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天津篇(第二集)會師金湯橋

         
        CCTV.com  2009年09月01日 11:22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金彭育旁白]

        如果說水是城市的靈魂,天津這座城一定是因為海河的存在而更加靈動的,作為和天津的風貌建筑打了一輩子交道的人,我熟悉海河上的這些年代不同的橋梁,而它們記載了這座城市太多的歷史瞬間。金湯橋是我小時候常來的地方,現在人們知道它,更多的是因為60年前那次著名的會師。1949115人民解放軍在這里勝利會師,這座橋也成為天津獲得新生的起點。

         

         

         

         

         

         

         

         

         

         

        金湯橋始建于1906年,是天津最早,也是目前國內僅存的三跨平轉式開啟的鋼結構橋梁。1949年1月,根據天津地形和城防狀況,天津前線總指揮劉亞樓確定了天津作戰的具體方針:“東西對進、攔腰斬斷、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圍殲、先吃肉后啃骨頭”,而金湯橋就是東西對進的目的地。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七縱隊營教導員   朱之行

        因為天津的城市是南北長,南北長,東西的時候呢,它就是東西狹窄,這么一打的話攔腰切斷了。切斷以后,各個戰區里面的社區去消滅未消滅的敵人。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八縱隊司號員   柴雙舉

        因為打天津的任務都有了,總的指揮就是各部隊都打到金湯橋會師,就算完成任務。為什么要定金湯橋會師呢?因為各部隊,共八個口都往那一個地方打,就說明部隊打到這,這個方向的敵人已經被消滅了。各個部隊打那兒以后都完成任務,到了集結點,說明戰斗就結束了。

         

        在制定攻打天津的作戰計劃時,經過周密考慮和縝密地計算,劉亞樓作出了30小時拿下天津的計劃。這是一個看似不可能完成的計劃,因為擺在劉亞樓面前的是一個銅墻鐵壁般的堡壘。天津守將陳長捷曾揚言,天津的城防工事固若金湯,宣稱大天津堡壘化。

         

        早在1946年,內戰全面爆發,雖然戰火還沒有燒到天津,天津市市長杜建時就決心修建一個圍繞天津市區的城防工事。

         

         

        天津地勢低洼,河網密布,自古就有“九河下梢天津衛”的稱呼,從清朝末年開始,為了防洪、灌溉、排污的需要。天津城先后又開挖了墻子河、南圍堤河、衛津河、月牙河等多條市區河道。這些河道,加上原有的海河、子牙河、南運河,為杜建時的城防工事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

         

        時任天津市工務局工程師、中共地下黨員  麥璇琨

        城防工事主要是,比如說這是城防線,城防的前邊挖一趟河,挖出的土就在后邊墊了一個3.5高的地面,為了擋住解放軍。地面后面又有一條交通道,是為了國民黨跑汽車用的,這就是城防工事的主要內容。

         

         

        杜建時的城防南北25華里、東西寬10華里,周圍共84華里,當時的杜建時認為解放軍的裝備差,就決定構筑碉堡以防御步兵為標準,還在城墻上構筑了紅磚水泥立式的大型大口徑炮碉堡。在護城河上設大碉堡1000多個,在重點方向還設有縱深配備的小型碉堡群500多個。由于工程浩大,城防工事分十段進行修筑。

         

        如此的堅固堡壘,重重防御,不能不讓杜建時和陳長捷藐視城外的對手,在他們的盤算中,30個小時想突破層層工事,簡直不可思議,這樣的天津至少能堅守一個月。天津警備司令陳長捷此時所要面對的對手是他的福建老鄉,比年輕14歲的劉亞樓。而他所要面對的軍隊,也早已不是數年前小米加步槍的對手,此時的人民解放軍已經在天津城外架起了最先進的美式機槍和大炮。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九縱隊政委  李中權

        部隊的裝備統統都是美式的步槍,六連炮,原來日本鬼子的子彈頭,一打一百米,這個六連炮,比日本鬼子那個子彈頭打得遠,600公尺。所有日本的裝備都不要,全部美式的,經過遼沈戰役我們部隊新換了裝,炮火也多了,輕武器也多了。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七縱隊營教導員  朱之行

        拿我那個營來說吧,我們打四平的時候,就換了一次武器,消滅了87師的一個營,那個營正好剛剛換了武器,槍還沒有打過呢,就讓我們繳獲了,我們就全部換下來了。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八縱隊司號員  柴雙舉

        據我們了解,它是每一個突破口配備200支炮,大小炮200門,那個時候部隊穿插的時候,大炮、小炮都算在內每一個突破口有200門炮,小炮那是離敵人的攻勢近了一些,大炮離的遠一些,什么樣的炮打哪個距離,它都有分工。

         

        除了擁有重炮火力,劉亞樓還擁有了一個足以摧毀對手的致命武器,那就是天津城內的城防工事圖,最終為劉亞樓獲得城防圖的是天津城內的地下黨組織。

         

                                            城防工事圖

         

        1946年,杜建時修建城防工事的時候,麥璇琨剛剛大學畢業,在老師的推薦下,他在天津市工務局謀到人生的第一份職業,負責城防第八段工程的總監工。不過,此時的他還有著另外一個不為人知的身份,這個身份與他即將開展的工作似乎充滿矛盾。

         

        時任天津市工務局工程師、中共地下黨員   麥璇琨

        一開始我不愿意干,想辭職,就算什么?因為這個事,幫著國民黨防止解放軍進攻,那么我本來想不干的,后來我向地下黨領導人王文源匯報我的思想情況,他說還要干,不僅要干,將來你要把這個城防圖畫出來,交給我,我要交給解放區,送到解放區。

         

        有了組織的支持,麥璇琨開始踏踏實實地修自己負責的第八段城防,不僅如此,他還利用工作之便,搜集全市城防各段的施工圖紙。他把這些圖的內容合并到一張大圖上,環線上標注了碉堡的位置,并用大、中、小圓圈來區別碉堡的不同類型,在圖紙的空白地方配上城防土方工程的橫斷面圖和碉堡的立面。特殊的身份使他這項工作開展的很順利,即便如此,也還有著一次有驚無險的經歷。

         

        時任天津市工務局工程師,中共地下黨員  麥璇琨

        一區工程處有一個監工員,按職稱、職務來說都比我低,我是公務員比他高一級,他是監工員。有一次我正在畫圖,他突然闖進來了,他低頭看我畫的圖,一看我畫的是天津市城防圖,他也多少懂一點,也明白一些,然后他說了一句話,他說你這是不是在學張松獻地圖呢。雖然我當時不太明白張松這個人是怎么回事?不太了解這個故事,但是他用“獻地圖”這三個字,我就明白了。

         

        所幸這一次只是有驚無險。多年后,麥璇琨早已明白了張松給劉備獻西川地圖的三國典故,但他一直都在揣測:當年這位監工員究竟有沒有發現自己的真實意圖。也許沒有發現只是隨意一說;也許心知肚明,但終究順應這歷史的潮流,因為天津終將回到人民的懷抱。

         

        不久,城防圖完成后,很快由天津地下黨領導人王文源轉到了交通員趙巖手里。不過,此時的趙巖并不知道他這一回送出城的究竟是什么?交到他手中的是經過特殊處理的兩張照片。

         

         

        中共地下黨員  趙巖

        他交給我任務,我首先就是考慮,他拿來的東西,我怎么編詞兒,怎么通過這個卡子口,遇到土匪我說什么?遇到國民黨的特務我怎么對付?我從來沒有問過里邊是什么東西,也不許我問,所以不管他給我什么,我都不問。

         

        此后的很多年,趙巖都不知道那兩張照片背后究竟隱藏了什么。直到上個世紀80年代媒體的一次采訪,才提醒他這次特別的任務和城防圖有關。

         

        中共地下黨員  趙巖

        12寸一張的大相片兩張,一個老頭,一個老婆。我接到這個相片以后,馬上就編好了沿途的口供。我一看這個好送,也好編:我就說這是兩個死人,在解放區呢,在農村呢,沒有條件放大,要拿到市里邊放大了,把小相片放大回去上供、祭祀什么的這樣的話,比較好過關嘛,因為沿途有檢查,所以他給了我這個圖以后,我轉天就出發了。

         

        19486月,因戰事吃緊,陳長捷赴天津走馬上任,他對杜建時的城防工事進行了加固,城里的兵力部署也做了重新地調整。

         

         

        與此同時,共產黨員張克誠憑借幾年來地下工作的警覺,主動尋找著獲取新城防圖的機會。那時,他的公開身份是國民黨天津市公務局工務員,他發現在自己對面辦公的一位姓常的工程師掌握著這份城防圖。

         

        中共地下黨員  李天祥

        后來有一天,工務局的局長來找常學詩工程師談話,就把他找走了。圖他忘了收,就放在桌子上了,張克誠也不敢走,就盯著那個圖看,看有什么發展和變化。后來等到要下班的時候,常學詩回來了,可是就匆匆忙忙地走了,把這個圖就沒有收起來。

         

        張克誠知道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他果斷地把這張圖帶回家,準備晚上進行描摹?墒,外面時局動蕩,一個整夜不熄燈的人家難免遭到懷疑,張克誠用被子緊緊地蒙上窗戶。

         

         

        中共地下黨員  李天祥

        他描了一宿,也沒有描完。天亮了,他有點猶豫,這圖送回去好呢,還是這個留下好呢?可是如果不送回去的話呢,有可能被人懷疑;要是送回去的話呢,這個機會是十分難得,因為這張圖,經過陳長捷增設、加固的,增補的這張圖是當時最完整的城防圖。

         

        幾番猶豫后,張克誠還是留下了這張來之不易的地圖,準備第二天晚上繼續描摹。

         

        中共地下黨員  李天祥

        第二天早晨,他就去上班,常學詩工程師特別慌張,來回來去地走,各處翻找,找這個東西找不到,可是他又不敢說在找什么東西?張克誠問他,他也不說,張克誠就放心了,就知道他不敢說。

         

        就在天津城內的地下黨員積極收集城防情報時,天津城外,剛剛解放東北的東北野戰軍經過多日夜行曉宿,也揮師入關,集結至天津附近。

         

        中共地下黨員  李天祥

        后來聽說這些圖是由華北軍區的偵察科長,叫喬興北的,他在臨戰的時候,調到劉亞樓的身邊。據說劉亞樓使用的圖,既不是張克誠的圖,也不是麥璇琨的圖,而是喬興北綜合的一張圖。

         

         

        時任冀中軍區偵查二科科長  喬興北

        解放遼寧以后,就讓我們準備解放天津的情報,跟平時掌握敵情不一樣了,敵人的武力配備、編制情況、指揮人員的特性,還有外圍工事的構筑,要全面地掌握情況,要到二科匯集。匯集完了以后,他們解放了遼寧以后,劉亞樓就到了通縣,前敵總指揮到了通縣。讓我去匯報天津的情況,我就拿著資料,到通縣見劉亞樓親自匯報天津的情況。匯報完了,把書面的資料跟圖和繪的那個敵人軍事構置圖一塊兒交給劉亞樓,他審查了以后,從各方面還要核對,對我們的情報工作還是挺滿意的。

         

        以30萬兵力攻打天津這樣一座擁有200多萬人口和眾多工廠、商店、銀行的大城市,對于人民解放軍來說是空前的。獨立指揮這樣一場有步兵、炮兵、工兵、裝甲兵等多兵種聯合作戰的攻堅戰役,對劉亞樓來說更是第一次。

         

        1948年底,楊柳青天津前線指揮部,劉亞樓根據喬興北送來的這張精密的城防圖,確定了天津作戰的具體方針:“東西對進、攔腰斬斷、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圍殲、先吃肉后啃骨頭”。

         

        劉亞樓為自己獨立指揮的這第一場戰役給出了期限,30個小時。他將用30萬人創造一個中國解放戰爭史上的經典戰役,一種解放戰爭中的新的方式。1949年1月14日上午,解放天津的戰役正式打響。

         

         

        李中權,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九縱隊政委,是當年參加天津戰役唯一健在的軍級指揮員了。如今已經94歲的他,說起60年前的那個早晨,仿佛一切歷歷在目。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九縱隊政委  李中權

        整個天津煙蒙蒙的,但是煙霧等到中午,慢慢散開了。9點半鐘,炮擊全城,西面的一二縱隊方向,東面的七八縱隊,南面的九縱方向,整個城里的那個炮火啊,像雷,轟轟轟的。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七縱隊營教導員  朱之行

        正式打響的時候,是10點鐘,大約是在11點的時候,我從這個望遠鏡里看到主攻營尖刀連的戰士,已經用炸藥包炸開一個缺口了。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八縱隊司號員  柴雙舉

        敵人的防線一突破,一小股一小股的敵人非常好消滅。他們是邊撤邊打,我們是邊追邊打的,到處是殺聲、打聲。

         

        天津風貌建筑專家  金彭育獨白

        西營門原來地處天津西郊,60年前,這里是解放軍攻進天津城的突破口之一。如今,隨著天津城市的發展而日益繁華,當年的護城河也早已成為居民們休閑娛樂的所在。只有掩映在灰舊居民樓之間的這座紀念碑,偶爾提醒人們60年前這片土地上曾經發生的故事。而對于一直生活在這里的老人來說,60年前,天津解放時他們所經歷的一切至今揮之不去。

         

         

        天津市民  胡志華

        這個叫西營門橋,上橋之后打起來了,一部分解放軍就在這兒分岔了,跑到那兒,那兒有個清華池,從清華池一直往東打。清華池那兒有一個二層小樓,里邊有國民黨的炮,解放軍計算好了,好多炮把這個小樓炸毀了,國民黨死了好些人,在那個小樓里邊,國民黨頑固不退,拿炮打的。

         

         

        天津市民  鄭延彩

        那個時候我們還小過來看著都是死人了,爬過來看,踩著死人過來看,一看呢,哎呀,被炸得都不像樣了,都跑了。

         

        天津市民  胡志華

        白天不打,晚上從里邊往外打炮。打的是信號彈,響的時候半邊都是白的,有時候紅的,都是紅的,看著跟白天一樣,跟照明燈似的玩意兒,后來越來越激烈。

         

        天津市民  鄭延彩

        打起來的時候,都沒有人出來,馬路上沒有人,誰也不出來,大人、小孩都不出來。光聽見炮響了,機關槍響了,后來一看,人都死了。人都推出去了才敢出來看看,當時打仗沒有人,一個人也沒有,那個時候打仗你看見什么了?什么也看不見,一打起來,連一個人都看不見。

         

        爆破大王劉德勝所在的第一縱隊當年就是從西營門打入天津的,他是地地道道的天津人,又一直生活在天津。多年來,劉德勝一直很驕傲自己60年前參加了解放家鄉的戰斗。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一縱隊連指導員  劉德勝

        全營的輕機槍我記得有六七十挺吧,一個連有六七挺,打得煙塵籠罩著整個前進的陣地,對面看不見人。

         

        在火炮、機槍的掩護下,劉德勝帶領著突擊連沖向天津城,卻遭遇了守軍的頑強抵抗。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一縱隊連指導員  劉德勝

        部隊傷亡挺大,后來我連著帶著部隊沖了三次,上去,打回來,打回來,我又沖回去,連著反復的三四次,我們傷亡了40多,前仆后繼不怕犧牲,這個死,那個上。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八縱隊司號員  柴雙舉

        尤其咱們是打攻堅戰,敵人守咱們攻。

         

        天津風貌建筑專家  金鵬育獨白

          作為天津風貌建筑專家,我幾乎熟悉天津每一處和歷史有關的建筑,我總在挖掘每一棟洋樓,每一座橋梁的建筑年代、風貌特點,也在試圖尋找它們背后的故事。這張著名的照片記錄了60年前解放軍會師金湯橋的歷史瞬間。然而,仔細看看照片上橋邊的建筑,我又總覺得疑惑,這是在金湯橋上拍攝的嗎?

         

        1949年1月14日,天津東西方向的突破口打開后,人民解放軍如潮水般涌入天津城內,并迅速向戰前計劃的會師地金湯橋挺進。15日早晨,經過一天一夜的戰斗,東西方向部隊陸續抵達金湯橋。

         

        時任東北野戰軍第八縱隊司號員  柴雙舉

        部隊沒有同時達到的,都得有一定的距離。那個地方,部隊不可能都容納到一塊兒去,你還得防止敵人的飛機轟炸,部隊到了以后,報時間后就都走了。

         

        不過,此時戰斗仍未結束,勝利會師的人們來不及享受絲毫的喜悅,又要趕赴各自的戰場。

         

        《天津方式》作者  王凱捷

        打下金湯橋以后,敵人主要兵力還在南北進行頑抗。所以會師以后并不意味著戰斗結束,而且也不可能在橋上搞會師儀式,我想當時不會。金湯橋會師沒有照片,我們現在看到的說的這個金湯橋會師照片是在解放橋拍的,而且是1950年,當時蘇聯電影攝影隊來天津,就是拍攝《中國人民的勝利》的時候,補拍的鏡頭。

         

         

        天津解放的那天,柴雙舉和戰友們拍下了這張勝利的合影,雖然拍照的地點并不在金湯橋上,他還是鄭重地寫上會師金湯橋的題注,并珍藏至今。

         

        金鵬育獨白

            金湯橋,原本取意“固若金湯”,在60年前的那場戰斗中,它的命運卻和名字恰恰相反。60年前,時局動蕩,每次來這里玩耍時,大人們總有許多擔心。今天,這座我小時侯就常來的橋有了它新的模樣,橋上已經不再通車,橋的兩岸建起了漂亮的小公園——會師公園。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