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難忘的日日夜夜——追憶新聞雜志片的一段歷程
        沙丹

         
        CCTV.com  2013年03月04日 11:14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朝鮮電影哭哭笑笑,阿爾巴尼亞電影莫名其妙,越南電影飛機大炮,中國電影新聞簡報!”這是在“文革”期間觀眾對中國電影的一個笑談。這里包含著諷刺,但也包含著對《新聞簡報》的贊賞。的確是這樣,在我未做新聞雜志片主編以前,有一次我去重慶采訪女列車班的事跡,為了接觸方便,我擬請當地一位女文工團員協助我,她是我協助外賓拍片時認識的,可是她無論如何不肯去,當時我還以為她對我有什么看法,在我一再追問是什么原因時,她說:“中午有一場電影,有加片《新聞簡報》,非看不可!痹瓉砣绱,可見《新聞簡報》在觀眾中的影響了。還有一例更令我驚喜不已,使我多少年都不曾忘記。那是在我做主編以后,我的妻妹在“哈醫大”學習時,寫信來告訴我,每逢周六,她們全班必去看《世界見聞》?梢娔菚r觀眾能得到的信息甚微,一個小小的《世界見聞》使她們閉塞的視野開闊了些。這消息使我們從事這個工作的人感到極大的欣慰。

         

        我是1957年由組織的安排做主編的,這實出我的意外。

         

        這是一個不平常的年代。形勢逼著我們去學習政治經濟學、哲學、新聞學、邏輯學以及黨的方針政策等等。我作為一個新聞新兵,當然要帶頭學,學當“雜家”,結果受益匪淺。當時新聞雜志片擁有有才華的編輯不少,如王映東、鄧寶宸、應小英、段洪、杜國炯、姜紫芬、馬德昌、王偉……,他們每人都能獨當一面,做得相當出色。后來這些人中許多都成了高級記者。再說攝影師們,也是人才濟濟的,比如李秉寬、張長根、李坤錢、張光濃、解廷勇、郭守春、張存勛、石磊、李國駿、程志明、盛玉增、澤仁……,他們都是機智靈敏、技術過硬的攝影師,給銀幕留下了不少的生動形象。就憑這些編輯,攝影師們的辛勤勞動,我們向全國、全世界發出《新聞簡報》、《新聞特輯》、《今日中國》、《世界見聞》、《少先隊》、《體育簡報》、《科學珍聞》、《北京簡報》、《解放軍簡報》等幾種雜志片。這個工作量是相當大的,要處理的問題也是相當多的,難度很大。那都是些什么問題呢?比如:多和少、主流與多樣、搶和壓、冷和熱、大和小、黨性和宣傳……等等,經過反復實踐,我們比較正確地認識了它們。

         

        一、關于多和少。1957年以前就有爭論,《新聞簡報》每號到底容納幾個題材為好?是多點好,還是少點好?莫衷一是。在這個爭論面前,當時的主打編輯王映東和我看法一致,一定要遵照總理的指示“交代清楚、有頭有尾、層次分明”來辦事,過多了,每個題材都交代不清楚;太少了,就那么兩三個題材,那不等于搞成了小型紀錄片?!經過多次實踐,認為五六個題材比較適當,既能交代清楚,又有不少的容量,重要的是符合了中國觀眾喜聞樂見的欣賞習慣。

         

        二、關于主流與多樣。什么叫主流,就是今天所說的主旋律;什么叫多樣,就是題材的多樣化。不是一古腦兒有政治新聞、建設題材,還要有其他諸如文化、藝術、體育、民俗生活、社會新聞等等方面的題材。因此這個辯證法要掌握好,必須把國家的重大事件和社會主義建設題材擺在主要位置上,此外還要把健康的、生動有趣的生活各方面的題材配置好。那幾年《新聞簡報》反映比較好,跟主流與多樣的關系處理得當有關。

         

        三、關于搶和壓。什么叫“搶”,就是對國際國內的大事,對黨和國家有利的重大題材要搶,不能有一點遲疑,政治上要敏銳,嗅覺要靈,如稍有遲疑,一慢就沒有戰斗性了。什么叫“壓”,在我們面前發生的許多事情,一下子還看不準,或者說可以這樣看,也可以那樣看,就要壓一壓,冷靜地看一看再說。

         

        四、關于冷和熱。什么叫冷和熱?也就是科學精神和激情問題。作為一個新聞工作者沒有激情不行,但激情過了頭,就難免出錯。

         

        五、關于大和小。什么叫大和小,大就是社會意義,小就是細節。我們提倡大中有小,以小見大。大中無小,那就太抽象,很空;小不見大,只有具體細節,而不能反映出社會意義,那就毫無價值。像《深山引水》,題材具有很大社會意義,可是它描寫的很具體,比如表現一個復員軍人利用土水平儀來測量地形的細節就很生動。反之一個外延很小的題材,因為它生動有趣,又能發映出一定的社會意義來。比如《搪瓷新產品》把齊白石畫的蝦嵌在面盆里,攝影師拍時放上了水,那畫的蝦宛如活的一樣在水里“游動”著。

         

        六、關于黨性和宣傳。新聞不講究黨性原則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允許的,沒有黨性的新聞是不存在的,即使標榜是純客觀的,也是黨性的表現。但又決不能為了宣傳而宣傳,起碼要以事實為依據,要有說服力,否則,適得其反。比如《今日中國》的每一個題材就需要格外小心謹慎,仔細斟酌。

         

        總之,那幾年在風風雨雨,甚至狂風驟雨中,在黨的指導下,在雜志片全體編輯、攝影師的合作下,工作的主流是成功的,可以說我們的九個片種是反映了新的時代,新的人,留下了那個年代的珍貴足跡。

         

        40多年過去了,想起來恍如昨日。九個片種,無數個題材在眼前流過,還是那樣親切、難忘。難忘那些日日夜夜,《新聞簡報》五天一號,《今日中國》一月一號,《世界見聞》、《少先隊》、《體育簡報》一月數號,其他簡報不定期,要做長、短期規劃,要不停地審看樣片,要修改所有編成題材的解說詞,要琢磨每一個標題。有時為了一句詞,或者一個標題,要熬上幾個鐘頭、抽去許多煙?礃悠蜒劬唇暳,我的眼鏡就是那時戴上的。但我無怨無悔,相反,回首那些日日夜夜,體味那些甘苦,如果那是新聞雜志片的一個輝煌時期,那我覺得很幸福,很光榮,也謝謝那些比我更辛苦的編輯和攝影師們。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