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蘭州篇(第二集)誓奪金城

         
        CCTV.com  2009年09月08日 13:27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張俊明之孫女  張馨允

        今天是建軍節,記得父親說,他小時候每逢這個節日就感覺像過年,也許那時的生活沒有現在富裕,而且又居住在部隊大院的緣故吧,所以直到現在,我們家依然會在這個節日小聚一下。前幾年我在日本留學,很少有機會與家人團聚,今天適逢周末,我決定從北京回蘭州,和家人一起過節,給爺爺這個老革命一個驚喜。

        爺爺很有軍人作風,不茍言笑,但只要提起戰爭年代,他就會立刻打開話匣子,從浴血殺敵的戰場,到生死與共的戰友,爺爺總是滿懷激情,滔滔不絕,除此之外還有抹不去的傷痛與遺憾。

         

        時為4軍10師30團三營七連指導員   張俊明

        我們營長也犧牲了,我們副營長也犧牲了。我們團的政委那么好的人犧牲了,我想起來,我確實難過。在我一個班的當兵的人,多少都死了。你說我想起來,我難過,我不說了。

         

        張俊明之孫女  張馨允

        他曾經說他們一個團幾百個人,后來就剩幾十個人,就是都是惡戰的那種,而且都是說沒有子彈,用刀去拼殺,我覺得是非常殘忍的局面。

         

        1949821,第一野戰軍司令員彭德懷帶領128千人,由南向北對駐守蘭州的國民黨馬家軍部隊進行三面圍攻。敵軍借助蘭州堅固的防御工事和地理優勢,在蘭州南面山系布設了三處核心陣地沈家嶺、營盤嶺、竇家山,進行頑強抵抗。經過一整天的鏖戰,第一野戰軍沒能拿下一個陣地,司令彭德懷果斷下令,全線停止攻擊。

         

        國防大學軍史專   劉波

        總指揮彭德懷和張宗遜,他們給中央軍委發電,說今日試攻,19兵團的5個團,2兵團的約4個團,結果一個陣地也沒打下來,敵軍很頑固,防守堅固。

         

        時為4軍10師32團指導員   馬宜生

        毛主席和中央就來電報了,來電報這么幾句號,就說是集中兵力,充分準備,連續進攻,堅決殲滅青馬,青馬就是馬步芳攻克蘭州。

         

        毛澤東歷來主張:一切有把握的戰役和戰斗應堅決地進行決戰,因為給敵以殲滅和給敵以消耗,只有這種決戰才能達到目的。然而,新勝之師很容易有輕敵之心。此時,全國的解放戰爭已成定局,解放軍正以風卷殘云之勢,向蔣家王朝最后的堡壘西北戰場挺進。第一野戰軍進入西北地區后,一路乘勝追擊,攻打到蘭州城下。誰料,這次竟遭到敵軍強有力的反擊。彭德懷命令各部隊認真總結經驗教訓,克服輕敵思想,等待命令向敵人發動總攻。

         

        《蘭州攻堅戰》作者   劉立波

        當時彭總,高層是對二馬的戰斗力是有非常清醒地認識。但是低層有很多人認識不足。他們認為馬家軍是地方部隊,軍閥部隊,又是類似于土匪那樣的,一觸即垮、一打即潰,成不了什么大氣候,可能就是封建殘余。像其它內地(的土匪)一樣,沒打就望風而逃,我們就等著去進城慶賀了。尤其是剛打完太原下來的18兵團、19兵團,他們沒有跟馬家軍交過手。比如說打古城嶺戰斗的時候,他們一個團長就講了,戰斗打響,兩小時解決戰斗。結果苦打一天,死傷很慘烈,沒有拿下陣地。

         

        國防大學軍史專   劉波

        彭德懷說的很清楚,三點,試攻失敗第一點是輕敵,第二點它是由于敵人很頑固,工事也很牢固,第三點就是因為準備倉促,時間不夠,然后火力組織不嚴密,步炮協同不好。這三點很清楚了,如果進一步解析的話,就是輕敵,因為你輕敵的嘛,你就冒冒失失就上去了,炮兵怎么打,步兵怎么打,主攻方向選擇哪,這就沒有一個譜。

         

        彭德懷深知蘭州作為國民黨西北軍政長官公署所在地,長官馬步芳一定會死守蘭州,而第一野戰軍在西北戰場上,與馬步芳率領的青馬集團,已經有過多次交鋒,馬家作戰部隊好勇斗狠,更預示著攻克蘭州必定是場硬仗。

         

        國防大學軍史專   劉波

        他的火力弱,他的裝備比較落后,主要是靠著一個沖擊,靠著一個彪悍。戰場上打仗的時候呢,前面有這個敢死隊,后面有督戰隊,再加上他不怕死

         

        時為4軍10師32團指導員   馬宜生

        他那個兵上來以后,就背著槍,拿著大刀,都光著膀子拿著大刀砍。毛主席說了,就是把馬步方殲滅以后,其他的地方就是走路接班的問題了。

         

        為了下一次的總攻能夠出奇制勝,第一野戰軍開始進行全面修整,仔細偵察敵情,研究敵人的戰術,摸清敵人火力點和進攻最佳路線,開展軍事民主,解決步兵和炮兵如何協同配合的問題,做好防御工事,為下一步的總攻做好準備工作。

         

               洪兵                       趙國瑛                 田志興

         

        《第一野戰軍》作者   洪兵

        我軍發揮軍事民主,大家集思廣益,確實想出了很好很多的辦法。有些碉堡偵查清楚了,是怎么樣,在什么樣掩護下進去,一趟把它爆破,或者利用坑道作業,利用夜間向前挖,挖到對方腳下,然后把它爆破。

         

        時為2兵團41028團參謀   趙國瑛

        從我們前沿到敵人的前沿,挖兩道交通道,要運兵。因為我們前面和敵人之間,這一片是比較土地開闊,不容易通過。

         

        時為2兵團41028團直屬炮連指導員   田志興

        白天敵人的距離都要測量一下,敵人的主要陣地在哪里。等我們上去以后,就是指揮炮先打,往敵人陣地先打,要么打不準。測量好的距離,測量好再打。

         

        雖然第一野戰軍攻城部隊暫停進攻,但是由王震率領的第1兵團,此刻已經突破馬步芳設置在洮河的防線,直插臨夏,眼看王震部過了黃河就能兜擊青馬西寧老巢。而國民黨政府在戰前擬制的“蘭州會戰計劃”,馬步芳守城,胡宗南和寧夏馬鴻逵從兩翼側擊的部署,眼看就要成為泡影。

         

        《第一野戰軍》作者   洪兵

        在西北的這個作戰集團就成了驚弓之鳥了。首先胡宗南剩下的只是殘兵敗將,馬上退縮到秦嶺一帶,不敢再輕舉妄動,也沒有什么主力部隊了,主隊都被我殲滅了,那么兩馬呢,他實際上沒有遭到我軍的重大打擊,兩馬非常鬼。只要是有好處他就撈,一旦有這個危險,他就馬上跑,跑得比誰都快

         

        《蘭州攻堅戰》作者   劉立波

        21號試攻了一下,當時馬步芳就派馬繼援,馬繼援就派人就到寧夏去向馬鴻逵搬救兵,說你看我們蘭州城圍成這樣,你們趕緊從寧夏這邊出點力幫幫我們。馬鴻逵也是表面上答應,實際上暗兵不動。

         

        馬家軍

         

        其實國民黨三個西北集團軍里,何止馬鴻逵如此,長期以來,胡宗南、馬步芳、馬鴻逵他們三人之間,始終在爭權奪利,勾心斗角。在這次西北戰場上, 更是體現得淋漓盡致。胡宗南和二馬均知被殲命運在即,因此任何一方都需要聯手,然而他們之間相互的矛盾,并未因三方急需聯合而消失。

         

        《第一野戰軍》作者   洪兵

        那么打這個胡宗南的時候,本來我軍消滅他18兵團,如果兩馬積極配合,我們消滅起來很困難,但是他們沒有積極配合,到時候撤走了,把胡宗南部隊給消滅了,胡宗南暴跳如雷,大罵兩馬不講信義啊。那么回過頭來打蘭州的時候,實際上胡宗南那殘余部隊也是不積極。

         

        《蘭州攻堅戰》作者   劉立波

        國民黨里面派系林立,所以你看他們國軍里面經常講精誠團結,這就說明他們團結是很成問題的,沒有辦法,就是在解決蘭州這個里面也充分反映了這點。

         

        《第一野戰軍》作者   洪兵

        那么這三個集團,應該說是面和心不和,他們之間互相勾心斗角,說起來要緊密配合,信誓旦旦,但是我軍一旦,動手打下來,都是作鳥獸散。

         

        沒有援兵的配合,青馬實際上陷入了孤軍困守蘭州的局面,而第一野戰軍1兵團直逼老巢西寧的嚴重威脅,更讓馬步芳心急如焚。究竟是繼續堅守蘭州,還是回撤守護老巢,此刻的馬步芳必須迅速做出抉擇。

         

        《第一野戰軍》作者   洪兵

        我軍一打西寧,馬步芳著急了,馬上他從蘭州又抽調了兩個騎兵師回援,實際上這個左勾拳一打,既堵了對方的退路,同時也把對方的兵力給分散了。起碼在蘭州正面防守我軍的這個兵力當中,就少了兩個師,減輕了我軍正面進攻的一個壓力。

         

        1949822,蘭州戰役打響僅僅一天后,馬步芳就匆忙抽調兩個騎兵師親自帶隊趕赴西寧,回防老巢。在萬般無奈下,馬步芳被迫做出寧愿丟車也要保帥的選擇,而其產生的后果,他也許在離開蘭州時就早有預料。

         

        《第一野戰軍》作者   洪兵

        對堅守蘭州的部隊,士氣也是受影響的。他們認為,這些部隊一調走,是不是馬步芳不在這個地方死守了,是不是啊,是不是有可能放棄啊。

         

        此時,第一野戰軍大的戰略部署,已明顯勝出一籌,但是我軍也同樣有難題亟待解決。蘭州地處偏遠,經濟落后,交通又十分不便,加上連續的陰雨天氣,使第一野戰軍128千人到達蘭州外圍后,就開始面臨彈藥和糧食短缺,卻無法補給的實際問題。

         

        時為2兵團4軍10師31團云梯隊隊長   何志瑛

        煮洋芋蛋,苞谷。老百姓買來的黑豆和麥子,就沒有用磨子磨,就把那個煮在一塊,就吃那個稀粥還吃不飽。

         

        時為4軍獨立11師連長  喬志剛

        戰士實在沒吃的了,我說怎么辦找連長,我說我也沒吃的。最后說,你們去挖洋芋,說洋芋早挖光了。幾個團集中在那個小山梁上,吃啥東西。

         

        《蘭州攻堅戰》作者   劉立波

        當時八月份么,蘭州還沒有到收土豆的時候,把老百姓地里的土豆都吃了,回來以后,給人家賠了大概2000多大洋吧,事實賠了2000多大洋,作為賠的土豆款。所以非常艱苦,所以彭總就根據情況來定,不能拖時間太長,越拖時間太長,我們拖的沒吃的,部隊戰斗力就不行。

         

        在常住人口不足10萬的城市,第一野戰軍卻要就地解決12萬8千名官兵的口糧,困難可想而知。兩軍對壘,智者贏!占盡天時地利的馬家軍,將會有怎樣的舉動?而負責第一野戰軍總指揮的彭德懷將如何應對一道道難題?

         

            張俊明之孫女  張馨允

        蘭州作為解放后最早的移民城市,大部分居民都是支援西北建設,而在此繁衍生息,F在的蘭州,城市人口已經達到300多萬,高樓林立,道路縱橫,儼然是一個現代化的大城市,不乏最快的資訊以及最時尚的氣息。從爺爺的零星記憶中,我這個80后,體會到蘭州60年間的變化。

         

        時為4軍10師30團3營7連指導員   張俊明

        現在你看我們山頂上都弄平了,全部住的人,那陣這邊都沒人,都在那邊山崖上有幾家人。

         

        張俊明之孫女  張馨允

        我們當年怎么怎么樣,就是沒有吃的,打仗的時候我們都吃些什么,吃些豆子,吃些,就是沒有糧食沒有菜,能吃飽就不錯了,而你們現在呢還挑食,給什么就必須得吃什么。

         

        19495月,節節敗退的蔣介石為了籠絡人心,任命馬步芳為西北軍政長官,試圖抓住西北戰場上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上任后的馬步芳利令智昏,變得更加狂妄不堪。不僅大肆搜刮民財,還不斷進行大搜捕、大屠殺。在馬步芳的血腥統治下,各個百姓人心惶惶,躲之不及,貧瘠的蘭州城愈加混亂不堪。

         

        地下黨羅楊實的表弟   王應蛟

        組織的兩次戶口大清查,就逮捕了無辜群眾達3000多人。當然這里面也有共產黨人。但是大部分都是無辜群眾。

         

        《蘭州攻堅戰》作者   劉立波

        他也寧愿錯殺3000,不能走脫一個。寧愿多殺一點,不能讓進步份子漏網了。這個白色恐怖是很厲害的。好多報社里邊的記者就失蹤了,是不是。以后有的時候被放了,有的時候可能就是被殺掉了。學校里邊一些有進步言論的學生這個都有史料回憶的。晚上出門以后,麻袋一裝,往車里一拉就拖到黃河里去了。

         

        地下黨羅楊實的表弟   王應蛟

        連續頒布反動法令,比如十殺布告。在這個布告上頭下面就這么大一個字,殺。一個紅圈圈殺

         

        得民心者得天下,如果能夠改變當地群眾談兵色變的觀念,得到百姓的幫助,第一野戰軍最急需的糧食物資問題就會明顯改善。822各部隊利用修整時期,開始因地制宜與當地群眾建立良好的關系,盡量取得地方群眾的多方面幫助與支持。

         

         

        時為2兵團4軍10師31團云梯隊隊長   何志瑛

        怎么能夠辟謠,馬家宣傳的喊人來,要是燒殺、搶奪兒童、婦女,反宣傳,就是解放軍進甘肅可怕。

         

        《蘭州攻堅戰》作者   劉立波

        寶雞以西大部分都是回民,新疆,伊斯蘭軍區,到這塊作戰,就有很多民族政策需要注意。

         

        時為2兵團4軍10師31團云梯隊隊長   何志瑛

        連這個吃水,也要和人家商量。這個水怎么處理,不能引起人家反感。我們住的地方,走的時候必須要打掃干凈,把我們遺留的東西都要處理了。所以這樣宣傳黨的政策,執行黨的民族政策,在這個地區怎么樣能夠詆毀馬家的反宣傳。所以走一路,宣傳教育一路,好事做了一路,老百姓印象很好,不是你馬家說的那樣,解放軍好。

         

        采訪 胡興國

        那個時候老人們就說共產共產的,打開了說共產來了,我看看共產是不是和我們一樣,其實還不是一樣的人。

         

        就在解放軍積極開展群眾工作的同時,蘭州主持地下工作的中共皋榆工委書記羅揚實,正在親戚家中,籌劃如何冒險穿越敵人的層層封鎖,將敵人的城防地圖,交到第一野戰軍司令員彭德懷的手中。

         

        地下黨羅楊實的表弟   王應蛟

        我們的哥,根據這個圖,敵人的防守情況不符,復制了一份小圖,然后就在給彭總送的時候,就送的這張小圖,貼身裝著,關于軍運地圖,這是個大事。

         

                        王應蛟                        王應魁

         

        地下黨羅楊實的表弟    王應魁

        他是沿途有三、四十里路呢,要從敵人的眼皮子下過去,那可是不容易的事情。一不留神,就遭殺身之禍,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和我父親就研究,商量怎么辦?

         

        地下黨羅楊實的表弟   王應蛟

        這就把我三個兄弟,都是小娃娃,家里有50多只羊,還有一頭小毛驢,干脆就把我三個兄弟,我父親、我哥領上,就變成逃難的,主要是變成放羊娃了。

         

        與此同時,前沿陣地的戰火卻始終沒有停止,馬家軍以沈家嶺為重點,不斷進行襲擊。彭德懷考慮到全軍的體力和儲備狀況,向中央軍委請示,盡快做好攻堅準備,在8月25日發起總攻。

         

        采訪   白艾章

        基本上天天下雨,8月份,那山上,下雨下的往下滾石,給你下塌了,還不敢再那里多待,我們一天都在那個泥窩里頭鉆的了,你到外邊,這個炮又打過來了,再一個就是沒有吃的,沒有糧食,部隊太多了。

         

        為了應對敵軍從東向西以豆家山、皋蘭山、沈家嶺為主陣地的兵力部署,第一野戰軍夜以繼日修筑這三個陣地的工事。誰料,就在23日清晨,馬家軍組織了6千多人,借助大雨掩護,對沈家嶺西側的狗娃山進行了突襲。

         

        時為2兵團41028團直屬炮連指導員   田志興

        那么團長主要考慮的問題,這個部隊太累了,經過扶眉戰役結束以后,長途跋涉行軍到蘭州,就是不停地做工事感覺到太累了。所以前沿的哨,他可能就是稍微減了一點,敵人就趁這個空隙偷襲了。

         

        時為2兵團41028團參謀   趙國瑛挖戰壕的時候,

        把那個槍都架起來了,都不能再背著槍、背包去挖。把槍架起來背包放那,這時候剛收工,還沒收呢,炮火一打,人馬上就沖過來了。

         

         

           馬家軍的偷襲,讓正在修筑防御工事的戰士們措手不及。面對敵軍的強烈猛攻,駐守在這里的戰士們只能邊打邊撤,得之不易的陣地眼看就要付之東流。

         

        時為2兵團41028團參謀   趙國瑛

        敵人上來把衣服一脫,大刀拿上,嚎嚎,就一下上來了。那用的是全部你是看不到,那個山梁上那么多人,你哪能看得清。

         

        時為2兵團41028團直屬炮連指導員   田志興

        因為敵人襲擊上來了,三營調了溝了,一營放后面,邊打邊退,撤離的。敵人是大面積往上進攻。

         

        時為2兵團41028團參謀   趙國瑛

        這時候已經把炮連都沖了。這個指揮所的所有人員,一下都出來了,只要是能用的人就組織部隊,不管是來的是哪一個連的,臨時組成一個排,編一個排,臨時組成一個連的編一個連,組織指揮。所以只要是有人指揮,那戰斗部隊戰斗力就形成了。

         

        危急時刻,10師師長劉懋功接到消息后,果斷命令29團和30團迅速派兵增援。經過3個多小時激烈的拼殺,我軍終于沖垮了敵人的進攻,奪回了陣地。這次的偷襲,雖然敵人死傷比我軍慘重許多,但還是讓大家深刻意識到輕敵的嚴重后果。

         

        時為2兵團41028團參謀   趙國瑛

        過去說血流成河,我們沒見過,這次可是那個血流的幾乎慢慢的都能續上,就是順著那個溝往下走。估計這一次,至少那個溝,敵人至少能死千把人,我們這次損失也是比較大的,大概傷亡了300多人。

         

        時為2兵團41028團直屬炮連指導員   田志興

        實際上有的部隊,第一天下午也發現,敵人運兵,但是運兵跟其他部隊,他不是指揮的不知道,實際上回頭想,部隊運兵就是為了襲擊偷襲。

         

        時為2兵團41028團參謀   趙國瑛

        戰士不服氣,不是戰斗的時候,我們正在執行其他任務情況下,叫他們偷襲了一下。說要求重打,這時候戰士士氣高得很。非把他消滅不可。

         

        戰士們的積極性被調動起來。而此時,敵人的城防地圖也順利交到了彭德懷的手中。根據敵軍的戰略部署,增加了準確性和提高命中率,彭德懷對戰術做了部分調整。全軍各部隊針對自己的攻擊點做好充分準備,進攻路線、突破口、敵人火力點的分布都做到了心中有數,萬事俱備,只等彭總一聲號令。

         

        時為4軍10師30團三營七連指導員   張俊明

        我們在西果園住,就成了準預備隊,我們是最能打的一個團。作為準預備隊,這個在關鍵的時候,師里就決定叫我們上沈家嶺,沈家嶺是打的最殘酷的一個地方。

         

        張俊明之孫女  張馨允 (自述)

        被稱為“蘭州鎖鑰”的沈家嶺,是爺爺一生最惦記的地方。因為這里,長眠著許多曾與爺爺出生入死的戰友。時光荏苒60載,已是壽登耄耋的爺爺,隔段時間還會在父親的陪伴下,來沈家嶺看看,尋找當年的那些人、那些事。

        60年過去了,隨著蘭州的發展,爺爺曾經浴血奮戰過的山頭,已經夷為平地成為良田,但是對于爺爺來說,這段歷史,并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淡薄,這份牽掛也不會因為城市的發展——改變。

         

        銘記:1949年8月25日…… 這個曾經改變蘭州命運的歷史時刻。

         

         

          導演闡述:在采訪過程中我認識了我的主講嘉賓張俊明,一位不茍言笑的老人,但是他每次回憶戰事的慘烈和對戰友的情誼時,深深地打動了我,也許正是老人這份刻骨銘心的情感,深深地感染著我,他們一家三代人讓我看到了蘭州人思想發展的變化,這也體現出整座城市的發展。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