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濟南篇 (第三集)浴血奪城

         
        CCTV.com  2009年09月01日 13:54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這里是濟南城南的英雄山,山上建有高大的紀念碑,毛澤東手書:“革命烈士紀念塔”,在山坡上埋葬著許多濟南戰役中犧牲的烈士,山下建有濟南戰役紀念館,這座山的原名叫四里山。

         

        濟南戰役紀念館宣傳科長   陳放

        19521027,毛澤東主席在許世友司令員的陪同下,到四里山憑吊他原來的生活秘書黃祖炎,當時毛主席站在四里山,看到四里山安葬著一些濟南戰役犧牲的烈士,就有感而發地說,青山處處埋忠骨,這里安葬著這樣多的烈士。此山真乃英雄山也。

         

        在英雄山下安葬的大都是西線攻城部隊的指戰員,而東線攻城部隊犧牲的烈士都被葬在了歷城東部的烈士山。

         

        據統計我軍在濟南戰役中共犧牲5100余名官兵,在這些烈士中許多人是在攻打濟南內城的戰斗中犧牲的,因為那是這場戰役中最為激烈的搏殺,一場關乎勝敗的決斗。

                                      

        當攻城的各路解放軍攻破了濟南外城防線后,高大的濟南內城城墻擋在了進攻部隊面前。

         

        濟南府的內城修筑于明朝,這個城墻高達14,厚度也有10余米,城上可并排行駛兩輛汽車,城下有護城河環繞,國民黨軍指揮官王耀武下令在上面構筑大量工事,作為濟南的最后一道防線。


           
        國軍73師少尉排長   蔡述曾 

        城墻是三道火力封鎖線,上頭一個層,底下一個層,中間一個層,縱橫交叉形成火力交叉網,你從哪個方向來,都沒有退路。

         

        1337110團衛生隊   趙錫久  

        它的工事不朝外,它的設計是平行的,和城墻平行的,架梯子,送炸藥都得經過它的前面,正好和那個城墻橫著,他就這么設計,一挺輕機槍就沒辦法,傷亡特別大。

         

        922商埠的戰斗還在激烈進行時,蔣介石乘飛機親臨濟南上空給王耀武打氣,讓王耀武“知不可而守之,創造天下奇功”。

         

        然后讓隨行的戰斗機轟炸機對我攻城部隊進行了一番轟炸掃射。  

         

        回到南京后,蔣介石又向上帝祈禱。

        然每憶上帝允我濟南可保之預示,深信上帝允我之恩惠,無不為之深信自安也。 

                                                                 《蔣介石日記》1948922

         

        此時,在徐州一線的邱清泉、李彌、黃柏濤三個北援兵團,在蔣介石的嚴令下,于920,開始出動北援濟南。然而出于對粟裕18萬阻援大軍的懼怕,他們的進軍速度十分緩慢,每天只走二三十里,他們希望王耀武再能拖幾天,等雙方打的筋疲力盡時,再過來助戰。

         

        此時王耀武似乎看到了一線希望,他親自登上城墻巡視一番,給守城的官兵鼓舞士氣,讓他們固守待援,他認為在經過連續幾天的戰斗后,解放軍的攻城部隊應該休整幾天后才會攻打內城。

                      

        巡視完畢,他悄悄把指揮部從省政府,搬到了大明湖北極閣的地下隱蔽部。

         

        在這陰暗的地下室里,王耀武繼續指揮殘部垂死掙扎。      

                                                   

        在濟南南郊的仲宮尹家店,許世友的攻城兵團指揮部里不斷傳來消息,幾天來戰局進展的速度令人振奮,許世友注視著墻的地圖下令繼續攻擊內城,不給王耀武以喘息的機會。

         

        東西攻城部隊分別選擇了內城東南角的氣象臺,也就是如今的解放閣,以及內城坤順門和西門作為攻擊的突破口,濟南城頭因此上演了一場盤古未有的激烈博殺。

         

        92318點,許世友一聲令下“開始”。信號彈騰空而起,攻城部隊大炮齊鳴,古城濟南籠罩在炮火硝煙之中。

         

        國軍73師少尉排長   蔡術增 

        共產黨的炮彈,一顆炮彈,我那一個排死了19個。

         

        炮擊過后攻城部隊開始向敵城垣陣地發起攻擊。

         

        內城東南角的黑虎泉是濟南七十二名泉之一,也是如今人們休閑游覽,和汲水的公園景區,如今的人們很難想象60多年前這里戰火硝煙,血流成河的景象,黑虎泉邊護城河成為攻城的第一道障礙。

         

        92573團三營機槍連副連長   宋瑞慶

        我們就準備架橋,燒的汽油桶,在上面頂上鋪板上去,使鐵絲給他抬起來,要不那時候水深,黑虎泉那地方水深,大概有兩米左右,這時候架橋,敵人就在城墻上,火力很猛。

         

        攻城的戰士冒著槍林彈雨沖過護城河,但遭到城下的敵人碉堡的阻擊,戰士們炸毀敵堡,然后爬云梯攻城。

         

        92573團三營機槍連副連長   宋瑞慶 

        送梯子的時候,西邊這個突出部敵人封鎖,我們傷亡不少,也傷亡七八個,后來最后,整個的又出來一個班,又上去一個班,把這個梯子及時往城墻上扛。

         

        攻城戰士前仆后繼向敵人的內城防線沖擊,遭遇敵人的拼死抵抗。

         

        華野9761營教導員   王延芝

        在那兒看梯子叫他打倒了,戰士有的犧牲,有的就在那城根兒下。

         

        曾有一個連沖上了城頭,但被反撲的敵人包圍,全部犧牲在城上。而攻打西線內城坤順門的攻城部隊也遇到了同樣的困境。

         

         

        1337師川團三營九連排長   都本連 

        坤順門是我們這個師打濟南好像是最艱巨的一個地方,因為那個坤順門城墻是很高的,護城河,敵人的工事是城墻頂上,城墻中間,城墻腳下都有地堡。

         

        戰士們強渡護城河攻到城墻下面,同樣面臨著高大的城墻和暗堡的阻擋。

         

        13 37111團三營九連排長   都本連 

        當時搭梯子上了,再重新搞,人犧牲了,再補上去,所以這個坤順門戰斗打得主要是殘酷,就這么一批一批地攻上去,所以那個時候的口號是人倒梯子不能倒,就是人要一個接一個往上搞。

         

        在攻城部隊連續不斷的猛烈進攻下,坤順門城頭被打開一個突破口,1337師有近兩個營的部隊攀上城頭,但他們立足未穩就遭到守敵的三面反撲,敵人還派了督戰隊壓陣。

         

        原國軍73師少尉排長   蔡述曾 

        曹振鐸親自來督戰,就是在這個坤順門這個地方,往回一撤,后面見了就格殺勿論,還有一個是敢死隊。

         

        當攻城部隊剛登上城頭,突破口又被敵人封鎖,后續部隊無法登城增援,城頭上敵我雙方展開的一場殊死的血戰。

         

        109團一連機槍班長曲光喜,在城頭上向敵人掃射,突然被一顆手榴彈炸斷了右臂,他繼續戰斗,機槍打壞了,他用磚頭、鋼盔砸向敵人,最后拉響了手中僅剩的手榴彈,沖向敵群,他的英勇壯舉震撼了所有人。

         

        登上城頭的部隊因后援被阻斷,人員和彈藥越打越少。最后竟打到彈盡糧絕。

         

        1337110團三營書記   鞠政民 

        槍有刺刀的就拼刺刀,有的沒有刺刀,就拿起磚頭來,拿起鐵鍬來,拿起敵人扔的什么武器來,干脆就是肉搏,就打起來了,今天想起來,那個慘烈的情景真是非常非常慘烈。

         

        在城頭激烈的博殺中,三連、九連趁著夜色跳下城墻潛入內城中,而留在城頭上的攻城部隊在守軍的夾擊下,全部壯烈犧牲,敵人又恢復了坤順門突破口的防守。

         

        曹劌論戰曰: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攻打內城三次進攻三次失利,造成了重大傷亡,讓宋時輪和聶鳳智這些久經沙場的戰將都為之震撼,進攻停止下來,戰場上出現了難得的寂靜,是繼續進攻還是暫停,攻城兵團的指揮員們陷入了從未有過的猶豫之中。                                   

                    

        粟裕抓起電話,打給許世友,問“為什么久攻不下?”許世友如實相告,粟;卮,如果濟南好打,軍委調你來干什么?性情直爽、倔犟的許世友決不甘心受挫于濟南城下,他決心要繼續進攻,因為他知道  此時王耀武也已筋疲力盡,已成強弓之末。

         

        國民黨山東省政府秘書   王昭建 

        五天里(王耀武)沒睡一個囫圇覺,平常不喝酒,這個時候他什么白蘭地、威士忌,平常他不抽煙,這時候他兩顆兩顆的抽,一顆接一顆抽,他一直不睡覺。

         

        擊退了解放軍的三次進攻,王耀武高度緊張的神經,稍稍松弛下來,他認為下次進攻至少要一兩天以后。

         

        然而,深夜130分,同樣徹夜未眠的許世友又下達了攻城命令,一時間萬炮齊鳴。在炮火掩護下,973團的戰士們沖到城墻下開始登城。

         

         

        9縱偵察營一連文化干事   王智民

        我們都是用的那個云梯,梯子都是很高的,兩個大輪子,前面就是一個車輪一樣,就把這個梯子推上去了,這個七八班長沒有登上去以后,這個二班長李永江,就冒著敵人的炮火,登上了云梯,等到云梯頂上一看,還有半截身子上不去,上不怎么辦,他扒著這個城墻一躍,上了這個城頂上了。

         

        這個登上濟南城頭的第一人叫李永江,后被授予特等功。李永江剛登上城頭立刻和撲上來的敵人展開博斗,接著第二名戰士于洪鐸,第三名戰士王其鵬也登上城頭。

         

        他們在城上打退敵人多次反撲,堅守突破口達三小時之久。

         

        925761營教導員   王延芝 

        那個于洪鐸奪下來敵人的輕機槍就拿過來就打,你看于洪鐸以后他和我講,他的胸部都叫機槍的溫度給烙糊了。

         

        9縱偵察營一連文華干事   王智民

        王其鵬也登上了,把子彈手榴彈都打光了,打光了沒有辦法,他就用也不知道哪兒撿的一把菜刀,俘虜了三個敵人。

         

        這三人在戰后被授予“濟南英雄”光榮稱號。

         

        由于他們堅守在突破口上,攻城部隊的戰士們從突破口登上城墻。

         

        占穩了氣象臺突破口并打退了敵人的反撲,戰士們開始突入城中。

         

        9縱偵察營一連文化干事   王智民

        打退了敵人幾次反撲,就是向城下跳,那個城下天也是黑的,還沒亮啊,也不知道深淺,反正十多米高,就往下跳,有的就把腿摔傷了,跳下去以后就和敵人進行了巷戰。

         

        突入城中的973團戰后被授予“濟南第一團”,后來在這個內城突破口舊址上建立了解放閣。 

                                        

        西線攻打內城坤順門的戰斗也異常艱巨。

         

        1337110團三營書記   鞠政開 

        開始攻損失太大,護城河,不等你過去就犧牲了,城墻,不等你上來搭,不等你云梯搭上,就掉下來了,敵人當時的防范,要是用一句話來概括,確實是血流成河啊。

         

        架云梯登城遭到城上敵人居高臨下的猛烈反擊,于是攻城部隊決定用炸藥炸開城墻突破口。

         

        13 37111團三營九連排長   都本連 

        這個戰斗打得非常激烈,一次不行再沖,十斤的二十斤的三十斤的最多的四十斤,抱著四十斤的炸藥包往上送。

         

         

        1337110團衛生隊   趙錦元 

        弄個竿子,綁上炸藥,他搬著桿子上去,跑上去以后,拉了環,弄在城墻,把城墻炸個口子,好架云梯爬城。

         

        從城墻被炸開的缺口,戰士們蜂擁而上,在敵人的槍林彈雨下,前仆后繼向上沖,有時敵人一顆炸彈,就造成幾十人的傷亡。

         

        3823團二營六連通信員   徐明德 

        那只能沖啊,那時候就說如果能夠站著回來,誰也沒有想到能夠活著,那時18歲能活到20歲就不錯。

         

        1337師三團三營九連排長   都本連

        確實是血流成河,那個尸體可以說堆積如山了,覺得太慘了,完了以后,一想起來那個場面,我禁不住眼淚。

         

        守城的敵人在我軍的猛烈攻擊下也傷亡慘重。

         

        原國民73少尉排長   蔡述曾 

        最大規模的成營成團的沖鋒四次,三次都打回去了,最后這一次不行了,最后這一次,國軍人都傷亡了,哪也不沖了,沒有人了,再說最后的時候,手榴彈也沒有了,手雷也沒了,槍也沒子彈了,也沒有人管飯了,官也找不到了兵了,沒人了都,光看著一片死尸也有共軍的也有國軍的,真是血成河,尸堆山。

         

        攻守雙方在城頭狹窄的突破口上打起了肉搏戰,形勢十分危急。

         

        1337110團三營書記   鞠政民 

        動刺刀,有時候面對面刺刀都拎不起來,就面對面肉搏戰了,擠成一窩了,這種情況下,大家又肉搏戰,打得非常慘烈,打著打著敵人突然考慮,他媽的這是怎么搞的,敵人怎么突然垮了,正在這時候,我們就發覺敵人的后面打起來了。

         

        原來是先前突入城中的兩個連在潛伏了七小時后,從敵人背后殺了個回馬槍,里應外合終于攻下了敵人坤順門防線,天已大亮,雙方在內城展開了激烈的巷戰,王耀武在戰前就下令把市內所有房屋的門板都拆除了,攻城部隊與敵人展開逐屋爭奪。

         

        敵人派出飛機狂轟濫炸,古老的濟南內城陷入了一片火海硝煙之中。

         

        華野十三縱三十七師政委徐海珊不幸被炸身亡,犧牲在勝利前夜。

         

        此時王耀武在大明湖的指揮部里舉辦了最后的午餐。

         

        國民黨山東省政府秘書   王昭建

        他說這不是抗日,這是內戰,我們即便自殺也成不了仁,我奉勸大家,現在形勢已經到了這個地方,大家不要抱著成功成仁的希望。

         

        說完,他命令參謀長羅幸理在省政府的指揮部里繼續指揮戰斗,而自己卻換上便裝偷偷的從北極閣地下室旁邊的一個暗道逃出了北城墻。

         

        924下午,攻城部隊沖進了省政府大院,生俘了敵參謀長羅幸理,并繳獲了王耀武的銀柄小手槍,在迫使千佛山守敵投降后,濟南戰役經過8天激戰勝利結束。

         

        兩天后,化妝成商人模樣的王耀武在山東壽光縣落網,至此,“打進濟南府,活捉王耀武”的口號成為現實。

         

        而徐州,商丘一線的北援之敵,剛剛北進到距濟南四百余里外的曹縣,聽到濟南陷落,未與我軍接觸就急忙撤回了徐州。

         

        蔣介石在濟南解放后曾飛臨濟南上空,當看到原以為能守兩三個月的濟南已經丟了,回到南京后,國府沒有發表任何消息。

         

        毛澤東聽聞此訊高興地說:“八天、十萬、這是了不起的勝利!彪S即起草賀電。     

                                                  

        毛澤東在新華時報的社論中指出:“這是證明人民解放軍的強大攻擊能力,已經是國民黨軍隊無法抵御的了,任何一個國民黨城市已無法逃脫人民解放軍的攻擊。

         

        倒是美國人說的更直截了當:“今后解放軍的部隊想到何地就到何地,想攻何城就攻何城!

         

        92781特務連機槍班長   張文良

        濟南解放了,除了吳化文率領的兩萬人起義,我們全殲了敵人。不久,我們的部隊又出發了,而我在戰斗中負傷,還在后方養傷。                      

                         

         

        此時活烈士張文良的傷口并未痊愈。

         

        92781特務連機槍班長   張文良

        我的目的是解放全中國,不解放全中國就是達不到我的目的,就是我犧牲了,也光榮,不能半途而廢,所以我就找農村的小車推著我,抱著我,就是推著我追趕部隊。

         

        因為他的老首長粟裕,在濟南激戰正酣時已向中央軍委提出了淮海戰役的戰略構想,英勇善戰的華東野戰軍將戰淮海、渡長江,他們喊出了“打到南京去,活捉蔣介石”的口號。    

                            

        而打進南京蔣介石總統府,扯下國民黨旗的部隊,正是濟南戰役中起義的吳化文部隊改編的華野35軍。

         

        多年后臺灣作家江南評說:“國軍的總崩潰,由濟南首開其端”。

         

         

        這里是我們濟南市中心的匯泉廣場,華燈初上,廣場上流光溢彩。休閑的人們難以想象60多年前這里曾是激烈搏殺的戰場,無數戰士的鮮血撒在這片土地上,我曾經經歷了那場激烈的戰斗。

         

        92781團特務連機槍班長   張文良 

        從來沒想著活到現在還有一個家,有孩子老婆,根本不想這個事情,隨時把自己的生命交給國家,交給黨,為解放全中國,就達到自己的目的。

         

        濟南戰役勝利了,它表明了共產黨軍隊解放全中國的鋼鐵意志和無堅不摧的強大力量。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