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武漢篇 (第二集)孤島攻心

         
        CCTV.com  2009年09月01日 14:46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武漢文獻收藏家   肖琴學

        20095月,在武漢的民間收藏家們籌備武漢解放60周年文物文獻展的時候,我發現,在我和我的同行收藏的文物中,有一些收藏品和武漢解放過程中的某些重要事件有關聯,甚至是必不可少的一種歷史環節。

        這是一份武漢平民當年的日記,記載了武漢解放前,他南下廣州謀生掛念家鄉的心態。

        58,他寫了一封信已經寄回漢口去了,不知收到否。513買了一份華僑日報,想了解一下武漢的戰況。516,聽說武漢解放了,不知真否。517,據報載,漢口已經解放了,不知家里的情形怎樣。

         

        19494月上旬,中國東北、華北、中原地區的大部分領土都已解放,大批的國民黨特務以及各種反動組織在原來的地方呆不下去,紛紛南下,很大一部分在武漢留了下來,幻想白崇禧能夠抵抗住百萬大軍,保住江南半壁江山。

         

        此時的武漢,各種反動勢力交織,局面十分混亂,盼望不要燃起戰火成為這個時候絕大部分武漢人的共同心聲。

         

         

        1949420,白崇禧在武漢召開軍事會議,提出一定要堅守武漢,充分利用長江天塹,與中共周旋到底。

         

        白崇禧想周旋到底,但是在武漢為國民黨效力的人中,面對中共軍隊的逼近,卻有很多的人寢食難安,自己將來到底該怎么辦?

         

        劉鄧大軍為了保證渡江戰役成功,布置一部分兵力在武漢東面的武穴,以防止白崇禧東進救援南京。

         

        武漢革命史學者、湖北大學教授   田子渝

        白崇禧跟中共中央始終有電報聯系,毛主席電報什么意思呢?就是我們跟白崇禧的電報不切斷,不切斷是什么意思呢?我們還跟他在保持聯系。

         

        19494月,代總統李宗仁和中共在北平進行和談,白崇禧得知中共政治軍事都要過江后,大失所望,說:一定要過江,那仗就非打不可。

         

        在中共和談代表團中,林彪負責軍事方面問題的談判。林彪講話非常強硬:對于不肯接受北平方式實現和平的任何反動勢力,我們只好用天津方式來解決!

         

         

        談判破裂后,林彪迅即率領四野主力南下。

         

        武漢革命史學者、湖北大學教授   田子渝

        林彪在南下的時候,蘇聯塔斯社有一個記者叫西蒙洛夫,他是隨軍記者,他問林彪,他說你認為國民黨軍隊誰最能打?林彪根本沒有思索就說,白崇禧。

         

        早在1946年,國共在東北的首場較量在四平展開,白崇禧以優勢兵力逼迫林彪放棄四平,一場血戰后,林彪一直撤退到哈爾濱。這一杖,林彪一直耿耿于懷。

         

        那么現在白崇禧是如何應對林彪的呢?

         

        白崇禧嫡系張淦兵團在武漢北面和解放軍對峙,魯道源兵團駐守武漢,張軫兵團駐守金口。

         

        白崇禧這樣安排,就是防止云南魯道源、河南張軫的部隊與解放軍正面接觸,以避免兵變。

         

        張軫(1894—1981),河南人。畢業于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曾任黃埔軍校戰術總教官。張軫既不是蔣介石的嫡系,也不屬于桂系。在抗戰中,多次和共產黨人合作。但現在蔣介石卻想利用他反共。

         

        武漢革命史學者、湖北大學教授   田子渝

        蔣介石做了一個所謂的順水人情,給了張軫一個河南省政府主席的位子,而且給了他一個空頭的19兵團司令,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說叫他去招募,他就把河南的地方部隊,其他的一些人招募來,就變成兩萬多人,就變成了19兵團,同時他當然知道,因為他本身就是地方軍閥,他當然知道他在蔣介石的集團里面沒有地位,他跟蔣介石走沒有前途。

         

        武漢地處江漢平原,既沒有高山峻嶺,也沒有堅固的城墻,只有長江天險可以憑借,而一旦長江失守,那就是一馬平川。

         

        武漢革命史學者、湖北大學教授   田子渝

        武漢是無險可守的地方,他作為軍事有才能的將領,他當然知道這個地方怎么跟共產黨決戰?廣西就不同,廣西十萬大軍,而且有他自己的家鄉,有他熟悉的地形,他熟悉的人,所以他原來準備是在廣西和湖南跟中共進行決戰,他本身就沒想在武漢大戰,所以他基本上沒有準備,據我看的材料,他在斂財,什么斂財呢?武漢是個大商埠,他把黃金搞走了,他把錢搞走了。

         

        中共中央很快摸清了白崇禧的意圖,那就是在劃江而治不能實現后,他在武漢的軍事布置、做出抵抗的姿態就是延遲解放軍進攻的時間,以便把武漢搬空。

         

        中共武漢地下市委針對這種局面開始行動起來。

         

         

        武漢地下市委成員   童式一

        這一年的4月份,419,地下市委開了一次全委擴大會,就由曾做了個報告,就講青黃不接時期,我們地下黨應該抓哪些工作。地下市委當時分析了形勢,就是武漢的解放可能是有它的特殊性。

         

        曾惇是當時武漢地下市委的領導人,他公開的身份是華中經濟通訊社的記者,作為金融行業的一個新聞機構,更方便與社會上層人士聯系。這個通訊社就在現在的金城銀行里面。

         

        武漢地下市委成員   童式一

        這個經濟通訊社是利用我父親的社會關系辦的,我父親就是社長,我是總編輯,我們文化組的組長是經理,當時曾,我們給他發了組里的證書,還有一個經濟通訊社的證章,他就以這個作為社會職業掩護,所以華中經濟通訊社是為了掩護地下活動而辦起來的。 這個通訊社按照當時的規定,電信局要拔給一部電話,按照官價,這個官價,因為支票不值錢,官價很便宜了,你要是私人想去弄一部電話,就要用金條去挖,這一部電話就裝在保園里九號的樓上,我住的那個房間里頭,而且以后這部電話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就在金城銀行隔壁的保園里9號,是童式一當年的家,這里也就成了武漢地下黨人經常碰頭的一個重要據點。他們把打探來的一些有關解放區的消息就刊登在這份看起來不像經濟類的報紙上。

          

        武漢地下黨人在童式一家里活動的時候,當時身為銀行高級職員的父親經常在門外替這些年輕的共產黨人站崗放哨。

         

        這是位于漢口繁華市區中的一塊空地,在60年前,這里是國民黨空軍在華中的一個重要據點,這就是王家墩機場。

         

        爭取和瓦解空軍飛行員是城工部的重要工作之一。中共天漢縣委城工部得知飛行員們人心慌慌,對前途感到渺茫,便派人打入機場,給飛行員講解放戰爭的形勢,指明他們的前途和出路。

         

         

        中共天漢縣委城工部負責人   陸天虹

        如果叫你到前線丟炸彈,你把炸彈往空地上丟,叫你去投送干糧,往國民黨的被包圍的部隊投干糧,你往解放軍的陣地上送、投。所以這個空軍基地,多數飛行員都執行了這個命令,炸彈丟在空地上面,我們的部隊,我們地方部隊攻打附近縣城的時候,他派飛機來轟炸,他把炸彈丟在湖里面。

         

        在國民黨軍隊節節敗退、全國戰場局勢逐漸明朗的情況下,國民黨特務組織在武漢設置的大小特務機構仍然多達80多個,各種反動黨團組織300多個。國民黨保密局局長毛人鳳曾親自到武漢指導工作。一些國民黨特務越是感覺到沒有前途,就越兇狠。

         

        在武漢解放后,新生的武漢政府破獲了很多特務案件,潛伏下來的特務大都被抓獲,在抓獲的特務中居然還有美籍華人。這份文物就是解放初武漢市首任書記張平化關于一個特務案件的批示原件。

         

        武漢文獻收藏家   肖琴學

        當時就是破獲了一個特務案,涉及到里面有一個外籍的特務,當時張平化做了一個批示,對待外籍的特務,一個要求就是不要跟中國國籍的特務關在一起,第二個就是說在生活上給他一些優待。

         

        這是漢口的蘭陵路,很平常的小街,卻是當年國民黨中統在武漢的總部所在地。

         

        中共中原局社會部偵察科科長   彭其光

        武漢市這個城市很復雜,它不是別的,它是因為大軍壓境以后,整個的包括反革命殺人犯,各種潛伏都壓到武漢市來了,非常亂,復雜得很。

         

        漢口長春路的郵局,在解放前這里就是郵局。19495月,這里是中共鄂豫邊區的一個重要活動據點,但是卻被特務盯上了。

         

        中共鄂豫三邊區城工部成員   古正華

        有像殺手那樣子兩個人,他在郵局的外面,長椿街郵局,底下的人就說,告訴上面(郵局幫辦)梁紹棟,就說有個人,他說他是找鄂豫三分區城工部的古秘書,我想的話這不是我們自己的人,他竟然是這樣子來找我的話,來者不善。

         

        因為不時有共產黨員被國民黨特務槍決,來人讓古正華十分警覺。

         

         

        中共鄂豫三邊區城工部成員   古正華

        我就從沙發底下,有一支槍,我防衛護身的,我把手通到荷包里去,一下去之后,因為郵局的小營業廳,他就在那個地方。他就說是。我就是古正華,你們找我有什么事情,他說走,我們到外邊去見個面。后來我說,解放大軍已經進城了,你們是不是找死,我把手通到荷包里去,我說你走,你不走我在這個地方把你打在地下,兩個人可能是受特務組織之命來對付我的,結果這兩個人就灰溜溜地走了,因為那個時候還沒有完全解放,我一個人單槍匹馬,我也不好把他搞掉。

         

        前來找事的國民黨特務能被幾句話嚇走,也反映了他們彷徨不安的心態。相對于搞定幾個小特務軍警,策反擁有強大實力的漢口警察局長李經世起義就并不那么容易。漢口特別市的警察有上千人,而且是全副武裝的警察。

         

        武漢黨史研究室副主任   宋健

        李經世這個人是華中剿總的政務人員,而且是黃埔三期的學生,在武漢各個方面都比較走得開,但是他又不屬于軍統和中統,無門無派,沒有任何幫派,他當時處境比較困難,當時為什么呢?他用自己的話說,上難伺候下難掌握,他有他的難處,他覺得……而且白崇禧也很厲害,在武漢解放前把他的家屬,就是他的老婆運到桂林去了,說提前疏散,把她弄到桂林去,等于成了人質。

         

        武漢地下黨迅速把李經世的夫人安全轉移并安排妥當,這些工作得到了李經世的積極回應。

         

        中共鄂豫三邊區城工部成員   古正華

        我們就提出來了,所有的警察仍然照常上班,維持社會秩序,這個執行的好的人,聽從命令的人是作為起義人員,把警察作為國民黨的起義人員來對待,因此這一個政策實施了之后,武漢市的警察在解放之前的那一段時間,使整個武漢市的社會秩序非常穩定。

         

        早在1948年底,在白崇禧策劃和支持下湖北成立和平運動委員會,但在蔣介石下野后,白崇禧便不再支持和平運動。以武漢社會名流和工商業界領袖為主的和平運動委員會變身為臨時救濟委員會,也在做把武漢完整回到人民手中的工作。

         

        武昌是武漢的另外一個重要重鎮,湖北省政府、省參議會以及省警察局都在這里,要是能把武昌市長爭取過來,那意義就非常重大。

         

         

        武漢黨史研究室副主任   宋健

        最先突破的應該是在武昌市,武昌市當時19492月份,武昌市政府要改組,當時那個市長楊錦煜就不干了,不干了之后要換屆,換屆就是湖北省政府主席朱鼎青就想讓一個地區的專員,當時地方的一個專員叫做蔣銘的來干這個武昌市長,蔣銘當時感到很矛盾,因為他怕怕當了武昌市長目標大了,共產黨要算帳,所以他認為這個市長不好當,所以他剛開始還猶豫,后來地下黨員余杰通過關系找到他,做通他的工作,鼓勵他,如果是從做官的那個來看的話,那個市長確實沒干頭,但是為了保護這座城市為人民立功,那你應該去當這個市長,當一個迎接解放的市長,他這個話說了之后,后來說服了蔣銘,蔣銘于是爭取去競選市長,最后當上武昌市長,可以說他這個默認的武昌市長,是黨安排他當上的。

         

        在武漢三鎮中,漢口的地位特別重要,漢口被稱為特別市,直屬國民黨中央,能把市

        長晏勛甫爭取過來,對武漢各界必然有著非同一般的示范作用。

         

        中共天漢縣委城工部負責人   陸天虹

        臨近解放的時候,晏勛甫五心不定,要跟白崇禧逃跑,他不是嫡系,他不是國民黨的嫡系,他是中將,他不是嫡系,他逃走以后也沒前途,而且他的家在武漢,不逃走,他又是市長,那將來共產黨來了怎么辦?

         

        晏勛甫的家屬已經被轉移到桂林,為了解除他的牽掛。地下黨員給他的家屬匯去1000美元,并協助他們去香港,同時給他講清共產黨的政策。

         

        中共天漢縣委城工部負責人   陸天虹

        你如果不走的話,就穩定了一大片的公務員,而且保護好你的國家財產、檔案文書,你的公務員都不走了,人心就穩定了,那你就立了一功,共產黨會善待你的。

         

        作為國民政府的重要高官,現在要聽他們曾經的對手指示,內心的斗爭是難免的。但是局勢發展容不得你有更多遲疑。很快,晏勛甫定下心來,積極配合,做好漢口市各級公務

        員的穩定工作,力求交給共產黨一個完整的漢口。

         

        194958,武漢進入戰時狀態,全市實行戒嚴并封鎖長江。

         

        駐守武漢的魯道源兵團以云南人為主,不是白崇禧的嫡系心腹。由武漢社會名流組成的臨時救濟委員會、地下市委和城工部從不同方向做魯道源的工作。

         

        中共鄂豫三邊區城工部成員   古正華

        他們救濟委員會跟魯道源聯系,希望魯道源在武漢起義,跟魯道源的參謀談了幾次,他感覺到自己被白崇禧的部隊,前面跟后面挾持了,等到有機會能夠靠近解放軍的時候,他們能夠起義,但是白崇禧對魯道源這個部隊,對他的警惕性很高,始終挾持當中,不讓他正面接手中國人民解放軍。

         

         

        中共中原局社會部偵察科科長   彭其光

        他的哥哥知道形勢不好了,他主動要求到我們那里,他說我愿意給我弟弟去做工作,叫他趕快不能再搞下去了,叫他棄暗投明。我說你棄暗投明的話,怎么叫呢,叫他組織一部分部隊拉過來,他親自也不要我們經費,他親自到他弟弟那里去了,跑到那里去了以后,他弟弟答應了,因為形勢已經逼人了,戰局已經是非常緊張的時候,他也同意我準備組織一部分人不走,拉出來投城。結果白崇禧有所察覺,這個部隊活動不正常,他就把這個58軍,整個一個軍往南調了,這個沒有搞成。

         

        號稱九省通衢的大武漢,有山有水,有比上海外灘大的多的江灘公園,有現代化的集裝箱碼頭和占全國重要地位的重工業制造基地,F在的武漢早已不是當年只產92噸鋼材的武漢三鎮了,它不光是一個現代化的大都市,更是華中地區最重要的工商業中心。

         

        世代生長于此的武漢人以在這里生活為榮耀,從辛亥革命、到北伐、到抗日戰爭,他們都舍不得離開這座城市,F在白崇禧要把武漢搬空,武漢人民怎么會同意呢?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軍隊可以走,但是不能把工廠設備搬走。

         

        中共天漢縣委城工部負責人   陸天虹

        所以針對白崇禧的反動政策,我們開展了反搬遷反逃跑反破壞的斗爭,保護工廠重要的公共設施,把頭面人物留下來,安定人心,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任務。

         

        為了防止白崇禧強迫工商界的頭面人物逃跑,破壞工業設施,武漢各界開展了反搬遷反逃跑反破壞斗爭,穩定工商界涉及到幾十萬人的生活問題,如果資本家逃跑了,生產停止,工人失業,整個城市就要陷入混亂。中共武漢地下市委利用爭取過來的資本家來對其他的資

        本家進行統戰工作,讓他們安心生產,正常經營。

         

        留下輪船、工廠、留下機器設備就是留下武漢人民賴以生存的飯碗。

         

        當時武漢的兵工廠很多,廠里面的工人也都實行軍事化管理,但是在各級地下黨組織的領導之下,這些軍工廠、大學以及一些重要廠礦的員工都相繼成立了工人糾察隊,保護工廠和設備。

         

         

        武漢工運負責人、地下市委成員   劉實

        比如說工廠他要搬走,我們就要工人來想辦法,慢慢地來拆機器,就是用怠工的辦法,來延緩他這個搬運,有的干脆,工人就是不去拆卸這個機器,比如像電信局,這些電信的設備,就把最重要的設備分散起來,比如說搬到宿舍里頭,搬到能夠隱藏的地方,把那些重要的設備保護起來。

         

        全國形勢和武漢周邊局勢的變化巨大,中共武漢地下市委以及進步外圍組織,抓緊利用各種機會宣傳中國共產黨的政策和主張,為武漢即將到來的歷史性轉折提供思想上、輿論上的準備。

         

         

         

        早在張難先和李書城等人組織的和平促進會被白崇禧拋棄之后,他們就聯合武漢的社會上層人士針對可能到來的社會動蕩成立了臨時救濟委員會,并且成立了治安委員會,針對漢口、武昌、漢陽不同的情況,制定不同的措施,以便開展穩定大武漢的工作。

         

        張難先、李書城等人組織工商業界的領袖經常與中共武漢地下市委的代表商討應對策略,見面的地點就是在金城銀行的二樓。

         

        武漢工運負責人、地下市委成員   劉實

        對工商業怎么辦,教育怎么辦,各個方面的政策吧,我們在群眾中間做宣傳,讓人們了解我們黨的這些路線方針政策。特別是臨近解放時候我們有個約法八章,我們廣泛地張貼,廣泛地散布,這是我們中央擬定入城的約法八章。

         

            在這次紀念武漢解放60周年文物文獻展上展出的舊地圖,在這份地圖上,清楚地標明了國共兩黨在全國各自擁有的區域,而這時候的武漢已經是解放區的一部分了。這份地圖既表明了國民黨在武漢統治的結束,也表明了白崇禧劃江而治野心的破滅。

         

        武漢文獻收藏家   肖琴學

        這張地圖是19496月份出版的,距武漢解放只有短短的十幾天。武漢的解放和東北解放區、華東解放區、華中解放區等五大解放區連成了一片,擴大了解放區的范圍。

         

        南京的解放預示著國民政府在大陸統治的徹底崩潰。中共中央軍委命令圍攻武漢、原屬劉鄧的部隊一律歸四野指揮,劉鄧大軍則越過武漢,直奔重慶而去。

         

        隨著長江下游一個個城市的解放,勝利的號角就在武漢周圍響起。

         

        武漢,這個國民黨曾死命維持的、長江中游的一個孤島,在這個高山流水覓知音的地方,會再譜出一首怎樣的樂章?

         

        1949515,武昌突然發生兵變,白崇禧火速撤往長沙,可是解放軍還沒有進城,武漢會發生些什么?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