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濟南篇(第一集)沙場點兵

         
        CCTV.com  2009年09月01日 11:05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旁白)

        我生活的城市山東省會濟南,因泉水眾多而被稱為泉城,眾多的泉水匯聚成一條清澈的河流,這條河,原來是濟南內城的護城河。從黑虎泉隔河相望,有一座以舊城墻為基礎的高閣,這就是為慶祝1948年濟南解放而建立的“解放閣”。60多年前,在這里曾爆發過一場激烈的攻堅戰,解放軍戰士前仆后繼從這里突破敵人防線,解放了濟南。在解放閣東面的石壁上刻有為解放濟南而犧牲的烈士英名,每天太陽升起都會照亮這些描金的名字。

         

        在這其中一位烈士叫張文良,當年是解放軍一位機槍班長。

         

         

        92781團特務連機槍班長   張文良

        那我就是張文良,今年已經80歲了,我經常來這里看望那些犧牲的戰友們。

        我的戰友,犧牲的戰友在一起,都是我們團的,我一直在那個地方,就是張文良。

        我是因為戰斗中負傷,被抬到了后方,而被誤認為犧牲了。我的名字被載入烈士名冊,成為活烈士。

         

        蔡述曾,是山東聯誼會負責人,熱心公益事業,精力充沛,愛看過去的戰爭片。他原是守衛濟南的國民黨軍整編73師少尉排長。

         

        92781團特務連機槍班長   張文良

        2008年,我和曾為敵手的蔡述曾見了面 ,雖然此時早已硝煙散盡,云淡風輕,但我們的話題注定是這座城市60年前的那場戰爭。

         

        公元1948年,在中國大陸戰場上的態勢,我軍已轉入全面戰略進攻階段,自1946年解放戰爭爆發以來,我軍已殲滅國民黨軍二百五十余萬,腐敗的國民黨政府已處于風雨飄搖之中。

         

        在河北省一個叫西柏坡的小山村里,一向以農村包圍城市為戰略的毛澤東和他們的戰友把目光集中在山東省會濟南。

         

        這是一個有70萬人口的大都市,此前我軍從未攻打過這樣以堅固城墻包圍的城市。

         

        濟南位于津浦鐵路與膠濟鐵路的交叉點,戰略地位很重要。

         

        奪取濟南可使華北、華東解放軍連成一片,并直接威脅南京門戶徐州、 蚌埠。 在周村、張店、濰縣相繼被攻克之后,濟南城已處于我軍四面包圍之中。

         

        包圍濟南的為華東野戰軍,此時的總指揮為華東野戰軍代司令兼政委粟裕。

         

            粟裕湖南會同縣人,曾參加過南昌起義,22歲任紅軍師長,曾率軍活捉敵師長張輝瓚,抗日戰爭中率新四軍在蘇中戰場對日作戰,威震敵膽。日軍投降時向粟裕敬獻“紫云軍刀”并尊他為“天神”。

         

        解放戰爭中他指揮大兵團作戰,戰淮海,下江南,攻克大上海,一路所向披靡,被授予大將軍銜,毛澤東稱他是第一大將。

         

         

        山東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主任   初維真   75 

        這個人的特點,很善于打仗,肯動腦筋,考慮問題,深思熟慮,往往出奇制勝,國民黨很害怕他,國民黨部隊很怕他。毛主席認為,粟?梢越y帥四五十萬大軍打仗。

         

        此時守衛濟南的國民黨軍指揮官為第二綏靖區司令,兼山東省主席王耀武。

         

        王耀武,山東泰安人,時年44歲,曾經給他當過秘書的王昭建,對他十分了解。

         

         

        原國民黨山東省政府秘書   王昭建

        他讀過9年私塾,四書五經都讀過了,他村里有個團長,當時的團長地位比較高了,曾經回家很威武,他說做人應當如此,這個我要家道衰落了,我要棄文從武,由此出去當兵。

                            

            王耀武從黃埔軍校畢業后,追隨蔣介石,也曾身經百戰。

         

        抗日戰爭時期,參加上高、長沙會戰,指揮萬家嶺、雪峰山戰役,取得驕人成績。王耀武42歲便成為集團軍司令,領中將軍銜,號稱黃埔三期第一將,美軍顧問麥克魯,向其贈送銀柄手槍一支,以示贊賞。

         

        王耀武上世紀三十年代便與粟裕交過手,1934年,王耀武率部隊一路圍追堵截北上抗日的紅軍先遣隊,打死了紅軍指揮員尋淮州,粟裕負傷。在后來的戰斗中,粟裕率數百人突出了重圍。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到了1948年粟裕的部隊包圍了濟南的王耀武。

         

         

        時任華野925師偵察連班長   呂明軒   80

        那時候一個口號,整個山東都是一個口號,“打進濟南府,活捉王耀武”。 

                                                        

        19484月,王耀武乘飛機到南京面見蔣介石,蔣介石設家宴在官邸招待王耀武,王耀武受寵若驚,但還是表露出想放棄濟南的想法。

         

        蔣介石大為光火,對王耀武說,濟南決不可放棄,如果發生問題,你要負責。

         

        提到濟南,蔣介石心中總是有一種難言的苦澀。

         

        1928年意氣風發的蔣介石率北伐軍一路北上到達濟南。

         

        與此同時日軍三千余人也從陸路及海路進駐濟南,號稱要保護僑民。

         

        日軍進駐后無端尋釁,殺害當地軍民,并抓住了蔣介石的外交部長黃郛。

         

        蔣介石以“小不忍則亂大謀”為說辭,退出自己所住的市內珍珠泉官邸。

         

        并下令不許軍隊抵抗,最后竟率部隊離開濟南城,躲到郊外。

         

        日軍在濟南大肆屠殺,造成震驚中外的五三慘案,并占領濟南達一年之久。此事讓蔣介石耿耿于懷。

         

        抗日戰爭爆發后,山東省主席韓復榘,不放一槍,學蔣介石把濟南拱手讓給日寇,被惱羞成怒的蔣介石槍斃了。

         

        看到蔣介石的決心,想起韓復榘的下場,王耀武只好飛回到濟南做守城的準備,但他心里很清楚,濟南是守不住的。

         

        原國民黨山東省政府秘書   王昭建

        所以1948年戰局緊張了,他趕緊就把母親,跟他夫人一塊跟幾個孩子一塊送到南京,那時候到南京還通車,這個王耀武有個習慣,就是每逢拜別他的母親都要磕頭。

         

            后來他的妻子兒女去了臺灣,再也未能相見。

         

         

        送走了其妻兒,王耀武開始在濟南及周邊進行防御部署,并加緊修筑工事,因為蔣介石曾經命令他盡量長時間堅守濟南。王耀武決心憑借這些碉堡和城防工事抵御華野攻城兵團的進攻。

         

        王耀武根據濟南的地形,把防區分為東西兩部分。

         

        西線守備區是一馬平川,又有飛機場,因此,王耀武認為這里是華野進攻的重點,自然也是他防備的重點,西線由整編第96軍軍長吳化文指揮。

         

        吳化文是個值得一提的人物,早年他在馮王祥的手下,后來投靠蔣介石?谷諔馉帟r又投靠了日偽,抗戰勝利后,他又率部歸順了蔣介石。

         

         

        吳化文侄子   吳欣民

        這個部隊,因為不是蔣介石的嫡系部隊,在軍械上、在裝備上,要比人家略遜一籌,所以說也時常給他們心里帶來一些不滿。我伯父在1946年,就和共產黨通過馮玉祥先生和共產黨建立了聯系,也建立了電臺。                                         

        這是吳化文在濟南的舊居萬竹園,他見風使舵,依勢而趨,觀其經歷猶如風雨中的草葉搖擺不定。為了加強西線的防御并控制吳化文的部隊,王耀武曾把他的第二綏靖區司令部設在了西部商埠地區的這幢大樓。

         

        東線守區軍由整編73師防守,由于東線有幾座山峰,于是王耀武下令在山上山下構筑了大量堅固防御工事。

         

        原國軍73師少尉排長   蔡述曾

        這個工事是國民黨動用了腦子,也投入了大批精力,都用這個大卡車,從那個火車的鐵道上把這些鐵軌都裝上汽車,拉到山根?干先ヒ院,就在那,鋼筋、水泥修的那個里頭,都是一米多厚,然后上頭,一層層的鋪上這鋼軌,縱橫,很結實,最后,就調上山炮,自己打,演示一下這個成效,這就通過了。

         

        山東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主任   初維真   75

        王耀武認為他既有十萬大軍在濟南,又有五道堅強的工事,所以他認為他守濟南,守它一兩個月沒有問題。

         

        整編73師師長曹振鐸更狂妄的說,這樣堅固的工事,就怕共軍不來。

         

        19486月,華野山東兵團副司令王建安,從西柏坡返回山東,傳達了毛澤東關于攻打濟南的命令。八月初,華野在山東區曲阜召開會議,會議制定了三套作戰方案,上報中央軍委。812毛澤東簽發的中央軍委回電贊成第三種方案,攻濟打援,同時進行。不久毛澤東再次指出:“9月華野攻濟打援是一次嚴重的作戰”。

         

        825,華野在曲阜召開縱隊以上干部會,粟裕在會上說:“濟南成為我軍必攻擊、國民黨必堅守的爭奪焦點,我們的戰士要爭取早日打下濟南!睍h后發布了戰役動員令,確定916 日發起攻擊。

         

        這是華野曲阜會議的合影,解放軍這次與會的80人全部被授予將軍軍銜。然而照片中卻沒有山東兵團司令許世友。

         

        許世友在哪里?遠在西柏坡的毛澤東點將命令許世友為攻城總指揮。

         

        在膠東養病的許世友急匆匆趕到前線。

         

        許世友,河南新縣人,是我軍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早年入少林寺學過少林武功,武藝高強,戎馬一生。1955年授上將軍銜曾任國防部副部長,并曾任濟南軍區、南京軍區司令。

         

        毛澤東曾救過他的命,并給他改過名,他是毛澤東手下一員愛將,匣中寶劍。

         

        夏元才曾在許世友身邊工作過。

         

         

        時任華野9縱特務連指導員   夏元才

        他可以一槍一個電線打斷,這個你得服他,但是他離不開酒,特別是指揮打仗的時候,他在里面看地圖的時候一定鴉雀無聲,他在那里很集中精神用鉛筆標,你們不能說話,一說話他真不客氣,他罵娘,他就這么個性格。

         

        山東省委黨校黨史研究主任   初維真

        為什么讓他當這個濟南戰役的攻城總指揮呢?因為來這個濟南戰役的攻城部隊,大部分原來是山東兵團的部隊,所以他對山東的敵情,對濟南敵情、濟南的地形,都非常了解,所以毛澤東一再強調攻城指揮要許世友來擔任。

         

        許世友急匆匆趕到前線,在指揮所的地圖前盯了半天。

         

        提出了他的牛刀子戰術:抓住敵人的要害部位,集中兵力殺開一條血路,像一把鋒利的尖刀,直插敵人的心臟。

         

        毛澤東得知許世友歸隊,發來700字專電:你已到前方,甚慰,你所說的重點使用兵力是正確的,并指出,整個攻城指揮由你們擔負,全軍指揮由粟裕擔負,整個戰役應爭取一個月打完,但必須準備打兩個到三個月。

         

         

        194891華野頒發《濟南戰役政治動員令》提出全殲守敵,奪取濟南,大量消滅來援之敵,南京國民黨政府在蔣介石的策劃下也制定了一個南北夾擊的作戰方案,在濟南開戰后,由徐州一線的李彌、邱清泉、黃柏濤三個兵團17萬人向北增援,與濟南王耀武配合進攻我華野解放軍,形成南北合圍的局面。而我軍則由粟裕率18萬人組成的打援兵團阻擊北援之敵,許世友指揮14萬攻城兵團攻打王耀武11萬守城部隊。

         

        表面上看我軍人數居多,但自古以來,攻城作戰,因為有高大的城墻作為屏障,攻守雙方的比例應達到三比一才有可能取勝,更何況王耀武在濟南城內外構筑了大量工事,加上敵人空中的飛機轟炸,完全抵消了我軍在人數上的優勢。因此各攻城部隊都進行了戰前訓練。

         

         

        1337111團排長   都本連

        搞訓練,那個時候,主要訓練登城,部隊那時候學習包炸藥、學扎梯子。

         

        此外部隊還進行了思想動員。

         

        華野9747連指導員   曲繼寧

        戰前動員,部隊都先報這個書,下決心書,熱火朝天,當時這個部隊,老話就是打紅眼了。

         

        為了學習和推廣大城市攻堅戰的作戰經驗,全軍還從其他戰場抽調干部組成教導團,參加攻城兵團的訓練和作戰。

         

        感到大戰來臨的王耀武也大修工事,并加緊了對部隊的訓練。

         

        為了弄清敵人的部署,解放軍派出了偵察員化妝進城偵察。   

         

        原華野9縱特務連指導員   夏元才

        我們這四人進去了,一進去以后,花天酒地,過八月節,單連信嗷一叫操你娘,什么事,八路軍共匪,在這邊烏煙瘴氣的,你們還跑這花天酒地,拍那個桌子,都嚇呆了,有的說是王司令,他戴著那個帽子,雨披,看不清是什么東西,看不清是誰,敵人那個團長參謀長,誰領著去,領著出來,出門就坐車到了解放閣。

         

        他們抓了個團長回來,獲取了敵人城防的情報。

         

                     

        為了保證戰役順利進行,山東各地組織了五十多萬民干支援前線,動用大小車輛一萬八千輛,籌集糧食一億四千萬斤和大量物資,擔架隊員組織了一萬四千副擔架,成為戰役勝利的可靠保障。

         

         

        九月七日山東兵團向部隊發出《攻擊濟南作戰命令》。

         

        到了9月中旬,此時攻城部隊部署完畢。

         

        戰役分東西兩線集團發起攻擊,西線為主攻方向,奪占飛機場,部隊為十縱指揮員宋時輪。

         

        宋時輪是人民解放軍少有的黃埔軍校畢業生。

         

        山東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主任   初維真   75 

        他所指揮的十縱過去打仗善于打阻擊出名,當時有個說法,排炮不動就是十縱。

         

        東線部隊為助攻,指揮員為九縱司令聶鳳智。

         

        山東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主任   初維真   75 

        這個人呢,當時比較年輕,才三十多歲,這個人打起仗來不要命,所以有人稱他為聶瘋子。

         

        南線13縱為預備隊,隨時側擊敵人。

         

        進攻時間定于916日夜,那天正是中秋節前夜。

         

        大戰之前,許世友做了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戰斗動員。

         

        華野9縱偵察營一連文化干事   王智民 

        他這樣動員的,棺材我都給你們準備好了,你們不要怕,你們就是往前沖。

         

        那天晚上我們改善伙食。

         

        原九縱2781團特務連班長   張文良

        打仗之前呢,我們就是在那吃的包子,當時是吃的包子。

         

        當夜,月亮倒映在護城河上,泉城內外一片令人窒息的寧靜。敵我雙方都在等待。

         

        原國軍73師少尉排長   蔡述曾

        再笨的兵也會明白,大軍包圍城市,這一定會是一場惡戰,不可避免。

         

        這是一場攻與防的對抗,是劍與盾的較量。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