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一個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 廣州篇(第三集)羊城新生

         
        CCTV.com  2009年09月09日 14:41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我的獨白”

        我們的節目播出了,反應非常好,老百姓們對那段往事雖然不愿意回憶,但也無法忘懷,畢竟這是這個城市以及他們自己的一段永不磨滅的記憶。他們都說,這個城市之所以能保存的這么好,真的要感謝共產黨。

         

        19491013,代總統李宗仁離開廣州飛去桂林,國民黨也將大本營遷往了重慶,蔣經國寫日記時曾嘆息道:“父親對廣州之保衛戰,真空費一番心血了!”同日,只當了8天廣州市長的李揚敬跟隨余漢謀、薛岳等人逃往海南島,準備作最后的頑抗和掙扎。此時的廣州,儼然是一座空城。

         

         

        軍事科學院研究員、軍史專家  陳宇  

            最后國民黨大批的部隊從這個地方登上船走了,所以說廣州的地位,在國共兩黨心目當中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這個地方畢竟,我個人認為,它雖是戰略意義地位很重要,但是守起來很難,它畢竟交通很便利,就是它無險可守,它和有的城市不一樣,所以說守它是不太可能了,所以戰略地位雖然重要,但是國民黨并沒有做堅守的準備。

         

        一路南下的解放大軍已瀕臨城下,得知廣州解放已勝券在握的地下黨,開始了護廠、護校和迎接解放的準備工作。

         

        時任學校地下黨負責人之一   黃菘華   82

        比如說你進了一個醫院,那你就在那個醫院里邊了解它的情況,主要是兩方面,一個人事,他們的政治態度,主要是有什么專長,比如很出名的專家等等,一個就是設備、財產。

         

        時任廣州中山大學地下黨負責人   胡澤群   90 

            到最后解放前夕了,有的地方郊區比較危險,那就把我們的同學都搬到城市里面去,搬到中山大學的舊校區,就叫平山堂,搬到這里,到解放之后才搬回去。

         

        城外的解放軍則以驚人的速度沖向廣州城,一路南下的解放大軍已經知道國民黨在南京、上海等地都實施過爆破計劃,他們希望不要在廣州繼續上演這樣的悲劇。

         

        生活在廣州的張實杰已經將近90歲了,60年前擔任382團團長的他,帶著部隊追擊敵人,跑著跑著就跑進了廣州城。

         

         

        時任43128382團團長   張實杰   88    

        我們從北邊來,中間是打開花縣,打了花縣以后,我們就在那兒等著,等命令,后來我們看,看情況來了一些隊伍,就是向城里跑,那我們就出來追。

         

        人和鎮位于廣州的白云區,從花縣一路追敵的382團要想進廣州,就必要走人和大橋,奪取大橋成了進軍廣州城的關鍵一步。

         

         

        今天,走在新大橋上的張實杰對于往事還歷歷在目,在橋上不停地描繪著當年的情景。

         

        時任43128382團團長   張實杰   88 

            我們從北邊來,到了橋北的時候,崗上敵人的哨兵還在這講話,說共產黨來了以后,就拉了炸藥,就跑進城,結果叫我們一下把他們抓住了。

         

        不聲不響地巧奪了人和橋,382團為大軍進入廣州打開了一條通路。為了堵截敵人逃跑的退路,張實杰帶領部隊一路急行軍,率先跑進了廣州城。

         

        時任43128382團團長   張實杰   88   

        追到沙河,在沙河就分配任務了,沙河的山上,東邊西邊山上還有敵人兩個團,他都沒敢動,那么我們向街里跑。

         

        沒想守城的國民黨也沒想給共產黨留下一個完整的城市,在臺灣的蔣介石早已預測到廣州的失守已是指日可待,他精心設計了一場大規模的城市爆破計劃。

         

        軍事科學院研究員、軍史專家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國民黨組織了爆破隊,在臨撤退之前,對一些重要的軍事設施進行爆破,進而發展到最后,對一些民用設施,關鍵到民生的,關鍵到國民經濟重大發展的一些企業也進行了爆破和破壞。

         

        “我的獨白”

        這座橋是廣州城里重要的交通樞紐——海珠大橋。60年前,廣州城就這么一座連接珠江兩岸的橋,當時的國民黨為了順利逃跑,堵截解放軍的追趕,他們不僅要破壞工廠、學校,更將這座廣州城的生命之橋納入了爆破計劃中。

         

        其實,當時廣州的地下黨對國民黨的爆破計劃已有所察覺,城里的許多地下黨員和準備起義的警察人員一起投入到了反破壞的斗爭中。

         

        廣州保警大隊長程長清也是一名地下黨員,解放前夕,他利用自己的身份和權利,控制并策反了多個警察局,準備在大軍進入廣州的時候集體起義。

         

         

        程長清的夫人   李慕持   

            他很忙的,因為他發動,發動公安局里面有幾個大隊,八個保警(音)大隊的,還有個治安隊的,都發動人家堅守工作崗位、巡邏,布置很多工作,他那時候忙得我都看不見他。

         

        1013,程長清派出去的偵察員回來緊急報告:說國民黨特務開始準備炸毀海珠大橋,正在向第二個橋墩子綁炸藥呢。這一切都表明,國民黨喪心病狂的大爆破即將開始了。

         

        19491014,廣州城里一片騷亂,城里的國民黨四處亂跑,老百姓躲在家里不敢出門。下午,沉寂了多日的廣州被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驚醒了。

         

        時任學校地下黨負責人之一   黃菘華   82 

            當時才四點鐘左右,但是烏云很多,好像是黃昏了,已經差不多黑了,那突然間就一個轟炸,我們就出去看一看,上面那個黑煙出來,搞不清,也看不清,究竟是炸什么。

         

        時任43128383團組織部長   王亮   85 

        那個震動很大,跟地震一樣,到了海珠橋我也去了,我們團部帶著三營先去的,一看那橋炸了,船都不能通行了。

         

         

        這是保留至今的一段海珠橋被炸后的影像資料,從這一小段珍貴的影像中還能清晰地看到海珠橋掉入珠江的情景。《民主華南(第一輯)解放廣州之戰》

         

        程長清后來是這樣描述當時的情景的:“我立即派出第九中隊長周文保帶他的中隊跑步到海珠橋去搶救,但他們跑出去不久,還不到一半的路程,就聽到轟然作響,海珠橋被炸毀了。不但炸毀了人民的交通要道,而且殃及附近的居民,倒塌房屋一大片,死傷2000多人”。

         

         “我的獨白”

        海珠橋周圍的居民大都已經拆遷了,想找到曾經住在這里的老居民并不容易,其實即使找到了,他們也不愿意去回憶那段往事,也許他們的親人或朋友就喪生在這場災難中。雖然節目已經做完了,但是我還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重訪了這片老民居。

        剛才那位大姐說,她就是曾經聽她媽媽說過這個事情,現在她媽媽過來了,阿姨,你好。

        阿姨說,有一個老人是這里的老住戶了,一直居住在這片老城區里,好心的市民帶著我去找那個老人,但是當我在街心花園找到他的時候,他并不愿意提起那段往事,禁不住我再三的詢問,老人總算同意并簡單的說一說。

         

                    記者街頭采訪                   廣州市民 甘成

         

        廣州市民   甘成   84 

        二三分鐘左右,就聽到砰的一下就爆炸了,當時我還不知道什么情況,馬上我就走出來,出來以后看到馬路上周圍都是飛沙走石,飛塵滾滾,街坊覺得很恐怖,走啊走啊走,最后那些街坊說,啊,可能是海珠橋爆炸了。那些人都望著那邊,結果知道了是爆炸海珠橋。

         

        海珠橋的大爆破,是國民黨特務在廣州大破壞中最為囂張的一次行動,是廣州的一次空前大災難。至今,許多人一談起那次大爆炸,都還心有余悸,說:“那可真是山搖水動,天昏地暗,8級大地震也沒搖晃得那么厲害!”

         

        今天的這座海珠大橋,195011月廣州市人民政府重新修復的。

         

           

            1949年10月14晚,解放軍的先頭部隊開始攻城,由沙河經黃花崗向市中心進入,沿途分兵搶占越秀山制高點,進駐代總統府、行政院、省政府及中山紀念堂等重要建筑。國民黨在廣州城里的殘余部隊可謂一觸即潰?吹浇夥跑娨呀涍M城了,便迅速棄城逃跑。

         

        時任43128382團團長   張實杰   88

        我們到了黃花崗拐過來以后,廣播電臺還廣播,歡迎解放軍進城,歡迎大軍進城。

        我們到了中山五路,那時候他們叫公安局吧,那個公安局長就來接我們,他說我代表廣州市160萬人歡迎解放軍進城。

        當時我問他,我說警察局長你有多少派出所,他說19個,我說你叫他們維持秩序,一直維持到明天,叫你交槍的時候,你再來交槍。

         

        此時,廣州總統府和行政院里早已是人去樓空。

         

        時任43128382團團長   張實杰   88

        戰士都到李宗仁那個床上蹦一蹦,都當當總統。

         

            張實杰部隊順利占領廣州的消息迅速傳遍了全軍。

         

        時任43128383團組織部長   王亮   85

        我們的隊列當中就聽到一個消息,就告訴我們說382團,八點鐘就進入廣州了,我們比他晚了將近一個小時,就聽說是黃沙車站有敵人一個團,準備坐船到河南邊去,就是珠江河的南邊去。

         

        黃沙碼頭,是廣州重要的交通樞紐,由于海珠橋的炸毀,大部分國民黨只能從這里逃離廣州。

         

         解放軍在黃沙碼頭阻擊敵人

         

        在黃沙車站附近,解放軍截住了國民黨千余人,經過4個小時的激戰,將其全部殲滅,并繳獲黃沙渡口敵軍已經裝好待運的輪船和滿載物資的汽車數十輛。另一支國民黨殘部在江面船上企圖頑抗,也很快被解放軍殲滅。黃沙一帶敵軍即告肅清。廣州城宣告解放。

         

        19491015,廣州剛剛解放的第二天,當時在培英中學讀書的同學們就是這樣在清晨升起了中學第一面鮮艷的五星紅旗。

         

         

            培英中學是一所教會學校,學校里讀書的學生大多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在這樣的學校里傳播進步思想是非常困難的。當時的廣州有很多的教會學校,但是有地下學聯的只有兩所,培英中學就是其中之一。

         

        時任培英中學高中二年級學生   李存忠   77   

        聽到炸海珠橋,我們有一些進步的,地下學聯的同志就預告我們,可能是解放軍快來了,我們培英中學,高中二年級的學生,李文儀等幾個女同學,就按照從東北大學讀書的,過去我們培英的學長寄來的,我們五星紅旗的樣式,連夜制作了紅旗。

         

        而學校里的男同學們則連夜油印了一份告同學書。

         

           時任培英中學學生、地下學聯成員   王沾湄 76 

            就是說解放了,我們幸福的生活就要開始了,過去帝國主義的時代完結了,我們中國人站起來了,就是簡略的語言。

         

            當解放軍的宣傳隊來到培英中學宣傳的時候,李存忠和他的同學們一起加入了解放軍,成為了一名光榮的人民子弟兵。

         

        時任培英中學高中二年級學生   李存忠   77

        當時就一股熱情,覺得共產黨好,解放軍好,紀律嚴明,清正廉潔,為老百姓服務,為人民服務。

         

        當時瞞著父母,我參軍大概兩個多月之后,我的母親和姐姐才找到我,不知道,我們學校21個同學,大部分都沒通知家里。

         

         

        19491015清晨,廣州城的老百姓戰戰兢兢的推開門,看到了解放軍,看到了鮮艷的五星紅旗,看到了廣州的新生。

         

        時任地下黨員   溫盛湘   90

            第二天(1015)早上四點鐘、五點鐘,到了西河口,一上岸看著滿街馬路上,睡滿解放軍,兩面的騎樓底下都是解放軍。那時候一看都高興了,現在可以大聲高呼口號,說祖國萬歲都可以,天下是我們的了,解放了。

         

                                  

        時任學校地下黨負責人之一   黃菘華   82  

        那天早上天都差不多沒亮,一點點,我就出來了。一出來,那個坐自行車的人,車把上都插的小國旗,后來慢慢慢慢的,那個旗子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原來零零星星的,后來變成旗海,整個北京路這一片統統都是旗,大家都弄了一個旗子,表示慶祝了就是。

         

        這一天座落在珠江邊的愛群大酒店,也迎來了它新的主人。這座高15層的樓房,是當時廣州市最高的建筑,建在長堤的中間位置,1937年開業的時候就傲視同行。幾個月前,這里還曾是國民黨高官的“避難所”,而這一天的清晨,愛群大酒店就掛出了一副巨大的毛主席像,引起了很多人的圍觀。

         

         

        時任43128師政治部組織干事   陳寶林   85

        這個像很大,大概有四層樓那么高,那要多大,工夫很大,大概半個月上幾百人分工畫的,一塊一塊,都分自己那一塊,一到解放就堆起來了,就站在樓上堆,堆成幾片,很大這個像。

         

        廣州是一座具有悠久歷史的文化名城,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廣州融匯了中外文化之精華,粵劇、粵菜、粵語以及城市建筑都體現了嶺南文化的特點。南下的大軍進城后,對廣州獨特的嶺南文化充滿了新鮮和好奇。

         

        時任43128師政治部組織干事   陳寶林   85

        這個到廣東,比較新奇,這和北方大不一樣,我們一直是在北方,到了廣州,這是中國的兩極,從東北黑龍江,一直到了珠江,一看這個地方這也奇怪,一語言不通,哪有說話不懂的,你是漢族的話,都是普通話,他就有地方音,你山西音也好,山東音也好,他都是能聽懂,這個好,根本聽不懂。

         

        時任43128師宣傳隊隊員   李堅   77 

        另外一個他那個人的穿著,穿得很洋氣那女的,但是地下穿著拖拉板,呱嗒呱嗒的很好聽的,很清脆那樣子的,賞她那種情形,就完全不是北方那種情形了,就好像東南亞那種情調了。

         

        第一個帶著部隊進城的張實杰,騎著自行車在城里轉了一圈,想看看廣州和天津到底哪個大。

         

        時任43128382團團長   張實杰   88

            哎呀,那個時候,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來的自行車,我騎著車子,從鐵道連旁走,我就和天津比一比,還是廣州大,還是天津大,是廣州繁華是天津繁華,看了看,那個時候我感覺著還是廣州繁華一點。

           

         

        年輕的王亮走進了廣州非常有名的艷芳照相館,為自己拍了一張像模像樣的照片,留下了一個永恒的記憶。

         

        時任43128383團組織部長   王亮   85

        那他第二天就開門照相了,所以城市秩序還是不錯的。

         

            當時只有四歲的陳知建第一次坐著火車和父親陳賡一起進了廣州。

         

        陳賡之子   陳知建   64      

        我父親領著我,他對廣州熟得很,他大革命時期一直在廣州,那會兒是國民革命的一個中心,他在那兒領著我們到處玩,雖然很危險,我知道每次都是那個警衛員一大堆,荷槍實彈的,坐著汽車走,那汽車兩邊,把著踏板,領著槍我覺得挺神氣的,挺有意思的。

         

        在海珠橋邊,陳知建好奇的問父親,他們為什么要把那么好的橋炸了,陳賡回答說,他們要跑,以為橋炸了我們就追不上了,我們有船照樣能追他們。陳賡用一句輕描淡寫的話,描述了當時緊張的氣氛。

         

            已經退休在家的陳知建閑暇時喜歡研習書法,他笑稱,這個習慣還是從廣州開始的。

         

        陳賡之子   陳知建   64 

        那會我才四歲,說你現在要寫寫字,我記得學的第一個字是一萬兩萬的“萬”,“萬”的繁體字筆劃很多的,我說這個太難了,我父親說不行,這個難的你要學會了,其他的字你就好學了,所以我第一次用毛筆,第一次寫大字是從在廣州吧。

         

        19491014是值得紀念的,因為那是廣州的一處歷史坐標,是這座城市求索解放的一次努力。

         

         

        60年前參加過解放廣州的很多人都選擇了繼續生活在這里,這些曾經青春年少的姑娘小伙,如今都以步入了耄耋之年,他們在這個城市里收獲了愛情、友情,他們親歷了60年前那戰火飛揚的年代,見證了這座城市60年后的重生與發展。雖然他們在這里經歷了槍林彈雨、跌宕起伏的人生,但是他們依舊深深地愛著廣州,眷戀著這個城市,因為這里有他們無法忘卻的紀念。

         

        “我的獨白”

            節目播出幾個月了,再一次游歷珠江,有些沉重,有些感嘆,也有幾分自豪,我也在廣州收獲了愛情,等到有一天,我有了孩子,我要把我了解的這些歷史都告訴他,讓他成為一個真正的廣州人,一個懂得感恩的人。

         

        廣州基本算是和平解放的,但是我還是覺得戰爭很殘酷。對城市的保護一直是解放戰爭中的重點和難點,在解放廣州之前,還有一個大城市,它的解放被陳毅形容是在瓷器店里打老鼠,這個城市直到今天都還被稱作大上海。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