的利器,它不僅能摧毀堅固的城墻工事,有巨大的殺傷力。同時能震攝敵人令其膽寒,27軍原來在攻打濟南時曾用大炮抵近射擊,攻克濟南,但部隊在進城前就接到一個命令。

         

        王智民

         

        王智民

        那時候是陳毅司令員,華東局有一個決定,就是打上海不準用重炮打,全部用輕武器機槍、步槍、手榴彈、輕重機槍這個來攻擊上海,不準一發炮彈,不準用炮火打上海。

         

        原總前委參謀   黎清

        要保全上海,為什么呢,馬上上海就要解放了,就是人民的上海了,你把他打爛了,還行嗎?是不是。所以當時有一個比喻嘛,就是說什么“瓷器店里打老鼠”。

         

        投鼠忌器這個成語用在上海戰役中,就意味著更多的流血犧牲,但攻城部隊嚴格執行命令,并負出了巨大代價。

         

        外白渡橋

         

        百年老橋外白渡橋是上海標志性橋梁,20093月因為維修,這座橋曾斷行過,60年前這座橋卻因為百老匯大廈和橋頭國民黨軍隊的火力封鎖而無法通過。

         

        272351營營長   董萬華 

        我們這個營攻擊的目標是外白渡橋和四川路橋,通過這兩座橋突破,開始三連那個地方打的還可以,把黃浦公園打掉以后,占領之后幾次攻擊(外白渡橋)失利,看看不行了,我說你放部隊在那地方監視,其余的部隊集中,這時我就調整一下部隊集中三連、二連打四川路橋,兩個連打四川路橋。

         

        四川路橋

         

        四川路橋在外白渡橋以西不遠處,橋面很寬,坡度也不大,但橋北岸有一座高大的郵局大樓,據守橋頭,當年國民黨守軍在樓上設置了大量火力點,居高臨下封鎖了大橋橋面,由于不讓用火炮轟擊大樓,使樓上的守敵有恃無恐,用密集的火力射向大橋。濟南第一團的勇士們奮不顧身,冒著槍林彈雨沖上橋面,完全暴露在敵人的火力網中。敵人出動裝甲車封鎖了北岸的橋頭,戰士們前仆后繼沖上橋頭,但都被無情的子彈打倒在橋面上。

         

        235團政委   王濟生 

        一個班一個排上,那一下打倒了以后再上,那不就弄在那個橋上去了,是不是,很快的,就幾分鐘時間。因為什么,你前頭一個班,你上,打倒了,后頭接著又上,這不又打倒了,再這么上。一些同志就是躺在那個橋邊上。那個傷亡的話,三連傷亡是比較大的,有的班像首先渡長江的那個渡江班,結果全部在那個橋上犧牲了,全部犧牲了。

         

        勇渡長江第一個班的十二名戰士全部犧牲在橋頭,血灑蘇州河。

         

        王智民

        一個連隊沖過去以后,一個戰斗下來,大半都減員了,沖不過去。這時間這個部隊,包括我們團的領導,心急如焚,火燒一樣,戰斗打不下來,就請示總隊領導要開炮,說只打這一個地方?v隊黨委聶鳳智同志,就反復不能吐這個口,這個口一開,加上部隊那個戰斗情緒,這個就沒法收拾了,所以不能開。所以他就親自帶領他攻擊團的那些領導,還有機關的司令部機關的,作戰科的這些主要領導就親自到這個蘇州河河岸的這一邊來觀察敵情,這樣很危險。

         

        這時,戰士們給聶軍長提出了一個兩難的問題。

         

        235團政治處主任   王濟生 

        那么這個時候講,下面提出的這個問題,我們到底是要樓還是要戰士,是提出了這個問題,那么提出來這個問題以后的時候,這個誰來講的話呢,就到了聶軍長那里了。在這個情況下聶軍長很沉著,很沉著是什么呢,就是告訴下面戰士,當然我們,要樓也要。那么聶軍長的意見當時是什么意見呢,他就是說你們正面先把敵人穩住,派部隊的時候從蘇州河的上游過河,過河的時候,轉到敵人屁股后頭去打敵人。

         

        夜晚戰斗停歇下來,七連指導員遲浩田還尋找著渡河的辦法。

         

        235團政治處主任   王濟生 

        遲浩田同志,他就帶著他的人,就琢磨找老百姓,就說是有通這個蘇州河的臭水溝嗎?遲浩田這個人打仗是一貫勇敢。另外他還比較機智、靈活、勇敢,所以他就從他們那個地方下去,就通過了蘇州河。

         

        遲浩田帶領兩名戰士悄悄夜渡蘇州河,闖入敵人據守的大樓內,俘虜敵204師副師長以下一千人,并為部隊打開了過河的突破口,戰后遲浩田被授予戰斗英雄稱號,后來他曾任國防部長、中央軍委副主席。

         

        軍艦

         

        湯恩伯見大勢已去,為了找個替死鬼,他提出讓淞滬警備副司令劉昌義全權負責防守上海,自己匆忙逃到軍艦上去了。

         

        劉昌義此前曾與共產黨有過接觸,他的部隊在蘇州河北岸,造幣廠附近布防,由于守軍封鎖了蘇州河橋面,人民解放軍決定派人策反劉昌義。此前中共地下黨建有策反工作委員會,田云樵是這個委員會的委員之一,他決定去策反劉昌義部隊中的人。

         

        田云樵之子 田海濤

         

        田云樵之子   田海濤 

        那么聶軍長一聽,當時馬上就下了指示同意,就是說希望地下黨能夠配合,使對岸的國民黨部隊放下武器,那么我父親接到這個命令,立刻就叫了一個叫王中民的國民黨將軍,過去是西北軍的,那么王中民在國民黨也不得志,他也對蔣介石的倒行逆施很反感。

         

        田云樵委托王中民前去做勸降工作,因為他認識劉昌義和一個軍長。

         

        田云樵之子   田海濤

        王中民到了前沿陣地,要想伸頭進去,對方這個槍就嘩嘩子彈打過來。根本就過不去,我們這里的已經全部是停止射擊了,但是對方還在打。后來王中民就退下來,在橋邊上看到有個店,他就買了一張大的白紙,借了這個筆墨,寫了四個字叫和平使者,寫好以后,王中民拿了這個紙,到了前沿陣地把紙舉起來了,四個大字和平使者。這個紙一舉起來,對方不打槍了,因為蘇州河很窄,這邊舉起來,對過就看到了,對方不打槍了,王中民就舉著這張和平使者這張白紙就走過了這個橋。

         

        過了蘇州河經過造幣廠,王中民到了劉昌義的司令部。

         

        田云樵之子   田海濤

        當時他是國民黨軍事上最高領導,號稱是統帥十萬官兵。后來劉昌義一看王中民來了,就談了,王中民也就開門見山了,他說已經被解放軍包圍了。在這種形勢下頑抗下去是沒有出路的,就應該放下武器。而且他說他早就不想跟解放軍打了,但是問題是放下武器,他的出路在哪里,他也不相信王中民,他說你講話不算數,我要跟解放軍領導談,后來王中民說沒問題,馬上打電話過去,田云樵就馬上跟羅維道匯報給了軍長聶風智。那么劉昌義也說他愿意放下武器。后來到了下午,劉昌義開了三部吉普車帶了他的副官、參謀等就過來了。

         

        劉昌義直接與聶鳳智軍長進行了會讀,并同意放下武器投誠,近十萬殘余守敵撤出防區到江灣集結。此時湯恩伯已帶著五萬余殘兵敗將從海上逃走,蘇州河防線也多處被攻破。526人民解放軍迅速占領全部市區。

         

        原總前委參謀   黎清

        27號上海解放,整個加在一起半個月,敵人要守一年,我們就用了半個月解決了。他的什么斯大林格勒第二,全部被我們攻克了。

         

        時為東北電影制片廠攝影助理   周振聲   81

        人民解放軍撤下國民黨旗,占領全部市區。作為戰地攝影隊的一員,我也隨部隊一起行動。并拍攝了國民黨軍隊投降繳槍的全過程。

        上海戰役基本結束的時候,就我們到江灣體育場參加一個投降儀式,國民黨這個淞滬警備司令叫劉昌義,在江灣體育場這個投降,這個體育場里面是大概是有一萬來人,這一萬來人在沒投降之前,我就站在門口往里看,里面雜亂無章,有軍人,大部分是軍官,都是校一級軍官,這個很多是家屬,里頭還有坦克、裝甲車。當簽字儀式完了之后,這些人都跟著那里陸續排隊出來,裝甲車也開出來了,家屬也都跟出來了,國民黨那個軍官見著我們特別高興,哎呀,解放軍啊,我們可盼你盼了很久了,來了,你們來了我們就能活命啊。把那個褲腰帶,那個皮帶一解,那個手槍就往地上一堆啊,手槍都堆成小山。

        這都是我們當時拍攝的鏡頭,交槍對他們是解脫,對我們是勝利,這之后,上海就再沒有什么大的戰斗了。由于這天國民黨軍隊交槍的人很多,拍攝持續了很長時間。它成為上海戰役的重要章節。除劉昌義所屬51軍外,在他的影響下,國民黨21軍、123軍的數萬守敵紛紛放下武器。敵人的投降縮短了戰役時間,減少了雙方的傷亡。

         

        526上海解放,夜晚上海人民看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人民解放軍戰士睡在高樓大廈下的馬路上。在這中國共產黨的誕生之地,黨的忠誠戰士們安然入睡,身旁就是他們以流血犧牲為代價保全下來的幢幢樓房,我用攝影機拍下這些感人的鏡頭,直到上海的黎明。

         

        王致冰

         

        時為總前委警衛營教導員   王致冰  

        我當教導員,就是帶幾個人到南京路去,到那路上去看看去,這個時候國民黨的多數的部隊都退到蘇州河畔了,我看到那個永安公司門口睡著我們一些戰士,下暴雨霧蒙蒙的,身上都濕透了,都潮了,就在那里呼呼大睡。所以回來我就把這個情況給陳老總,陳司令匯報了,陳司令叫他們停下來,沒有找到營房之前,部隊一律睡馬路,這是陳老總說的,以后毛主席知道之后,寫了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寫了四個很好。

         

        天亮后上海的人們爭相出來觀看這樣一只勝利之師。人們從未見過這樣紀律嚴明的隊伍。

         

        原九縱7726連機槍班長   高鵬

        上海的老百姓都看,街頭的那個地方都站滿了老百姓在那看。

        特別是年輕人,都出來看這些八路是什么樣的八路,站崗的戰士在那兒,拿著槍,你越看我這頭越昂頭挺胸,你看吧,我就是這個樣子,打倒國民黨的我們就是這個樣。

         

        時為東北電影制片廠攝影助理   周振聲   81

        這些都是我們當年拍攝的鏡頭。戰爭已經過去,人們紛紛走上街頭,觀看人民解放軍。上海街頭到處是圍觀的群眾。人們看到這樣的軍隊后不禁感嘆蔣介石是回不來了。

        我們這個組還到外灘黃浦江這一帶,拍過很多資料,那時候印象里面,就是黃浦江里面很多沉船,都是國民黨逃跑的時候,把船底鑿漏了或者炸的,船沉了,上面露個桅桿,露個什么舵樓,這個很多在江面上。

         

        沉船

         

        我們拍攝的黃浦江沉船鏡頭,后來曾被許多電影電視紀錄片引用過。此外,我們還拍攝了解放軍入城式的資料。

         

        解放軍入城

         

        上海八城式我印象最深的是上海瓢潑大雨,這個三野所有的首長都穿著大雨衣在那兒,上海入城式我記得我那天澆了個落湯雞,澆的很厲害。

         

        527上海市軍管會成立。

         

        黨中央發來賀電祝賀上海解放。

         

        第三野戰軍司令員陳毅被毛澤東親自任命為上海市長。

         

        時為總前委警衛營教導員   王致冰 

        我們傳達了,部隊傳達了毛主席下的命令,讓陳毅當市長。當時的三野的部隊認為陳毅當市長,現在這個部隊哪個指揮啊,也希望陳毅不要脫離軍隊,陳毅當時在會上講,毛主席叫我當市長我不當誰當?在大會上講的,但是軍人要服從命令,毛主席命令我當市長,我就要好好當好了。

         

        騎兵入城

         

        后來我們又拍攝了上海軍民組織的盛大閱兵游行,威武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走在大上海的街道上,首長和戰士們互致軍禮慶祝這一重大的勝利。在這慶祝勝利的時刻,我們也和戰士們一樣歡欣鼓舞,熱血沸騰。鏡頭前的戰士們受到上海人民英雄般的熱烈歡迎。在這歡慶的時刻,我們更加緬懷那些為了解放上海而犧牲的烈士們。陳毅后來曾說到,今生最高興的事就是解放上海。上海戰役是解放戰爭后期最大規模的一場城市攻堅戰役,為了紀念戰役的勝利,人們在龍華建立了上海戰役紀念館。在上海戰役中人民解放軍犧牲官兵7612人,殲敵15萬余人,然而我們也不能忘記那些犧牲的戰士們。

         

        首長檢閱

         

        粟裕生前留下遺囑,要把自己的部分骨灰撒在上海,和那些犧牲的戰友長眠在一起。

         

            60年過去了,和我并肩挺進大上海的首長和戰友們,我,想念你們。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