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濟南篇 (第二集)激戰城下

         
        CCTV.com  2009年09月01日 11:27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在濟南城東有一座茂嶺山,站在山頂西望濟南,泉城盡收眼底,這里在1948年解放軍攻打濟南時是國民黨守軍的防御重點,山上曾構筑了大量的碉堡、戰壕。   

         

        雖然至今60年過去,但在這座山上依然殘留著碉堡和戰壕的遺跡。

         

        在距離茂嶺山不遠處,還有一座小山叫硯池山,國民黨軍指揮官王耀武同樣在上面構筑了大量工事,茂嶺山與硯池山遙遙相對,成為濟南東大門一道難以逾越的屏障。

         

        國民黨東線守備區司令曹振鐸曾對王耀武說:“我們的工事做好了,就怕共軍不來!蓖跻淇春笫譂M意,他認為此山最少能守半個月,蔡述曾當年曾在山上修建過防御工事。

         

        原國軍73師少尉排長   蔡述曾

        當年守軍在這個茂嶺山上這一帶明碉暗堡,銅墻鐵壁,修很多的工事,我就參加過。想不到幾個小時就被解放軍占領了。

         

        1948年九月十六日是中秋節前夜,濟南城內外一片寂靜。午夜十二時,信號彈騰空而起,炮火硝煙彌漫了整個夜空。我軍向濟南守敵發起全線進攻,東線的九縱部隊向茂嶺山、硯池山守敵猛烈進攻,這令王耀武大為吃驚,因為他判斷解放軍的主攻方向應在西線。在我軍的作戰命令中也的確把西線作為主攻方向,而綽號聶瘋子的九縱司令聶鳳智,卻在東線打起了主攻,這是怎么回事?             

         

                                

        時任華野973團政治部主任   王濟生

        原來的時候攻濟南,是兩個集團,一個東集團,一個西集團。所謂這個西集團,就是宋司令(宋時輪),司令員,指揮那個集團。所謂東集團,就是聶風智指揮的這個集團。原來的時候,許世友司令在確定任務的時候,西線是主攻,東線是助攻,就是幫助的那個助,助攻。

         

        時任華野九縱司令   聶鳳智《憶濟南戰役中的華野九縱》

        我們向各師、團下達作戰命令時,把“助攻”改為“主攻”。師、團不斷來電話問我們是不是寫錯了,我說“不錯”。

                                 

        大戰之前擅改軍令,這是要掉腦袋的事情,但坐陣指揮部的攻城司令員許世友此次卻裝聾作啞,視而不見。

         

        華野9縱偵察營一連文化干事   王智民

        聶鳳智同志是許世友同志親手帶出來的,那是五虎上將啊,那么接著跟部隊就動員,把助攻改為主攻,這下部隊就沸騰了。

         

        正是由于這一改,王耀武的布置被打亂了,他弄不清我軍的主攻方向。

         

        原國軍73師少尉排長   蔡述曾

        這個國軍對共軍主攻的方向不明,摸不清楚,說一會兒這吃緊,那個東邊吃緊,那個王耀武就下令,最高指揮部就下令往東來布置,來增援,一會西邊又緊張了,又朝西邊去了,所以那個預備隊來回就累死了,結果最后也沒有摸清這個共產黨的軍隊究竟是主攻方向在哪里,就不知道了。

         

        9縱的攻擊重點就是被王耀武視為東線屏障的茂嶺山。

         

        總攻開始后炮火覆蓋了山頭,隨即974團的三個連向茂嶺山發起了沖擊。

         

        守敵憑借山上的地堡工事拼命抵抗。

         

        華野9747連指導員   曲繼寧

        工事堅固,咱也沒管它,有個突破口,突進去以后,不管他什么鋼鐵水泥,又是什么銅墻鐵壁。

         

        華野9761營教導員   王延芝 

        那個時候是拼了命攻,我看到敵人在往下丟炮彈,他拿了炮彈就打,打得是很激烈,打的時間很短,不到兩個半小時,這個山頭打下來了。

         

        不久,對面的硯池山也被我軍75團拿下,俘敵60余人,至此,濟南東線大門洞開。

         

         

        925744連被授予“茂嶺第一連”光榮稱號。

         

        758連被授予“硯池連”光榮稱號。

         

        天亮時,9縱司令聶鳳智把他的指揮部搬上了這座能俯瞰全城的茂嶺山。

                                                       

        一夜未眠的王耀武惱羞成怒,按連坐法下令槍斃了從茂嶺山潰退下來了15旅營長朱國華。

         

        原國軍73師少尉排長   蔡述曾

        連座法就是你的一個排,一個連。給你的任務,下達了以后你完不成,完不成就殺頭,他失敗了,連你也一塊殺了,很厲害的,朱國華就是按連坐法殺的。

         

        此時,王耀武又認為東線為解放軍的主處方向,于是把預備隊兩個旅調往城東,下令奪回茂嶺山硯池山陣地。

         

        而此時北線我渤海軍區部隊直撲城北黃河大橋,宋時輪指揮的十縱三縱也從西線發動了猛烈的攻勢,攻城部隊越過玉符河,攻占于家莊,臘山。國民黨守軍的外圍據點被逐一掃清,鋒芒所向,直指吳化文的96軍西線防衛區。

         

        吳化文早已通過身邊的中共地下黨與我軍建立了電臺聯系,并承諾,開戰后戰場起義,但此時他卻按兵不動,也不撤出防區,他在觀望。

         

        蔣介石得知濟南受到攻擊,急令空援濟南。國民黨整編74師一部登上飛機增援濟南。

         

        918滿載援兵的運輸機降落在西郊機場。

         

        國軍整編7377旅少尉排長   蔡述曾

        74師劉炳昆帶著七個連來的時候,徒手過來的,過來的時候王耀武親自到飛機場,就是現在的張莊機場去接的。

         

        飛機空運來由74172團團長劉炳坤率領的700人,王耀武拉著劉炳昆的手差點落淚,說道,有你們在,就有我王耀武在。

         

        總指揮粟裕得知情況,命令宋時輪部隊炮轟機場,切斷空援,機場立刻被炮火攻擊,猛烈的炮火摧毀了機場跑道和其他設施,使后來的飛機無法降落,只好返航。   

         

        機場一帶是吳化文部隊守衛的防區,在遭到我軍炮轟后,吳化文十分惱火,又見到空援部隊到達,他的想法也起了變化。吳化文的舊居萬竹園里的氣氛越發撲朔迷離。吳化文下令拘禁了李昌言等打入吳化文  身邊的我黨地下工作者。

         

        他們和吳化文的夫人林世英一同在做策反吳化文的工作。當吳得知后勃然大怒。 

         

        吳化文夫人   林世英 

        他把耳機子啪這樣一放,他媽的,你押牌九,你兩頭押。這時候手槍掏出來往桌上一放,他手槍拍出來,我也沒害怕,沒慌,他放桌上我看看,看看以后我跟我女兒講,我說你拿個草紙給我,我上廁所去。

         

        林世英出去后給地下黨寫了關于吳化文的動態的情報。

         

        我西線兵團根據情報猛烈炮擊吳化文的防線,很快消滅了他一個營。而此時,的吳化文矛盾到了極點。他又派副官放出了辛光、黃志平。

         

        辛光是我黨派入吳化文司令部負責電臺聯系的地下黨員,代號203。

         

         

        辛光夫人   馬惠卿 

        他們跟著這個副官到了吳化文的作戰室以后,看著屋里很凌亂,桌子上面十幾部電話,吳化文一邊擦汗,一邊不停地接電話,嘴里一直喊著:“打,只有打,只有打才有飯吃,都給我頂住。誰如果后退,我就槍斃誰!

         

        他見黃志平和辛光進來,一邊擦著汗,一邊就說,說兄弟要求老弟幫忙,趕緊發電報,叫貴軍停止進攻,給我24小時,我再召開會議,宣布起義問題。

         

        在我軍強大的炮火面前,非降即亡,吳化文此時才感到形勢緊迫,已不容他搖擺不定有片刻的遲疑。于是吳化文終于做出了正確而明智的選擇,919夜晚,吳化文宣布戰場起義,并發表起義通電。吳化文屬下的整編96軍和整編84師部隊兩萬多人撤出防區,轉移黃河以北接受整編,后來他的部隊被改編為  解放軍三野第35軍,吳化文任35軍軍長。

         

        吳化文侄子   吳欣民 

        總的來說他認為那個時候的起義,是符合人民的意愿的,是走了一條新生的道路,更重要的是給兩萬多的弟兄,找到了出路,這是對他很大的安慰。

         

        吳化文率部起義,震動全國戰場,毛澤東發來賀電,表示歡迎、祝賀。

         

        國軍整編7377旅少尉排長   蔡述曾

        他屬于84師,一個整編師,加上96軍軍部兩萬多人整個在西防守區起義了,那就是戰場起義了,這樣的話,這個共產黨的部隊一槍不發,一直到了商埠了,這不就完了嗎?這吳化文一起義,(我們)驚慌了。

         

        王耀武哀嘆:“濟南外無援兵,內有叛逆”于是變得疑神疑鬼。

         

        吳化文部隊起義后,吳化文部下一個叫王玉臣的團長偷偷跑到王耀武的司令部報告情況。

         

        還要求讓他部下進城,王耀武竟懷疑有詐,不讓這只部隊入城。

         

        就在這一天,蔣介石一面電令按兵不動的徐州一線北援兵團急速啟程增援濟南,一面到他的教堂祈禱上帝,在他的日記中這樣寫道:“蒙上帝示我可保(濟南)此心為之大慰,以上帝允我之恩!

         

        但就在這天晚上自知無望的王耀武帶了幾個人偷偷溜出城向北逃跑,到洛口看到解放軍包圍甚嚴,只好又溜回濟南,做困獸之斗。

         

        我軍東線九縱攻城部隊在拿下茂嶺山,硯池山以后繼續向西邊的城區挺進,在馬家莊一帶遭遇守軍和預備隊的頑強抵抗和反撲。

         

         

        華野9761營教導員   王延芝 

        就打這個馬家莊,馬家莊是王耀武的二梯隊插過來反擊,我那時候把衣服都脫了,拿戰士的槍,就和敵人拼。都打到這個程度,結果打了馬家莊,消滅了王耀武二梯隊。

         

        在前進路上我們的部隊攻占了壩王橋,部隊繼續進攻。然而,敵守軍的18號大型集團碉堡群,卻成為我軍進攻道路上的一道障礙.

         

        九縱2781團特務連機槍班長   張文良 

        集團堡是比較堅固的,外面有什么,有這個鐵絲網,梅花樁,暗溝,還有地雷,炸地雷犧牲了好多咱們的戰友,我當時向敵人掃射,敵人的火力發現以后,敵人就向我開炮。我用猛烈的機槍火力吸引了敵人的注意,敵人集中炮火,向我開炮射擊。

        我就發現不好,我就趕緊提著機槍,又在另外一個地方緊迫作業。向敵人掃射,敵人又向我開炮,開炮以后,我這脊梁骨就受傷了,當時受傷出血,我還堅持戰斗,以后出血過多,四肢無力以后,戰友就把我抬下去了。

        我負傷被抬到后方養傷,和部隊失去了聯系,于是我的名字被列入烈士名冊,后來還刻在了解放閣上,我成為活著的烈士。

         

        在掃清了外圍后,攻城部隊直抵濟南城下。

         

        華野9縱偵察營一連文化干事   王智民

        這個濟南一共有兩個城,外城是第二道防線,第三道防線就是內城,就是在這個護城河里邊。

         

        9縱的進攻重點是濟南外城東部的永固門,此時我軍戰爭史上的奇跡出現了。

         

        華野9761營教導員   王延芝 

        那時候不簡單,三野的特種部隊坦克來了,來六輛配合我們向外城進攻,那時候振奮人心,部隊第一次有了坦克配合,那個戰士不管了,不管你槍火力多么密集,就拿著往前擁,所以敵人他一看那個,咱們這個坦克一攻擊,他也緊張了。

         

        一向小米加步槍的土八路居然有了美制坦克,驚愕的守敵有20分鐘居然沒有放槍。

         

         

        華野特種縱隊坦克隊正駕駛   萬劍峰 

        但是我們可以對敵人的目標非常精確,一炮、一槍,一槍打過去帶著血紅血紅的槍彈,一槍打進去以后,接著就是一炮,轟就過去了,敵人的碉堡,一個一個地被我們逐步摧毀了。

         

        華野特種縱隊坦克隊副駕駛   趙寶成

        那個坦克來源是1947年年底在山東義縣,那個戰役全面消滅了國民黨,消滅以后繳獲了他的坦克,原來是6輛繳獲了。

         

        現在照片上的美制M3坦克靜靜的停放在北京的軍事博物館中,作為濟南戰役中的功勛坦克,它首次參戰便起到了很大作用。

         

        這是我軍第一次使用坦克進行實戰,因此被載入我軍史冊。

         

        在坦克的配合下我所在的我們九縱攻城部隊經過激烈戰斗拿下外城永固門。

         

        濟南市于1904年自開商埠,在老城的西邊逐漸建成了一片工商業新區,當時的商埠高樓林立,街市繁華,盡是些高大堅固的樓房。這是緯二路上的郵電局大樓,當年王耀武把他的綏靖區司令部設在這座樓里,他撤入城里時,把飛機空運來的整編74700援兵留在此樓讓他們死守。

         

        守敵在樓上修建了許多防御工事,有100多個機槍火力點,1000多個步槍射擊孔,構成了上中下三層火力網,樓頂還架設了三門山炮,整個樓成為一個堅固堡壘。

         

        這里的戰斗曾異常激烈,現在墻上還依稀可見當年的彈孔。

         

        在吳化文起義后,西線攻城部隊十縱三縱進展順利,很快占領機場,突破商埠外圍防線進入商埠進行巷戰,在南線的總預備隊13縱也投入了攻打商埠的戰斗。

         

         

        1337110團三營書記   鞠政民

        那么打商埠的時候就是穿墻,把墻打上洞,打成窟窿,穿墻,越墻,這樣往里打,這樣就避開了敵人這些碉堡林立防勢。

         

        但是攻城部隊在郵局大樓遇到了開戰以來最為激烈的抵抗。

         

        3821團一營一連班長   潘鴻琪 

        打郵電局就是爆破以后,炸開的,一進那個突破口就是一梭子,不管是哪個戰士,上去以后哈哈一梭子。

         

        守敵把樓上所有的門口窗口都當做陣地,敵我雙方進行逐屋的爭奪。

         

        王耀武后來回憶說:槍聲手榴彈及炸藥的爆破聲震得地動樓搖,防守大樓的殘部企圖把院內的解放軍打出去,曾數次反撲,爭奪甚烈,官兵傷亡眾多。

         

        38232營六連通信員   徐明德 

        沖上去被敵人反下來,沖上去又被人家反下來,一連搞了五次,后來說了不行,傷亡也比較大,我想掉淚,打得很慘啊。

         

        瘋狂的敵人甚至施放毒氣,阻擋我軍進攻,并不斷把手榴彈,炮彈向下扔,大樓上空濃煙沖天,我38師師長,王吉文不幸被炸彈擊中,成為濟南戰役中我軍犧牲的最高指揮員。

         

         

        38232營六連通信員   徐明德 

        不行,就放炸藥吧,連續幾包,我們就趴下,趴下以后,要不就震耳朵,那樣就沒有了,平靜了,敵人一點聲音都沒有了,那就沖上去吧,一沖上去一看,炸得那個慘呀。

         

        經過激烈戰斗,我軍終于拿下郵局大樓,全殲700守敵,這些珍貴的資料鏡頭記錄了當時我軍攻入大樓的情景。敵指揮官團長劉炳昆自殺,紅旗插到了樓頂。

         

        掃清商埠之敵后,山東兵團于922日傍晚下達了攻擊外城的命令,東線九縱在坦克的配合下突入永固門,23日直抵內城腳下,十三縱突破外城永綏門。

         

        三縱會同十縱攻打外城普利門和永鎮門。

         

        原三縱821團一營一連班長   潘鴻琪 

        晚上這個普利門,走到這個還沒到普利門,基本上地上都是死人,哎喲,多數是國民黨,也有咱解放軍,因為你晚上抬不下來啊,有時候部隊上去了,我記得扛著梯子一個班十來個人扛這個梯子,扛一下摔一下,扛一下摔一下,為什么,踩人頭了。

         

        我軍的機槍火炮封鎖了敵人墻頭的火力點,攻城部隊豎起了云梯。

         

        原三縱82111連班長   潘鴻其

        就一個挨一個往上上,當然有的時候也可能打著了,負傷了,摔下來了,誰摔下來你就別管了,上就是啊,是不是。

         

         

        經過激烈戰斗,普利門被我軍攻破,我東西線攻城兵經過短兵相接的巷戰,于923占領外城,橫亙在攻城部隊面前的是高大濟南內城城垣,這是王耀武的最后一道防線,打進濟南府活捉王耀武的吼聲,響徹古城,震撼著敵我雙方數十萬人心,那是古城的重生,也是王耀武的宿命。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