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從三十秒鐘到三十分鐘
        張遠成

         
        CCTV.com  2013年06月17日 09:08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說起電影向電視轉軌的話題,有許多話要說,但拿起筆來,又不知從何說起。在新影工作了幾十年,正當年齡50出頭,偏又讓自己趕上了這么一段經歷。新影從1993年正式劃歸中央電視臺算起,已經8年了,在這8年里,新影廠說邁步也行,說跨越也行,畢竟從艱難的歷程中走過來了。作為個人也和新影一起走過了這段歷程,回顧這段經歷,感觸頗深。

        從電影向電視的轉軌,不只是簡單的從攝影機到攝像機的轉變,關鍵還是思想觀念的轉變。要轉變觀念就要去實踐,大膽地干,大膽地闖,要從工作的實踐中去獲取真知,增長才干,只有這樣,才能適應電視事業發展的要求。

         

        從三十秒鐘經濟信息節目做起

         

        劃歸中央電視臺初期,新影面臨許多困難,創作人員從拍電影改拍電視,尚不熟練,影片制作設備都與電視臺節目制作要求相差甚遠。特別是長期駐各省、市、自治區記者站的攝影師,面臨的困難就更大!蹲鎳旅病贰督袢罩袊冯s志片均相繼停產。又沒有相應的欄目可提供記者站來拍攝。要生存,就得千方百計去找活干。正巧,中央電視臺經濟部第二套節目中有個節目——經濟信息聯播,當時是有償服務的經濟類節目。在二編室的協調下,同意新影記者承擔部分采編、拍攝任務。

        “經濟信息”聯播節目,它的定位是介紹企業產品,宣傳企業形象,既不是新聞報道,又不是廣告片,習慣叫做二類廣告?偠灾,是收費的。每條經濟信息只有30秒鐘,需要自己去找“客戶”。這記者不像記者,經商不像經商的活到底怎么干,心中沒數。如果不干吧!那又干什么呢?當時的出路就這么一條,別無選擇,只能干起來再說吧!也可以說是逼上梁山。

        當時有人講,30秒鐘的經濟信息,還能算是什么電視片。不屑一顧?墒钦嬉銎饋,也不簡單,再短它也是電視片。盡管很短,整個運作過程與拍攝電視專題片、紀錄片沒什么兩樣。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我下定決心,在干中學,一定要把它干好。

        因為是收費節目,首先就是要找到“客戶”,習慣地叫它“拉”經濟信息節目。這“拉”字可不那么簡單。長期以來,是在計劃經濟的模式下運作,新影廠是國有企業,是新聞媒體,采訪拍攝等一切費用均在廠里報銷,被拍單位當然歡迎,F在不同了,人家還要看投資后,能不能給企業產生經濟效益,在決策時總是要掂量掂量,合算不合算,這就是市場經濟的游戲規則。

        有一次,好不容易“拉”到一條經濟信息節目,是上海浦東川沙縣一家鄉鎮企業涂料場,離上海市區很遠,電話中都聯系了一輛出租車,廠方同意拍攝。次日,攝制組一行三人租用了攝像機,包了一輛出租車,前往該廠。我們到達以后,廠長卻躲開了,辦公室的人都說不知道此事,怎么可能呢?看來廠長要變卦。這一趟的租機費和租車費就得花費近千元。如果真拍不成,造成的經濟損失只能自己承擔了。這種市場經濟運作的壓力,只有身臨其境,才深有體會。以前拍電影不可能遇到這種麻煩事。當時攝制組內有的同志要發火,要找他們評理,我心中也發急,但反而勸大家耐心點,不要著急,我去找他們商量。后來了解到,他們主要是害怕上當受騙,曾經有家影視公司,片子拍完了,錢也拿走了,沒看到節目播出,于是我給他們看了介紹信、記者證,把節目的情況一五一十地講清楚,并說,拍攝時還要簽合同,按合同辦事,可以先付給部分攝制費,待節目播出后再付清。聽我這么一說,解除了他們的疑慮。辦公室的人主動打電話找到廠長。我對廠長說如果你們廠今天沒準備好,就改日再來都可以,廠長聽我說得在理,滿口答應,過兩天再通知。果然沒幾天,廠長來了電話,可以拍攝了。這個例子是想說,這短短的30秒鐘的經濟信息電視片,來之不易。

        要想取得“客戶”滿意,首先要把片子拍好,有同志開玩笑說:“老張,你干嗎那么認真,拍幾個鏡頭就算了!蔽艺f不行,要認真對待。有兩個問題我是非常明確的:一是要對“客戶”負責,讓客戶滿意;而是要保護中央電視臺對外的信譽、影響。

        盡管是30秒鐘,節目播出后,還真受到廠方的好評,給該企業產生了經濟效益。有的廠還要求做第二次、第三次。有的廠對30秒鐘一條片子不過癮,干脆要求做專版。我拍攝的經濟信息節目,還受到中央電視臺經濟部的表揚,認為畫面構圖好,光調好,場景好,鏡頭表現力強。

        通過一年多拍攝經濟信息聯播節目,為我提供了電視片學習與實踐的機會,受益匪淺,業務水平提高了。

         

        五分鐘的“話今天”

         

        中央電視臺的節目、欄目隨著觀眾的需求,不斷變化。經濟部開辟了一個新欄目“話今天”,片長5分鐘,二編室主動爭取到部分節目的攝制任務,對記者站采訪拍攝還是合適的。當時我也很高興,認為可以把節目做好。事實并不那么簡單。當時二編室在京的編導、攝影,做了幾個“話今天”的樣板,送經濟部審查,有的需要修改,有的要推翻重新再來。主要意見是節目定位不準。這說明拍電視和電影的要求是不一樣。電視臺節目的創作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欄目化運作,每個欄目的節目都要有自己的定位。不把節目的定位弄清楚,就無法進行采訪、拍攝。二編室和經濟部經過研究,下達了一個“話今天”欄目節目的選題要求及注意事項。有了這個通知,心里也踏實了許多。我根據多年來所掌握的題材線索,報了一批題材,供室里領導審批。經批準,有六個選題可拍。其中有“東方明珠——上海港”、“上海關涇化工廠大化肥工程”、“我國第一條彩電生產線”、“人工合成胰島素”等,當時感到比較欣慰。自打電影向電視轉軌以來,正式采訪、拍攝電視紀錄片,還是頭一回。盡管片長僅5分鐘,要拍好,能順利通過播出就不簡單。當時想,要抓住這機會多學習,在實踐中獲得真知。而思想上還是有壓力,進新影廠將近30年,一直擔任攝影工作,一下子要自己獨立編導這幾部“話今天”的電視節目,能行嗎?為了確保片子按質、按量地完成,我主動提出,請安排一位編導一起完成這任務。二編室主任陳利國要來擔任導演,我很高興。我倆是1966年一起從部隊轉業調入新影廠的老戰友,他開始就擔任紀錄片編導工作。多部作品獲獎,很有經驗,這也是向他學習的極好機會。當時他很忙,我先期進行采訪,在撰寫提綱時,就遇到了新問題!霸捊裉臁惫澞恳笾鞒秩私槿。這主持人介入是怎么回事呢?又不是在演播室需要主持人。拍5分鐘的片子怎么還要主持人呢?主持人何時出鏡,講些什么?

        陳利國一到上海很快就和我們一起投入拍攝工作。他基本上同意了我寫的提綱,對于主持人在節目中如何安排,鏡頭如何處理均作了商定,由于攝制經費很少,請專業的主持人不可能。就請上海電視一廠廣播臺的播音員擔當主持人。

        那時,我們每天一干就是十幾個小時,正趕上天氣炎熱,連續幾天的緊張工作和勞累,陳利國病了,勸他休息,但他還是堅持工作。他說“話今天”節目剛開始運作,經濟部節目播出已作了安排,到時得把節目做出來!攝制經費又很少,我在上海少住幾天,也可節省一點攝制經費。當時廠里的設備還很缺乏,節目的后期制作在上海租用機房。陳利國一邊編片,一邊給我講有關電視紀錄片的操作要領和制作方法,我開始對電視片的制作入門了,感到確實有許多新東西要學習、認識。

        幾部“話今天”的節目作完后,在中央電視臺第二套節目很快就播出了。有的節目還受到了經濟部的好評。那位請來的業余主持人也受到了表揚。

         

        十分鐘的《中國報道》

         

        新影劃歸中央電視臺開始時,只有一個正式欄目《紀錄片之窗》,由二編室負責。二編室除了到臺里打工的編導、攝像外,做完“話今天”節目的人就沒活干了,我們駐站記者更得要自己想辦法。當得知一編室主任周東元聯系到了《中國報道》欄目的部分節目制作任務,我便主動和他商量,采訪拍攝《中國報道》節目。他二話沒說,讓我根據《中國報道》欄目對節目的定位要求報選題。很快,報上的選題被批準,其中有“娃娃辦報”、“火柴收藏家李勇金”、“嚴振國和中醫解剖研究”、“今日崇明島”等六個選題進行采訪拍攝。

        當時編輯部所屬的幾個片室,有個節目量的劃歸問題,一編室派張公甫到上海來協助,我們一起采訪、拍攝,很快完成前期工作,后期由他擔任編輯。這幾部片子都是主持人在演播室出鏡。與“話今天”節目的表現形式不相同。通過這幾部10分鐘電視紀錄片的采訪拍攝,為我日后獨立擔當《紀錄片之窗》節目的編導工作打下了基礎。特別是“娃娃辦報”這個節目,是表現上海小主人報社的一群年齡不滿14周歲的中小學生,自己獨立辦報的事跡。節目播出后,在社會上反響很好,當年這個節目還被評為新影星花一等獎。這對我是很大的鼓勵,增強了信心。

         

        十五分鐘的《紀錄片之窗》

         

        《紀錄片之窗》欄目經過一年多的運作,開始在臺里有了影響,從每周播出一期,增加到播出二期。二編室領導要求駐站的攝影師要做編導工作。面對著機遇和挑戰,我想只要善于學習,敢于實踐,會把節目做好的。

        第一部《紀錄片之窗》節目是“邢同和和他的建筑”。從采訪、構思、寫出提綱,主動征求攝影師王文戰的意見,又把拍攝提綱寫成分鏡頭臺本。場景的轉換、角度的變化、景別的大小、鏡頭的長度、同期聲的采訪等等,都在提綱中闡述清楚、具體。拍攝時基本上還是組織起來的采訪攝影。這是我第一部編導的紀錄片,一共才拍攝了四盤素材帶(一盤是30分鐘);貜S進行后期制作時,二編室主任老關問我“你拍了多少素材?”我說,“四盤素材帶”。他又問:“只拍了四盤素材帶,編15分鐘的紀錄片能夠嗎?”我說:“我是嚴格按照拍攝提綱分鏡頭拍的,照我們原來拍電影時的片比,已經大大超過了!彼犖疫@么一說,就笑著說:“你還是用拍《祖國新貌》的雜志片方法吧!拍電視紀錄片要跟蹤拍攝,記錄生活流程,要講生動有趣的故事!

        片子雖然一次通過,審片時提出的意見記憶猶新。1、電影紀錄片的痕跡比較重;2、鏡頭處理比較呆板;3、主要人物的活動場景不活,缺少生活化的氛圍。同時肯定了場景、畫面拍得不錯。

        我體會到從電影紀錄片向電視紀錄片的轉變,是觀念的更新,認識水平的提高。當然要經歷實踐的過程,同時在實踐中加強理論學習,為此,我購買閱讀了有關電視紀錄片創作的理論書籍,從中受益匪淺。多看別人拍攝的紀錄片,取人之長,補己之短,把下一部片子搞得更好些。從電影向電視轉軌的五六年中,我已經編導了20多部的電視紀錄片。在實踐過程中獲取了真知,增長了才干,提高了業務能力和水平,這恰恰是最重要的。

         

        開始做30分鐘紀錄片節目

         

        2000年底,中央電視臺社教中心,專門策劃了一個欄目:30分鐘紀錄片。我面臨新的機遇和挑戰。從30秒鐘的經濟信息節目到做30分鐘的電視紀錄片,就像登山那樣,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登,每登上一個臺階,都付出艱辛的勞動和汗水。

        15分鐘到30分鐘,不是簡單的把片子拉長,而是整部片子的結構形式要變化,內容要增加。拍攝《都市女船工》時,每當遇到創作中的難題,我就與責任編輯吳金華商量,他說這部《都市女船工》紀錄片,不要搞成專題紀錄片,先入為主的表現形式,而要拍成一部跟蹤拍攝的紀實風格的紀錄片。要把拍攝的時間跨度放長,拍攝紀錄女船工的生活流程,敘事線索要清楚,特別是女船工在船上、船下的活動,以及主要人物和其他人物之間的活動關系,這中間的時空轉換要符合生活的邏輯。他肯定了我要跟蹤拍攝女船工春節過年時的工作、生活情景的設想。記得拍攝的頭一天,在小拖輪上,由于黃浦江風大浪急,一個浪頭打過來,我把腰扭傷了,直不起腰了,也許是年齡大了的緣故吧。陪同的同志勸我休息幾天再拍,我想不要因為我一個人,影響整個攝制組的拍攝。我堅持不停機。連續幾天拍下去,女船工看我工作的那個樣子,跟我開玩笑說:“老張呀,你為我們拍片子,真是‘鞠躬盡瘁’!我們一定配合你把片子拍好!

        我從1966年進新影廠工作,已經35年了,絕大部分時間是派駐記者站工作,我熱愛這個事業,喜歡自己所做的工作。幾十年來,有工作取得成功的樂趣,也有工作中遇到困難、挫折的困惑。但是無論在什么情況下,堅持自己的理想和信念,保持一顆平常心,就會覺得自己生活得很充實。最后我用清代詩人顧炎武的兩句詩句作結尾:“遠路不須愁日暮,老年終自望河清!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原攝影師)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