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武漢篇 (第一集)交鋒與謀和

         
        CCTV.com  2009年09月01日 14:16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一頁電報稿、一本平民日記、一紙批示、一部軍事著作,這些表面上互不相干的文物卻和60年前武漢的解放緊緊聯系在一起。在認識和挖掘這些武漢歷史文物價值的過程之中,最快樂的就是能夠查證出每一件文物的來龍去脈,主人是誰,與歷史有哪些勾連。雖然很是費力,但當歷史的迷霧層層撥開,那隱藏在文物背后的人物和事件就變得鮮活而生動。

         

        武漢文獻收藏家   肖琴學

        它就是一個城市的名片,城市的檔案,就是說,我作為一個收藏者,覺得自己在創造個人財富的同時,承擔一部分社會責任,保護性的,收集整理這些東西,將來可以造福社會。

        九省通衢大武漢,作為在這里生活了46年的武漢人,我愛武漢,卻覺得難以描述它,就像我以此為生的收藏職業,看似簡單,但卻深如煙海。

        文獻收藏就是見證歷史,今年恰逢武漢解放60周年,我們覺得用我們手中的藏品見證這段歷史,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辦一次文獻收藏展是最恰當不過的了。

        2009515,《武漢解放60周年文獻收藏展》在武漢收藏品市場舉行,這場展覽是由我和我的同行們一塊兒舉辦的,展出的歷史文獻都是由武漢的民間收藏家提供的。

        我們既沒有邀請社會名流,也沒有搞什么開幕儀式,來的人中都是對武漢解放文物收藏感興趣的各路朋友。

        在這次展出的藏品中,有我提供的一份當年河南省參議會發給湖北省參議會的和平艷電。而這份出自河南的文物原件可與武漢的解放大有關系。

        這份和平艷電是1948年到1949年春天,由河南省參議會的議長劉積學發起,向湖北省參議會發的電文,電文的內容就是要討蔣、倒蔣,當時的白崇禧擁兵武漢,利用這次和平運動逼迫蔣介石下臺。

         

        19489月至19491月,中國人民解放軍同國民革命軍進行戰略決戰,共進行了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略性戰役,共殲滅國民黨軍隊154萬余人。國民黨的主要軍事力量基本上被消滅。中國人民解放軍達到390多萬,軍事實力占據優勢。使長江以北的中原解放區、東北解放區、華北解放區連成一片。

         

        此時,國民黨剩下的的兩大軍事集團主要集中在長江以南,一個就是南京的湯恩伯,有40多萬軍隊;另一個就是武漢的白崇禧,有25萬人馬。

         

         

        湖北大學教授   田子渝

        在舊中國稱得上大的,在中國只有兩個城市,大上海,大武漢,武漢在中國的地位,如果就工商金融來講,第二大。因為上海是第一,武漢是第二。武漢市之所以叫做東方芝加哥的美稱,為什么呢?它主要就是南北中西的一個中間,它有兩條大江,有兩條鐵路,我們現在叫京廣鐵路,當時因為長江隔了,就叫兩條鐵路,叫京漢鐵路,粵漢鐵路,兩條鐵路,所以它變成一個九省通衢的交通要道,由于它有這樣的優越的地理位置,所以就鑄成了武漢是一個華中地區的一個中心。

         

        抗戰勝利后,國民政府忙于接收日偽財產,大肆聚斂官僚資本,大小接收官員借此中飽私囊,武漢的經濟發展并沒有走向正常的發展軌道,大批民營企業倒閉,人們生活困苦不堪。

         

             國民政府不久又圍剿中原解放軍,內戰爆發,而內戰的烽火就是在湖北境內首先燃起的。戰火一起,物價飛漲,貨幣貶值,工商業破產倒閉占四分之三,1946年底,湖北一個省被國民政府強行征購的軍糧就占全國的五分之一,有著10多萬產業工人的漢口特別市只有8000多人在上班,而且拿著的是天天貶值的法幣!

         

        到了1948年底,武漢的經濟徹底崩潰,鐵礦石產量比1936年下降了97%,鋼材產量只有92噸,工廠企業絕大部分倒閉。物價卻上漲了8萬多億倍,就連湖北省政府新上任的主席開招待會,連茶葉都買不起。

         

        湖北大學教授   田子渝

        由于他們的公務員工資買不起糧食和菜,他們甚至逼迫著省政府不要發工資,發米,只要發米,因為他買不起。所以武漢市又出現了這樣一個情況。對于武漢市當時來講,它是民怨沸騰,經濟危機特別突出。

         

        1938年武漢從淪陷直到抗戰勝利,沒有中共的地方組織?箲饎倮,中國共產黨開始派遣共產黨員進入武漢,進行工人和學生運動,同時進行策反、情報工作。

         

         

        武漢市委黨史研究室宣教處處長   宋健

        當時的武漢地下黨,它大的方面應該說就是兩個方面,一個就是叫做我們傳統的,叫地下市委系統,還有另外一個大的方面叫城工部系統,也就是城市工作部系統,這個地下市委系統主要受中共中央、最早是中共中央的南方局派遣的。

         

        作為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武漢,當時最活躍最有力量的群體,就是武漢的10多萬產業工人。武漢地下黨員利用罷工鼓舞武漢工人的斗志,提高他們的階級覺悟,為壯大組織創造條件。

         

        全國總工會書記處原書記   劉實

        我們就去到武漢的一些重要的工廠,去逐步地交朋友,比如說江南汽車車輛廠,還有軍事工廠,就是三十兵工廠,海軍工廠,我們就逐漸交朋友,在這里頭建立一些跟工人的聯系,從普通的朋友變成一種進步的關系。然后在這中間,在條件成熟的人中發展黨員。

         

        這些來自不同渠道的黨員像涓涓細流滲透進大武漢,悄無聲息融入社會各個階層。他們團結大批學生和進步分子,反對國民政府的倒行逆施。經過三年多的工作,從最初3個黨員到武漢開展工作,很快就發展了390多個黨員、建立了14個黨的外圍進步組織,成員達5千多人。19487月,中共武漢委員會成立并統一領導武漢地下工作。 

         

         

        漢口保園里九號,是武漢地下黨員童式一的家,在武漢解放前夕,中共地下工作者就在這里經常碰頭、研究如何發展進步對象、開展工作。

         

        武漢地下市委成員   童式一

        我們的工作逐步掌握了省報,使省報能為我們的宣傳工作服務,這個中間主要是利用了蔣桂矛盾,蔣介石跟白崇禧的矛盾,利用他們的矛盾,刊發了一些反對國民黨的文章、消息,借用的是外電、路透社電、舊金山廣播電臺,利用這些報頭發了一些東西。比較突出的比方說我們八項和談條件,就是全文在新湖北日報的頭版頭條發出來的。

         

        利用國民黨官方報紙,向武漢人民報道事情的真相,揭破謠言、穩定人心,有利于人們選擇光明的前途。

         

        武漢地下市委成員   童式一

        據我后來了解,當時地下市委能夠掌握省報的就此一家。

         

        在武漢活動的另外一支中共地下力量就是城市工作部系統,隸屬于不同組織和解放區的城市工作部都向武漢派遣了骨干力量,這包括中共中央社會部、中原局社會部、上海局以及江漢區委、鄂豫三地委等11個系統的城工部都派出人員在武漢開展地下工作。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購買軍需物資、情報搜集、策反等工作。

         

        武漢黨史研究室副主任   宋健

        所有的這些黨的城工部和地下市委的力量,以及其它方面的黨組織的力量都是獨立的、平行的開展工作,他們上下聯系也多半都是單線聯系,互相之間不發生橫向的關系,這是為了地下工作的安全起見。

         

        陸天虹當年是中共天漢縣委城工部部長,他的任務是在武漢和上海之間建立一條秘密的交通線,把在上海暴露的地下黨員、進步民主人士轉移到解放區來。有一次他手下的交通員護送女學生轉移,被國民黨的一個參謀識破了身份。

         

         

        中共天漢縣委城工部負責人   陸天虹

        他干脆就跑上去,拍拍他的肩膀,說你知道我們是什么人啊,那個軍官,他說什么人哪,你們看這個樣子也不像商人,是學生吧。他說你知道他們是那邊的。說那邊的就是解放軍的,那個參謀就懵了,你是不是那邊的?他說我就是那邊的。你要不要腦袋,你還想不想要腦袋,你天天在這里站崗,我回去一報告你還有命,那個參謀就慌了,噢,那是,對不起,對不起。說你們這樣不行,拿了很多行李,我懷疑其他人也要懷疑,這樣,我給你雇一條船把你們送走。

         

        在國民黨戰場節節失敗的情況下,很多國民黨官兵人心慌慌,這位參謀被城工部交通員潑辣大膽的工作作風所鎮住,也為自己的將來留了后路。

         

        中共京漢縣委城工部負責人   陸天虹

        到了城工部,我們交通員向我一匯報,我說這個參謀把他爭取過來,干脆把他請進來,跟他談話,今后的任務就是保護我們過往人員的安全,我保證將來他立了功,我們要賞他的,所以把他請到城工部來,我跟他談話,他非常感激,非常感動。從今以后,他成了我們一個保護傘。

         

        古正華是因在上海做地下工作暴露后回到武漢做情報工作的,他的工作地點就是在武漢有名的標志性建筑----江漢關內,他的任務之一就是搞到白崇禧正在修建的的城防工事圖。

         

        中共鄂豫三邊區城工部成員   古正華

        我們有一個,專門建立了一個工作組,工作組的組長就是由公路段的工程師,因為公路段的人對制圖非常熟悉,每個人勞動完了之后的圖就交到這個地方來,然后這個公路段的工程師就把它匯總,匯成一個比較完整的一個圖,大概是過些時候我們就修改一次,過些時候就修改一次。

        國民黨軍隊負責此事的軍官張力被爭取了過來。

        這個圖即將完成的時候,就匯到張力那里,張力找到了這么一個關系,可以把城防工事圖搞到手。結果的話,過了不久,他就把那個圖庫的主任的辦公室的一張圖給我們,盜出來給我們,就是叫城防工事圖吧。

         

        彭其光,時任中原局社會部偵查科科長,負責在武漢搞情報工作。他的工作方法與其他地下工作者大為不同。

         

        中共中原局社會部偵察科科長   彭其光 

        把這個淮海戰役當中俘虜,經過教育釋放,愿意立功贖罪的人派進來,以后一直沒有跟他聯系上,所以這人動態怎么樣,我們也不大了解,所以我們這個時候就盡快的,帶著中間這個家屬,就是淮河戰役俘虜的,姓王,叫王謙益的這個人,這個人現在已經不在了。俘虜以后,我們把他家屬送進去以后,這個人就很快跟我們取得了聯系,這樣一來就利用這個關系,把淮河戰役當中俘虜的這些人員慢慢地接上了。

        因為是不同部門派出的地下人員,他們有時共同圍繞一個對象來展開工作,但是彼此之間并不知道,因此當他們發現某個重要的工作對象更適合自己部門時,便向上級報告,請求協調,以便更好地開展工作。  

        都說白崇禧是軍事家,確實這個人在軍事理論上也有一套,他編寫了好幾本軍事著作,我手頭就有一本,當年白崇禧將這本書送給友人,在扉頁上還有他的簽名,但是書的主人可能不太喜歡這本書,被我偶然在一個舊書攤上發現了。

         

        武漢文獻收藏家   肖琴學

        這件藏品是白崇禧主編的一個軍事刊物,上面有白崇禧的簽名和他的一句贈語,贈給他的同僚的,白崇禧號稱“小諸葛”,字也寫的很漂亮,也打過很多漂亮仗,但是在武漢,他是徹底的失敗了。

         

        19485月,中華民國實行憲政,蔣介石當選總統。剛當選總統不久的蔣介石免去了白崇禧的國防部長職務,把他外放到武漢,去擔任華中剿匪司令部總司令,妄圖用他的桂系人馬和他的軍事才能消滅中共軍隊。

         

        白崇禧對此安排大為惱火,跑到上海堅決不干,后來桂系有人勸他:李宗仁在南京當副總統,你在武漢有軍隊,將來豈不是大有可為?白崇禧覺得有理,遂走馬上任。

         

        武漢人民普遍對國民黨的統治失去了信心,而蔣介石卻對武漢這個戰略要地寄予希望,同樣李宗仁和白崇禧也希望在武漢大有作為。

         

         

        白崇禧,國民政府陸軍一級上將,曾在北伐戰爭中發揮過重大作用,也曾在1938年的武漢保衛戰中參與指揮,他編寫的一些軍事著作被蔣介石采納,用來指導抗戰,在國民黨軍隊中素有小諸葛之稱。

         

        1948628,白崇禧輕裝簡從,在漢口就任華中剿匪司令部總司令,開始了他一生中最不光彩的一段歲月。

         

        白崇禧一到武漢,就擺出要和共軍決戰的姿態,他把東至堤角,西至舵落口,長達20多公里的張公堤上挖起濠溝,并以張公堤為防線,修建江北城防體系。白崇禧既準備在這里和共產黨打軍事仗,也準備和蔣介石打政治仗。

         

        湖北大學教授   田子渝

        三大戰役一打完以后,蔣介石威信掃地,美國干預了。美國這個時候有非常明確的換馬的思想,它換什么馬呢?它直接地跟蔣介石的親信,也跟孫科,就是美國大使跟孫科和蔣介石親信直接表示,蔣介石應該下野,直接表示,一點都不含糊。就是應該說下野。那么下野后叫誰來做呢?就是桂系。因為除蔣介石之外,最有軍事力量的是桂系,別的不行。那么桂系在這樣的情況下,在美國要蔣介石下野,美國又要推出桂系的情況下,那么李宗仁就要白崇禧在武漢發難。

         

        19481224,白崇禧邀請當時的湖北社會名流李書城等人前來商談發起和平運動。他表面上說戰爭不能再打,國共雙方應該講和,同時表示因為自己職位的關系,不方便出面,要求大家從民眾角度提出,他將負責保障眾人的安全,不要有顧慮。

         

        5天后,河南省、湖北省參議會發出和平艷電,分別致電蔣介石和毛澤東,呼吁停止戰爭,恢復和談。

         

        湖北大學教授   田子渝

        他這是一箭雙雕,第一雕就是打蔣介石,逼蔣介石下野,利用失敗了的軍事局勢。第二個美國為什么要桂系呢?美國也知道共產黨要取得勝利了,所以美國希望跟共產黨搞成劃江而治,南北分治。那這正中白崇禧和桂系的思想,所以他們就由于我是軍人是政府的人,我不太好出面,就由民間一些元老派出來,那么由于他醞釀了,他在幕后操縱的,這樣情況下,就由武漢市、湖北省省議會出面,召集了河南省議會,湖南省議會還有貴州很多省的議會,那么這一天就是1229,叫做艷,艷陽天的艷。 12月29就由河南和湖北省議會首先發出艷電。

        在我們這次紀念武漢解放60周年文物文獻展上,有些參觀者是當年為武漢解放立下功勞的人的后代,在這里,他們能驚喜地發現祖輩父輩留下的一些文物。而這些珍貴的文物又是他們以前所沒有接觸過的。

         

        張難先,湖北仙桃人。青年時代曾經數次謀劃反清起義,后參加辛亥武昌起義。曾任國民黨浙江省政府主席等職。

         

        李書城,曾籌辦廣西陸軍學堂,李宗仁、白崇禧都是他的學生。武昌起義時是革命軍參謀長,后任孫中山的軍事秘書。

         

        這兩個在湖北名氣很大的國民黨元老,影響著武漢的一大批社會名流。

         

        白崇禧就是想利用張難先、李書城的經歷和聲望來逼蔣介石下臺,推李宗仁上臺。同時又使共產黨停止過江,形成南北分治。收藏家肖琴學收藏的就是河南省參議會發出的和平艷電的原件。

         

        武漢革命史學者、湖北大學教授   田子渝

        李書城、張難先這些人也積極地行動起來,行動起來以后呢,而且白崇禧叫李書城,還有個人也姓李,叫李伯剛,兩個人直接到北方去,跟中國共產黨聯系,那么大概在12月份還在下雪的時候,李書城先生和李伯剛,實際上李伯剛是個黨員,他們就北上,所謂的北上就是到鄭州,先是到漯河,漯河以后就到鄭州,當時叫中原解放區的領導人,具體地說就是陳毅接見了他。

         

        李書城等人搞和平運動的主要目的是不想讓武漢燃起戰火,與白崇禧逼蔣下臺還是有所區別。   

         

        與此同時,中共中央軍委在準備渡江戰役的同時,做出全盤戰略考慮,決定實行聯桂治蔣。  

         

        武漢革命史學者、湖北大學教授   田子渝

        什么叫聯桂治蔣呢,就是穩住白崇禧,也就是華中這部分不出擊,主要對付湯恩伯,所以中國人民解放軍主要就在華東這一帶,就是江陰、九江以東,主要就是劉鄧的大軍,和陳毅的大軍,就是二野和三野,在長江以北準備渡過長江。

          

        1949121,因為軍事上的不斷失利,四面楚歌的蔣介石被逼無奈、宣布下野,跑回浙江老家去了。

         

        副總統李宗仁代理總統后,白崇禧立即把華中剿匪司令部改為華中軍政長官公署,自任長官,并由謀和變為備戰。

         

        李書城本來是白崇禧派去解放區與共產黨代表談判的,但現在白崇禧卻又避而不見,這讓已回到家中多日的李書城更看清了白崇禧的嘴臉。

         

         

        李書城之女   李聲

        李書城從解放區回來以后,想報告這些解放區的好消息,結果白崇禧進也不出了,就說今天有事明天有事,推脫,總不想聽他的話,于是他也不想搞和平了,還是想搞戰爭了。后來他跟張難先一塊又在商量,這和談不行,白崇禧沒得心思和談了,那怎么辦呢?那這個和談促進會就不要了。

         

        武漢革命史學者、湖北大學教授   田子渝

        但這個和平運動,我覺得對李書城這些湖北的士紳有很大的作用。第一個就是他們對國民黨的幻想破滅了,因為原來是白崇禧叫他去的,結果你白崇禧不見我了,你這不是翻臉不認人嘛。第二個他經過到解放區看了以后,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他回來以后大講解放區的好處,包括婦女解放,包括人民的安居樂業,包括解放區怎么親民守紀律,他講的很多,而且當時在報上登,他到處演講,在武大,在中華大學進行演講,而且報上登了,所以使武漢人民了解解放區的真實情況。

         

        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后,先后在武漢周邊開辟了鄂豫邊、桐柏、江漢三個解放區。

         

        這三個解放區矛頭所向都指向武漢,在人民解放軍逐漸把武漢北面的大部分縣城和鄉村解放后,在武漢的白崇禧只能處于防守態勢。

         

        但是劉鄧大軍的主要作戰任務是即將到來的渡江戰役,其主力部隊主要部署在華東地區。為了震懾武漢的白崇禧,中共中央軍委命令四野的先遣兵團、由肖勁光的12萬人歸劉鄧指揮,加入到牽制武漢的戰斗序列。

         

        武漢革命史學者、湖北大學教授   田子渝

        中央軍委這個時候已經基本有一個思想了,就是不戰于武漢,要解放武漢。

         

         

        19494月上旬,林彪率四野主力南下。在四野滾滾南下的鐵流聲中,白崇禧似乎感覺到了林彪那咄咄逼人的雪恥心情。因為他知道,現在的林彪已不是四平之戰時,被他打得一直撤到哈爾濱去的樣子了。白崇禧該怎么辦呢?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