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三上昆侖——田楓戰斗在昆侖山上的日日夜夜

        程 志 宇

         
        CCTV.com  2010年10月18日 09:35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1962年在中印邊界反擊戰中,田楓同志戰斗在昆侖山上。

         

        翻開田楓生前的日記,看到了一個醒目的標題:《三上昆侖》。他在6日記中,追憶記述了使他終身難忘和人生最有價值的“昆侖山上的一段戰斗生活”。根據田楓日記中的記述,以及他當時的攝影助理也是他最親密戰友任太華同志的回憶,田楓以共產黨員大無畏的革命精神,英勇頑強地戰斗在昆侖山上的感人事跡,便栩栩如生地在我眼前展開了。

         

        (一)

        那是1962年的初夏,正當我國經濟處于低潮時期,蔣介石又瘋狂地叫囂要反攻大陸,而中印邊界的自衛反擊戰也正處在爆發的前夕。新影攝影隊一部分同志準備前去福建前線;而另外九位同志則奔赴中印邊界自衛反擊戰的戰場,田楓就是其中的一員。他們分為批奔赴中印邊界東西兩個地段:一是藏西麥克馬洪線印度尼泊爾一線,另是藏北一帶。田楓、任太華、澤仁、計美登珠四位同志分往藏西戰場。 

         

        6月初他們從新疆烏魯木齊出發到達喀什南疆軍區,在那里換上軍裝直奔喀喇昆侖山脈。經過葉城、康克牙,麻扎,西迪拉等地。沿途除了兵站哨卡軍車外,一路荒無人煙。汽車艱難地向上爬行,越爬越高,空氣稀薄,氣候多變。時值盛夏,本是晴朗的天空竟會突然烏云密布,大片大片的雪花便紛紛揚揚從天而降。出發時身著單裝難以御寒,只好把絨衣、棉衣全部穿上。高山反應使他們頭暈腦脹,惡心嘔吐,四肢無力,沒有食欲,不想說話,每邁出一步都非常艱難,連上下汽車都要連喘幾口大氣。

         

        汽車行駛了三天多的路程,來到這海拔3000多公尺人跡罕見的高原?释哪康牡亍翱滴魍摺苯K于出現在他們的眼前。這是中印邊界前線指揮部的所在地。那里聚集了中央各新聞單位的記者們,他們分別來自新華社、解放軍報社、解放軍畫報社,以及八一廠、新影廠等單位。不多時他們便分赴各處前線了。田楓和任太華被分配到中印邊界一個陣地“天文點”。那是海拔5651公尺的高山,常年積雪不化。氣候惡劣多變,嚴重缺氧,吃的是半生食物,每天都可看到敵機在上空盤旋,有時給印軍空投些物資食品,有時偵察地形。他們一面等待戰斗命令,一面拍些鏡頭。

         

        這期間田楓的高山反應突然加重,由于呼吸不暢引起肺水腫,每天躺在帳篷里不吃不喝高燒不退,臉色黑紫,滿嘴是泡。這里除了衛生員之外沒有醫院和醫生,運送物資的軍車已幾天不上山了;杳粤巳烊沟奶飾饕呀洸皇∪耸。任太華眼看生命垂危的戰友得不到及時搶救,內心萬分焦急,他每時每刻都守護在田楓的身邊,不停地呼叫著他的名字。用小鋁勺將水和水果罐頭汁灌進他的嘴里,而昏迷的田楓卻毫無反應。

         

        這一天終于盼來了汽車,戰友可以得救了,任太華心里頓時有些寬慰,迅速把田楓抬上汽車直奔山下“康西瓦”前線指揮部醫院。經過醫生的及時搶救,田楓又活了過來,并且恢復得很快。

         

        (二)

        田楓逐漸適應了高山反應,于是第二次又奔赴昆侖山前線陣地。這時中印邊界自衛反擊戰的戰斗已迫在眉睫。田楓、任太華立即隨部隊前往溫泉,班隆和加勒萬河谷一線陣地。這里是個軍事要點,盤踞敵兵最多。

         

        19621021這天的黎明,全線的反擊戰開始了,田楓和任太華進入陣地,在戰壕里堅守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早晨6時整,我邊防部隊在中印邊界東西兩段同時發起自衛反擊戰的總進攻。炮聲隆隆硝煙密布,不到10分鐘的戰斗就有不少印兵被俘。因此,任太華緊跟戰士們的足跡奔跑前進。手中攝影機的馬達不停地轉動著,拍下了大量戰士們勇敢沖鋒的的動人場面,同時也拍下了敵軍陣地一個個被摧毀死尸成堆,印兵從地堡里走出來舉手投降的慘敗形象,以及傷殘的印兵向我方求救,出于人道主義我方衛生員給他們包扎傷口等場面。

         

        結束這場戰斗之后天色已黑,他們連夜又趕到第二個據點——神仙灣,在戰壕里又蹲了一夜等待開戰。那天夜里特別冷,凍得任太華把換膠片的黑布口袋都披在身上了。這次沒等開戰嚇得敵兵聞風而逃。

         

        為了使底片萬無一失,田楓讓任太華立即起程護送底片返京。此時只有田楓一人仍留守在昆侖山前線陣地。直到19621121,中印邊界全線;,他才拖著疲憊的身子返回北京,那時北京已是嚴冬了。

         

        從夏到冬,田楓在昆侖山上度過了100多個日日夜夜,受盡高山環境惡劣氣候的煎熬,使他死里逃生,脫了幾層皮,身體瘦弱不堪,但他無怨無悔,他認為用攝影機這有力的武器把那段保衛祖國的歷史真實地紀錄下來,給祖國和人民以及后代留下一份珍貴史料是值得的。

         

        1962年田楓等堅守在中印邊界進行英勇戰斗的九位同志受到文化部嘉獎,周恩來總理出席了大會并接見了他們。當《中印邊界問題真相》紀錄片上映后,田楓等四位同志還榮獲了第二屆百花獎最佳攝影獎。

         

        (三)

        田楓第三次登上昆侖山,是在中印邊界自衛反擊戰結束兩年后1964年的秋天。中巴邊境勘界。兩國談判代表團將要在世界的最高峰進行談判和豎立界樁。那時田楓和楊復倫正駐新疆攝影站。他們接到廠里通知讓他們前往中巴邊境拍攝的任務后,便在烏魯木齊整裝待命,然后同中方代表團一起從南疆喀什乘汽車出發。沿途經過塔克拉瑪干大沙漠的邊緣,穿過邊境城鎮塔吉克自治縣,兩天后到達我國最西部的邊界哨卡——紅其拉甫,是邊防部隊連部,在那里休息了兩天。從紅其拉甫到邊境大坂還有幾天的路程,再往上汽車已無路可走,只能騎馬上山。在塔吉克牧民的帶領下,沿著冰雪覆蓋崎嶇的山間小路一步步艱難地向上盤旋。由于山高坡陡,地勢險峻,稍不留神就會滑下去。向上盤旋越走越高也就愈感到吃力。不但人呼吸困難,就連騎的馬也大口大口從嘴里噴出白色的氣泡。

         

        三天多的艱難山路,使他們有氣無力疲憊不堪。當他們登上海拔5000多公尺的高山時,驚奇地看到一片白茫茫的冰峰世界,這就是昆侖山脈的世界第二高峰——喬戈黑峰。山腳下,“冰大坂”就是中巴邊界分水嶺的所在地。兩國代表團要在這里進行談判和豎界樁。

         

        這里的地勢比中印邊界更加險要?諝庀”,多變的氣候,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無法使人相信,藍藍的天空萬里無云,頓時山谷里濃云滾滾,風雪卷來,大片的雪花鋪天蓋地而下。20分鐘過后,耀眼的陽光依然出現在眼前。陽光和雪地反射出的紫外線刺在人們的臉上像針扎一樣疼痛。

         

        雙方代表團談判開始了。這是一個無聲的戰場,雖沒有炮火硝煙,然而談判的緊張氣氛卻十分激烈。有時爭得面紅耳赤互不相讓,有時沉默不語休會多天。田楓和楊復倫的拍攝工作只能隨著談判的進程,時而拍,時而停,一直持續二十多天才達成協議。下一步的任務要在冰峰的巖石上筑造一個3高的界樁,所需鋼筋水泥材料,全部靠牦牛和駱駝從山下馱運到海拔5000多公尺的山上,往返一次就需要幾天的時間。山上所需一切物資都是這樣馱運上來的,連生活用水都要靠民工從巴方境內破冰馱回。

         

        田楓、楊復倫一面拍攝界樁施工,一面耐心等待。這期間,阿富汗親王來我國訪問,在歸國途中路過新疆,從慕士塔格峰穿過時,他們到那里又拍了寶貴資料。

         

        界樁施工工程已接近尾聲。在這僅有30天的高山生活,卻使他們感到度日如年。田楓身體明顯消瘦,精神不振,虛弱無力發著低燒,但他仍以頑強的毅力,戰勝著高原給他帶來的種種艱難,堅持拍完了筑界施工與豎界樁的全部工作。下山時因積雪太深無法騎馬,只能騎著牦牛一步步緩慢地下山來。

         

        田楓回到烏魯木齊就病倒了,經醫生診斷確認為急性肝炎。1964年底回京療養,1966年又趕上“文革”未能獲有效治療,1968126年僅38歲的田楓竟不幸告別人生。

         

        巍巍昆侖與世長存。田楓雖然英年早逝,但他以年輕的生命,在昆侖山上戰斗的足跡,將同昆侖山一樣,永遠存留在人們的心中。

         

                                                          本文寫于1998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