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上海篇(第二集)鉗形攻勢

         
        CCTV.com  2009年09月24日 09:21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這是我在19495月拍攝的一段影像。那時,我拍攝的部隊正肩負著解放上海的任務,向上海方向挺進。60年過去了,這段烙印在我生命中的回憶,仍然清晰。         

         

        周振聲

         

        時為東北電影制片廠攝影助理   周振聲   81

        我當年是東北電影制片廠攝影隊的攝影助理,我們這個組被派去參加上海戰役,這個是從浦東松江縣那邊進上海的。

         

        這些當年拍攝的影像到今天還是可以很快把我帶入到那個戰爭的年代,但是因為當時我們帶的膠片十分有限,所以我們把鏡頭大都對準了部隊的戰士們,對當時周圍的環境沒怎么拍攝,也留下了一些遺憾。如今,那些沒能留下的影像只能憑我的記憶去彌補。

         

        時為東北電影制片廠攝影助理   周振聲   81

        那怎么形容呢,上海外圍就是碉堡林立,碉堡就是圓形的,在背方向,朝外的方向都是炮眼,背方向有一個門進去很低的一個門,那個炮眼上頭還有一個小蓋,這圓的碉堡到處都是,而且到處寫標語,什么固若金湯,就是上海的保衛特別嚴密,沒有問題。

         

        碉堡

         

        如今人們還可以在上海郊外見到一些水泥碉堡,這是位于上海七寶鎮的一個碉堡,兩層的碉堡可從高低兩側進行射擊,三個并排的射擊孔可形成交叉火力網,鋼筋水泥護墻達半米多厚,它掩守著漕寶公路七號橋,解放軍傷亡百余人才將其攻下,而這些眾多的碉堡也成為那場慘烈戰斗忠實的記事碑。

         

        根據解放軍三野作戰命令布置,葉飛指揮的十兵團從太倉、常熟一帶出發向東攻來,經吳淞外圍的月浦、楊行進而攻占吳淞寶山。

         

        宋時輪指揮的九兵團從東南向北進攻浦東黃浦江右岸,攻占高橋。

         

        從進攻路線圖上看,兩個兵團主攻方向箭頭如一把張開的大鉗從三面合圍上海,而鉗子合攏的地方是黃浦江的入江口吳淞口,這就是所謂的鉗形攻勢。

         

        黎清

         

        時為總前委參謀   黎清   

        為什么要鉗形攻勢呢,因為上海的北邊是吳淞、吳淞口是海上,他要逃跑,從海上那里逃,吳淞,我們從浦東、浦西兩個方面攻,攻了以后呢,當然南邊也要攻?偣サ臅r候,全面攻打,首先要把他這個海上(通路)切斷,鉗形突擊,首先要想辦法占領這個吳淞,切斷海上退路。

         

        鉗形攻勢是為了盡量避免在市區的戰斗,保全這座大城市。


        時為總前委參謀   黎清

        那么我們怎么打呢,首先一個重要點放在郊區,就是要想辦法把它在市區的部隊調出來,迎出

        來打,這個非常高明的,所以我們這個郊區發動進攻的時候郊區的聲勢很大,就是在郊區集中兵力打,那么市區呢,先后調動了(國民黨)三個軍出來,真調動他來了,我們好放開手來打,市區我們放不開手啊。

         

        然而上海郊區正是國民黨守軍層層設防的地區,在開戰前夕,這里已成了有著七千余座碉堡工事,密布兩萬余顆地雷的死亡陷阱。

         

        碉堡

         

        湯恩伯狂妄地宣稱要將上海變成第二個斯大林格勒。這意味著鉗形攻勢將遇到反鉗制的瘋狂抵抗。

         

        原三野29260團政委   肖卡

        當時這個命令怎么下的呢,就是說13日中午要占領吳淞口,大概一路要打得很快,實際上這個是不了解敵人的一切,當時我們對敵人的工事兵力什么情況都不了解。

         

        月浦,當年是上海吳淞口外圍的一個小鎮,國民黨守軍在這里重點防守,使不了解敵情的戰軍遭受重大傷亡。

         

        解放軍進攻初期十分順利,很快打到月浦外圍,253團在一片墳地里設立了指揮部,然而四周的墳頭卻竟然都是敵人的暗堡,解放軍陷入敵人的交叉火力網中,傷亡慘重。

         

        原三野29260團政委   肖卡

        猛插就要求你一個同志帶一個邊連,一個排就那么沖進去。月浦、寶山這個地區,那時炮彈像下雨一樣多,轟轟隆隆。

         

        戰斗中,259團團長胡文杰不幸犧牲,成為上海戰役中犧牲的解放軍最高指揮員。戰前,他曾立下“全力以赴血戰月浦”的誓言。

         

        由于對敵情不了解,月浦之戰初期解放軍進攻受挫,但戰士們依然前仆后繼向月浦地區發起沖鋒。

         

        原三野29260團政委   肖卡

        靠近月浦有一個新鎮,那個地方,敵人有個流動哨,有一個排,我們撲上去了,晚上,敵人不曉得,馬上把他們消滅掉了,消滅掉了(以后)抓了一個排長就了解情況,他就講,我們從月浦到吳淞,都是鋼筋混凝土的碉堡群,叫子母堡。子母堡有三種,一種是大堡,比較大的堡,大的碉堡,這個就是第二種,還有一種在田野里面,很低的那一種,三種火力,槍啊,高中低,你跑來都可以打到你,交叉地打。

         

        經過頑強戰斗,部隊終于在14日傍晚攻入月浦,在擊退了敵人5次大規模反攻后,牢牢堅守住了月浦陣地。

         

        月浦一戰解放軍傷亡兩千余人,戰士們南征北戰將解放的旗幟插遍了大半個中國,但就在新中國成立之前的幾個月,卻犧牲在上海外圍。后來這里建立起一座紀念碑,紀念這些為解放事業捐軀的烈士們。

         

        劉行在離月浦不遠處,是滬西的一個小鎮,三野28軍部隊于14日向滬西劉行守敵發動進攻也遭遇敵人大量碉堡工事的阻擊,經過激戰于當晚突破劉行敵人陣地。雖然解放軍在西線戰場取得一些進展,但遭遇的抵抗超出了預想,并造成了很大傷亡,經過兩天戰斗并未能按計劃打到吳淞口。

         

        隨即,515國民黨便發表消息稱在浦西取得重大勝利,游行慶祝,湯恩伯在國際飯店開會慶祝月浦大捷,演出了一場覆滅前的鬧劇。

         

         

        與此同時湯恩伯又從市區抽調部隊,向解放軍攻占月浦劉行陣地的部隊發動反擊,試圖奪回月浦陣地,戰斗進入了白熱化程度。

         

        原三野29260團政委   肖卡

        第三天早上,敵人反擊了,敵人十輛坦克開到我們陣地前面,靠得我們很近,離我們只有60。只有60距離,我們看得很清楚,講話都聽得清楚,我們準備攻擊的時候,敵人有十輛坦克,我們就不好攻了,沖不過去了,那個時候就不顧一切了,我就離開戰壕站起來。那個時候沒辦法了,關系到整個大上海,多少萬人的生命。

         

        另一方面,解放軍的第二梯隊也開上前線進行增援。

         

        外灘

         

        33296團二連連長   曲春元

        上午七點半左右,敵人分三路向我們進攻,飛機、坦克、海岸炮兵、地面炮兵、進行火力襲擊,襲擊后步兵反撲,這時一三連經過反復爭奪,敵強我弱,懸殊比較大,讓敵人突破了四十來公尺一段,

        在這時比較緊張,影響到我們營和團里的防線縱深,所以團長、營長在指揮所把我叫過去,當時我們團心情是很急的,這個時候如果叫敵人占領我們陣地,影響我們整體的戰局。這樣他給我們下命令,今天你二連,你帶一個排,把陣地給我奪回來,把敵人一定要打回去,你要準備堅守這個陣地,我跟團長政委表了決心,請首長放心,我保證把這個陣地奪回來。

        在這樣反復爭奪中,解放軍逐漸站穩了腳跟。并迫使敵人從市區抽調了三個軍的兵力增援外圍防線,為減少市區的戰斗創造了條件。

        今天當我從上海外灘眺望浦東,會為浦江東岸的景象感到震驚。那些現代化的建筑,那聳入云霄的高樓大廈所組成的圖景,是我絕然想象不到的,因為60年前我們戰地攝影隊在浦東拍攝時,那里除了一些村鎮,到處都是水田、沼澤。而那時,宋時輪正在奉命指揮九兵團從浦東由南向北鉗擊吳淞口。

         

        浦東

         

        時為東北電影制片廠攝影助理   周振聲   81

        上海外圍都是稻田,到處是稻田,都是河網地帶,那個稻田里面泥踩得很深,都是很軟的,到處都是炮樓,解放軍在那種環境作戰是很艱苦的。在稻田里面,那田埂里面都是很窄,不能走什么人,而且也不能明著走,所以解放軍都是在泥里頭,進攻什么的,都是路很少,這個戰斗是很艱苦的,在河網地帶里。

         

        水網

         

        奉公巖

        我和戰士們大都是打過長江的北方漢子,在這潮濕的水網地帶吃了不少苦頭。周浦這個地形是水網稻田地,我們北方人不喜歡這個地形特征,你一挖壕溝就是水,首長帶我們去看地形,我們把褲子脫了,背在肩上,就穿褲頭了。

        部隊比較遭罪的,在水里蹲著等著阻擊敵人,我們蹲了兩天,這兩天很難過,就在水里過夜,在水里過夜不好過的,你一抬頭,敵人艦船炮火就打過來了,部隊弄些鋪板、門板頂著,防止敵人艦炮的彈皮子打著。

         

        312743營營長  任金貴

        基本上一直下雨,所以我們在泥水中一直泡著,開始是水,后來變成“稀飯”,“稀飯”又變成“厚稀飯”了,簡直在里頭走不動了,有時候沒辦法,晚上出來,下雨,讓雨淋一淋,把泥沖一沖,躺一躺,在戰壕旁邊躺一躺,沖一沖,這樣子維持下來,其中我們兩天兩宿沒有吃飯。

         

        戰場

         

        敵人在前進的路上設置了不少尖樁鹿柴,部隊趟著泥水,鏟除尖樁掃清障礙向前推進。隨軍攝影隊記錄下了這一段珍貴的鏡頭。

         

        周浦是浦東南邊的一個小鎮,當年也是敵人的一個防御重點,敵人在鎮里公交公司樓上設了據點,時任解放軍師長的高銳指揮部隊攻打周浦鎮。

         

         

        3191師師長   高銳

        21團已經打進去了,我就推促22團,23團趕快進去,進去以后,就把敵人包圍起來,包圍了以后,最后就打到一個街中間,有一個樓,敵人利用那個樓占個據點,在那守著,后來就攻他們,他們攻了沒攻動,我就調整了一下部署,統一指揮把它消滅了,大概到了下午,我們就消滅了敵人,把它海防支隊指揮長抓了,參謀長也抓到了,一共大概消滅了俘虜2200多人。

         

        攻下周浦鎮后,解放軍繼續向高橋方向北進。

         

        3191師師長   高銳

        向高橋方向進攻,開始這一個一個村子比較好打,打到高橋附近的時候打了四天,打了四天傷亡很大,為什么,它那個都是我剛才講的,它那個稻田里一個碉堡一個碉堡的,你打一個,一晚上打一個,沒有剩多少兵。

        第二天敵人他們沿江有條公路,從高橋那有一條公路就是坦克開著下來,然后炮兵打,這邊黃浦江,這邊海,兩邊還有炮艇、炮艦,就那個機關槍、機關炮轟炸,這邊炮打,坦克反擊,恰恰這個22團又在江邊上,到了江邊附近,占了一個碉堡以后,敵人第二天就反擊,連續反擊,爭奪好久,有的一個排,一個連就在江邊上叫人家包圍了,全部傷亡。

         

        浦東以北是狹長地帶,由于遭到敵人從黃浦江和海上兩邊的艦船炮火攻擊,解放軍進攻受挫,急需改變戰術。

         

        3191師師長   高銳

        我天天到前面去觀察情況怎么樣,然后我好看我們該怎么打,到第三天、第四天、我就從前面回來,我說這個仗不能這么打,當時他們那是37軍從高橋東面沿海邊,我們這個軍從高橋西邊沿黃浦江這么插過去,把高橋包圍起來,還是采取鉗形攻擊,把敵人包起來,我說這個情況不能這么打,這么打光在外圍消耗不起,軍長集中兵力主要突破打高橋,當時軍長同意了。

         

        高銳把兩翼包圍的進攻策略改為中央突破,避開了敵軍艦船炮火對兩翼的攻擊,加快了解放軍進攻高橋的步伐。

         

        修建于上世紀三十年代的國際飯店,素有遠東第一高樓之稱。戰時,這里曾經一度是湯恩伯指揮上海戰役的司令部。1949517,湯恩伯的司令部從這里遷往高橋,隨即又遷往吳淞口,因為那時,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開始攻打高橋,直逼吳淞口。

         

        高銳

         

        3191師師長   高銳

        高橋中間有條河,把村子分成兩段,我就告訴他們趕快過河,在敵人沒準備的時候過河,很快過去河了,過了河以后,怎么辦?過了河以后就趕快把鎮子占了,到了鎮子后面報告說又發現了一條壕溝,又發現了一道工事,我說怪了,怎么在背后還有一道工事,他們一攻一看,沒有,跑了,敵人跑了,就是追擊,趕快向吳淞口方向追擊,在追擊中間追到吳淞口,這路上敵人潰逃了,他也一下跑不掉,基本被俘虜了。

         

        高橋是浦東以北的重鎮沿江面海,占領高橋就可以封鎖吳淞口。1949523解放軍攻克高橋,于是部隊繼續向黃浦江方向進發。沿途所見都是國民黨軍隊丟棄的物資裝備,敵軍一片潰敗景象。

         

        274團七邊三排長   蔡萼

        到黃浦江邊一看,那個國民黨兵亂七八糟的,我就發出一個信號,戰士們就給我沖,有的用機關槍一掃,沖鋒槍一打,國民黨他不知我多少人,在戰壕里頭扎在溝里,屁股撅到天上,在壕里趴著,有在那跪著的,有在那趴著的,戰士們就沖過去了。

         

        時為東北電影制片廠攝影助理   周振聲   81

        我跟攝影隊,我是已經下到連隊了,跟戰士們在一個戰壕里面,來回跑,輕機槍,重機槍在那個打,打一會就往前挪,打一會就往前挪,進攻得特別快,有的戰士站在炮樓頂上還唱歌,高興啊。

        在解放軍的猛烈攻擊下,國民黨的軍隊已經潰不成軍。三野的鉗形攻勢,夾碎了上海外圍堅硬的外殼,為大上海城市的解放鋪平了道路。

        在松江我就看到了上海外灘有一個大樓,這么三角形的很高大黃色的,我有一個老鄉說那叫百老匯大廈,下面有一個大鐵橋,在松江縣就看到這個,當時我們的心情是很高興的,在松江縣60華里(之外)就看到上海的建筑物了,這很快就進上海了。

         

        浦東

         

        眼前的這個建筑就是當年我在松江縣遙望到的上海大廈,60年前,它在戰火中讓我們看到了勝利的希望,如今,雖然它已經被淹沒在現代化的建筑群中,但是在我心里它永遠都保持著60年前的身姿。

         

        在那天的明月下,我清楚地知道我們要打進上海去,那將是我們這次拍攝任務最終的外景地。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