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8ynx8"><small id="8ynx8"></small></table>
        <nav id="8ynx8"><code id="8ynx8"></code></nav>
        <strong id="8ynx8"><samp id="8ynx8"><input id="8ynx8"></input></samp></strong>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情景再現·再現情緒
        《天津篇》創作談

         
        CCTV.com  2010年02月23日 14:32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編導  陳慶

         

        紀錄片,顧名思義,是以真實記錄生活為基礎的,區別于電影等藝術形式,它的最主要的特質就是真實。畫面、故事、人物、語言,真實性彰顯著紀錄片的魅力。從拍攝方法上來看,紀錄片的創作大致有兩種,一種是現場記錄,另外一種就是事后的追憶和尋訪,在無法呈現當時情景的狀態下,“情景再現”的手法自然應運而生。近年來,在紀錄片特別是歷史類紀錄片的創作中,“情景再現”得到大量的運用,對此,業內毀譽參半。

         

        其實,追根溯源,從最早的弗拉哈迪的《北方的納努克》到伊文思的《四萬萬人民》再到凱文·麥克唐納的《九月的某一天》,“情景再現”的創作手法并不新鮮。即便在我國,真實再現的運用也由來已久。在《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天津篇》的創作過程中,我查閱了解放天津時拍攝的影像資料,發現從天津守軍派代表出城談判,到劉亞樓發起總攻的命令;從會師金湯橋到活捉陳長捷,再到激烈的巷戰,資料的詳盡令人驚嘆。在那些黑白的影像中,人民解放軍29小時攻克天津這座城池的情形幾乎穿越60年的歲月走到了今天。然而,在隨后的采訪中我很快發現,這豐富的影像中,有相當一部分是“真實再現”的。比如金湯橋會師,但是這些當年的再現場景今天看來或多或少的彌合了“敘事斷點”,給人一個完整的天津解放印象。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天津篇》的創作中我同樣采用了“情景再現”的手法。在這部影片中,我們的視線人物選擇了天津保護風貌建筑辦公室的專家金彭育先生。之所以鎖定他的原因有二:一是他多年來一直在和天津的老洋樓打交道。而小洋樓無疑是天津這座城市的名片,先生的出現能夠盡可能多的勾帶出天津今天的城市風貌。其二也是更重要的原因是金彭育是津門望族出身,他的四叔曾在天津解放時從事黨的地下工作,曾在金家老宅進行地下活動。天津解放那年,金彭育剛剛4歲,然而60年前大兵壓境時的情形,金彭育至今記憶猶新。我試圖通引入一個4歲孩子的視角來詮釋60年前的那場戰爭以及一個孩子對戰爭的理解。

         

        然而怎樣表現當時的情形呢,首選的自然是“情景再現”,是否僅僅通過“手腳式再現”的方法來簡單實現呢?在欄目經費有限的條件下,怎樣的“再現”才可能還原歷史呢?金彭育4歲時的一張照片幫我打開了一扇門,照片上金彭育小西裝、背帶褲倚在自家門前,一副舊時小公子模樣。我能不能找一個年紀樣貌相仿的孩子來再現4歲時的金彭育呢?后來又打聽到金家老宅現在是天津冶金公司的辦公樓,保存完好,并且有一間房屋擺設仍然維持原貌。這給我們的再現提供了便利的條件。

         

        我們很快找到了合適的小演員,也租到了合適的服裝,甚至很快確定第一個“再現”鏡頭就是4歲的金彭育在門口發呆,景別角度都要和金彭育那張4歲照片基本一致。通過和金彭育的交流,在“再現”的內容上,我們摒棄了表現一個孩子在亂世中的不安的設想,而是用孩子在家中跑來跑去,躲入柜子中藏貓貓,亂翻家中的抽屜,偷看大人們談話等鏡頭來體現戰爭的大背景下,一個孩子的天真無邪,而這種反差,才是符合真實歷史的表述。64歲的金彭育和4歲的“金彭育”之間,我們也設計了很多相似的轉場鏡頭,譬如64歲的金彭育扭開門把手,看到的是4歲的“金彭育”在翻弄抽屜;譬如風貌建筑專家金彭育在金湯橋上勘察研究,視線所及,卻是4歲的“金彭育”坐在木橋上數手指。如此設計,強化了記憶與重生,前世與今生的感覺。

         

        今天,紀錄片的多元化賦予了我們更多的創作空間,而“情景再現”這種幾乎和紀錄片的歷史同步的手法也應有更細膩的表現,“再現”不該僅僅是“情景”,更多的是歷史的情緒。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