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我拍瓦族和苦聰人
        馮伯九

         
        CCTV.com  2013年03月04日 09:46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大躍進”時期,各省都成立了電影制片廠,新影廠駐各省的攝影站部分撤銷,一部分同志轉調到地方廠工作,新影廠每星期出一本《新聞簡報》的題材即提供不上來。為此,又恢復了一些攝影站的機構。我便被派駐云南兼貴州的攝影站。

        1960年我從北京出發,乘火車又轉汽車,經過四天的路程到達云南昆明。經省委宣傳部介紹,省文化局接待,攝影站被安排在云南人民出版社的一座空樓,此樓既無人居住,也無人辦公。難道就等我來居?待我搬進去之后,才發現樓房旁邊有一座斜塔,難說什么時候就會倒塌,所以無人敢居住,更沒有辦公人員。當時我想:一來攝影站初建,安頓下再說吧!二來駐站也不可能經常在昆明,在下面的時間長;再說斜塔哪兒那么容易倒塌,既然敢安排我住這里,說明一時還塌不了;初來建站,不可能理想,也需要一個過渡。

        安排好住處之后,就急忙制定題材計劃。云南是多民族的省份過去駐站同志報道過很多民族題材,但卡瓦族、苦聰人兩個題材沒有人拍過。為此,決定先去拍攝這兩個題材。

        卡瓦族(現在稱瓦族)過去是比較落后的,分生卡、熟卡兩個分支。生卡即每年要砍人頭祭鬼,誰砍頭砍的多,誰被譽為砍頭英雄。熟卡是經過我們黨做了工作,不砍人頭,而是砍牛頭來祭鬼。瓦族都居住在高山上,地區一則偏僻,再則距邊境很近,經常有鄰國的瓦族越國境來砍頭,所以不太安全。我們去的是滄源縣的一個寨子,縣委書記怕出意外,親自陪同我上山。

            此外,高山峻嶺,地勢雄偉,群山環抱,羊腸小道,曲曲彎彎。一匹馬馱著器材、兩個警衛戰士攜槍緊跟我們。走了一天的山路,終于到了目的地。也許是從來沒有來過拍電影的,又知道是北京來的客人,所以老鄉特別熱情,工作開展得還算比較順利。但也做了一些工作,因為這里居住的較偏僻,文化等方面開化的差一些,當要拍電影時,老鄉們都不敢拍,他們說:拍完后就把人血吸走了,經過做工作才打消了顧慮。即時拍攝了他們在黨的領導與關懷下生活的變化……

        后又去沅江縣拍攝苦聰人,苦聰人是在50年代才定居的,原來一直是過著原始人的生活,用芭蕉葉蓋茅草房,用芭蕉葉來遮體。平日怕見人,經常是把獵來的皮革放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與漢人交換鹽巴,他們也是居住在高山上。

        我到沅江縣后,找的是部隊,派了兩位戰士攜槍,還有一匹馬馱著器材,走了兩天的山路,到達了目的地。

            苦聰人定居后,已經大變樣,住的磚瓦房,穿的棉布衣服,家家戶戶養了豬和雞,還有學校,過上了安居樂業的生活,不管走到哪家都掛著毛主席的像,他們說:有了共產黨、毛主席,才有今天的幸福生活。

        在回來的路上,經過一個彝族寨子,得知我們是北京來的,說什么也不讓走,當晚即殺羊,擺酒來迎接我們,全寨子都歡騰了,第二天全寨子集中起來與我們合影留念,熱情得不得了。

        通過與少數民族的接觸,深深體會到他們是非常真誠、好客的,更體會到他們對共產黨的熱愛,雖然他們不善言表,但都有共同的一顆真誠的心:只因有了共產黨、毛主席,我們才有了今天的幸福生活。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原駐云南兼貴州記者站攝影師)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