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駐站三十年回顧

         
        CCTV.com  2013年03月04日 10:19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196610月,我從南京軍區調到新影廠工作。經過短期的培訓,19696月,我受廠生產組和軍宣隊的派遣,第一次到陜西站工作,去那里拍《八百里秦川小麥豐收》。這次去雖然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但從此,我跟駐站結下了不解之緣,直至19997月,廠里正式宣布撤銷各省攝影記者站,我整整駐站30年,先后分別到西北地區、華東江蘇等地駐站。

         

        30年彈指一揮間,但在人生的征途上確是漫長的,回首往事,勝利和喜悅,汗水和淚水,艱辛和磨難,伴隨我鍛煉成長。

         

        1971年,我被正式分配到陜西省駐站,在陜西這段日子里,使我至今難忘的有以下兩件事。

         

        1972820我患了感冒,幾天也不見好。當時,有個主題《安康水電站》要拍,自已雖有病,但工作任務要完成。第二天凌晨,乘坐了七八個小時的汽車到安康,由于長途汽車的顛簸,我感冒加重了,到安康時,經醫院檢查,我已發燒到攝氏40度,白血球指數1萬多。隨即,醫生讓我住進了工地上的帳篷醫院,當時診斷為感冒引起的肺炎、心肌炎,由于當時醫療條件差,缺醫少藥,治病不及時不徹底致使我的胸膜粘連一直未徹底治好,經歷了人生的一次磨難。

         

        1973年初,領導又派了周家駟到陜西駐站任站長,他前后在陜西站兩年多的時間,從此,他成了我終身難忘的良師益友。他不僅在生活上關心我,工作上更是手把手的教我,每拍一個主題,他讓我談想法,然后,他再詳細寫出拍攝提綱和分鏡頭給我看,跟我講拍攝人物、風光、工業、農業等方面主題的拍攝方法和規律。他總結出拍主題要龍頭(即開門見山)、豬肚(即中間部分要充分,拍得豐富)、鳳尾(即尾要收得好,要有好看的鏡頭做結尾)的方法至今使我難忘。在他的幫助下,我拍的新聞主題也進人了一個新的階段。在陜西駐站的兩年多時間里,我們就一道拍了《秦嶺鄉郵員》、《教子務農》、《今日南泥灣》、《華山氣象站》、《臘香植棉組》等較好的主題。

         

        在駐站工作中,我也遇到過難事兒,那是1982年初,我在江蘇駐站工作。當時我單身帶著一個小孩,就在這時,領導通知要我去甘肅駐站工作。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情況,我該怎么辦好,是不是可以向領導談談我的實際情況和困難,不去西北?我又想到,我們攝影隊有個光榮傳統,領導指到哪兒就到哪兒。為此,我沒向領導提任何困難和要求,將6歲的兒子送到我在農村的姐姐家去照看。當離別兒子的那一刻,他跑到我面前抱住我哭著說:“爸爸,你早點來接我……”我和兒子分手后,就奔赴甘肅蘭州駐站了。在甘肅駐站的半年多時間里,我跑遍了西北五省,在陜甘寧邊區拍攝了《四十二年訪“劉巧兒”》、《南小河溝》、《特級服務員》、《肛腸專家》、《今日火焰山》、《敦煌舞的探索者》、《小古麗的家》等主題。這半年是我獨立工作鍛煉最大的半年,當時不少主題得到了領導的肯定和好評。第二年我又調回江蘇駐站工作。

         

        1990年元旦剛過,久旱的南京下了一場大雪。這天,我要到常州戚墅堰機車車輛廠去拍《大馬力內燃機試制成功》的主題,這是我國首次時速高達160公里的牽引車機頭。由于當時只是我一個人去拍這主題,帶的東西比較多,有攝影機、三角架、燈光等,就要了一輛馬自達三輪車送我去火車站,當三輪車快到火車站時,突然迎面開來一輛吉普車,把我從三輪車上撞下地,當時我只覺得腿上撞了一下有點痛,由于乘坐的貨車快到點開車了,我也沒顧得上看腿上的傷,就上了火車直奔常州。到“戚機廠”后就緊張地投入了工作。一天下來,主題拍得差不多了,到了晚上,才感到腿痛得厲害了,這才讓陪同工作的同志跟我到醫院檢查,經透視拍片,才知小腿已粉碎性骨折。經過簡單的包扎,拿了一點藥,第二天又堅持拍完了主題,第三天,“戚機廠”專程派了兩位同志將我送回南京做進一步的治療。

         

        使我高興和幸運的事,在駐站的30年中,我共拍了近20個《新聞簡報》、《祖國新貌》、《今日中國》的主題。參加和完成了50多部紀錄片的拍攝和編導工作。其中,在廠設立“星花獎”以來,我每年都有獲獎的主題,并有四個主題獲政府獎,它們是《氣流紡紗》、《水上舞臺》、《裝點秦門》(在江蘇站拍)、《南小河溝》(在甘肅站拍,后編入《在希望的田野上》),特別是1992年,由于領導的關心,指派我作為新聞雜志片的優秀影片代表出席了在江蘇省常州市舉行的廣播電影電視局召開的頒獎大會,同去參加大會的還有王永宏、虞秉德等。

         

        1995年,我還被二編室駐站同志推選參加了廠職代會。在回北京出席職代會期間,我又作為駐站代表被推選為主席團成員。我深知,這不僅僅是我個人的榮譽,這也是領導和同志們對駐站人員的關心和愛護。

         

        19997月,隨著形勢的發展,根據攝影站的現狀,廠決定撤銷各省攝影站。在一次座談會上,領導宣布了這個決定。事后,不知是什么原因,我流淚了,是喜、是悲,自己也說不清楚,F在回想起來,心情是復雜的,也許是對攝影站的留戀和偏愛之情吧!好在廠里為攝影站的創作人員做了認真的安排,在領導和同志們的關心和鼓勵下,我從事紀錄片的編導工作。這幾年中,我編導了《走近龜鱉》、《牽掛》(獲廠“星花獎”二等獎)、《真情傳遞》(獲廠“星花獎”一等獎)等片子。在今后的日子里,我還要繼續努力,爭取拍出一些好的紀錄片,奉獻給廣大影視觀眾!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原駐江蘇記者站攝影師)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