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蘭州篇(第一集) 厲兵西北

         
        CCTV.com  2009年09月08日 09:59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張俊明之孫女  張馨允(自述)

        我叫張馨允,198071,當舉國上下都在歡慶黨的生日時,我降生在中國唯一一座黃河穿城而過的省會城市——蘭州。經過日本6年的留學生活后,我選擇了離開養育我的那片土地,來到北京發展。然而,那個遠在祖國西北的城市,那個載滿了我所有童年和少年時代記憶的城市,是我心里永遠也無法割舍的根。

        雖然在北京工作,但是我選擇的這份工作,也是跟蘭州掛鉤的,因為我覺得我還是要經;厝タ纯。

        明天是81建軍節,正好是周末,我決定回蘭州和家人一起過節。對于我們這個軍人家庭來說,這個日子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我的父母都是上世紀90年代的轉業軍人,而爺爺更是一個老革命。60年前,作為第一野戰軍四軍1030團三營七連指導員,爺爺跟隨大部隊來到蘭州,和戰友一起,在槍林彈雨中解放了這座我出生和成長的城市,蘭州成為他的第二故鄉。

         

        時為4軍10師30團三營七連指導員   張俊明

        我是陜西咸陽的,(對蘭州)比我家鄉的感情要濃厚。我確實是蘭州多少年的建設,當然我喜歡蘭州,我愛蘭州,我死了我都交待了,我的骨灰哪都不去,就扔在黃河里就行了,或者是灑在山上,茂密的樹林里都可以了。所以說蘭州這個地方,再有什么好的地方叫我去我都不去。

         

        張俊明之孫女  張馨允

        都說落葉歸根,爺爺雖然在許多城市生活過,對蘭州卻有非比尋常的感情。能夠看著蘭州一點點的變化,一步步的發展,是他最大的心愿。每每和我們提起的除了這樣的心愿,還有一個永恒不變的話題: 60年前,也就是194982126日的那場蘭州攻堅戰,那是他一生中難以抹去的記憶。

         

        采訪   張和平

        他們連110多人,最后沈家嶺這一仗下來以后,死傷70人,將近三分之二死傷,是打過仗里頭比較惡的仗。所以蘭州這個戰役,在他的記憶當中是終身難忘的。

         

        張俊明之孫女  張馨允

        當時蔣介石想要,就是說利用咱們西北,就是做最后一搏,想要就是說占據西北,然后就是重組自己的軍力吧。

         

        如果把中國20世紀上半葉國共兩黨的戰爭比作一盤棋的話,蔣介石和毛澤東就是對弈的棋手。在他們的博弈中,這盤棋下到1949年,進入收官階段,勝負局勢已經了然于胸。經過三大戰役之后,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解放了東北華北華中大部分地區。523,中央軍委確定第一野戰軍向西北進軍,解放陜、甘、寧、青、新5省,此時已經失掉半壁江山的蔣介石,希望借盤踞西北的胡宗南和青海馬步芳、寧夏馬鴻逵,30多萬兵力的3個集團,保住西北,屏障西南,伺機反撲。

         

        《第一野戰軍》作者   洪兵

        他們就認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就要開始了,他們還有希望,只要能夠堅持,局勢會變化,這是他們一個希望。

         

                       劉立波                           洪兵

         

        《蘭州攻堅戰》作者   劉立波

        蔣介石在西北戰場上,這一塊他主要跟共產黨坦白他是有兩個打算的。一個是胡宗南,他是蔣介石的親信和嫡系。他為什么把胡宗南放在西安這個地方,他就是為了對付陜北共產黨的首腦機關。還有一部分就是西北的二馬,馬步芳和馬鴻逵。

         

        《第一野戰軍》作者   洪兵

        胡宗南的這個集團呢,他是國民黨的正規軍,也叫中央軍,裝備也好,戰斗力應該說也很強。馬步芳呢,他主要是騎兵部隊,是地方一個軍閥,馬步芳的部隊非常囂張,在歷史上跟我紅軍遭遇,確實使我紅四方面軍,也吃了很大的虧,應該說對中國人民,對我軍是欠了血債的。

         

        青寧二馬被當地百姓稱為馬家軍,是以回族為主、親屬、地域為紐帶聯結而成的家族隊伍。從清朝同治年間就開始在各種勢力間縱橫捭闔。1936年紅軍西路軍向甘肅西部進軍中,遭到青海馬步芳騎兵部隊的圍攻,損失慘重;19485月,由彭德懷率領的西北人民野戰軍,在西府戰役攻打隴東地區時,險遭胡宗南、馬步芳的聯合夾擊。

         

         

        時為4軍10師30團三營七連指導員   張俊明

        1948年,他們是騎兵追我們。所以說,我們也被他們也俘虜了一些,行李也被他們弄走一些。甚至于把我們的鋼洋什么東西都搞走了。所以我們和他兩個人是死對頭。

         

        由于沒有受到解放軍的殲滅性打擊,馬步芳氣焰十分驕狂,不僅瞧不起中央軍,也常常吹噓解放軍是他手下的敗將。

         

        國防大學軍史專家   劉波

        青馬是一個封建性比較強的部隊,然后呢,在依托當時的這個宗教信仰來麻痹士兵,這個部隊很反動,很兇殘,打仗的時候是好勇斗狠。

         

        時為2兵團41028團參謀   趙國瑛

        宗教的束縛,再加上一些造謠,說共產共妻、殺人要剃頭什么的,就是拿這個來控制他那些下級軍官和當兵的給他賣力。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中央軍委為了應對蔣介石部署的胡馬聯合反撲的戰術,迅速調派第四野戰軍的第18兵團、19兵團,歸入第一野戰軍建制,使得一野的總兵力由15萬增至40萬人,改變了西北戰場敵眾我寡的形勢,并做出“鉗馬打胡”、“先胡后馬”各個擊破的作戰方針。僅隔一年,彭德懷再次領軍與胡馬交鋒,部隊的實力卻已今非昔比,信心徒增。

         

        《第一野戰軍》作者   洪兵

        一野當時這個部隊是四個兵團,一兵團、二兵團,這是一野的老底子老班底,還有18兵團和19兵團,是從當時的華北部隊打完太原以后,調過來加入到一野的序列,解放大西北。這些部隊可以說都是我軍一些英勇善戰的、非常優秀的部隊。

         

        國防大學軍史專   劉波

        而這個時候呢,18兵團和19兵團參加完在華北戰場的兩個大戰,一個大戰是和東北野戰軍一起解決了平津戰役,戰果很豐,傅作義集團有好些的美式裝備。之后呢,又揮師南下到山西的太原,參加了圍攻太原的戰役,把太原閻錫山集團解決掉,閻錫山手里邊也有很多的美式裝備。這樣呢,他們有重炮,還有一些新式武器,這樣火力上大大加強。

         

        19497月,在彭德懷司令員的指揮下,第一野戰軍向西北挺進,劍鋒直指胡宗南集團。714,解放軍在陜西境內發起的扶眉戰役大獲全勝,殲滅胡宗南4個軍的主力。此刻,西北戰場頓時成為青、寧“二馬”與第一野戰軍之間的直接對話。

         

        《蘭州攻堅戰》作者   劉立波

        蘭州在青馬這里面,在二馬這里面,又以青馬戰斗力為最強,以馬步芳的勢力為最大,所以擒賊先擒王,先把馬步芳吃掉以后,那馬鴻逵就不在話下了。

         

        而在解放軍的眼里,青海馬步芳集團就是下一個可以攻克的目標。

         

        時為4軍10師32團指導員   馬宜生

        毛主席說,就是7月6號,說馬鴻逵是傅作義的結拜弟兄,曾經像我們表示過態度有和談之意,把蘭州馬步芳殲滅以后,對寧夏在軍事打擊的情況下,爭取政治上解決。

         

        第一野戰軍越戰越勇,8月4日,彭德懷發布了進軍蘭州,殲擊青馬的命令。除了分派兩路兵力牽制胡宗南和馬鴻逵外,剩余12萬8千人的部隊,以摧枯拉朽之勢,直逼西北重鎮蘭州。

         

         

        時為2兵團4軍10師31團云梯隊隊長   何志瑛

        我們在扶眉戰役以后,中間只休息了半個來月。

         

        時為63軍收容隊隊長   王慶瑞

        前面燒水好多人腳都大泡了,衛生員醫生就把泡挑開燙腳,第二天接著走,那時候年輕,20多歲,10幾歲年輕,又說又笑又唱又鬧的,走了幾十里地沒有說話的,說明累了,說不出話了。

         

        為了抵抗人民解放軍的進攻,阻擋解放大西北,由南京逃亡到廣州的國民黨政府,814緊急召集馬步芳、馬鴻逵、胡宗南,舉行“西北聯防會議”,擬制蘭州會戰計劃,試圖以青海馬步芳集團為主力,憑借蘭州特殊的地理位置,對解放軍進行包抄圍殲。

         

        國防大學軍史專   劉波

        這個計劃大體的意思是說,讓馬步芳的部隊在蘭州吸引住解放軍,積極的抵抗,然后利用這個機會呢,他在東北面,寧夏有馬鴻逵的部隊,然后在陜南還有胡宗南的部隊,讓這兩支部隊合起來,這三家合圍解放軍。

         

                劉波                     張克復                  王應蛟

         

        蘭州地方志辦公室主任   張克復

        因為蘭州是黃河穿城而過的城市,黃河自成天塹,那么北部就是黃河,黃河上面有一座橋梁,就是蘭州黃河鐵橋,它是唯一的一座公路橋梁,那么馬步芳的部隊他就依據這樣一個天塹,依據這樣一個特殊的地理形勢,企圖在這里頑固固守。

         

        地下黨羅楊實的表弟   王應蛟

        用馬步芳的話講,就是說中央把西部交給我,我要負責到底。它的口號是:“拼命保命,破產保產”,他在他的部下面前狂妄叫囂,抬棺惡戰,抬上棺材,把它抬上,他督戰。

         

        蘭州攻堅戰即將打響,解放蘭州,將會讓西北其他反動軍隊完全陷入分散、孤立的境地,是打通進軍青海、寧夏和河西走廊的門戶,為新疆乃至整個西北地區的解放鋪平道路。解放蘭州,具有非同尋常的意義。自恃孤傲的馬步芳將要如何堅守蘭州,彭德懷再次與昔日的勁旅交鋒,能否一著克敵呢?

         

         

        張俊明之孫女  張馨允(自述)

        我爺爺所在的部隊,是在1949820日來到蘭州城下。蘭州是古絲綢之路重鎮,是甘肅、寧夏、青海、新疆四省的交通樞紐。城市三面環山,北臨黃河,城南由皋蘭山、沈家嶺、狗娃山、營盤嶺等山系組成,形成全城的天然屏障。唐代久居河西的著名邊塞詩人岑參,曾寫道:“古城依重險,高樓接五涼,山根盤驛道,河水浸城墻!北M道其重險之勢。正因如此,自古以來蘭州就是兵家必爭之地。

         

        時為4軍10師30團三營七連指導員   張俊明

        到了蘭州以后,團里事先不準備用我們這個營,因為我們這個營,在扶眉戰役傷亡太大,準備用一二營。我們在西果園住,就成了準預備隊

         

        作為國民黨西北軍政長官公署所在地的蘭州,在抗日戰爭時期,國民黨就構筑了國防工事。馬步芳就任西北軍政長官公署長官后,又進行加修加固,形成堅固的防御體系,地勢險要,易守難攻。馬步芳憑借占據蘭州的天時地利,聲稱蘭州是“攻不破的鐵城”。

         

        蘭州軍區軍史專家   郝成銘

        這個地方實際是馬家軍的一個前沿陣地,他這個前沿陣地是把碉堡和削壁結合起來,削壁有一丈多高,雖然經過60年的風雨滄桑,基本輪廓還是可以看出來的。

         

        馬步芳雖然擺出一副有恃無恐的神情,但是兵敗如山倒,隨著全國解放的凱歌越奏越響,他暗地里早就打起了小算盤。馬步芳在蘭州瘋狂搜刮民財,向西寧的老巢轉移,為蘭州失守后,回老巢占山為王做準備。他惡劣的斂財行徑,使原本落后的蘭州,更加破敗不堪。

         

        《蘭州攻堅戰》作者   劉立波

        搞了100多個大卡車的物資轉運,把甘肅省重要的一些物資,就往西寧老家轉移。包括當時住的很多銀元,上面的銀元還沒有打上花紋呢,光是那種光板的銀元都運了好多。

         

        蘭州地方志辦公室主任   張克復

        蘭州實際上已經處在一個民生凋敝,民不聊生,十分破敗這樣情況下。全市的人口不足10萬人,完全是一座消費城市。

         

         

        蘭州軍區軍史專家   郝成銘

        當時的群眾說是馬路不平,電燈不明,這是這在當時的現狀,群眾生活也很苦的,衣服比較破爛不堪,沒有像樣的工業,城市設施,都很差。

         

        馬步芳準備退路的同時,卻依然認為蘭州是與解放軍生死決戰的最佳地點。他在軍事上進行了全力準備,以兩個軍和兩個騎兵旅共5萬余人,重點守備南山各要點與城區,并由他的兒子馬繼援擔任指揮官,全權指揮馬家軍。

         

        國防大學軍史專   劉波

        馬步芳他的父親和他的祖父都是靠西寧青海那塊起家的,所以他把青海視為自己的吉祥之地,他所有的仗都不希望到青海去打,到甘肅去打。

         

        時為2兵團41028團參謀   趙國瑛

        蘭州是他的設防城市,他的對付計劃、完全部署,對我們的來路各個方面,對我們可能在什么地方進攻的,他是做了詳細部署。有些是用儀器測量過的,甚至是拿皮尺打的。比如說打了哪一個角度,打哪一條封鎖路口,所以他弄得很準。

         

        馬步芳的作戰部署表明死守蘭州的決心。彭德懷分析了雙方的軍事力量和戰略戰術后,對于在蘭州一舉殲滅青馬主力,痛擊馬步芳,更多了一份自信。他決定繼續使用追擊戰,盡快結束戰斗。

         

         

        時為4軍10師32團指導員   馬宜生

        彭總說的就是不怕他守,就怕他跑。如果跑回西寧,再消滅馬步芳困難就多一些。

         

        《第一野戰軍》作者   洪兵

        他們都是騎兵部隊,機動性也很強,將來要殲滅,要追擊困難很大,我軍的損失也很大,而且日期也會往后拖延,解放整個大西北的日期也會往后拖延。恰恰因為對方要堅守蘭州,對我軍來講,也是一個天賜良機。我們可以把對方的主力在蘭州這一個地方給它消滅掉。

         

        8月19日,第一野戰軍指揮部到達蘭州東南20多公里的榆中縣喬家營,彭德懷和參謀長閻揆要住進大柳樹村。

         

        第一野戰軍集結地

         

        8月20日,第一野戰軍已經全部到達指定的集結地區。此時的蘭州已經進入雨季,持續的陰雨天,為戰前準備工作帶來不小的麻煩,但是所有的指戰員,都在各自的陣地積極構筑工事。

         

        時為2兵團4軍10師31團云梯隊隊長   何志瑛

        19兵團就在渝中這個方面,6軍就在皋蘭山后面,頭營子二營子,我們2兵團就進到沈家嶺,狗娃山,三軍就進到河口這個地區。

         

        時為4軍獨立11師連長  喬志剛

        19號的下午,到18、19點鐘的時候,快天黑的時候,在阿干鎮的邊邊上,遇到了馬步芳的兩個騎兵偵查連,接觸了不到半個小時,這兩個連就撤退回蘭州。就發現看到我們這個部隊,接觸了不但沒有打,不到一二十分鐘,就退回蘭州,我們就占領了阿干鎮了。

         

        821六點,攻打蘭州的槍聲打響了。第一野戰軍的2兵團、19兵團出動9個團的兵力,對蘭州外圍發起攻擊。為下一步更猛烈的進攻打下基礎。然而,馬家軍憑借堅固工事和有利地形,充分發揮了兵力火力。

         

        時為2兵團41028團參謀   趙國瑛

        那天打的非常激烈。步兵、炮兵全部配合起來,包括我們軍里的炮兵,師里的炮兵都配合起來打。打了幾乎是一天,一個陣地沒拿下來,一個突破口沒打開。

         

        采訪李文福

        解放戰爭,很少遇到這個鋼筋、水泥碉堡呀,很少遇到啊,就在蘭州才遇上這個鋼筋、水泥碉堡,鋼筋、水泥碉堡,這個一般的炮你打不上,打不掉。

         

        時為3824團指導員   白占彪

        打到碉堡上也炸這么個坑坑,也炸不掉。你只有從槍眼打進去,這就把他那的戰斗力消滅了。

         

        時為4軍10師32團指導員   馬宜生

        第一次攻擊9個團沒有攻擊下任何陣地。敵人的工事強,下面挖的外壕兩丈多高。下面那個壕里面都是釘子就是梅花釘、鹿砦,就是人踩下去,只能踩下去拔不出來。

         

        在戰前第一野戰軍已經預料到戰斗的艱苦性,但完全沒有想到此戰會打到如此地步。解放軍的作戰部隊消耗了大量彈藥,人員也有較大的傷亡。誰知,讓解放軍更沒想到的是,就在第一輪強攻結束相互對峙的階段,沈家嶺的馬家軍部隊竟然沖出防御工事實行了反沖擊。

         

        時為4軍獨立11師連長  喬志剛

        我記得這個村子叫慢彎。到了慢彎了以后,我們休息了不到一個鐘頭,就跟著32團進入陣地。因為前半截我們是看著他們打,我們沒有直接打仗。到了快接近11點的時候,我們就進入了支援32團戰斗的陣地。這后頭正好趕上他們休息、整頓、吃中飯、換班的時間。事前沒有準備。因為我這幾十年打仗沒有說把敵人包圍了以后,敵人來個反撲,這個情況很少。

         

        時為4軍10師32團指導員   馬宜生

        21號大概是下午的3點左右,敵人整個全線開始反擊。這樣咱們部隊就下來了。第一次攻擊沒有成功。

         

        時為4軍獨立11師連長  喬志剛

        一直幾乎沖到我們師部,把我們炮兵連弄到背后,我們也非?斓乃俣,又撤回到慢彎。

        那個村以后,有個小山包,就把敵人就靠住了。我們的團長叫馮有才,他過來說,凡是咱們團的人,退到這個地方以后,再也不準退了,堅決靠住,就把敵人靠住。

         

        經過一天的激戰,第一野戰軍沒能拿下一塊陣地,彭德懷斷然下令全線停止攻擊,要求各兵團總結經驗教訓,研究敵人的戰術,充分做好決戰總攻前的準備。然而這次試攻,解放軍不僅發現敵人明堡暗道的火力點,而且了解到在幾十公里長的戰線中,馬家軍的三處核心陣地從西往東依次是沈家嶺、營盤嶺、竇家山。

         

        時為2兵團41028團參謀   趙國瑛

        我們是開始首先用火力偵查了一下,因為敵人都在工事那邊,你還摸不清它的火力部署,人員的部署,怎么重新聯絡,什么都沒有;鹆刹,就這一打之后,他自然是要反擊的,還擊的。所以這下我們就看清楚了,他的火力配備,他的人員安排在哪。

         

         

        張俊明之孫女  張馨允(自述)

        幾天后,沈家嶺成為蘭州攻堅戰最慘烈的主陣地,整個戰役中犧牲的3個團級干部全部在沈家嶺陣地,我爺爺也在戰斗負了傷。而現在,沈家嶺北坡的蘭州市烈士陵園里,靜靜躺著許多曾和他一起在沈家嶺并肩作戰的戰友以及爺爺所在的30團政委李錫貴。

        戰爭總是很殘酷,英勇的將士們用鮮血換來了蘭州的解放,而當年這些驍勇的戰士們在又是如何扭轉乾坤,打開了這座“攻不破的鐵城”呢?

         

        導演闡述

        蘭州又被稱作金城,是黃河唯一穿城而過的城市,黃河水養育了蘭州人也養育了我,蘭州戰役的慘烈更加顯示出這座城市悠閑安逸的得知不易,做電視工作許多年,這是第一次有機會拍攝家鄉,而這次拍攝讓我重新認識了蘭州,了解了蘭州可愛的故鄉人。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