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隨感西藏——系列片《西藏五十年》導演手記
        葉晶

         
        CCTV.com  2013年06月25日 09:04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人們說西藏是一塊神奇的土地,沒到過那里的人想象著皚皚的雪山、金色的布達拉宮、虔誠的信徒和藏族姑娘無邪的眼睛,以為那就是西藏的全部;而到過西藏并且經過了一番游歷的人卻常常會面對西藏這兩個字心生敬畏,這兩個字內后涵蓋了太多的內容,那絕不僅僅是眼之所見耳之所聞或憑幾本研究西藏的專著就能感受到的,那是心靈與西藏進行的交流,而面對自己的心靈,又有什么詞匯可以準確的表達呢?

        20012月,為了拍攝電視系列片《西藏五十年》(四集),我們攝制組一行5人:藍冰、扎西旺堆、葉晶、饒登、張京凱,踏上了前往西藏的路程。這是我第二次來到這里,盡管是這樣,我仍然對西藏是全然陌生的,上一次拍攝的時間很倉促,浮光掠影地在拉薩城轉了一圈,甚至連高原反應還沒開始就返回內地了,所以我也想借這次拍攝西藏的機會去真正地認識西藏,感受西藏,畢竟,西藏在每個人的心里,都是神秘和充滿誘惑的。飛機開始下降,窗外剛剛還是層層迷霧,忽然間就只有一片藍色了,那是我曾經熟悉的藍色,只有西藏才會有的純粹的藍色。西藏到了。

         

        布達拉宮

        冬天的拉薩城遠沒有夏天那么熱鬧的景象,甚至還有些蕭索的氣氛。街上少了熙熙攘攘的旅游者,千里迢迢趕到圣地拉薩祈禱的人卻一如既往的虔誠。拉薩的冬天陽光燦爛的有些暖意,只是萬里晴空連一絲云都看不見,那種藍色深不可測,看多了倒有些猶豫的味道了?瑟q豫這個詞和西藏是不沾邊的,于是想那只是心里的一些東西在作祟吧。特別是看到布達拉宮的時候,那種感覺,說不清是什么。在拉薩的一個多月,我們卻沒有抽出時間去布達拉宮看一看?墒敲刻於家獜牟歼_拉宮腳下經過,而每次經過,我又都會抬頭仰望這座雄偉的建筑。不同的時刻,不同的光線,布達拉宮也呈現著不一樣的形態。有時,它是平和的,紅宮和白宮的色彩與藍色的天際構成了西藏獨具的魅力;而陰云密布的時候,布達拉宮又像是隱藏著什么,陰郁而神秘;夜晚的布達拉宮,偶爾有星星燈火,時間似乎停滯了,古老的布達拉宮靜靜的屹立在拉薩城的中央,講述著悠遠而又耐人尋味的歷史,而此時,每個人的心仿佛隨著不知來自何處的誦經聲飄蕩起伏,在拉薩的靜夜,那種心靈與西藏的交融是神奇而美麗的。更多的時候,布達拉宮帶給我們家的感覺,后來,每天看一看布達拉宮似乎成了習慣,攝影師旺加說,那時候到外面拍片,好長時間才回到拉薩,車行駛在公路上,遠遠地看到布達拉宮,心里就涌起一種莫名的興奮,又回來了。這種感覺在我們從日喀則回來的途中得到了印證。其實離開拉薩只有兩天,可是回來的路上還是被一種莫名的感情包圍著,就像是要回家的感覺。路邊的景物逐漸的鮮明起來,布達拉宮的輪廓逐漸清晰,于是,疲憊的身體像是輕盈了許多,而剛才的倦意也隨著這種回歸的心情消失了。布達拉宮,真的是這么神奇。

         

        江孜古城堡

        1904,英國殖民軍侵略西藏,西藏軍民在江孜英勇抵抗,失敗。戰士們紛紛跳崖,以身殉國。他們的鮮血浸濕了南尼寺的臺階,染紅了曲米香果的江水。為了記述這段發生在西藏的歷史,我們來到了江孜。遠遠望去,江孜的標志就是當年江孜軍民抗英的古城堡。它似乎并沒有我想象的那么雄偉和悲壯,也許是為了旅游業的緣故,城堡被粉飾一新,而夜晚更有斑斕的燈光掩映著這座建筑,消解了它本該有的那份肅穆。倒是清晨時分,一層薄霧籠罩著江孜古城,炊煙裊裊的升騰著,冬天的江孜,早上風很大,冷的感覺,再加上裸露著的土地,忽然有些蒼涼感。我們在清晨拍攝完江孜古城堡的全景,就開始順著山路往城堡上走,去拍攝近景。江孜的海拔在4000米以上,這是我第一次爬海拔高度這么高的山,一直喘著粗氣。在只聽到風聲和自己呼吸的山上,古城堡就靜靜地等待著我們,早晨的陽光斜斜地射在這座飽經滄桑的建筑上,藍天如巨大的背景,這樣的一幅畫面至今停留在我的腦海中。曾經風起云涌的歷史,隨著時間的推移成了現實的背景,而那些或壯烈或慘痛或激烈的一幕一幕也在歲月的長河中被人淡忘,留下的只是這些一磚一瓦,靜靜的,像在訴說著什么,一切已如煙了。忽然發現在古城堡那些被歲月侵蝕的凹陷處,幾只鴿子藏在里面,梳理著羽毛。它們似乎也不怕人,攝影師在拍攝著,而鴿子并不顧及我們的注意。它們為這座靜的城堡帶來了活力。

         

        藏歷年

        在西藏最讓人高興的事,莫過于又多過了一個年。2001年的藏歷年比漢族的農歷春節晚了整整一個月,我們在西藏的拍攝即將結束的時候,藏歷年到了。人們紛紛購置著過節的用品。大昭寺廣場前的商人們急著把他們手頭的商品兜售出去,雖然賺錢要緊,可是過年才是頭等重要的事,剛還是熱鬧的集市,可到了藏歷大年三十,八廓街一下冷清了。家在外鄉的商人帶著孩子和賺的辛苦錢興高采烈地回家了,而早早添置了過節用品的人們這時一定在家梳洗,準備過節的最后一些事項呢。藏族的新年要比春節繁瑣許多,也熱鬧許多。我們拍攝的最后一組鏡頭就是藏歷大年初一。拍攝地點是拉薩近郊一個村鎮。這里離市區很近,經濟也就富裕些。從這里人們的房屋就能看出來。整齊干凈的院落,進門就是飄香的酥油味。主人照例是獻上潔白的哈達和醇香的酥油茶。當然,還要有傳統的儀式,敬切瑪。一個木刻雕花的木制容器,盛上青稞,插上五彩的麥穗。人們捧著切瑪,互相串門敬獻,互相吉祥如意。老人們聚在鄉委會的大院,興高采烈地聊著天,曬著太陽。這種時刻讓人感覺慵懶而祥和,看他們那么開心的樣子,想必也是青稞酒太過香甜的緣故吧。藏族人們的性格都是豪爽而真誠,就連喝酒也是如此。在西藏喝酒,醉的感覺都要更爽快一些,那些老人們飽經滄桑的臉,笑成了一朵花,是什么事讓他們這么開心呢,也許在有神靈庇佑的這片土地,人們心中有了一份虔誠,人也就自然而然的純凈起來了。心無雜念,自然就能享受這份幸福。

         

        西藏情結

        阿旺平措是西藏藏醫院的一名眼科專家。我們第一次看到這個名字,是在50年代一則名叫《兩個朋友》和《新聞簡報》中,講述的是一個漢族大夫陳家彝和藏族醫生阿旺平措的互相鉆研藝術而產生的友誼。銀幕上,阿旺平措是一個英俊的藏族小伙子?墒,我們見到的阿旺已經是白發蒼蒼的老人了。畢竟已經過去了五十年。我們采訪的內容圍繞著他和陳家彝展開,他說他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聯絡了,但是他仍然很懷念這位漢族大夫。雖然我們不懂藏語,但從他的表情和語氣,我能感受到他的真誠。我們當然很希望能讓這兩個五十年前的朋友再次聯系上,可是陳家彝后來回到了內地,只知道是在北京的醫院,可是那也是大海撈針呀;乇本┖,開始一個一個醫院的打電話,可是失望也與日俱增。最初的線索都被切斷了。就在即將放棄希望的最后一個電話中,北大醫院給了我們讓人驚喜的答復,陳家彝就在這里,而且至今還出專家門診,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們與陳家彝聯系好如約前往家中采訪。開門的是一位樸素的老人,不善談,卻能覺出是個善良的好人。陳家彝對過去的那段經歷并沒有談太多,他的語氣似乎很平靜,可是,在我們放映那段50年前的片段時,他落淚了。陳老的老板說,當年陳家彝去西藏時,孩子還很小,而他一去就是十年,孩子們是在電影院里看到爸爸長什么樣子的,那時,陳家彝還常用保爾的話鼓舞她,說到這時,老人已經泣不成聲了。后來我們把阿旺平措的電話給他,兩個多年不見的老朋友終于聯系上了。他們相約一定要在北京或者拉薩見一面,我們的這個心愿也算是了了。

        此前此后也采訪了很多像陳家彝這樣在年輕時代就來到西藏,有的甚至扎根在那里、生兒育女的人。人們稱他們為老西藏。當年的年輕人,如今已滿目滄桑,在高原吃過的苦,流過的汗,有些是我們難以想象的。然而,他們對這些談得很少,倒是那份對西藏特殊的感情,從平常的話語中卻自然地流露出來,他們把這種感情稱為西藏情結,這種情結是會跟人一輩子的;蛟S,因為西藏就是個多情的地方;或許,西藏給予了他們太多的記憶,那里飽含著青春、犧牲,和許多值得珍藏的東西。

        暫時的西藏之行讓我想了很多,盡管有些散亂,可在心里也常涌起一種沖動,希望什么時候回去看看,那里像是一個家,召喚著所有熱愛著西藏的人。

         

         

                                                     中央新影歷史節目部《見證·親歷》欄目主編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