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雨行瑤山寨
        李明國

         
        CCTV.com  2013年03月04日 10:16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1985年春,為拍一個“頂板瑤”的《祖國新貌》主題,我來到了九嶷山下的寧遠縣。說明來意后,縣委宣傳部領導很重視,安排報道組的樂黎明同志專門協助我工作。因為我們要拍攝的對象都是住在大山深處的瑤族。所以他們還特意指定鄉政府派一名熟悉情況的干部陪同我們一塊兒進山。

         

        那些村寨都不通車,我們只好選擇距鄉政府比較近,山路相對好走一點的山寨。繞過鄉政府的小院,我們見到的是一個山間水庫,鄉政府的小曾喊來條農家小船帶我們沿山腳劃去,約兩個小時,我們離船又踏上進山的崎嶇小道。山區的氣候變化無常,我們行走了約半個小時,突然一陣清風,剛剛還是春光明媚,霎時變得烏云壓頂,緊接著就下起了如同冰雹一樣的雨點。我們沒有一點兒思想準備,也沒帶半點防雨工具,想找個地方避一下也找不到,只好冒雨前進吧。為了不讓機器被雨淋著,我先用黑門袋包好。再將我的外衣脫下,用樹枝架個傘狀放在上面。不夸張地說,我們三人是行爬結合地向前挪。也記不清我和老樂摔了幾跤,喜的是還沒摔傷。特別有一段被稱作猴子崖的地方,緊靠巖石的尺把寬路邊就是深山峽谷,扭頭往下一看,心簡直提到嗓子眼上了。好在小曾是當地人,對這樣的路,這樣的天氣習以為常了,所以,機器放在他身上背著是安全穩妥的。我們走了約4個小時,接近下午5點鐘才來到瑤寨。這時我們的全身早已濕透,鞋子里也灌滿泥沙,連褲腿都能翻出不少的泥沙,顯得很狼狽。我們本意想簡單洗一洗。哪知,瑤族同胞早就為我們想到了。只是要照他們的風俗我們接受不了,幾迨且粋非常講究衛生的民族,他們每戶人家,不管經濟條件好壞都蓋有單獨的澡房。所用的浴桶是一塊高約80公分圍粗約3的整木段挖空而成。旁邊就是一口大鍋灶。水是用竹子從山泉直接引進的自來水。他們那里有個風俗,如果來了貴賓,就要找一個很漂亮的少女把熱水準備好,等客人坐到浴桶里后,少女就過來站在一旁,一會用手試桶內的水溫,一會往浴捅里加水,如果客人洗頭,她就會用木瓢舀水幫你沖洗。我們了解這個情況后,怎么也不同意那種做法,通過小曾做工作.總算過了這一關。

         

        瑤寨的另一個習慣是,客人入席后主人家的長者必須先敬三碗酒才能坐下吃菜。雖說是自家釀的水酒,可那也受不了,更何況我們本來就沒吃中飯,再加上爬山的勞累,老樂原來也不怎么喝酒,而我全身有些發冷,沒有一點力氣。只有小曾還能頂一下。也不知是勞累過度,還是對瑤家熏肉、酸魚、酸菜不習慣。我和老樂也沒有食欲。而幾位瑤族同胞卻頻頻舉碗。一直喝到深夜.他們才起身。山區沒有電,也沒有個什么娛樂活動,睡覺都比較早。剩下我和老樂小曾。小曾也因多喝了點,倒在一個躺椅上睡著了,老樂要喊他,被我攔住。我們倆就圍坐在地火旁,你看我,我看你的,身旁還趴著兩條大狗,好像在“有意”看著我們。想起身方便一下,兩條狗同時唔嗚起來,我們嚇得不敢動。好容易盼到天亮,小曾醒了看到我們坐了一夜。很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我喝多了!睆男≡抢镂覀儾胖垃幾逋焕聿俏覀兊脑,是說我們從大城市下來的干部看不起他們,連他們的酒都喝不進去。我們通過小曾做工作也還是解不開這個疙瘩,怎么辦呢!小雨還在下著。我們來的目的還不知能否達到。

         

            吃點早飯,我看到幾個人扛著鎬頭披著蓑衣往山里走。我也從墻上摘了個斗笠跟在后面,原來他們利用雨天栽紅薯,這可是我們山東人的拿手活,我把褲腿一挽,衣袖一擼,下地就干起來,打梗、插苗我都很利落,一會兒他們幾個人都站起來看我,還是昨天晚上那位長者先開了口,他用生硬的普通話問:“你不是城里人嗎?”我說:“我是城里的農村人!贝蠡锒脊笮α。一位小伙子也插嘴說:“你長的像干部,干活像農民!本瓦@樣你一言我語地打開了僵局。老樂和小曾也從寨子打聽著找上來了。

         

        因為山寨林多地少,吃糧都比較緊張。農民平時基本都吃兩頓飯。而我們受不了呀!將近下午4點鐘才收工回寨,我們簡單洗了洗又坐到火旁。心想怎么還不吃飯!肚子吱吱叫,我真怕再出現昨晚那種局面。小曾也急了,起身要去找干部。哪知村干部先來了,進門就像趕鴨似的:“走、走、走,餓壞了吧,吃飯去!眮淼揭患议T口,老遠就聞到一股特別的清香味,村干部在自家以本民族最高待客規格“紅椒炒血鴨”、“清燉小子雞”、“干蒸臘肉”等菜招待我們。席間也不像頭天那種局面,開始就主動向我們解釋本民族的風俗習慣。原來,所謂“頂板瑤”,實際就是過山瑤,別的和其他瑤族沒有大的區別,主要這里的少女年滿13歲要舉行成人儀式。這天,少女要把全身洗得干干凈凈,把原來的衣服全部換掉。然后由姐妹們幫忙在頭上用新竹棍扎個高有1尺,寬1.8尺的竹架,用一種本地特殊原料將頭發均勻地沾到竹架上,最后蓋上少女從學做針線活時就開始一直做到滿成年時的繡花布。這個民俗有兩種傳說:一說是瑤族少女看到朝廷宮女那嬌滴滴的臭美勁兒很生氣,認為自己打扮起來比她們還美,因此,就用土方法學著宮女的頭飾裝扮自己;另一種說法是通過頭飾表示自己已成年、又未婚,以此來吸引青年后生的注意力。不管哪科說法都展示瑤族少女的手巧心美。那位干部又指著一位端菜的少女說:“你看我們這兒的妹子多美呀!贝蠹艺婵芍^是歡聲笑語。晚上又讓我睡在他家里,還從人家剛結婚的小倆口那里抱來嶄新的被子。

         

        好不容易等到雨過天晴的這一天,一大早他們就主動找我商量拍攝的事,說明意圖后,干部就安排人分頭做準備。又是那位干部親自上山砍來新竹子。因為瑤族有個規矩,結過婚的婦女是絕對不能再扎了。所以他們覺得本寨只三個少女人太少,又特地派人翻山到外寨請來兩位少女。由于瑤族同胞的支持和精心安排,使我們的拍攝工作很快完成了。當我們準備離開寨子時,村里還特別安排兩位小青年送我們下山。當我提出結一下食宿費時,又是那位長者把我的攝影機往桌上一放,指著門外,當著許多人的面說:“你走,你走,真不夠朋友!边是小曾來解圍,他過來將我手里的錢和糧票拿過來放進了片包里。當我邁出門檻一看,全寨50多個老少都來了,直把我們送出山寨……

         

        作為一名新聞工作者,他的工作和生活在不斷地流動與變化著。很多新事物、新事件需要他不斷地去接觸,采訪,反映。在頻繁的接觸和工作中,很多經歷過的事情,可能被遺忘,然而九嶷山脈的這次瑤寨之行,我是永遠不會忘記。因為在這里我看到了瑤族同胞那種心善情爽樸實熱情的性格;看到了瑤族同胞勤勞勇敢、堅韌不拔的精神;也看到了瑤族同胞聰慧手巧,精明伶利的心靈。在這里,我真正體會到真心、實心、誠心的真實含意,這就是我在瑤寨工作中的最大收獲。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原駐湖南記者站攝影師)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