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我與《新聞簡報》
        王偉

         
        CCTV.com  2013年03月04日 14:55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我與《新聞簡報》結緣,并非是興趣愛好的選擇,也不是個人價值的追求,而是組織上的分配。那時,我心甘情愿地服從了領導決定,誰知,在《新聞簡報》這塊園地里,一干就是三、四十年。

         

            1950年,我從“學習團”結業后,就被分配到“簡報”組學習和工作。當時的編輯龔璉、葉炯、石梅等同志,都是領我入門學藝的老師。

         

            《新聞簡報》是新聞紀錄電影百花園中的一朵小花,是新聞紀錄片中的一個片種。它每一號的長度僅有10分鐘,內容涉及重大的時政新聞,以及經濟、文化、軍事、社會生活,各條戰線上的先進人物等。每號有五個左右的小主題,其中必有二、三個國內重大新聞,像報紙的頭版頭條一樣放在前面。它短小精悍、迅速及時地通過銀幕形象報道祖國各個方面最新的消息(相對而言),在那時的歷史條件下,成為廣大觀眾文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個片種。它創刊于1949年,我到 “簡報”組時已改名為《新聞周報》,每星期出一號。到了1955年,新影廠確定以短片為主的制片方針,把雜志片列為制片的首要任務,把《新聞周報》又改為《新聞簡報》,每五天出一號,增加了產量。過了幾年,又將“簡報”的出片時間改為每周一號,樣式上基本沒變。

         

            在那一段時間里,我主要是編輯“簡報”。有時,也參加一些紀錄片的編輯工作,尤其是編突擊片多些,如《六億人民的怒吼》、《亞洲風暴》、《劉少奇訪問朝鮮》、《歷史的見證》等長短紀錄片。那時的“簡報”組,像一個流動的兵營,常有新聞片編輯去編紀錄片,也有紀錄片編輯編雜志片,還有新入廠的編輯以及兄弟廠來學習的編輯進進出出,現在已記不清究竟有多少人參加過“簡報”工作。后來分了紀錄片室、新聞片室兩個片室,各自人員也就相對固定下來。

         

            在大劫難、大混亂的“文革”年代,“簡報”依然未停產,就是出片時間不能定期,產量也減少了許多。1967年僅出了10號,1969年出了14號。從這時起,我失去編片子的權利有6年之多。到了1973年春,我從干校調回廠參加生產,又因工作需要,仍然被分配編“簡報”。當時,工作進行很不正常,有時突擊工作,一夜之間就要編出一號,有時則個把月才編一號。

         

            “文革”結束后,到了新時期的1978年,《新聞簡報》改版為《祖國新貌》。在領導安排下我試編了改版后的第一號,得到了大家的贊同。這次改版是雜志片歷史上的重大變革,標志著新聞雜志片的攝制進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

         

        《祖國新貌》的任務是反映新時期在社會主義祖國各個方面的新面貌。它由黑白片改為彩色片,由七天一號改為十天一號,樣式上仍然是由五個主題(或多或少)匯編為一號。不過,由于電視的發展,“新貌”不再報道時政新聞。它雖然是具有新聞因素,但不再強調時效性,使其少受時間限制。在創作上,力求思想新、內容新、題材新、手法新,在“新”字上下功夫。改版之后,一批又一批具有新意的主題紛紛問世,比如《天鵝之戀》、《小鎮的早晨》、《樹根造型》、《初雪》、《賞菊》、《四十年后的劉巧兒》等等,標志著攝影師新的藝術追求!蹲鎳旅病返恼Q生以及藝術上的創新,給人一種新鮮感、親切感和美的享受,受到觀眾的歡迎,也得到專家和領導好評,僅在1979年一年中,就有三號《祖國新貌》同時獲得文化部的優秀影片獎。

         

            1985年之后,我由雜志片工作逐漸轉到紀錄片方面來,由于對雜志片割舍不斷的情結,我的“戶口”并未轉走,依然留在新聞片室。有時編駐站攝影師拍回來的紀錄片,有時從旁協助攝影師編片,如《楠溪江》、《凝聚》、《雪山杜鵑》等影片,也大多是與駐站攝影師合作拍攝,有點難舍難分!

         

            不知何時《祖國新貌》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悄然無聲地退出了歷史舞臺。它的消亡雖然是電視迅速發展的必然,但由于與《新聞簡報》、《祖國新貌》等雜志片風雨同舟幾十年,不免有些傷感。當心中為它默默地唱起送別的挽歌時,不由地想起它在歷史上的貢獻和曾有過的輝煌。

         

            《新聞簡報》(含《祖國新貌》),是新影廠引為自豪的名牌產品,在中國也許可以說家喻戶曉。40歲以上的人差不多都知道它,看過它。

         

            當新聞紀錄電影發行放映問題困擾著新影廠時,“簡報”的發行拷貝量一直遙遙領先,每一號發行拷貝總在300個左右。

         

            中宣部也曾明確指示,要重視“新貌”的制作和發行,并且要電視臺播出,以發揮它在加強愛國主義教育和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中的作用。

         

            幾十年來,它的突擊貢獻還在于為黨和國家積累下大量珍貴的影片資料。當前國內外編輯的反映新中國歷史的影視片中,很多鏡頭都是分布在全國各地的攝影師拍攝的第一手材料。

           

        “簡報”的貢獻和輝煌,首先應歸功于奮戰在第一線的攝影師。他們遠離北京,遠離新影廠,常駐各省、市、自治區,在高原、在邊疆、在祖國四面八方,孤軍作戰,長年累月為“簡報”拍攝主題,功不可沒。他們具有的高度責任心,強烈的歷史使命感和崇高的遠大理想,是這一代攝影師的群體意識。正因如此,他們才能把自己的畢生精力獻給這個平凡、普通而有意義的事業。

         

            攝影與編輯是“簡報”工作的兩個方面,也可以說是前方與后方!昂唸蟆钡木庉,主要任務是在攝影師拍回的主題基礎上,進行后期編輯工作,使之成為完整的成品。這個只有10分鐘長度的小東西,卻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它的后期制作過程與其他片種相比,一樣也不能少。首先是看攝影師拍回來的原始樣片,閱讀攝影師寫的攝影報告,以及搜集來的各種相關的文字材料,從許多主題中選出每號“簡報”所需要的五六個主題進行搭配,力求思想鮮明,內容多彩,藝術上生動活潑。編輯時盡量保持攝影師原來的藝術設想。解說詞要寫得言簡意駭,生動有趣,通俗易懂,讓解說員讀起來上口,讓觀眾聽起來順耳。還要為每一個主題起一個醒目新穎的標題,要求美工字幕美觀活潑,音樂要能夠烘托畫面,音響效果要配得恰到好處。最后進行綜合錄音,雙片送審。領導審查通過后才送洗印車間套底、印拷貝。這么多年就是周而復始地進行這樣的工序。因為“簡報”是定期出品的雜志片,每道工序在時間上都是固定的,一環套一環,哪一環也不能耽誤。因此,加班、突擊是常有的事,真是累得很,有時心里有些煩。只有每當到鑒定室看第一個校正拷貝時,似乎聞到了膠片的芳香,才感到平凡工作的價值。

         

            雜志片“簡報”的特點就是雜,其中有政治、軍事、歷史、工農業、科學文化、天文地理、各種人物、珍聞軼事……編片時,首先自己要把主題內容弄懂弄明白,才能用自己的語言深入淺出地介紹給觀眾。因此,就不能不逼著自己去學習。雖然學得不深不透,然而在這么多年中,卻汲取了豐富的營養,算是在“簡報”工作中的收獲。

         

            “簡報”小而繁瑣,但編片時卻一點也疏忽不得。我曾有過把地名、數字搞錯的時候,不得不再重新錄音,給工作造成損失。后來養成了一種習慣,每當進錄音棚之前,都要把解說詞中的人名、地名、時間、數字等等再仔細核對一遍。編輯“簡報”的工作實踐,教給我要有安于小的思想,要有一絲不茍、認真負責的作風。

         

            編“簡報”的時間長了,自然就有它的欠缺,最主要的是接觸實際深入生活的機會較少。因此當這種機會來臨時,就格外珍惜它。1959年,為了拍攝慶祝建國十周年專號,我同攝影師劉浪、朱振權一起去了在西北的玉門關,領略了大漠的奇異風情,看到了石油工人的忘我勞動。至今想起那時與工人親切交談,與攝影師的愉快合作,仍記憶猶新。我還曾先后去過一些地方,使我開了眼界,長了見識,呼吸生活中的新鮮空氣,傾聽觀眾對新聞紀錄電影的建議和期望。有一次在山東長島工作,偶與一位遠離城鎮常駐孤島的解放軍戰士聊天,他談到在海島上也能看到新聞紀錄片,看到最多的是《祖國新貌》,看電影時,如果前邊沒有《祖國新貌》時就覺得缺少點什么似的。聽到這些話,不由得心中升起一股暖流,能得到觀眾的喜歡,就是我們最大的欣慰,還有何求!

         

            在長期的編輯工作中,與攝影師建立了友好的感情。每當清茶一壺,水酒一杯,和外地回京的一些攝影師天南地北侃大山,探討攝影、編輯工作的問題,進行自然的感情交流時,深深地感到來自工作、來自合作中的愉快,也是一種難得的享受。

         

            作為編輯,心中最不愉快的時候,是看到攝影師辛辛苦苦拍回來的主題,由于某些原因不能被編用,用行話說是被“槍斃”了。有時能盡力挽救一個“被判了死刑”的主題,心中確實感到很痛快。我曾在領導的授意下,試著將不能獨自成立的20來個反映農村改革的主題匯編成一個專號《田野新歌》,表現農村實行責任制后,農民的喜悅和希望。影片選用了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貫穿始終,加之農村早晨的雞鳴牛叫等音響的配合,表現出新農村蒸蒸日上,一片歡騰的新氣象,給人以鼓舞和希望。影片在觀眾中引起了興趣,并先后獲得廠的“星花獎”和文化部獎!短镆靶赂琛肥请s志片采用了專號樣式編輯的,是以同一內容,一個中心思想貫穿全片,使影片中心突出鮮明,給觀眾以深刻的印象。

         

            在“簡報”時期曾出過特號,常用以報道重大的時政新聞,或“國慶節”、“五一節”,或配合當時的宣傳報道中心任務,這種特號有點類似報紙的號外。1981年,我曾編過一號反映兒童健康成長的專號,叫《小星星》。影片開頭用了一組可愛的娃娃特寫鏡頭,配上這樣一段解說詞:“小星星,光閃閃,亮晶晶。你看哪顆星最美,哪顆星星最明?”之后用了五個同是表現孩子的主題:盧長利、陶運鈺拍攝的《誰家娃娃最美》,顧泉雄拍攝的《“巴山夜雨”小演員茅為惠》,周家駟拍攝的《小畫家王昕!,劉永恩拍攝的《書法小兄妹》,李漢軍拍攝的《壯族小體操運動員》。我喜歡這個專號,更愛這些孩子們。幾年之后,我建議用跟蹤的方法再拍一部這些孩子成長情況的專號,我想觀眾一定會喜歡,如果若干年后再跟蹤拍攝,會是很有意思的。我雖然把拍攝設想都寫好了,但未能如愿。至今,我心中依然感到遺憾!

         

            回顧多年的編輯工作,有得有失,有苦有樂,有遺憾,甚至有的事情也讓人感到寒心!

         

            酸甜苦辣都已成為過去。離休之后,為了給自己幾十年的創作工作劃一個句號,我根據保存的資料,做了一個不完全的統計,40年余的紀錄電影生涯中,我共編輯了影片530多本(包括合作在內),其中長短紀錄片63170本,雜志片358號(本),還是雜志片數量為多?梢钥闯,我這一生很平凡,沒有什么成就。然而想想,這500多本片子,總是為國家、為歷史做了一些事情,漫長的歲月沒有白白走過;再想想,與《新聞簡報》雜志片結緣幾十年,值得!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