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南京篇(第三集)天若有情

         
        CCTV.com  2009年09月01日 09:20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原金陵大學校長陳裕光之女   陳佩結(旁白)

        我的名字叫陳佩結,出生于1933年。從我爺爺那一輩開始,全家就一直生活在南京。這是我現在唯一保留的一張全家人聚得最全的合影。拍完這張合影之后,1949年,我的祖父和姑姑遠走臺灣,我的哥哥姐姐去美國留學。而我和父母還有祖母留在南京,成為南京解放的歷史見證人。

         

         

         回望1949,每一個從這具有特殊意味的年份中走過的人,都留下了屬于自己的記憶。千千萬萬人的親身經歷和真實感受,則構成了對那一段風云跌宕的歷史最細致,最生動的注解。

          

        時為國民黨中央廣播電臺播音員   蔡美嫻 90

        我們前幾天就聽見有遠遠的有炮聲了, 423號的夜里頭就是不同尋常一些外頭的車多,咕咚咕咚的,可能是過軍車。

         

         

        蔡美嫻老人今年90歲。1948,輾轉從濟南來到南京,成為當時國民黨中央廣播電臺的一名播音員。此后,她親歷了南京解放的歷史交替時刻,并從此留在南京生活,直到今天。

         

        時為國民黨中央廣播電臺播音員   蔡美嫻 90

         要提起來為什么要留在南京的話,那還有一段故事。我不是從濟南來的嗎,那么我從濟南來的時候,我們跟解放軍是交叉著走,當時我們看到有一個奇怪的事情,就是很多的解放軍跟那個老百姓就跟打成一片的,我老實說,我那個時候有點眼睛一亮,因為在個8年抗戰里頭,我看見的國民黨的兵實在是太多了,每一次逃難都要看,那就不同了,走到哪兒哪是雞飛狗跳墻。等到了選擇的時候了,我就更想這件事情了。

         

        19492,國民黨中央廣播電臺的大部分人員因為紛亂的現實或去臺灣、或被遣散。而蔡美嫻和弟弟蔡驤成為數不多的幾個留守南京的工作人員之一。在蔡美嫻與蔡驤做出了留守南京的決定時,那些曾讓她眼前一亮的人民解放軍百萬雄師,此刻正集結于西起九江,東至江陰的長江沿岸千里江面,隨時等待渡江的號令。

         

        19494 20 日晚八點,中突擊集團奉命首先渡江。21 日,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發布向全國進軍的命令,東西兩突擊集團隨即發起渡江作戰。

         

        渡江戰役打響后,向守志所在的部隊擔任渡江西突擊集團第一梯隊,負責突破國民黨湯恩伯、白崇禧兩大集團的接合部。

         

        60年過去了,向守志仍然記得臨出發時的情景……

         

        時任第二野戰軍1544師師長兼政委   向守志 92

        那時候我們握著手,江南再見。懷著那個必勝的信心

         

        時任渡江戰役總前委參謀   黎清 82

        鉗形突擊,鉗形啊,老虎鉗一樣的,鉗形突擊。什么叫鉗形突擊呢?你譬如說我們這個東集團和中集團,一個在南京的東面,一個在西面,他們兩個像大鉗子一樣的插過來,就形成了一個鉗形突擊,形成對南京的合圍,所以南京是待不住的。

         

        1949422凌晨時分,解放軍各個渡江點過江部隊已經有30萬人,湯恩伯不得不下令全線撤退。

         

         

        留守南京的衛戍區副總司令覃異之等國民黨將領也接到了立刻撤出南京的命令。

         

        國民黨南京衛戍區副總司令覃異之之子  覃贊耀

        我父親,那20幾號吧,就接到從南京撤出的命令。這是李宗仁跟白崇禧想不到,怎么也要把南京守住啊,這湯恩伯主張守蕪湖,守住,怎么也保住南京啊。沒想到湯恩伯,他的作戰計劃,南京早就放棄,就是守上海,守護淞滬,保留自己的部隊。他不愿意在南京之前,把部隊消耗完了。他部署吸收淮海戰役的經驗啊,保留部隊啊,所以父親很突然就接到,南京大撤退。

         

        覃異之于423日清晨目送李宗仁乘坐“追云號”專機起飛后,于當天中午與湯恩伯一同乘飛機離開南京。4個月之后,覃異之在香港宣布起義。

         

        原金陵大學校長陳裕光之女   陳佩結

        這里是我家從前的老屋。1949423日的夜晚,從這個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遠處司法院燃燒著好大的火。后來,過軍車隆隆作響的聲音消失了。外面突然變得異常安靜。那一夜,顯得格外漫長。

         

        1949423,法國路透社發布了這樣一條有關中國的消息,國民黨南京及長江全部防線于一夜之間,如戲劇性崩潰。

         

        時任三野八兵團司令部作戰股長  姚杰   88

        23號,我們部隊基本上完成了渡江,到了江南岸,敵人就總撤退了。鄧小平跟陳毅,掌握了這個情況以后,在23號的晚上,發了一封電報,這個電報是22點鐘發的,告訴了八兵團,說八兵團不再執行參加到打上海的作戰任務了。馬上到南京去,進備南京。

         

         

        三野八兵團原來的任務是在南京附近的鎮江北岸牽制敵人,爾后進攻上海。然而,南京迅速處于真空狀態,原來準備接手南京的四兵團無法立即趕到,八兵團的戰士于是接到了進備南京的作戰任務。

         

        王寶仁是八兵團35軍的一名戰士。接到解放南京的命令時,他們剛剛拿下長江北岸的浦口,大江對岸,就是下一個目標,南京。

         

         

        三野八兵團35軍戰士   王寶仁 83歲

        戰士的信心都很強。我們過江以后,都背著腦袋,準備把腦袋放掉的,不管怎么樣,解放全中國。那個口號多響亮啊,打到南京去,活抓蔣介石!

         

        午夜時分,王寶仁所在的營隊組成“先遣突擊營” ,第一批稱作南京電廠六名船工駕駛的一艘名為“京電號”的小火輪,靜靜地向江南岸駛去。

         

        三野八兵團35軍戰士   王寶仁 83歲

        一直上船我記好象是夜里十來點鐘這個期間,上了船以后,動作比較小心了,一直上船以后,都比較平穩的,而且這個船浪花也不大,感覺比較平穩地到了下面。一沒開槍,二更沒傷亡。

         

        戰士們在下關碼頭上岸后已是凌晨時分。上級指示,立刻占領總統府和國民黨的主要單位。

         

        三野八兵團35軍戰士   王寶仁 83歲

        總統府在哪呢,我們也不知道啊。夜里都看不到,什么也不知道。地圖上又看不到總統府的位置。大概搜索,我們慢慢就邊搜索,沒有打槍,非常小心地前進。我記得是到總統府的時候,跑了好幾個小時啊,這個天氣好象是東方啊,稍微有點魚肚的色,有點發白的那個亮堂的感覺。

         

        在王寶仁的記憶中,總統府的門大得出奇。

         

         

        三野八兵團35軍戰士   王寶仁

        當時看總統府這個大門,這么宏偉,這么大,總的一個印象吧,因為里面的情況不知道了,肯定有部隊把守,要準備,要宣戰。

         

        戰士們事先所想的激戰場景并沒有出現。把守總統府的只有二三十個軍裝不整也沒有武器的士兵。

         

        三野八兵團35軍戰士   王寶仁

        進去以后就是那么幾個破人,看了看,當時腦子里的印象就是說國民黨蔣介石,是確實確實完蛋了,已經徹底垮了,沒有一點還手之力了。

         

        1949424凌晨時分,35104312團奉命占領總統府。國民黨蔣介石集團在中國22年的統治宣告覆滅。

          

        南京,在黎明時分逐漸蘇醒。蔡美嫻和弟弟蔡驤照例在電臺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蔡美嫻

         

        時為國民黨中央廣播電臺播音員   蔡美嫻 90

        天亮了,機房里頭就打電話,給蔡說,共產黨恐怕是來了吧,好像軍車都走了嘛,國民黨都跑了,咱還開不開機,蔡香說開,他當時有想法,

        他就想他要是不開的話,亂了嘛,那大家就跑得跑,亂得亂,開開機反正是還可以叫南京臺,他就跟我說,你改個呼號,就叫南京廣播電臺,

        那從七點鐘開始,我就坐在那老說這個,這里是南京廣播電臺,兩遍就放音樂,放到差不多9點鐘的時候,機房里頭跟我說,新華臺在這兒呼叫咱們呢,他說南京臺請注意,南京臺請注意。

         

        和南京臺通話的就是后來新中國廣播史上知名的播音員齊越。根據蔡驤后來的記憶,齊越詢問了南京的情況,蔡驤答道:“紅軍已在凌晨進入南京城!饼R越回答,“不叫紅軍,叫中國人民解放軍!

         

        時為國民黨中央廣播電臺播音員   蔡美嫻 90

        那邊齊月就說,有幾件事請你們注意,一個請你們保護好電臺,再一個是,從現在起,新華社的節目你們可以轉播了,還有一個就是,等待著接管。

         

        隨后,蔡驤委派記者迅速采寫了南京解放的報道。

        60年后,蔡美嫻老人仍然清晰地記得,那天中午12點,她是帶著怎樣的語氣將這篇新聞稿傳播到古都內外的。

         

        時為國民黨中央廣播電臺播音員   蔡美嫻 90

        南京在真空了不到24小時之后,今天上午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進入市區,南京這座被國民黨政府統治了22年的古城獲得了新生,南京解放了!

         

        原金陵大學校長陳裕光之女   陳佩結

        1949424,南京解放的消息傳遍了全中國。

        幾天之后,我父親陳裕光就作為當時“南京市治安維持會”的成員,在南京受到了劉伯承、鄧小平,陳毅等人的接見,回來后他說,這幾位首長文質彬彬的,印象很好。

         

        劉伯承指揮第二野戰軍渡過長江、部署好挺進浙贛路的行動后,接到南京市軍管會主任的任命,旋即率領第二野戰軍領導機關于429抵達揚子江畔的浦口碼頭。

         

         

        幾天之后,當時只有四歲的劉彌群也隨著母親到南京與父親團聚。

         

        劉伯承元帥之女   劉彌群

        我不是和我爸爸一塊進南京的。當時南京解放了,因為我媽媽是1931年出來干革命,才14歲,出來以后就連通訊聯系都沒有,她家里頭不知道她死還是活。所以,她首先想回她家里去看看,這是我和我姐姐兩個人,陪著她回了一次老家;亓死霞乙院,我們就坐馬車往南京趕,這個時候我已經有一些記憶了。

        當時就四個人,還有一個趕馬車的叔叔。趕馬車的時候,快要到南京的時候,還有零星戰斗呢。那個時候,有一個三野戰士受傷了,坐我們的馬車,我們把他送到野戰醫院,然后繼續往南京趕。到了南京以后就很快見到我父親。

         

        這張合影拍攝于南京解放之后,此時,劉伯承和夫人汪榮華最小的女兒剛剛降生。為這個女兒起名字的時候,劉伯承想起渡江戰役前夕,面對長江他常常吟誦的古詩句:

        “大將南征膽氣豪,腰橫秋水燕翎刀”,這是古代的一句詩,所以他就取了燕翎這兩個字,紀念是劉燕翎,是在南京出生。

         

                                           劉伯承和夫人汪榮華

         

        南京軍管會成立之后,1949510號,劉伯承被任命為南京第一任市長。

         

        當時23歲的許荏華作為中央調集接管南京的人員之一,參加了軍管會的工作。

         

        時為中共南京地下黨員    許荏華 83

        南京這個特點很突出,是官僚消費城市,而且是臃腫的官僚消費城市。就是它這個失業人口啊,接收的時候,大概一百萬就有一半都是失業人口。再就是國民黨走的時候,放了3千個流氓地痞,還留了一些潛伏特務,就造成社會治安上的一些困難。

         

        劉伯承元帥之女   劉彌群

        所以說在南京當市長的時間,大概是4個月多一點的時間。據老同志回憶,他做了這么幾件事情。第一個,成立軍管會,肅清國民黨的殘余,保持社會安定,這是第一。第二個,就是發展生產,穩定市場。然后的話呢,解決老百姓的就業問題。

         

        許荏華雖然只在臺下聽過劉伯承市長的講話,并沒有直接接觸過這位傳說中的“軍神”,但劉伯承在南京所做的很多事情卻讓他們這些當年的小字輩由衷地敬佩。

         

         

        時為中共南京地下黨員    許荏華 83

        我們的一些共產黨的很多領導人,就非常尊重孫中山。因此,劉司令員帶了他的全家就上中山陵去,到這個陵墓去紀念。上去的時候太早了,還沒到開放的時間。因此他這警衛員就跟守陵墓的人說,你們開吧,這是我們首長。他就搖手,你們不要這樣,我們要遵守人家的管理制度。然后等到他們開放的時間,才進去。因此,這件事引起中山陵陵墓的管理人,他是孫中山的警衛,他多少年來,他都記得這個事情。說我們的領導人,是怎樣的尊重孫中山,同時怎樣地遵守所有的這個公共的制度。

         

        孫中山生前警衛范良,在南京解放之后繼續留守中山陵護衛陵園。他命令自己的護陵部隊將武器悉數上繳,士兵徒手站崗,協同解放軍護衛中山陵。于是,在中山陵上,出現了國共兩軍和平銜接,同站雙崗,共同護衛中山陵的景象。

         

         

        渡江戰役紀念館保存的眾多展品,很多都是當年參加渡江戰役和解放南京的老戰士捐獻的。它們曾經跟隨著當年那些年輕的戰士走遍大江南北,成為那一段不能磨滅的記憶、珍貴的憑證。如今,它們在這里靜靜地訴說,讓更多的人知道那一段風云時代背后的故事。

         

        今年83歲的王寶仁把一個神秘的小盒子一直放在大衣柜最深的地方。這里面,也珍藏著一段60年前關于南京的記憶。

         

        三野八兵團35軍戰士   王寶仁 83歲

        這個部隊要求很嚴。一出門口就得請假,所以基本上,南京也不知道是多大,只有唯一的一個事,我自己知道。南京這次來,我自己是通訊班長,我下去走走,走到門口給營長請個假,我轉道彎,我記得還是靠右手轉的,我發現一個刻字室,刻字的,刻什么刻圖章的,我刻了一個圖章。我的想法是說到了南京,其他也沒什么東西。我在家讀私塾讀了幾年,知道圖章很重要,有一些信什么,不需要寫自己名字,蓋個章就可以了。這樣一來吧,他們都沒留,我就唯一的就這個圖章。它一直跟我60多年這個圖章,發工資領鈔票,蓋上一個啊。其他的吧,沒留。

         

        1949430,王寶仁所在的部隊離開南京,去解放浙江等其他地方。王寶仁解放后一直留在浙江工作。60年來,他雖然很多次出差,但再也沒有機會去南京看看,也再沒進過總統府的大門。

         

        19497月中旬,劉伯承率領第二野戰軍揮戈西去,指揮解放祖國大西南的戰役,離開了南京市市委書記和市長的崗位。再次回到南京已是1950年。劉伯承懇請辭去現有一切職務,希望能夠專心致志地籌辦一所現代軍事學院。此后,他被中央軍委正式任命為南京軍事學院院長,在南京工作了近7年的時間。

         

         

        劉伯承元帥之女   劉彌群

        最后他離開南京,他漸漸地看著那個遠離的南京城和他的戰友們,他心里頭還是非常的思念的。后來他搬到北京了以后,他因為特別喜歡南京的樹,在我們院子里頭都種了南京的樹,什么法國梧桐啊,雪松啊,還有竹子,北方長的不如南京的好,說明他還是懷念南京。

         

        1987年,劉伯承元帥去世。按照遺愿,他的一部分骨灰安葬在南京。這樣,他可以永遠守望著這片讓他懷有深情和眷戀的土地了。

         

        自南京解放之后,杭州、武漢、南昌、上海等大城市和蘇、浙、贛、皖、閩、鄂廣大地區相繼解放。194262,以解放軍攻占崇明島為標志,歷時42天的渡江戰役以偉大勝利宣告結束。

         

        時任渡江戰役總前委參謀   黎清  82

        渡江戰役的勝利,南京的解放,直接迎來了新中國的誕生,加快了全國的解放。因此呢,是不是可以這樣說,它預示著人民解放戰爭在全國范圍內,取得徹底的勝利,也預示著百余年來的中國人民的民主革命,即將取得全國的偉大勝利。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痹鴮懴逻@雄渾壯闊詩句的毛澤東,在1949101向世界莊嚴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

         

        60年歲月滄桑,參加渡江戰役時還是32歲的小伙子,如今已是92歲高齡的老者。

         

        [采訪]

        六秩回眸展笑顏,神州大地換新天,英雄開拓康莊道,黨的光輝照萬年

        我們回眸,回憶這60年,我們回頭看一看啊,我們大家都非常的高興,這個發展可以說是一個翻天覆地的一個大變化,大發展。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大有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們要是建成一個富裕、美麗、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強國。

         

        一個人的60年,光陰滄桑盡染。

        一座城市的60年,歲月蕩滌塵埃。

        一個國家的60年,憧憬化作現實。

         

        原金陵大學校長陳裕光之女   陳佩結

        我父親陳裕光解放前是南京金陵大學的校長。解放之后,他用一生的心力致力于發展中國的高等教育,直到96歲去世。去世之前,他決定將自己在南京漢口路71號的住宅捐出來,作為創辦金陵研究院的基金。我們遵照他的心愿,將住宅變現為500萬元,捐給了國家。

        在他去世之后,我偶然翻閱他生前的資料時,發現了這一篇回顧1949年的文字,其中寫道:解放前夕,關心我去留的海外眾多校友、親友希望我去大洋彼岸。但最后,經過深思熟慮,我還是決定留下。我當時的想法是,我過去的“科學救國”和“教育救國”理想在舊中國眼看已沒有可能實現,那么在共產黨領導下能否實現呢?這問題就促使我帶著積極企望的心情留了下來。建國以來的事實告訴了我,祖國如旭日東升,科學教育事業有了巨大的發展和成就,使我能在有生之年親眼目睹,深感祖國前程無比遠大。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