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天津篇(第三集)日映津門

         
        CCTV.com  2009年09月01日 11:27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金彭育旁白]

        “百貨大樓曾經是天津最高的建筑,作為天津風貌建筑專家,我了解這棟樓的前世今生。60年前,當我還是一個4歲小男孩的時候,這里就是天津的商業中心。不過,當時這棟樓叫中原公司,是天津最早的百貨商場,我喜歡這里,因為這里總能找到我想要的一切。60年過去了,這條街繁華依舊,唯一變化的是,我所在的這個小公園,曾經是一家叫中正書局的書店,正對著中原公司大樓,毀于60年前的那場戰火中。1949114,槍炮聲響了整整一個白天。到了晚上依然沒有停息的勢頭。

         

        天津風貌建筑專家  金彭育  

        晚上響炮非常多,就是響的聲音時緊時慢這種感覺,我母親就攔住我的手,就一直攔著我,后背都攔出汗來了,不讓我走。在我記憶里,那一年的天氣比較冷。

         

        天津風貌建筑專家  金鵬育獨白

        這一天是農歷臘月十六,星期五。嚴寒中交戰的雙方不知將怎樣抵御他們的共同敵人——寒冷。不過,在我四大爺的那棟樓里,似乎沒有因為外界的激戰而產生變化,依舊有許多我不熟悉的陌生人往來其間。后來我才知道,那些人都是天津的地下共產黨員,他們正在等待著這座城市的新生。

         

         

        114上午10點總攻天津的戰役打響后,天津各個突破口陸續被打開,東北野戰軍勢如破竹,從東南西北各個方向向城內挺進。此時天津城內,陳長捷將市區劃分為西北、東和西南三個防守區,駐守部隊共有兩個軍部,10個師,連同特種部隊及保安團共計13萬人。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七縱隊營教導員  朱之行

        我們以前打仗的時候,要求炮兵連支援我們,打天津的時候,我們不用,為什么呢?你用炮打敵人,最后的炮彈,還是落在老百姓的房子上,所以盡量減少用炮轟。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八縱隊司號員  柴雙舉

        有的地方我們是穿墻越脊過去的,不是從北站一直走大馬路,大馬路我們走不了的,都是通過院子,把墻打開了。

         

        《天津方式》作者  王凱捷

        老天津人,他們講起來都覺得解放軍當時上房,而且還穿墻,就成了當時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了,就是解放軍也不怕苦,天那么冷,墻那么硬,很快就給掏空了,從這個院進到那個院,然后又上房,從這個房子蹦到那個房子,當時國民黨以為是神兵天將。

         

                                                                      攻打警備司令部

         

            115凌晨2時,東北野戰軍東西主攻部隊在金湯橋會師,天津被攔腰斬斷,使南北守軍不能相接。陳長捷部隊的整個防御體系被打亂,陷入極度慌亂之中。其實,天津突破口打開后,這種慌亂就已經在守軍中蔓延。朱之行,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七縱隊某營教導員,他的部隊從民族門打進天津,在向金湯橋行進過程中再次遭遇到守軍攔截。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七縱隊營教導員  朱之行

        我們準備組織進攻,消滅攔住的敵人,正在組織進攻的時候,敵人有一個人打著白旗過來,他一喊“弟兄們,請不要誤會,我是來和平談判的”,我們的戰士沒有開槍,副營長就說了,不要開槍,讓他過來,那個人過來以后,我們副營長把他引到我們跟前來,他說我是這個團里的參謀,奉團長的命令,來請你們部隊的首長和我們團長和平談判。

         

        朱之行當機立斷,決定隨這位參謀去對方團部探個究竟,不過為謹慎起見,他還是安排了個兩個連的兵力緊隨自己。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七縱隊營教導員  朱之行

        他對著他們那個方向喊,弟兄們不要誤會,共軍的首長來和我們團長,來談和的,那個國民黨聽了談和的,還開什么槍,他們也希望和,不愿意打,不愿意當炮灰。后面軍隊也跟著進來了,敵人也弄不清楚,不敢開槍,然后我們離碉堡不遠了,那個團長出來了,那個打白旗的那個人說這是我們的團長,介紹了一下,我說你們還談判什么?現在是無條件投降,他說我接到命令了,要和談了。我們的部隊對著他們的部隊就喊交槍不殺,大概幾分鐘,這個團部的一個營全部把武器放下了。

         

                                                                                 巷戰

         

        就這樣,不費一槍一彈,陳長捷守軍的一個團全部俘虜。此時的守軍,仿佛強弩之末,劉亞樓命令會師部隊按預定計劃,一鼓作氣,徹底消滅敵人,盡早結束戰斗。而早在攻打天津之前,“打到天津去、活捉陳長捷” 就是東北野戰軍全體指戰員熟悉的口號。

         

        陳長捷,19486月從蘭州調來華北出任天津警備司令。當時正是解放戰爭的第三年,國民黨軍隊已由全面進攻轉為全面防御,形勢愈加嚴峻。

         

        陳長捷上任之后,加固天津城防,同時加緊征兵,擴充天津警備力量。19489月,蔣介石去沈陽途徑天津時,曾對天津的城防工事表示首肯。194812月,蔣介石曾兩次親筆寫信給陳長捷,表示“此次戰役,關系于黨國之存亡”,要求所屬“務本親愛精誠,團結意志,服從傅總司令指揮統一行動。1949年初的天津城,在傅作義看來無疑固若金湯?墒,讓傅作義和陳長捷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陳長捷到天津赴任兩個月后,中共地下黨員就打入了天津警備司令部。

         

                                        蔣介石給陳長捷親筆信

                                     

        《天津解放》作者  王凱捷

        當時華北軍區情報部這個地下黨員,叫王亞川,他是直接打入了陳長捷司令部內部,任司令部警衛連連長,陳長捷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梢哉f,在那個階段他是將陳長捷的作息時間、活動情況,如實地向上級黨委做匯報,所以為我們掌握敵人警備司令部的情況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天津風貌建筑專家  金彭育獨白

        八一禮堂始建于1960年,建筑高大雄偉,今天看來仍然是天津具有代表性的、獨具風格的建筑之一。60年前,陳長捷的警備司令部就設在這里,當時,這里是日租界的大和公會堂,這周圍也是陳長捷的核心防守區。

         

        1155,人民解放軍第一縱隊112師開始向國民黨核心守備區,天津警備司令部發起攻擊。5個小時的激戰后,334團的戰士們逐步靠近天津警備司令部。

         

         

         

         

         

         

         

         

         

         

                                                                                  攻占警備司令部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一縱隊團長  劉海清

        從地圖上量有距離,打得差不多少了就應該到了,有個中原公司是天津最高的一個樓,中原公司緊靠著這個警備司令部,我們到了那,它西南的地方,估計是警備司令部。

         

        石益民,隨軍攝影師,數月前跟隨著東北野戰軍一同入關,此時也跟隨著部隊沖向了陳長捷的警備司令部。

         

         

        時任隨軍攝影師  石益民

        在我們背后,就打兩槍,就沖著我們來了,可是沒打準我們,打著也就完了。我們一看,這樓里還有敵人,這時候趕緊派助手前面喊,喊部隊回來。

         

         

        時任隨軍攝影師助理  李華

        結果就去找了,碰到一隊解放軍,我說,那邊牌子上寫的警備司令部,我說他們還往外打槍呢,你趕快去。

         

        時任隨軍攝影師  石益民

        進了警備司令部的大院,朝天打了幾槍,解放軍就喊著“交槍不殺”,那個樓里就出了白旗了,投降了,戰士們從樓道上去,一層樓一層樓地搜查。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一縱隊團長  劉海清

        進去后我上前面那個樓,正好就是警備司令部樓上,還掛著國民黨的旗子,在陳長捷的作戰室里面還掛了蔣介石的像和作戰地圖,還掛了他每天作戰的情況。

         

        此時空蕩蕩的作戰室里卻沒有陳長捷的蹤影,難道他已經趁亂逃脫?還是依然隱藏在警備司令部的某個角落里?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一縱隊團長  劉海清

        陳長捷跑哪里去了?找俘虜兵一問,說有一個地下室,估計就在地下室里,結果幾個兵就下去了,喊著“不要動,交槍不殺”。

         

        當人民解放軍俘虜陳長捷時,他正在向北平的傅作義匯報最新的戰況,請求救援決策。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一縱隊團長  劉海清

        我見到了司令官,見到了陳長捷,我說了一句話,我說你快點下命令,讓你的部隊放下武器投降,他說我現在不能下命令了,我的通訊聯絡全打斷了。

         

        時任隨軍攝影師助理  李華

        投降之后呢,這幾個人就往外走。

         

        時任隨軍攝影師  石益民

        出來我們就拍,舉著手就拍這個,拍到一個看著挺胖乎的,不像是年輕的當兵的。

         

        時任隨軍攝影師助理  李華

        老石說你問他是誰呀,我就站哪兒問他,我說你是誰?他說我是陳長捷。

         

        “從來要塞孤守,沒有不陷落的!北环蟮年愰L捷曾說,“我們之所以作困獸之斗,實因認為平津一體。至于城防工事,是杜建時主持修筑的,說是第二個‘馬奇諾’防線,固若金湯。我原來以為憑借城防工事,總可以守三四個月!标愰L捷,一直強調效仿“斯大林格勒保衛戰”的戰法固守天津,他萬萬沒有想到,他的對手,參加過蘇聯衛國戰爭的劉亞樓也正是效仿蘇軍攻克柏林的經驗來攻克天津的。

         

        天津風貌建筑專家  金彭育獨白

        “耀華中學是天津市重點中學,成立于1927年,前身是天津公學,原本是英租界中納稅人集資修建的一座華人學校。1934年,曾任北洋大學校長的趙天麟出任天津公學校長,更名“耀華學!,取“光耀中華”的意思。60年前天津解放時,這個由四座三層樓組成的院落里上演了許多讓人唏噓的故事。而這些,今天的孩子們并不十分了解。只要有機會,我總希望能和孩子們講講這里的昨天。

         

         

         

         

         

         

         

         

         

         

                                              耀華學校工事遺址

         

        耀華中學位于天津市南京路上,南依墻子河,北靠發電廠。60年前,這里曾是天津城內國民黨最后的重要據點,工事堅固,由國民黨9443師的師部、工兵營及一個團共3000人據守。國民黨守軍居高臨下,試圖做著最后的掙扎。

         

        《天津方式》作者  王凱捷

        學校的院墻里邊都是修的工事,而且掏的都是槍眼。校內也是工事,包括教室都是,門窗堡壘的沙袋,所以作為他們最后一個頑抗的聚點。

         

        1949115,攻打天津的戰役已經進入第2天,經過一天一夜的激戰,戰斗已經接近尾聲,劉德勝所在的部隊開始向耀華中學挺進。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一縱隊連指導員  劉德勝

        耀華中學打得很艱苦,敵人頑固抵抗。因為耀華中學的地形我特別熟,340團的5連進攻的時候,是從左邊進攻的,我從正面進的。正面里面有小門,我進去以后,拿下了敵人兩個碉堡。

         

         

        從西邊打來的一二縱隊和從南邊來的九縱隊對耀華中學進行了圍攻,下午2點,終于結束了耀華中學的戰斗,這是天津城內的最后一個戰區了。經過20多小時緊張戰斗后,天津籍連指導員劉德勝稍稍松了一口氣,他開始惦念自己8年未回的家和8年未見的家人,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一縱隊連指導員  劉德勝

        上級明確了,劉德勝打到你家了,你有什么想法?對不對?我說放心,我不會畏縮的,解放我的家鄉,我會比過去戰斗更拼命。

         

        劉德勝的家在義達里4號,離耀華中學僅咫尺之遙。所幸,經過20多小時的激戰后,劉德勝的家依然完好。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一縱隊連指導員  劉德勝

        我一看,叫了我爸爸、弟弟、妹妹,我爸爸哆哆嗦嗦的,他不認識我了。8年了,后來我說我不叫劉德勝,我叫劉敬民,對吧,我后來改了名字,我說我叫劉敬民。好家伙,我妹妹也哭,弟弟也哭,爸爸也哭,后來我妹妹說,哥你這個左腿上還流血了,我知道我負傷了,但是我整個精力都在指揮作戰上了。

         

        115下午3時,據守天津城西北的國民黨軍隊精銳部隊151師,在我軍重重包圍之下,宣布投降。天津警備副司令林偉儔和劉云瀚在國民黨62軍部同時被俘虜,天津戰役宣告結束。天津戰役全殲守敵13萬人。繳獲各種火炮1163門,輕重機槍5719挺,長短槍52469支,汽車879輛,子彈640多萬發及其它大量作戰物資。

         

        1949114日上午10發起總攻,到115日下午3戰斗結束,前后只用了29個小時,完成了全國解放戰爭以來最大的城市攻堅戰。創造了敵人不投降,就堅決消滅的“天津方式”。這個時間,比戰前劉亞樓承諾的3天更出乎人們的意料。

         

        天津市民  李天祥

        感覺有一些意外,就是沒有想到,會有這么快的,不過這個肯定能打下來,這一點是相信的,因為那個時候遼沈戰役也結束了,淮海戰役也結束了。

         

        天津市民  趙巖

        打個十天八天的,思想也有準備,沒有想到就是打一天多就完了。

         

        就在115這一天,中國人民解放軍天津區軍事管制委員會宣告成立,黃克誠任主任,譚政、黃敬任副主任。與此同時,天津市人民政府成立,黃敬任市長,張友漁任副市長。天津解放的第二天,戰后一直不見蹤影的天津市長杜建時出現在人民解放軍天津軍管會,關于他的出現,人們一直有不同的猜測,有人說他是被俘,有人說是自首,不管怎樣,杜建時的天津時代最終隨著人民解放軍的槍炮聲宣告終結。

         

         

         

         

         

         

         

         

         

         

                         黃克誠                              簽署北平和平解放協議

              

        119,在北平東交民巷,中國人民解放軍平津前線司令部代表蘇靜和國民黨華北總部代表王克俊、崔載之正式簽署了名為《關于和平解放北平問題的協議》。北平,這座擁有眾多歷史文物的古都,終于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

         

        而早在天津解放的第二天,傅作義接到平津前線指揮部關于北平和平解放辦法的公函之后,表示完全接受解放軍提出的和平條件。這一天,劉亞樓并沒有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而是在城內圍著天津城轉了一圈。

         

        《天津解放》作者  王凱捷

        他實地勘查了很多地方,了解跟他的作戰計劃是不是相吻合?又看了一些當時被摧毀的國民黨的工事,就是他們修筑的工事,我這個炮打的對不對?我這個攻擊主要方向對不對?

         

        1949年的129是中國人的傳統節日——春節,解放后的天津人迎來了新一年的開始。

         

         

        天津,作為1949年率先解放的大城市,它注定將在解放戰爭的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接下來的一年里,人民解放軍借鑒天津戰役的經驗,以最小的代價,奪取了一座又一座的城市。

         

        60年過去,隨著國家的巨變,直轄市天津也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但對于熱愛并眷戀這片土地的人們來說,1949,注定是一生無法改變的記憶。

         

        記憶瞬間之一

        趙巖,天津解放前夕是天津地下黨的機要交通員,他曾經奉命把天津城防圖送到了解放區,當年為了掩護身份,他在家門口開了一個修理自行車的小鋪。1949115日下午3,一份名為《天津市區光榮解放,革命秩序迅速建立》的號外,從報童的手中傳遍天津的大街小巷。一直躲在家中地下室的趙巖也走出了家門。

         

        中共地下黨員  趙巖 77

        櫥窗被炸了一個眼兒,子彈通過那個眼把我掛在櫥窗里的自行車帶也打了一個眼,我的損失就是一條帶。這就是我的代價,僅僅損失了一條帶,一塊兒玻璃,一個眼,完事我換上一塊玻璃,就完了。

         

        記憶瞬間之二

        和趙巖一樣,走出家門的天津市民石鐘很快驚喜地發現,經過了29小時的鏖戰,北方最大的工商業城市——天津,戰火之后城市一切依舊。

         

        天津市民  石鐘

        看到的天津并不是破爛不堪,只是正中書局,(蔣介石)不是叫蔣中正嘛,書局著著大火,旁邊就是一堆一堆的死尸,有人說是羊群戰術,扎堆,打的很準,要想打那兒就打那兒,但是把雷管拔下來了,打了以后不響,打了不爆炸,為了保全天津。

         

        記憶瞬間之三

        女學生李瑋的家在天津城北,早在人民解放軍正式總攻天津之前,她就感受到戰爭的氣息,115日下午,當戰火終于平息,她的生活也回歸平靜。

         

        天津市民  李瑋

        我們這個大胡同特別長,還有兩個岔口,一個大胡同,兩個小胡同。沒有把房子打壞,第二天解放以后,剛一解放,中山路那些買賣就都開門了。

         

        記憶瞬間之四

        后來我得知,中正書局之所以被摧毀,是因為那里是國民黨的特務機構所在地。29小時的激戰后,天津城幾乎毫發未損的回到人民手中。這一切,也得益于天津地下黨的努力,解放前夕,天津在冊的地下黨員已經有1000多人,我的伯父金克剛只是他們中普通的一員。

         

        60年,對一個人來說,是花甲之年安享天倫;60年,對天津這座城來說,是鱗次櫛比的高樓和風姿各異的小洋樓的完美融合;而60年對一個國家來說,美好的生活才剛剛開始。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