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西非旅行漫記

        李 振 羽

         
        CCTV.com  2010年10月18日 09:46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攝影師李振羽

         

        不久前,我們曾經帶著電影攝影機在西非的幾內亞、馬里和加納三個國家作了一次愉快的旅行。

         

        十月的西非大地,到處充滿了豐收在望的喜悅。幾內亞的山區,香蕉、柑桔即將成熟,果實累累掛滿枝頭;尼日爾河兩岸,一片金黃,稻子散發著誘人的芳香。馬里首都巴馬科平原上的棉田泛著雪白的浪花。在加納,被人們稱為“綠色的金子”的可可,也到了該采摘的時候。擺脫了殖民桎梏而獲得了自由的人民,在各自的共和國政府的領導下,用自己的辛勤勞動,創造了這般美好的光景。

         

        幾內亞,對我來說并不是陌生的,1960年春天,我曾隨中國雜技團到幾內亞訪問,拍攝了彩色紀錄影片《中國雜技團訪問幾內亞》。當我又一次踏上了幾內亞的土地的時候,我的心情有如到了最親密的朋友的家里一樣感到愉快。

         

        幾內亞的首都科納克里似乎比我們第一次訪問時更秀麗了。從機場到市區的寬闊的公路兩旁,建筑工地歷歷可見,顯然比以前又增多了。幾內亞發展國民經濟的三年計劃正在逐步實現。

         

        春天,我們曾經在幾內亞拍攝過農民開墾荒地種植水稻的鏡頭。秋天到了,我們渴望看到農民們收獲的場面,為此,我們訪問了被幾內亞人民稱為糧倉的西格里區。我們來的正是時候,西格里平原萬頃沃野,稻浪滾滾,農民們緊張老勞動和喜笑顏開的形象都收進我們的鏡頭。

         

        離開西格里平原,我們到了富達山區。原始森林是山區的天然財富,很多野生的和培植的咖啡樹在遮天蔽日的大樹覆蓋下生長著,咖啡豆像紫紅的瑪瑙一樣大串大串地掛在枝頭。

         

        幾內亞有“非洲水塔”之稱,西非的幾條大河都發源在富達山區。我們在深山拍攝了非常壯觀的瀑布;也欣賞了尼日爾河的源頭,寬廣的尼日爾河在西非流經四個國家,源遠流長,但它的源頭卻像一條湍急的小溪。

         

        獨立后,偏僻的山區也變了樣。據說過去在山村中很難找到一個讀書識字的人,現在幾乎每個村莊都有了小學,有些學校的教室很簡陋,有的是搭起的草棚,有的就在那高大的傘樹下上課,孩子們沒有書桌,一根粗大的樹干就成了桌子,小樹干作了板凳。一位區長領我們參觀時說“我們的國家獨立不久,經濟還困難,孩子們又必須讀書,也只有這樣辦,我相信你們會理解的!

         

        我們一到馬里,馬里的朋友就向我們介紹說:“我們的國家,是這樣年輕,它剛剛獨立不久,但殖民主義者是不會甘心失敗的,他們千方百計地破快我們國家的獨立,為了粉碎殖民主義者的陰謀,我們必須有強大的武裝力量!蔽覀冊隈R里許多地方訪問時,都看到青年們在操場上進行操練。我們在馬里首都巴馬科的一個操場上參觀男女青年民兵操練時,一位教練員指著一排女民兵自豪地告訴我們說:“過去這些姑娘看到一顆子彈都會躲得遠遠的,但現在她們熟練地掌握了步槍射擊技術,如果殖民主義者敢于侵犯我們的國家,她們會準確地把子彈射進敵人的胸膛!

         

        在西非訪問期間,無論是在幾內亞、馬里或加納,我們都深深感到獲得了獨立自由的人民對新老殖民主義者入骨的仇恨。19612月,當盧蒙巴被美、比帝國主義者殺害的消息傳出后,在巴馬科、科納克里,都舉行過大規模的群眾集會,表示抗議。我們在加納首都阿克拉,看到數以千計的工人、青年、學生和婦女,走上街頭,舉行示威游行,他們高呼“沾滿鮮血的美帝國主義者立即滾出剛果!”憤怒的示威者在經過聯合國駐阿克拉辦事處的時候,把聯合國的旗幟扯得稀爛。

         

        我們在阿克拉參加了一次市民舉行的反對法國在撒哈拉試驗原子彈爆炸的示威游行。當我們帶著攝影機跟隨游行隊伍拍攝影片時,游行的人們對我們表示熱烈的歡迎,很多人主動地告訴我們游行路線,幫助我們拿攝影機,帶領我們找高角度,以便我們拍攝游行的大場面。

         

        非洲的朋友們有一句話說得極為深刻:“只有在斗爭中才能識別真正的友誼!皫變葋、馬里和加納的人民,對中國人民懷著友好的情誼,因為非洲人民和中國人民的友誼是建立在共同反對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的基礎之上的。我們在旅行期間,處處體會到這種友誼的真誠可貴。

         

        我們在馬里期間,無論是在城市或鄉村,到處都受到馬里人民的熱情接待。有一次,當我們要到一個村去參觀,當地群眾知道后,就集合在村頭等待著我們,村里的幾位負責人甚至騎著馬跑出十公里以外來接我們。當我們到達村頭時,群眾打著鼓,跳著舞來歡迎,獵人們還朝天鳴槍向我們表示敬意。

         

        有一次,我們的汽車經過一條曲折的修建在山坡亂石中的公路,我們談起這條公路在修建過程中一定會遇到各種困難時,陪我們參觀的一位馬里朋友卻說:“中國修建鷹夏鐵路要比我們修建這條公路困難千萬倍!痹瓉硭桨婉R科開會時曾看過中國紀錄片《移山填!。他還向我們說,修建這條公路的時候曾經有些人怕困難,他就把中國修建鷹夏鐵路時如何克服了困難,終于把鐵路修通的情況向他們作了一次報告,使人們增加了信心。后來,他們還要求他作關于中國情況的報告。

         

        在幾內亞也是一樣。有時,我們在街上問路,人們會走很遠的路把我們送到目的地。有一次,我們在馬路旁等候出租汽車,一位素不相識的幾內亞朋友看到我們像等汽車的樣子,就把急馳的汽車停下來請我們坐上去,送我門到住地,當我們表示感謝時,他卻說:“你們太客氣了,我們是朋友,是兄弟,這點幫助還談什么感謝呢!

         

        我們在加納首都阿克拉的“少年之家”里,看到陳列著一張毛主席和中國少年兒童在一起的大照片,這是毛主席的故鄉湖南韶山的少先隊送給加納少先隊代表團的禮物。加納的小朋友們都很喜愛這張照片。

         

        回到祖國以后,每當我們回憶起在西非國家工作和生活的那一段日子,心情就不會平靜,一張張充滿友誼的笑臉、一幕幕感人的事跡,很自然地就會在我的腦海中再現,我的耳邊似乎又響起加納朋友的話:“請把我們的問候帶給中國人民”;馬里青年民兵的表白:”我們會像中國人民那樣堅決同帝國主義進行斗爭“;以及幾內亞老獵人熱情的語句與充滿友情的囑托:“我們幾內亞人民有六億五千萬中國人民做朋友,帝國主義算得了什么!

         

                                                  

                                                       寫于1960年代初

                                                本文作者:時任中央新影攝影師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