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創辦《華夏文明》
        劉嘉

         
        CCTV.com  2013年06月17日 09:31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華夏文明》是中央電視臺國際頻道于200131推出的日播文化類節目,節目時長為5分鐘,一日內播出3次。根據最新的央視調查報告顯示,該節目自播出以來超過十周名列中央電視臺國際頻道收視率排行的前十名。在2001年“兩會”召開期間,《華夏文明》的收視甚至超過諸多新聞類節目,位居排行榜的第二名,收視率高達0.5%。

         

        作為一個時長僅為5分鐘的文化節目,《華夏文明》獲得的高收視率使央視主管領導多少有點意外,因為這個節目最初產生是為了填空。2001年初,國際頻道節目調整,在早8點,中午12點和晚上6點的新聞開始之前恰好空出來5分鐘的時長。向來重視人文類節目制作與傳播的國際頻道決定將這5分鐘的內容依然劃歸入文化領域,并決定由新影一編室來全權負責節目的策劃和制作,確定的《華夏文明》節目組人員不多,但老手、高手不少,編導隊伍中大多數都有五年以上文化節目的制作經驗,一編室的編導豐富的閱歷和文化積淀使得這個新節目的開創有了保障。經過主創人員的反復探討,《華夏文明》出臺了。

         

        在中國,電視節目圍繞收視率展開的競爭愈演愈烈,一個旗幟鮮明、個性突出的定位已成為新節目生存的必須。當《華夏文明》的播出時間以及時長確定之后,創作人員第一個苦思冥想的問題就是定位。如今,近200期節目業已制作完成,我們認為,高收視率是意外收獲,《華夏文明》最初定位時的簡單動機是要在快節奏的新聞節目開始之前,為觀眾精心調制一杯裝載文明訊息的開胃酒。

         

        在內容上,由于節目時間短,只有5分鐘,所以《華夏文明》提供的不是“滿漢全席”式的文化大餐,它對文化的闡釋不可能從宏觀的“大”文化入手,創作人員的宗旨是要用放大鏡去看文明的細節,略去那些被大肆渲染過的經典主題,將目光投放到被我們或多或少忽視的角落,在對文明細節與角落的認知中引發新的興趣,折射出華夏文明這個悠遠宏大的概念。

         

        例如北京天壇、中外影視機構拍攝天壇的影片多不勝數,《華夏文明》也制作了兩期關于天壇的節目,這兩期節目拋開了天壇的歷史、建筑、規模等常見的介紹性內容,分別以天壇里的數字“九”和形狀“圓”為切入點,剖析中國古代傳統思想中的哲學理念。

         

        “天壇里有一座全部用石頭修建起來的祭壇,叫做“圜丘壇”。在這個奇特的建筑中,到處都能找到‘九’這個數字……九這個數字有一種很特殊的含義,因為天是陽,地是陰。這個陽呢,它是用奇數來表示,陰呢,是用偶數來表示。那么這個九,它是奇數里面最高的一個數字,所以用這個九,它里面包含著一種思想,就是對天的一種敬仰,天是至尊的,至高無上的!

         

        與這期天壇節目相似,45期的《變化的佛陀》、99期的《音樂之窟》、116期的《黃腸題湊》和154期的《揚州玉雕》等節目講的大多是觀眾所熟知的事物,但它一定要選擇一個陌生的切入點作為主題的依據,強化某個特定的信息,從不一樣的入點引發不同軌跡的思考。

         

        在受眾方面,《華夏文明》在國際頻道中播出,意味著它的受眾主體是5000萬海外華人和具備漢語能力的外國人。許多海外觀眾沒有很強的中國文化背景作為依托,觀看中國文化節目存在很多困難。此外,常年居于海外的華人和境外人士對以往中國電視媒體的說教式宣傳沒有好感。鑒于此,《華夏文明》創作人員充分考慮了海外華人的語言水平、文化背景和收視環境,強調要擺脫說教灌輸的姿態、晦澀的詞句和高深的理念,以平實易懂的語言實現信息的有效傳遞。

         

        同時,對許多中國本土觀眾熟知,但海外觀眾并不了解的事物和人物則通過提示性的字幕(如年畫中門神尉遲恭、秦叔寶等)給予相應的解釋,減少海外觀眾的收視障礙。

         

        在形式上,為實現“低進高出“的目標,《華夏文明》節目通過專家采訪來給文化主題找到一個較高的落點。在文化結構之中,最外層的是物質;中間層面是反映文化的活動;文化的內核中則在于它的精神層面,是人類在改造自然、塑造自我過程中形成的價值理念、思維方式、道德風尚和宗教信仰。因此,在《華夏文明》節目中,一編室的編導將專家作為聯系那些現存物質遺跡與悠遠文化精神的紐帶。

         

        例如,有關麥積山石窟的一期節目介紹了一組雕像,雕像的內容是出家后的佛祖釋迦牟尼偶然遇到自己的兒子,節目中采用了這樣一段專家采訪:“釋迦牟尼的面部表情非常復雜,這里頭既有喜悅,又有悲哀,但是又有一種佛的超然。于是乎,這尊佛的面部表情應該說是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這樣的話,實際上就表達了一種神,又是人,中國佛教的一種世俗化,人格化的特征!

         

        中國文化是博大精深的文化,同時也是內斂的文化。與線條明晰、張揚外露的西方文化相比,中國文化有深度,但不易理解;有吸引力,但欠感染力;講求意境,但不善表達!度A夏文明》的編導認為,采訪專家的目的不僅是要得到就事論事的觀點,更重要的是通過紅專家的嘴點破片中事物所負載的文化內涵,,實現從物質文明到文化精神的跨越。

         

        針對《華夏文明》的成績單——節目收視率報表,我們認為可能是時長優勢。的確,東方文化節目的普遍特征是節奏緩慢,這種緩慢的節奏如果再長篇幅合在一起,往往是對觀眾耐力的一種考驗!度A夏文明》的成功有因“短”得福的成分,但200期節目下來,穩定的高收視率更多的還是表明觀眾對創作人員苦心經營的一種肯定。綜合電視學者的觀點和觀眾的反饋意見,我們認為,以下幾方面是《華夏文明》節目取得良好收視效果的重要因素。

         

        “精致”這個詞是我們最樂于聽到的評語。從節目創作伊始就明確提出制作精良是節目的立足之本。為使節目的品質得到充分保證。每一期節目從選題策劃、前期拍攝到后期編輯合成的各個環節都絲毫馬虎不得。一編室的編導對畫面、語言和音樂的要求要既要蘊含著豐富的信息,又要著力于美的表達和傳遞,許多觀眾最初被吸引來就是因為它的那股“精致”勁兒。

         

        日播節目很容易由于量的制約而落入機械化大生產的惡性循環,對待這一問題,作為制片人我時刻保持著高度的警覺,并強調好節目是調動編導熱情,發揮編導個性的結果,而非制片人思想意圖的完全拷貝。在《華夏文明》節目組,制片人只負責節目選題的規劃與整體包裝,在內容方面,編導有絕對的自主權。因此,《華夏文明》在統一定位和包裝的前提下,不僅欄目本身富有個性,每期節目也都展示著編導不同的視點、審美取向和編輯技巧。

         

        傳播使文化在歷史長河中得以沉淀和積存,將傳統文化中的精華繼承下來,使之世代相續并與其他文化碰撞、融合。隨著科技的發展,地理位置對于文化傳播的限制漸漸消除,在政治意義上的主權和地理意義上的疆界不變的情況下,作為文化傳播意義上的國境線正日漸模糊。

         

        文化的跨國傳播意味著人與人之間溝通的加強,國與國之間障礙的減少。在以和平、發展為主題的現代社會中,一個國家的經濟與文化之間存在著一定的互動聯系。大范圍跨國傳播的文化往往來自經濟、政治上占優勢的國度,同時,文化的輸出以及國家文化形象在世界范圍內的確立,不僅可以帶來直接的經濟利益,還可以為輸出國經濟的發展創造良好的輿論環境。因此,21世紀的經濟學將由文化與產業兩部分構成,強調文化的生產性和輸出效果,強調經濟進步的新形象——文化的傳播。

         

        電視自產生以來,就一直是樹立與傳播國家文化形象的重要媒介。通過電視,中國觀眾知曉了法國的浪漫精神,英國的紳士風度,美國的豪放不羈。然而,境外觀眾通過電視這一渠道對中國歷史文化的了解不但少得可憐,還存在著許多偏差。目前,CCTV-4是中國唯一以行動走向世界的電視頻道,它在全球范圍內實現了信號覆蓋,全天24小時播出。由中央新影制作的《華夏文明》在國際頻道中播出可以使境外人士更多地了解中國文化,了解中國文化的細節,對樹立國家的文化形象將起到一定的作用。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原編導)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