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以全景敘事凸顯戰役特點
        《成渝篇》創作談

         
        CCTV.com  2010年02月23日 14:43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編導  溫藝鈞

         

        “解放”是一場波瀾壯闊卻又充滿變數的戰爭,每一場戰役都有屬于自己的特點。針對這些不同的特點,每一場戰役都有適用于自己的敘述方式,而這種敘述方式又必須與整個系列所采用的由“我”這個追尋者來串聯的形式所契合。也就是說在整個系列中:內在結構由各自戰役的特點決定,而外在結構則由系列的總體形式所決定,如果兩者能夠完美地結合在一起,那作品便已成功了一半。但其中外在形式早已確定,那么對于每位編導來說,在構思文本,制作節目之前最重要的一環便是找到適合自己這場“戰役”的敘述方式,它的確定往往在我們熟悉資料后,進行制作之前,但是它一旦確定便已決定了整部作品的成敗。這種情況就如同軍隊在開戰前制定謀略,謀略如能細致周密、高瞻遠矚,則能在開戰前就決定戰局的走向。

         

        先后解放了重慶和成都兩座城市的“西南戰役”便是這樣一場幾乎在開戰前便可預知結果的戰役。在此之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成立,國民黨政府三分天下已丟其二,可以說天下大局已定,只看我黨是否能圓滿完成統一,而國民黨又怎樣輸得徹底;另外,在本次戰役中激烈的戰斗并不多,究其原因一方面固然是因為國民黨軍在天下大勢面前斗志已失,而另一個主要原因則是因為我中央軍委早已與敵軍中我方潛伏人員及親共人士里應外合,制定下大迂回大包圍戰略。這也是我軍能夠在極少傷亡的情況下,將國民黨最后九十萬大軍圍殲于西南腹地的根本原因。而國民黨軍隊由于沒有洞悉到我軍的意圖,甚至可以說在戰役開始時,他們就已經失去了制勝的先機。因此,《成渝篇》中的戰爭故事實際上是一個早在戰斗打響前就已注定成敗的謀略故事,它也決定了《成渝篇》的敘事必然是從一個全景式的描述開始:先把我方謀略、敵方動向一一擺在觀眾面前,然后再逐步揭示事態發展。在這個故事中,吸引人的不是戰爭場面,而是敵我雙方,各色人等在走向最終結局時的種種行為與態度。

         

        在本系列的其它篇章中,恐怕沒有哪一部如《成渝篇》這般,利用大量篇幅來描述蔣介石和國民黨軍隊起義將領的心理活動。然而對于在最后決戰時刻解放的這兩座大城市來說,這種全方位的敘事又是十分必要的。因為在那塵埃落定的時刻,勝利者有勝利者的軍功章,失敗者有失敗者的懺悔錄,而后者往往比前者更生動更發人深省。比如在即將失去陪都重慶的時候,蔣介石在“反省錄”中表達出“情何以堪”,想以身殉國的心情,然而他隨即又想到:“現在還不到我殉國的時候,大陸還有殘破之西南。還有完整之臺澎,只要我一息尚存,黨國就有再造的希望!闭沁@戲劇性的瞬間,影響了國民黨軍隊未來的命運,同時也影響了大陸與臺灣六十年來的風雨糾葛。

         

        《成都篇》中的被采訪者,有解放軍戰士、有指揮官、有潛伏人員、有地下黨,同時也有敵方陣營的起義將領、有每年定期去美國研究蔣介石日記的權威學者。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歷史這面多棱鏡的一個側面,只有當觀眾看到這許多側面,才能憑借自己的判斷,去認識一段真實的歷史。戰爭從來都是歷史中最富有戲劇性的段落,也是能夠真正反映出社會倫理道德,人性本能的事件。因此,在戰爭題材的紀錄片中合理采用全方位立體的敘事結構,對于真實客觀地反映戰爭本質,引發觀眾思考具有重要的作用。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